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玄幻 > 三生三世 枕上书全文阅读 > 第20章 菩提往生(19)

第20章 菩提往生(19)






园子里漂浮着几许七彩云雾,昭示此地汇盛的灵气。她这样偷偷地藏在杏子树后,偷偷地看着东华他长身玉立地闲立花旁,心中不是不委屈,但也很想念他。可她不敢跑出来让他看见,她不小心伤了姬蘅,惹他动了怒,到现在也没有消气。虽然她觉得自己更加可怜一些,但现在是她追着东华,所以无论多么委屈,都应该是她去哄着他而不是他来哄她,她对自己目前处的这个立场看得很透彻。r

东华脚旁搁了只漆桶,盖子掀开,漆桶中冒出几朵泛着柔光的雪灵芝。凤九晓得雪狮这种难得的珍奇猛兽只吃灵芝,但东华竟拿最上乘的雪灵芝来喂养它,这么好的灵芝,连她都没有吃过。她见他俯身挑了一朵,几步开外的雪狮风一般旋过来,就着他的手一口吞掉,满足地打了个嗝。她觉得有些刺眼,把头偏向一边,眼风里却瞧见这头无耻的雪狮竟拿头往东华手底下蹭了蹭。这一向是她的特权,她在心中握紧了拳头,但东华只是顿了片刻,反而抬手趁势顺了顺这头雪狮油亮雪白的毛皮。就像她撒娇时对她那样。r

凤九觉得这几日自己发呆的时刻越来越多,这一次神游归来时,东华又不见了,雪狮也不见了。她抬起爪子揉了揉眼睛,眼前只有七彩的云雾。她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抬头时却撞到杏子树的树干,正模糊地想若方才是做梦那自己躲到这株老树后头做什么,就听到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喂,你就是太晨宫中从前最受帝君宠爱的那只灵兽?”r

凤九感到“从前”这两个字有一点刺耳,但她正在伤心和落寞中,没有精力计较。她目光涣散地顺着那语声回过头,蓦地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立在她身后问她那句话的,正是方才隔得老远的单翼雪狮,它巨大的身形遮住头顶的小片日光,将她覆在树角草丛的阴影中。r

雪狮垂着眼饶有兴致地看着她,依然懒洋洋道:“我听那些宫奴们私下议论,说帝君从前对你如何地宠爱,还以为是头多么珍罕难见的狐,”哼笑了一声:“原来,也不过就是这么个模样。”r

凤九的自尊心又被小小地刺激了一下,她垂头瞧见自己的爪子,上面的绒毛果然乱糟糟的,再看雪狮的爪子,每一根毛都亮晶晶似乎还在风中微微地拂动,她难堪地缩了缩爪,突然又觉得自己果然已经沦落到和一头真正的宠物争宠的地步,心中顿时无限萧瑟凄凉,掉头就打算离开。r

身前的雪狮却旋风一般地封住她的退路,还抬起爪子推了她一把:“走那么快做什么。”她被推得一个趔趄,爬起来沉着眼看向挡住她路的放肆雪狮,但她忘了此时她是个狐,这样一副威怒的模样若是她人型时做出来确然威慑力十足,但这么一头小红狐怒睁着圆圆的双眼,效果着实有些勉强。r

雪狮懒洋洋地眯着眼,又推了她一把:“怎么,这样就不服气了?”见她挣扎着还要爬起来,干脆一只爪子压在她心口将她订在地上翻身不得,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我还听说,你仗着帝君的宠爱侍宠生骄,不知好歹地伤了我的小主人姬蘅公主?”另一只爪子伸过去按住她扑腾的两只前爪,抓了一把,她两只小爪子立时冒出血珠,它瞧着她这幅狼狈模样挺开心地道:“我的小主人善良又大度,被你这头劣等杂毛伤了也不计较,不过我却不是那么好打发的,今天算你倒霉碰上我。”r

它后面的话凤九没有听得太真切,只是感到继爪子的刺痛后脸上又一热,紧接着有什么锋利的东西刺进脸颊,一勾,撕裂般的刺痛瞬间蔓延半张脸。她痛得要喊出来,觉得自己像条鱼似地拼命张开了嘴巴,但理所当然地没有发出什么声音。r

