136书屋 > 玄幻 > 三生三世 枕上书全文阅读 > 第38章 梵音谷(17)

第38章 梵音谷(17)






解忧泉一汪碧水盈盈,泉旁频婆树如一团浓云,中间镶着一只闪闪发光的丹洁红果。绕树的四尊华表静默无声,不晓得护果的巨蟒何时会破石而出。东华曾提过她是不是最怕走夜路因小时候夜行曾掉进蛇窝,不错,她最怕走夜路,世间种种珍禽灵兽它尤其怕蛇。可此时她站在这个地方心中却并不觉得如何畏怖,畏怖是因忧惧或有紧要的东西在乎,但行路至此她已连最坏的打算都做好准备,其他什么也就如浮云了。r

此处距频婆树约近百丈,想在百丈内打败巨蟒再取频婆果实属不可能,似他姑父夜华君那般仙法卓然,当年上东海瀛洲取神芝草时还被护草的饕餮吞了个胳膊,走硬搏这条路她没有这个能耐。r

她的办法是将三万年修为全竭尽在护身仙障上头,不拘巨蟒在外头如何攻击,她只一心奔往频婆树摘取珍果后再竭力冲出蛇阵。这个就很考验她的速度,若是跑得快,注尽她一生修为的仙障约莫应支撑得过她盗果子这个时间,虽然最后结果是三万年不易的修为就此散尽,但修为这个东西么再勤修就成了不是什么大事。但,若是速度不够快,仙障支撑不过她跑出蛇阵中,结局就会有些难说。不过听东华说他的天罡罩一直寄在她身上,虽然天罡罩自有灵性不容主人以外的人操控,但寄在她的身上就会主动在她性命危急之间保她一命,若是真的,这一趟最坏的结局也送不了命,着实也没有什么可畏可怖。r

夜风习习,凤九正要捏指诀以铸起护身的仙障,突然想到要是她顺利盗得了频婆果,但惹得姬蘅不快令东华来迫使她交还予她该怎么办,她现在不是很拿捏得住姬蘅会不会做这样的事,唔,就算这样,她也不会将果子轻易交出去的,至多不过同东华绝交罢。想到此心中难得地突然萌生一点懦弱,要是东华对自己有对姬蘅的一分也好,她也不要多的,仅要那么一分,如果她也只需要说说东华就将她想望已久的东西给她多好。但这种事情三百多年前没有发生过,三百年后自然也只是一种空想。这空想却略微让凤九有一丝惆怅。r

她深吸了一口气,遥望这静谧却潜藏了无限危险的夜色,熟练捏出唤出仙障的指诀,再凝目将周身仙力尽数注入仙障之中,随着仙力的流失,脸色越见青白,周身的仙障却由最初一袭红光转成刺目的金色。r

金光忽向解忧泉旁疾驰而去,一时地动山摇,长啸声似鬼哭,四条巨蟒顿然裂石而出,毒牙锋利口吐长信,齐向金光袭去。金色的光团在巨蟒围攻下并未闪避,直向水纹粼粼的解忧泉而去,巨蟒红眼怒睁,仰天长嘶,火焰并雷电自血盆大口中倾数而出,一波又一波直直打在光团上,光团的速度渐渐缓下来却仍旧未闪躲,依然如故朝着频婆树疾奔,顷刻便到树下走进浓荫之中。大约怕伤了守护的神树,巨蟒的攻势略小些,只在一旁暴躁地甩着尾巴,搅得整个解忧泉池水翻覆,凤九嘴唇发白地擦了满头冷汗,颤抖着摘下树上的神果,巨蟒恼怒不已,蛇头直向她撞去,她赶紧更密地贴住频婆树才免了被它的獠牙串成一个肉串。这一路硬承住巨蟒的进攻仙障已微现裂纹,几头凶兽比她想象中厉害,回去这一趟要更快一些以妨仙障不支,方才那些雷电火焰虽然都是攻在仙障之上,传入的冲力却也对她的本体妨碍不小,身上虽未有什么伤势却无一处筋骨不痛,原来世间还有这种滋味的苦头。r

