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玄幻 > 三生三世 枕上书全文阅读 > 第9章 菩提往生(8)

第9章 菩提往生(8)






凤九心中一窒,想他果然晓得了,幸好方才拟好了作战计划,此时才能沉稳以对。r

于是,她十分沉稳地没有回答他。r

东华漫不经心地搁了香箸,取出她来,对着日光抖开,半晌,缓缓道:“原来,变作帕子,是你的兴趣?”她心中觉得这推论十分荒谬可笑,却还是撑着没有回答他。r

东华难得地笑了笑,虽只在眼角一闪,却看得凤九毛骨悚然,果然,就听他道:“那正好,我正缺一方拭剑的罗帕,今后就劳烦你了。”r

拭剑?揩拭位列上古十大神兵,以削玄铁亦如腐泥之名而威震四海八荒的神剑苍何?凤九觉得自己的牙齿有点打颤,这一次是惊吓得一时忘了如何说话而错失了答话的好时机,就毫无悬念地被东华又折起来收进袖子里头了。r

凤九原本做的是个长久盘算,觉得以罗帕的身份被困在东华处,只需同他较量耐性,他总会有厌烦的一日将她放了,此种方式最温和稳妥也不伤她的脸面。哪晓得东华要将她用来拭剑,她一向晓得他说到做到,本来八荒四海这些年挺清闲难得起甚么战事,他有这个打算也算不得愁人,入睡的前一刻却突然想起他应了魔君燕池悟的战帖,明日怕是要让苍何大开一场杀戒,顿时打了个哆嗦,一个猛子扎起来,翩翩地浮在花梨木大床的半空。思考了半柱香的时间,她决意今夜一定要潜逃出去。r

为了不惊扰东华,凤九谨慎地至始至终未现出人形。想要破帐而出,若是人形自然容易,奈何作为一张罗帕却太过柔软,撞不开及地的纱帐。低头瞧见东华散在玉枕上的银发,一床薄薄的云被拦腰盖住,那一张脸无论多少年都是一样的好看,重要的是,貌似睡得很沉。以罗帕的身姿,除了启开自身五感,她是使不出什么术法助自己逃脱的。办法也不是没有,比如变回原身的同时捏一个昏睡诀施给东华,但不被他发现也着实困难,倘若失败又该如何是好。r

她思考一阵,夜深人静忽然胆子格外地大,想通觉得能不丢脸固然是好,但丢都丢了,传出去顶多挨她父君一两顿鞭子,长这么大又不是没有挨过鞭子,偶尔再挨一回,权当是回顾一番幼时的童趣。想到此处,胸中一时涌起豪情,一个转身已是素衣少女模样,指尖的印伽也正正地轻点在东华额间。他竟没什么反应。她愣愣看着自己的手,料不到竟然这样就成功,果然凡间说的那一句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有些来由。r

五月的天,入夜了还是有些幽凉,又是一向阴寒的太晨宫。凤九撩开床帐,回身再看一眼沉睡的东华,权当做好事地将他一双手拢进云被中,想了想,又爬过他腰际扯住云被直拉到颈项底下牢牢盖住。做完了起身,不料自己垂下来的长长黑发却同他的银发缠在一处,怎么也拉不开,想着那术法也不知能维持多久,狠狠心变出一把剪子将那缕头发绞下来,不及细细梳理,已起身探出帐帘。但做久了罗帕,一时难得把握住身体的平衡,歪歪斜斜地竟带倒床前的屏风,唏哩哗啦忒大一阵响动,东华却还是没有醒过来。凤九提心吊胆一阵,又感觉自己法术很是精进,略有得意,继续歪歪斜斜地拐出房门。r

迈出门槛,忽然省起来一事,又郑重地退后两步,对着床帐接二连三施了好几个昏睡诀,直见到那些紫色的表示睡意的气泽已漫出宝蓝色的帐帘,连摆放在床脚的一株吉祥草都有些恹恹欲困,才放心地收手关了房门,顺着回廊一拐,拐到平日东华最爱打发时间的一处小花园。r