雪狮缓缓抬起的爪子上沾了不少血珠,滴落在她的眼皮上,她喘息着睁大眼,感到整个视野一片血红,天边的云彩,远处白色的佛铃花,此时皆是一片绯色。眼前顶着红色毛皮的漂亮狮子似乎有些惊讶,脸上却绽出一个残忍的笑来:“果然如他们所说,你是不会说话的呀。”r

凤九其实早听说过单翼雪狮的勇猛,九重天有多少爱显摆的小神仙老神仙想猎它们来当坐骑,这么些年也不过天君的小儿子连宋君猎到一头送给他侄子夜华君,但夜华君对坐骑之类不大有兴趣,徒将一头来之不易的灵兽锁在老天君的猎苑中随意拘着。凤九看得清自己的斤两,虽然自己的原身便是一头狐形,但修炼的法术皆是以人身习得,譬如许多强大的法术需手指结出印伽才能引出,她目前这个模样比起雪狮来实力着实太悬殊,不宜和它对着来。r

雪狮拿爪子拍了拍她伤重的右脸,她叫不出声来分担,徒留入骨的疼痛钻进心底,不知姬蘅当初是不是这么疼,应该不会这么的疼,她是无心,而且她的爪子远没有这头雪狮的锋利残忍。r

狮子像是玩上瘾了,如同餍足的猫摆弄一只垂死的耗子,又拍了拍她血肉模糊的右脸:“你是不是还妄想着帝君他会飞奔来救你?你就是装得这么一副可怜相,从前才得了帝君的垂青吧?不过你觉得有了我这样的坐骑,帝君他还有可能恢复对你的宠爱么?我上天以来帝君他日日陪着公主来看我,却从没在我的面前提起过你这头小杂毛。我听宫奴说他已经关了你许久,”它笑起来:“对了,据我所知帝君并没有下令将你放出来,你是怎么出来的?”r

凤九深知,这种凶猛的灵兽其实爱看爪下的猎物服软,越是挣扎反抗吃的苦头说不定越多,依如今眼前这头雪狮的残忍和兴头,依着性子折腾死她也不是没有可能。俗话说死有轻于鸿毛者有重于泰山者,白家的子息若今日以此种方式死在此种地方,死后连牌位都没有资格祭在青丘的。r

她奄奄地瘫在草地上喘着气,突然有点不明白自己好端端一个神女,为什么要跑到这人生地不熟的九重天来落难到这步境地。姬蘅受了委屈还有东华来护着她,还有一头忠心护主的雪狮罩着她替她报仇,可她的委屈,远在青丘的亲人甚至都不晓得。r

雪狮拍打她一阵瞧她没什么反应,果然渐渐感到无趣,哼了一声,用爪子扯下她颈间的一个小玩意慢悠悠地踱步走了。那东西是东华抱她回九重天后栓在她颈间的一块白玉,很配她的毛色,她从前很喜欢,也将它看得很重,等闲人摸都不要想摸。此时,这块白玉不仅被这头雪狮摸了还被抢走了,她却没有太大的反应,她只是太疼了。三个多月前十恶莲花境中她其实也受过重伤,但那时东华在她身边,她并没有觉得很疼。此时竟感到一种难言的痛苦,也说不清是身上还是心上,或者两者兼而有之。她望着天上飘移的浮云,眼睛渐渐有些干涩,几滴眼泪顺着眼尾流下来,她忍着疼痛,抬起爪子小心翼翼地避开伤处擦了擦。爱这个东西,要得到它真是太艰难了。r

凤九在空旷的野地里躺了许久,她疼得连动一动都没什么力气,指望着路过的谁能怀着一颗慈悲心将她救回去涂点止疼的伤药,但日影渐渐西移,已近薄暮时分,她没有等到这个人,才想起这其实是个偏僻之地,等闲没有谁会逛到这个地方来。r

九月秋凉,越是灵气聚盛之地入夜越冷,瞧着此处这灵气多得要漫出去的样子,夜里降一场霜冻下来指时可待。凤九强撑着想爬起来,试了许久使出来一丁点劲,没走两步又歪下去,折腾许久不过走出去两三丈远,她干脆匍匐状一寸一寸向前爬行,虽然还是蹭得前爪的伤处一阵一阵疼,但没有整个身子的负担,是要快一些。r