被她盗得神果,几条巨蟒已是怒得发狂,回程这一路的攻势越发稠密,天上乌云聚拢雷电一束紧接一束,打在仙障上头凤九觉得全身一阵一阵狠利的麻痛,甚至听得到护体仙障已开始一点一点裂开的声音。全身似有刀割,眼前一阵一阵发晕,脚下步伐越见凝滞,金光蜕成红光再微弱成银光,眼看离蛇阵边缘还有十来丈,仙障突然啪一声裂成碎片,凤九一惊仰头,一束闪电正打在她的头顶,巨蟒的红眼在闪电后映着两团熊熊火焰,毒牙直向她铲来,她本能闪避,毒牙虽只挨过她衣袖,因攻势带起的猎猎罡风却将她摔出去丈远,遥遥见另一条巨蟒吐出巨大火球向自己直撞而来,她三万年修为俱耗仙力尽毁,只剩下极微末的一点法力实不能相抗,以为大限已至心中一片冰凉正要闭眼,却见火球撞击而来离自己丈余又弹开去。她讶了一讶,果然是天罡罩,终究还是劳它救自己一命。r

她挣扎着爬起来,目测还有两三丈即可走出蛇阵,但揣着频婆果刚迈出去两步又疾转回来,天罡罩并未跟着她一同前移。她这才晓得,器物就是器物,天罡罩这件法器虽同护身仙障在功用上没有什么区隔,却并不如护身仙障一般能随身而行。解忧泉旁地动山摇得如此模样,顷刻便会有人前来探看。她此前也想过盗了频婆果之后会怎样,也许东华姬蘅连同萌少私底下都估摸得到珍果被盗是她的杰作,但没有证据也奈何她不得。不过如今,若她为了保命待在天罡罩中寸步不移,众人见她困在阵中自然什么都明白了。事情若到此地步,青丘和比翼鸟一族一场争战怕是避免不了。r

无论如何,她要冲出这个法阵。不过十来步成功便在望,不能害怕,只要眼足够明,脑子足够清醒,拼尽最后一口气她不信自己冲不出去。她暗暗在心中为自己打气,眼睫已被冷汗打湿,却十分冷静地观察四条巨蟒每一刻的动向。巨蟒对着纹风不动坚若磐石的天罡罩轮番撞击进攻一阵也打得有些累,找了个空挡呼呼喘气,凤九抓住这个时机蓦地踏出天罡罩疾电一般朝蛇阵边缘狂奔,眼看还有两三步,脚下却突然一空,头顶巨蟒一阵凄厉长嘶,她最后一眼瞧见蟒蛇眼中的怒意竟像是在瞬间平息,血红的眼中涌上泪水,她从未见过蛇之泪,一时有些愣怔,虚空中传来极冷极低且带着哽咽的呼声,“阿兰若殿下”,她听出来那是正中的巨蟒在说话,阿兰若的事她听过一些,却来不及细想,因随着这声呼唤,冰冷的虚空正寸寸浸入自己的身体,她感到全身的钝痛渐巨,到最后简直要撕裂她一般,从踏入蛇阵之始疼痛就没有稍离她片刻,她一直一声未吭,此时却终于像是忍受不住地哀鸣起来,在此生从未吃过的苦头中渐渐失去了意识。r

太晨宫的掌案仙官重霖仙使最近有个疑惑,帝君他老人家自打从梵音谷回来后就不大对劲,当然帝君他老人家行事一贯不拘一格就算他跟随多年也不大能摸清规律,但这一回,同往常那些不同似乎都更加的不同,例如握本书册发呆半日不翻一页,例如泡茶忘记将水煮沸竟用凉水发茶芽,又例如用膳时将筷子拿倒,整一顿饭吃下来都还未知未觉。中间帝君还问过他一个问题,假如要把一个人干掉,但又要让所有人都感觉不到这个人凭空消失,他有没有什么好的想法。他做了一辈子严谨正直的仙使,于此自然提供不出什么可参考的想法,帝君的模样似乎有些失望。他觉得帝君近来有些魂不守舍。r

连宋君在帝君回宫的第二日下午前来太晨宫找帝君,连宋君常来太晨宫串门这个本没有什么稀奇,但一向吊儿郎当的连宋君脸上竟会出现那么肃穆的表情重霖感觉已经许久没有见到过,上次似乎还是在四百多年前成玉元君她脱凡上天的时候。帝君带回来那头重伤的灵狐今午才被两个小童从药君府上抬回来,药君妙手回春下这头狐已没有什么大碍,瞧着救它一命的帝君眼神中流露出钦慕,这是头已能化成人形的狐。r

