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玄幻 > 三生三世 枕上书全文阅读 > 第19章 菩提往生(18)

第19章 菩提往生(18)






方才仰望星空,主生的南斗星已进入二十四天,据她那一点微末的星象知识,晓得这是亥时已过了。这个时辰,东华了无睡意地在他自己的寝殿中提支笔描个屏风之类无甚可说,可姬蘅为甚也在他的房中,凤九愣怔地贴着门槛,许久,没有明白得过来。r

琉璃梁上悬着的枝形灯将整个寝殿照得有如白昼,信步立在一盏素屏前的紫衣青年和俯在书桌上提笔描着什么的白衣少女,远远看去竟像是一幅令人不忍惊动的绝色人物图,且这人物图还是出自她那个全四海八荒最擅丹青的老爹手里。r

一阵轻风灌进窗子,高挂的烛火半明半灭摇曳起来,其实要将这些白烛换成夜明珠,散出来的光自然稳得多,但东华近几年似乎就爱这种扑朔不明的风味。r

一片静默中姬蘅突然搁了笔,微微偏着头道:“ 此处将长剑收成一枚铁盒,铁盒中还需事先存一些梨花针在其中做成一管暗器,三殿下的图固然绘得天衣无缝,但收势这两笔奴揣摩许久也不知他表的何意,帝君……”话中瞧见东华心无旁骛地握着笔为屏风上几朵栩栩如生的佛桑花勾边,静了一会儿,轻声地改了称呼:“老师……”声音虽微弱得比蚊子哼哼强不了几分,倒入了东华耳中。他停笔转身瞧着她,没有反对这个称呼,给出一个字:“说。”r

凤九向来觉得自己的眼神好,烛火摇曳又兼隔了整个殿落,竟然看到姬蘅蓦然垂头时腮边腾上来一抹微弱的霞红。姬蘅的目光落在明晃晃的地面上:“奴是说,老师可否暂停笔先指点奴一二……”r

凤九总算弄明白她在画什么,东华打造这类神器一向并非事必躬亲,冶铁倒模之类不轻不重的活计多半由些擅冶铸之术的仙伯代劳,此时姬蘅大约正临摹连三殿下送过来的图卷,将他们放大绘得简单易懂,方便供这些仙伯们详细参阅。r

晓得此情此景是个什么来由,凤九的心中总算没有那么纠结,瞧见姬蘅这么笨的手脚,一喜,喜意尚未发开,又是一悲。她喜的,是困扰姬蘅之处在她看来极其简单,她比姬蘅厉害;她悲的,是这是她唯一比得过姬蘅之处,这个功却还被姬蘅强了。她心中隐隐生出些许令人不齿的期待,姬蘅连这么简单的事也做不好,依照东华的夙性不知会不会狠狠嘲讽她几句。她打起精神来期待地候着下文。r

可出人意料的是东华竟什么也没说,只抬手接过姬蘅递过去的笔,低头在图纸上勾了两笔,勾完缓声指点 :“是个金属阀门,拨下铁片就能收回剑来,连宋画得太简了。”三两句指点完又抬头看向姬蘅:“懂了?”一番教导很有耐心。r

凤九没什么意识地张了张口,感到喉咙处有些哽痛。她记得偶尔她发笨时,或者重霖有什么事做得不尽如东华的意,他总是习惯性地伤害他们的自尊心。但他没有伤害姬蘅的自尊心。他对姬蘅很温柔。r

幢幢灯影之下,姬蘅红着脸点头时,东华从墨盘中提起方才作画的笔,看了她一眼又道:“中午那两处连宋也画得简,你改得不是很好?这两处其实没有那两处难。”r

姬蘅愣了一会儿,脸上的红意有稍许褪色,许久,道:“……那两处”,又顿了顿:“……想来是运气罢。”勉强筹起脸上的笑容:“但从前只独自看看书,所知只是皮毛,不及今夜跟着老师所学良多。”又有几分微红泛上脸来,冲淡了些许苍白,静寂中目光落在东华正绘着的屏风上,眼中亮了亮,轻声道:“其实时辰有些晚了,但……奴想今夜把图绘完,不至耽误老师的工期,若奴今夜能画得完,老师可否将这盏屏风赠奴算是给奴的奖励?”r

东华似乎有些诧异,答应得却很痛快,落声很简洁,淡淡道了个好字,正巧笔尖点到绷紧的白纱上,寥寥几笔勾出几座隐在云雾中的远山。姬蘅搁下自个儿手中的笔,亦挨在屏风旁欣赏东华的笔法,片刻后却终抵不住困意,掩口打了个哈欠。东华运笔如飞间分神道:“困就先回去吧,图明天再画。”r

