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玄幻 > 三生三世 枕上书全文阅读 > 第8章 菩提往生(7)

第8章 菩提往生(7)






次日大早,凤九揉着额角从庆云殿的寝殿踱步出来,手里还握着件男子的紫色长袍,抖开来迷迷糊糊地问团子:“这是个什么玩意儿?”r

团子正坐在院中的紫藤架下同他的一双爹娘共进早膳,闻言咬着勺子打量许久,右手的小拳头猛地往左手里一敲,恍然大悟地道:“那是东华哥哥的外衣嘛!”r

他爹夜华君提着竹筷的右手顿了顿,挑眉道:“我小的时候,唤东华一声叔叔。”r

团子张大嘴,又合上,垂着头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掰着算辈分去了。r

凤九愣在那儿,看了看手中的紫袍,又踏出门槛仰头去望殿门上头书的是不是“庆云殿”三个字,又将目光转回团子身上,结巴着道:“怎、怎么回事?”r

白浅正帮团子盛第二碗粥,闻言安抚地道:“不是什么大事,昨夜你喝醉了,东华他做好事将你送回来庆云殿,但你醉得狠了握着他的衣襟不肯放手,又叫不醒,他没法只好将外衫脱下来留在这儿。”r

凤九想了想,开明地道:“他约莫就是个顺便,不是说不清的事,也还好,无损我的清誉,也无损他的清誉。”r

白浅欲言又止地看着她,沉吟道:“不过,你也晓得,东华不能留宿在庆云殿,外衫脱给了你,他也不太方便,再则庆云殿中也没甚他可穿的衣物,团子便来我这里借夜华的。”r

凤九点头道:“这也是没错的。”说着就要过来一同用膳。r

白浅咳了一声,续道:“我……睡得深了些,团子在院子里,嚷的声儿略有些大,怕是整个洗梧宫都听到了……”r

凤九停住脚步,转回头看向团子:“你是怎么嚷的?”r

团子嘟着嘴道:“就是实话实说啊。”r

凤九松了口气。r

团子情景再现地道:“东华哥哥抱着凤九姐姐回庆云殿,凤九姐姐拉着他不让他回去,东华哥哥就陪了她一会儿,对了,还把衣裳脱了,但是他没有带可以换穿的,我就来找父君借一借,娘亲,父君他是不是又在你这里~~~~~”摊了摊手道:“我就是这样嚷的。”r

凤九直直地从殿门上摔了下去。r

两百多年来,自凤九承了她姑姑白浅的君位,白奕上神嫁女的心便一日比一日切。为人的君父,他担忧凤九年纪轻轻即为女君,在四海八荒间镇不住什么场子,一心想给她相个厉害的夫君,好对她有一些帮衬。r

白奕对九重天其实没甚好感,只因她这个女儿在青丘已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不得已,才只好将挑选乘龙快婿的眼光放到天上来。由是趁着白浅的大婚,勒令了凤九一路随行,且要在天上住够一个月,明里是彰显他们娘家人的殷勤,暗地里却是让白浅照应照应这个侄女儿的红鸾星。自以为如此便能令凤九多结识一些才俊,广开她的姻缘。r

凤九在天上稀里糊涂住了一月,红鸾星依旧蒙尘,带孩子的本事倒是有飞速长进。掰着指头一算,还有三日便该回青丘,自觉不能虚度光阴,该趁着这仅有的几日再将九重天好好地逛一逛。遂携了团子,一路杀去风景最好的三十三喜善天。r

天门后的俱苏摩花丛旁,正围了一圈小神仙偷偷摸摸地开赌局,拜宝月光苑赐宴那夜团子的一声嚷,几日来凤九一直注意着躲是非,不大敢往人多的地儿扎堆,却掩不住好奇,指使了团子乔装过去打探,自己则隐在一株沉香树后头挥了半匹丝绢纳凉。r

她纳凉的这株树乃是这片沉香林的王,已有万万年寿数,尤其的壮硕茂盛。r

好巧不巧,正是东华帝君平日的一个休憩之所。r

好巧不巧,今日东华正斜坐在树冠的荫蔽之处校注一本佛经。r

好巧不巧,一阵和风吹过,拂来浓郁沉香,熏得凤九打了个喷嚏,正提醒了曲膝斜翻经卷的东华,略将经书挪开一点,微微垂眼,目光就落在她的身上。她一向神经粗壮惯了,未有半分察觉,还在一心一意地等着团子归来。r