其实帝君从来就不是什么大慈大悲救死扶伤的个性,此次救这么一头灵狐回来重霖也感到有些吃惊,但瞧着灵狐火红的毛皮,蓦然令他想起三百年前太晨宫中曾养过的那头活泼好动的小狐狸。帝君大约也是思及旧事,才发了一趟善心。当年的那头小狐狸虽不能化形,从皮毛看上去也不大出众,但比许多能化形的仙禽仙兽都更加灵性,十分讨帝君的欢心,这么多年他瞧帝君对这头灵狐比对其他什么都更为上心,却不知为何会走失,大约也是它同帝君的缘分浅。r

重霖远目神游一阵叹了口气正欲前往正殿打理一些事务,蓦然见方才已远去的连宋君正站在自己跟前,抬着扇子道:“对了,东华他此时是在院中还是正殿还是寝殿?我懒得走冤枉路。”r

托对帝君动向无一时一刻不清楚的重霖仙官的福,连宋君一步冤枉路也没多走地闯进帝君寝殿,彼时,帝君正在摆一盘棋。但棋盘中压根没放几粒棋子,他手中拎着粒黑子也是半天没摆下去,仔细瞧并不像在思考棋谱,倒像是又在走神。房中的屏风旁搭了个小窝,一头红狐怯生生地探出脑袋来,一双乌黑的眼睛怯怯地瞧着帝君。r

连宋此来是有要事,径到东华的跟前,帝君回神中看了他一眼,示意他坐,连宋神色凝重地搬了一条看上去最为舒适的凳子坐,开门见山道:“比翼鸟那一族的频婆果,今年有个于凡人而言生死人肉白骨的功用,这个你有否听说?”r

东华将黑子重放入棋篓,又拎起一枚白子道,心不在焉地道:“听说过,怎么了?”r

连宋蹙眉道:“听说凤九曾因报恩之故嫁过一个凡夫,这个凡夫死后她才回的青丘,虽然司命倒是说她同那个凡夫没有什么,不过合着频婆果这桩事我感觉挺奇怪,今早便传司命到元极宫中陪我喝了趟酒,司命这个人酒量浅,几盅酒下肚那个凡人的事我虽然没有探问出多少来,倒是无意中问出了另一桩事,”抬眼道:“这桩事,还同你有关系。”r

白子落下棋盘,东华道:“小白的事同我有关系很正常。”示意他继续往下说。r

连宋欲言又止地道:“据司命说凤九她当年,为了救人曾将自己的毛皮出卖过给玄之魔君聂初寅,聂初寅占了她的毛皮后,另借了她一身红色的灵狐皮暂顶着,”看向东华道:“这桩事正好发生在三百零五年前。”r

东华似乎愣了,落子的手久久未从棋盘上收回来,道:“你说,我走失的那头狐狸是小白?”r

连宋倒了杯茶润口,继续道:“听说她因为小的时候被你救过一命一直对你念念不忘,七百多年前太晨宫采办宫女时央司命将她弄进了你宫中做婢女,不晓得你为什么一直没有注意到她,后来你被困在十恶莲花境中她去救你,化成灵狐跟在你身边,听说是想要打动你,但后来你要同姬蘅大婚,”说到这里瞧了眼似乎很震惊的东华,琢磨着道:“是不是有这么一个事,你同姬蘅大婚前她不小心伤了姬蘅,然后你让重霖将她关了又许久没有理她?”看东华蹙眉点头,才道:“听说后来重霖看她实在可怜将她放了出来,但姬蘅养的那头雪狮却差点将她弄死,幸好后来被司命救了,据司命酒后真言那一次她伤得实在重,在他府中足足养了三天才养回一些神智,你不理她又不管她也没有找过她让她挺难过挺灰心的,所以后来伤好了就直接回了青丘。”沉吟着道:“怪不得你天上地下地找也再没有找到过她,我当初就觉得奇怪,一头灵狐而已,即便突然走失也不至于走失得这样彻底。”又道:“我琢磨这些事你多半毫不知情,特地来告知你,近些日我看你们的关系倒像是越趋于好,不过凤九她对你可能还有些不能解的心结。”r

帝君的情绪一向不大外露,此时却破天荒地将手指揉上了太阳穴。连宋看他这个模样也有些稀奇,道:“你怎么了?”r

东华的声音有一丝不同于往日,道:“你说得不错,她大约还记恨我,我在想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