眼看暮色越来越浓,气温果然一点点降下来,凤九身上一阵热一阵冷,清明的头脑也开始发昏,虽然痛觉开始麻木让她能爬得快些,但天黑前还爬不出这个园子找到可避寒的屋舍,指不定今夜就要废在此处,她心中也有些发急。但越急越不辨方向,也不知怎么胡乱爬了一阵,扑通一声就掉进附近的溪流,她扑腾着爪子呛了几口水,一股浓重的血腥猛地窜进喉咙口,眼前一黑,晕了过去。r

据司命的说法,他老人家那日用过晚膳,剔了牙,泡了壶下界某座仙山他某个懂事的师妹进贡上来的新叶茶,搬了个马扎,打算趁着幽静的月色在自家府邸的后园小荷塘中钓一钓鱼。鱼杆刚放出去就有鱼咬钩,他老人家瞧这条鱼咬钩咬得这样沉,兴奋地以为是条百年难遇的大鱼,赶紧跳起来收杆,没想到钓上来却是个半死不活通共只剩一口气的小狐狸。这个小狐狸当然就是凤九。r

凤九在司命府上住了整三日,累司命在会炼丹炼药的仙僚处欠下许多人情债讨来各种疗伤的圣药,熬成粉兑在糖水中给她吃,她从小害怕吃苦司命他居然也还记得。托这些圣药的福,她浑身的伤势好得飞快,四五日后已能下地。司命捏着他写命格的小本儿不阴不阳地不知来问过她多少次:“我诚心诚意地来请教你,作为一个道行不浅的神女,你究竟是怎么才能把自己搞到这么惨一个境地的?”但她这几日没有什么精神,懒得理他。r

她时不时地窝在云被中发呆,窗外浮云朵朵仙鹤清啸,她认真地思考着这两千多年的执念是否已到了应该放弃的时候。r

她真的已经很尽力。四百多年前,当司命还担着帮天上各宫室采办宫奴的差使时,她托他将她以宫女的名义弄进太晨宫,就是为了能够接近东华。怕她爹娘晓得她不惜自降身份去九重天当婢女,还特意求折颜设法将她额头上的凤羽胎记暂收掉,总之,做了十足的准备功夫。临行前折颜还鼓励她:“你这么乖巧漂亮好厨艺,东华即便是个传说很板正的神仙,能扛得过你的漂亮和乖巧,但一定扛不过你的厨艺,放心去吧,有我和你小叔同你做后盾。”她便满心欢喜壮志凌云地去了。但,四百多年一日日过一月月过一年年过,虽同在一个宫殿,东华却并没有注意到她,可见一切都讲一个缘字。若果真两人有缘,就该像姑姑珍藏的话本中所说,那些少年郎君和妙龄女子就算一个高居三十六天一个幽居十八层冥府,也能碰到比如天突然塌了恰巧塌掉少年郎君住的那一层使他正好掉在妙龄女子的面前这种事,绝不至于像她和东华这样艰难。r

后来她变成个狐狸,总算近到了东华的身旁。聂初寅诓走她的毛皮,提前将它们要回来虽艰难些,也不是不可能,托一托小叔白真或是折颜总能办成。但东华似乎很喜欢她狐狸的模样,他对那些来同她献殷勤的神女或仙子的冷淡,她都看在眼中,私下里她很有自知之明地觉得她同那些神女或仙子没什么不同,若是将毛皮要回来变成人形,也许东华就会将她推开,她再不能同他那么的亲近,那虚妄度过的四百多年不就是证明么。当然,她不能永远做他的灵宠,她要告诉他她是青丘的小神女凤九,不过,须得再等一些时候,等他们更加亲近、再更加亲近一些的时候。可谁会料到这个时刻还没有到来,却半途杀出来一个姬蘅入了太晨宫。大约,这又是一个他们无缘的例证吧。r

想到此处,正迎来司命日行一善地来给她换伤药。r

自她落魄以来,每每司命出现在她的眼前,总带着一些不阴不阳怒其不幸恨其不争的怪脾气,今日却像撞了什么大邪转了性,破天荒没拿话来讽她,一张清俊的脸严肃得堪比她板正的父君,一贯满含戏谑的丹凤眼还配合地含了几分幽幽之意。r

她禁不住多看了他两眼,看得一阵毛骨悚然,往被子里缩了缩。r

司命将内服的伤药放进一个紫金钵中拿药杵捣碎了,又拿来一个勺子先在勺底铺一层砂糖,将捣好的药面匀在砂糖上,在药面上再加盖一层砂糖,放到她的嘴边。r

凤九疑惑地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