不时,前去赌局打探的团子蹭蹭蹭如一阵旋风奔回来,叉着小肥腰狠狠喘了两口气,急急道:“这回赌的是个长线,在赌东华帝君哥哥……呃,叔叔,呃,爷爷”对着称呼好一阵纠结:“在赌他将来会娶你还是娶知鹤公主做帝后!”r

凤九一把扶住身后的沉香树,抹了把额头上惊出来的冷汗,故作镇定:“你小小年纪,晓得长线是什么?”r

团子苦闷地道:“我不晓得啊,但是我很好学的,就跟围观的一个小神仙哥哥请教了一下。结果他也没有说出来什么,只告诉我压知鹤公主的已经有二十五注,压你的却仅有三注,还是他不小心压错了的。”继续苦闷地道:“我还是没有听懂,但是很不忍心让你久等,就悄悄地溜回来了。我溜的时候看到他还在同另一个哥哥理论,问可以不可以把他下的那三注调到知鹤公主的名字下头。”r

凤九沉默许久,从袖子里掏出个金袋子,倒出来一大堆明晃晃的红宝石,从脖子上取下一块雕工精致的绿琳石挂件,又从腰带上解下一只碧绿碧绿的凤纹玉佩,托孤似地一并递给团子,郑重道:“你去给我买个两百注。”顿了顿:“都买在我的名字下头。”r

团子接过宝石看一阵,不能置信地道:“我还这么小,你就教我作弊啊?”r

凤九瞥他一眼,深沉道:“但凡祭了青丘的名头行事,你姐姐我就容不得居人之下的,这就是所谓君王气度了,不信你回想看看。”r

团子连想都没想:“我听小舅舅说,你的课业就从没拿过第一名,全部都是居人之下的,还有几门是垫底的!”r

凤九一阵咳:“所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嘛,你的课业不也一样。”r

团子嘟着嘴道:“胡说,我从来没有考过最后一名。”r

凤九一副想起可怕回忆的模样打了个哆嗦:“那是因为你还没有学到佛理课,你都不晓得那个有多难。”r

团子忧心忡忡地也打了个哆嗦:“有那么难吗?” 又有点不愿相信这么残酷的现实:“可是我看东华帝君哥哥,呃,叔叔,呃,爷爷,他都是拿一本佛理书边钓鱼边看着玩儿!”r

凤九默了一默,由衷地赞叹:“……真是个变态啊……”话刚落地一缕清风拂来,又是一阵浓郁沉香,勾出她一个刁钻的喷嚏,捂着鼻子顺风跑了两三步才想起回头嘱咐团子:“这个香我有些受不住,去前头的小花林候你。”r

沉香树上,无所事事的连宋君提着打理好的苍何剑给东华送来,正听到凤九最后撂下的那一句恳切点评。待树下一双姐弟走得远了,摇着扇子对东华好一阵打量:“你把她怎么了,她这么夸你?”r

东华合上佛经,不带表情地道:“夸?成玉都是这么夸你的?”r

连宋摸了摸鼻子:“哦,她一向夸我是个无赖。”r

今日甫一出门,凤九就觉着不大顺。r

九重天原该是吉祥地,出庆云殿的殿门时,却让她眼睁睁地瞧见两只乌鸦从自己头顶上飞了过去,啪,还落下两泡新鲜的鸟粪。当然,这等小事其实不足以打消她出游的热情。但紧接着,又在三十三天天门旁撞见一堆小神仙拿自己和知鹤打赌,自己还输得不轻。当然,这还是不足以打消她出游的热情。但再接再厉的是,等她回头想寻个清净地歇歇脚,竟误打误撞地转进一片沉香林,薰得她素来只对沉香过敏的一管鼻子现在还痒着,喷嚏不断。r

这一连串的征兆似乎都说明今日不宜出行,但春光如此一派大好,打道回府未免有些吃亏。她费了一番力气,摸索着拐进一处安全的、清幽的小花林,又想着虽然破了财,好歹让团子去赌桌上将自己的劣局掰了回来,这霉运也该到了尽头,遂重新打点起精神来准备游一游春。蓦然,却听得树丛外头传来一阵和缓的人声。r