站在园林中间,凤九长袖一拂,立时变化出一颗橙子大的夜明珠,借着光辉匆匆寻找起当年种在园中的一簇寒石草来。r

若非今夜因为种种误会进入太晨宫,她几乎要忘记这棵珍贵的寒石草,根茎是忘忧的良药,花朵又是顶级的凉菜作料。当年司命去西方梵境听佛祖说法,回来的时候专程带给她,说是灵山上寻出的四海八荒最后一粒种子了。可叹那时她已同魔族做了交易,以一头狐狸的模样待在东华身旁,一届狐狸身没有什么荷包兜帽来藏这种子,只能将它种在东华的园子里头。但还没等寒石草开花结果她已自行同东华了断因缘离开了九重天,今日想来当日伤怀得竟忘了将这宝贝带回去,未免十分肉痛,于是亡羊补牢地特地赶过来取。r

寻了许久,在一个小花坛底下找到它,挺不起眼地扎在一簇并蒂莲的旁边,她小心地尽量不伤着它根茎地将它挖出来,宝贝地包好搁进袖子里,忙完了才抬头好好打量一番眼前的园林。当年做侍女时,被知鹤的禁令框着,没有半分的机会能入得东华御用的这个花园,虽然后来变成一头灵狐,跟在东华身边可以天天在这里蹦跶撒欢儿,但是毕竟狐狸眼中的世界和人眼中的世界有些差别,那时的世界和此时又有些差别。r

凤九眯着眼睛来回打量这小园林。园林虽小却别致,对面立了一方丈高的水幕同别的院子隔开,另两面砖砌的墙垣上依旧攀的菩提往生,平日里瞧着同其他圣花并没什么不同,夜里却发出幽幽的光来,花苞形如一盏盏小小的灯笼,瞧着分外美丽,怪不得又有一个雅称叫明月夜花。园林正中生了一株直欲刺破天穹的红叶树,旁边座了**小荷塘,荷塘之上搭了顶白檀枝桠做成的六角亭。她叹了一叹,许多年过去,这里竟然没有什么变化。偏偏,又是一个回忆很多的地方。r

凤九并不是一个什么喜爱伤情的少女,虽然思慕东华的时候偶尔会喝个小酒遣怀排忧,但自从断了心思后连个酒壶边也没沾过,连带对东华的回忆也淡了许多。可今日既到了这么一个夙缘深刻的地方,天上又颇情调地挂了几颗星子,难免触发一些关于旧日的怀念。凤九有点出神地望着白檀木六角亭中的水晶桌子水晶凳,惊讶地发现虽然自己的记忆在对付道典佛经上勉勉强强,几百年前的一些旧事却记得分外清楚,简直历历在目。r

其实当凤九刚从十恶莲花境中出来,得以十二个时辰不拘地跟着东华时,这个园子里头还没有这个六角亭。r

彼时适逢盛夏,她一身的狐狸毛裹着热得慌,爱在荷塘的孤船上顶两片荷叶蔫巴巴地近水乘凉。东华瞧着她模样很可怜,便在几日后伐了两株白檀树特地在水上搭起顶亭子,下面铺了一层冰冰凉凉的白水晶隔水,给她避暑乘凉。她四仰八叉躺在那上头的时候,觉得十分的舒适,又觉得东华十分的能干。后来发现东华的能干远不止此,整个太晨宫里燃的香都是他亲手调的,喝的茶是他亲手种的,连平日饮用的一些酒具都是他亲手烧制的,宫中的许多盏屏风也是他亲手绘的。她在心里头默默地盘算,一方面觉得自己的眼光实在是好,很有些自豪,一方面觉得倘若能够嫁给他,家用一定能省很多的开销,十分划算,就更加地开心,并且更加地喜爱东华。r

她的喜爱执着而盲目,觉得东华什么都好,每当他新做出一个东西,总是第一个扑上去表达敬佩和喜爱之意,久而久之,也帮东华养成毛病,完成一个甚么东西总是先找她这头小狐狸来品评。因为有无尽的时间,所以做什么都能做得好,偶尔凤九这么想的时候,她觉得这么多年,东华或许一直十分地寂寞。r

那一日着实很稀疏平常,她翻着肚皮躺在六角亭中,一边想着还可以做些什么将东华骗到手,一边有些忧郁地饿着肚子看星星,越看越饿,越饿越忧郁。头上的星光一暗,她眨眨眼睛,东华手中端了只白瓷盘落座在她面前,瓷盘中一尾淋了小撮糖浆的糖醋鱼,似有若无地飘着一些香气。r

东华搁了鱼,瞟她一眼,却不知为何有些踌躇:“刚出锅,我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