风一吹,那若有若无的说话声直直灌进她耳朵里,她心中阿弥陀佛地念了一句,觉得看这个势头,今日的霉运竟有点绵绵无绝期的模样。r

照她前些日子给自己定下的一个原则,近几日在这九重天,为了以防万一,是要尽力躲着东华的,她已经十分注意,不料逛个小园子也能遇得到他,也不晓得是个什么缘分。她木着脸皮叮嘱了一声团子:“待会儿帝君要是路过问起,你就说你一人在这儿扑蝴蝶。”话毕已变作一方雪白的丝帕,静静地躺在南阳玉打成的白玉桌之上。r

自一排娑罗树后拐出来的二人确是东华和连宋。r

凤九虽已委屈自己变作一张帕子,但并不影响听觉,闻得脚步声渐进,他二人正闲闲攀谈。r

连宋调侃道:“听说你前几日接了燕池悟的战帖,明日便要去符禹山赴战,重霖还特地拿来苍何剑请我打磨,怎么我就没看出来你这是即将要赴战的模样?”r

东华漫不经心道:“我心态好。”r

连宋没讨着什么便宜,摸了摸鼻子干干一笑,转移话题道:“说来,你当年打造苍何时是怎么想的?巴掌大的一块地方,竟拿锆英石切出一万多个截面来,还凿刻出五千多个深浅一致的孔洞,费了我不少心神修缮清理,该不会是做了什么隐蔽的机括吧?”r

东华回忆一阵:“没什么机括,就是闲得没事干吧。”r

连宋静默片刻,笑道:“你这副鬼样子也能被四海八荒数万年如一日地称颂,说是一派宁净无为板正耿介,还没有一个人前来拆穿,重霖他也真是不大容易。”顿了顿道:“我特别疑惑他到底是怎么办到的。”r

东华沉吟道:“你这么一说,”r

连宋好奇道:“如何?”r

东华续道:“我也觉得他不太容易。”r

连宋:“……”r

凤九玉体横陈,直挺挺地躺在桌子上,听到他二人的脚步声已近得响在耳朵畔,心中其实有些纠结,她纠结着,自己怎么就一时鬼迷心窍地变成一块帕子了,即便要躲着他们,变张帕子也算不得周全,何况是这么雪白的一张帕子,又躺在这么雪白的一张桌子上,一定是有些突兀的罢,会不会一眼就被认出来呢。r

团子已在一旁给二位尊神见了两个礼,乖巧地叫了声帝君爷爷,又叫了声三爷爷。连宋许久未在私底下见过这个侄孙,抚着团子的头趁势关怀了几句他近日的课业。团子一条一条认真地回答完,抬头正见凤九变的那张帕子被东华握在手里头正反打量,顿时呆了。r

连宋亦回头,道:“这个是……”r

东华面不改色:“我遗失的一方罗帕,找了好几天了。”r

团子不敢相信地睁大眼睛,想要严肃地反驳,却记起凤九的叮嘱,张开嘴又闭上。看到东华不紧不慢地将他的凤九姐姐叠起来,小脸皱成一团,肉痛地嗫嚅道:“你、你轻一点啊,凤……帕子她可能会觉得有点疼……”r

连宋疑惑地拿扇子柄指向东华手中,道:“可这式样,明明是女仙们用的,怎么……”r

东华气定神闲地将叠好的帕子收起来放进袖中:“听说我是个变态,变态有这么一张女仙才用的帕子,有什么好奇怪的?”r

袖子里的帕子猛抖了抖,连宋诧了一诧,又往他的袖中猛看一眼,回过味来,呵呵道:“不奇怪,哈哈,诚然没什么奇怪。”r

被叠在东华袖子里的凤九,一路上感到十分地憋屈。r

倘若时光倒回,她觉得自己一定更长脑子一些,至少变成棵树,就算东华凭着非凡的修为一眼看出她这个竭尽全力的障眼法,她就不信他还能将她拔起来再扛回去。r

事已至此,要脱身着实是困难,除非她不顾青丘的面子,在他面前现出她青丘女君的原身来。但他十成十已看出她是个甚么,如此作为,多半是等着拿她的笑料。若是她一人做能一人当,丢个脸也怨不得什么,反正她也挺习惯这种事,但她如今已承青丘的一个君位,桩桩作为都系着青丘的颜面,若这桩事传出去被她父君晓得,定是逃不了一顿鞭子。她暗自地悔了一阵,暗自地恼了一阵,又暗自地掂量一阵,决意还是隐忍不发,死不承认自己是青丘的凤某,扮作一张货真价实的帕子,兴许他得不着什么趣味,便将她扔了也好。r

诸事一一盘点稳妥,她一阵轻松,方才为了不被人瞧穿,特意封了五感中的四感,此时却于辨位不便,遂分了一些术力出来,启开天眼。r

双眼一眨,瞧清楚已到了东华的宫邸,许是后院,只见得满墙的菩提往生长得枝枝蔓蔓,似一道油绿的画屏半挂在墙垣上。袅娜的绿藤晃了一晃,月亮门旁现出一个月白衫子的身影,却是一向隐在十里桃林不怎么搭理红尘俗事的折颜上神,后头还牵着个小旋风一般的糯米团子。r

凤九一愣,回过味来,顿时感佩团子的悟性,觉得他竟晓得去求仙格最高又护短的折颜来救她,而不是去招他那个一贯爱看她笑话的娘亲,方才真是小瞧了他对姊姊的情谊,对这个小表弟立时十分地爱怜。r

折颜一番寒暄,赞赏了几句东华的园子,又赞赏了几句他手旁那个瑞兽香炉的做工,被团子踮着脚狠狠扯了扯袖角,才曲折地、慢吞吞地将话题移到搭救凤九的事由上来,道:“不瞒贤兄,今日来贤兄的府邸相扰,其实,是为的一桩小事。”r

将团子从身后一提提到跟前来,又道:“这小猴崽子趁着愚弟午休,将愚弟特地带给她娘亲的一方绣帕偷出去玩耍,方才耷拉着脑袋回来,一问才晓得是把帕子搞丢了,被贤兄拾了去。”r

顿了顿,故做叹息地道:“若是寻常的一块帕子倒也没什么,却因是小猴崽子云游的姥姥特意绣给小猴崽子的娘,托我这一趟上天顺便带过来的,很有一些特别的意义,我才跑这一趟,也顾不得打扰了贤兄,来取一取这方帕子。”r

凤九原本担心折颜不是东华的对手,若他一开口便客气相问:“贤兄今日可曾见到一方绣花的罗帕?”,以此迂回探听,她敢保证东华十有八九会云淡风轻地厚颜答他:“没有见过”。但此时折颜的这一番话却是齐整切断东华矢口否认的后路。凤九很佩服折颜,觉得他不愧是一口辣喉的老姜。r

她一边开心地从袖子里探出来更多,一边等着东华没有办法地取出她来双手奉给折颜,果见得他修长手指探进袖中。但她显然低估了东华的厚颜程度,修长手指一偏,与她擦身而过,一个晃眼,却是在指间变化出另一张同她一模一样的罗帕来。还是叠好的,伸手递给折颜,淡淡道:“方才喜善天拾到的正是这一方,不知是不是上神的。”一边拿着香匙往香炉中添香,一边又补充一句:“若不是,可去连宋君的元极宫问问,兴许是他拾到了。”r

折颜瞧着手里真材实料的一张帕子,不好说是,也不好说不是,未料得自己几十万年的上善修为,今日竟出师未捷得如此彻底,恰巧团子打了一个喷嚏,流出一点鼻水来,顺势将手里据说很有些特别意义的帕子往他鼻头上一摁,一撸,皮笑肉不笑地道:“一个帕子,还怕贤兄诓我强占它不成,贤兄自是不会做那失仙格之事,这帕子自然该是真的。”r

口头上讨了几句便宜,领着团子告辞了。r

凤九灰心地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因素来耳聪目明,偶尔堪比千里眼顺风耳,隐约间听到团子还在愤愤:“你为什么败了,没有将凤九姐姐救出来,你没有尽全力,我从今天开始不认识你了。”r

折颜吊儿郎当地唔了一唔,道:“他又不是将你小舅舅劫了,我为何要尽全力同他撕破脸?不过年前推演凤九丫头的命数,命盘里瞧着倒是个有福相的,且看她自生自灭吧,不准又是另一番造化。”又自言自语地补了句:“不过,推演命盘这等事,我几万年没做了,准不准另说。”顿了顿,惊讶地道:“咦,小阿离,我瞧着你这个命盘,你最近是不是陷入情网了啊?”r

团子沉默良久,疑惑道:“情网是什么?”r

凤九默默地在心里咬手指头,看这样子,信折颜推演的什么鬼命盘,倒不如信自己来得可靠些。不由感叹,做人做仙,大难临头果然还是只能靠自己啊。r

院中的白檀香愈盛,东华持了香箸俯身打整如雪的香灰,将它拨弄得高一些,好盖住炉中的活火,却突然道:“打算装到几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