姬蘅的手还掩在嘴边,不及放下来道:“可这样不就耽误了老师的工期?”眼睛瞧着屏风,又有些羞怯:“奴原本还打算拼一拼绘完好将这个奖励领回去……”r

东华将手上的狼毫笔丢进笔洗,换了支小号的羊毫着色:“一日也不算什么,至于这个屏风,画好了我让重霖送到你房中。”r

其实直到如今,凤九也没闹明白那个时候她是怎么从东华的寝殿门口离开的。有些人遇到过大的打击会主动选择遗忘一些记忆,她估摸自己也属此类。所记得的只是后来她似乎又回到白天搭的那个窝里去看了会儿星星,她空白的脑子里还计较着看样子东华并没有主动找过她,转念又想到原来东华他也可以有求必应,怎么对自己就不曾那样过呢。r

她曾经多次偷偷幻想若有一天她能以一个神女而不是一头狐狸的模样和东华来往,更甚至若东华喜欢上她,他们会是如何来相处。此前她总是不能想象,经历了这么一夜,瞧见他同姬蘅相处的种种,她觉得若真有一天他们能够在一起,也不过,就是那样罢。又省起姬蘅入太晨宫原本就是来做东华的妻子,做他身边的那个人,只是她一直没有去深想这个问题罢了。r

自己和东华到底还会不会有那么一天,她第一次觉得这竟变成极其渺茫的一件事。她模糊地觉得自己放弃那么多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九重天,一定不是为了这样一个结果,她刚来到这个地方时是多么的踌躇满志。可如今,该怎么办呢,下一步何去何从她没有什么概念,她只是感到有些疲惫,夜风吹过来也有点冷。抬头望向漫天如雪的星光,四百多年来,她第一次感到很想念千万里外的青丘,想念被她抛在那里的亲人。r

今夜天色这样的好,她却这样的伤心。r

东华不仅这一夜没有来寻她,此后的几日也没有来找过她。凤九颓废地想,他往常做什么都带着她,是不是只是觉得身边太空,需要一个什么东西陪着,这个东西是什么其实没有所谓。如今,既然有了姬蘅这样一个聪明伶俐的学生,不仅可以帮他的忙还可以陪他说说话解个闷,他已经用不上她这个小狐狸了。r

她越想越觉得是这么一回事,心中涌起一阵颓废难言的酸楚。r

这几日姬蘅确然同东华形影不离,虽然当他们一起的时候,凤九总是远远地趴着将自己隐在草丛或是花丛中,但敏锐的耳力还是能大概捕捉到二人间一些言谈。她发现,姬蘅的许多言语都颇能迎合东华的兴趣。譬如说到烧制陶瓷这个事,凤九觉得自己若能说话,倘东华将刚烧制成功的一盏精细白瓷酒具放在手中把玩,她一定只说得出这个东西看上去可以卖不少钱啊这样的话。但姬蘅不同。姬蘅爱不释手地抚摸了一会儿那只瘦长的酒壶,温婉地笑着对东华道:“老师若将赤红的丹心石磨成粉和在瓷土中来烧制,不定这个酒具能烧出漂亮的霞红色呢。”姬蘅话罢,东华虽没什么及时的反应,但是凤九察言观色地觉得,他对这样的言论很欣赏。r

凤九躲在草丛中看了一阵,越看越感到碍眼,耷拉着尾巴打算溜达去别处转一转。蹲久了腿却有些麻,歪歪扭扭地立起身子来时,被眼尖的姬蘅一眼看到,颠颠地跑过来还伸手似乎要抱起她。r

凤九钦佩地觉得她倒真是不记仇,眼看芊芊玉指离自己不过一段韭菜叶的距离,姬蘅也似乎终于记起手臂上齿痕犹在,那手就有几分怯意地停在半空中。凤九默默无言地看了她一眼,又看了随姬蘅那阵小跑缓步过来的东华一眼,可恨脚还麻着跑不动,只好将圆圆的狐狸眼垂着,将头扭向一边。这幅模样看上去竟然出乎意料地很温良,给了姬蘅一种错觉,原本怯在半空的手一捞就将她抱起来搂在怀中,一只手还温柔地试着去挠挠她头顶没有发育健全的绒毛。见她没有反抗,挠得更加起劲了。r

须知凤九不是不想反抗,只是四个爪子血脉不畅,此时一概麻着,没有反抗的实力。同时又悲哀地联想到当初符禹山头姬蘅想要抢她回去养时,东华他拒绝得多么冷酷而直接,此时自己被姬蘅这样蹂躏,他却视而不见,眼中瞧着这一幕似乎还觉得挺有趣的,果然他对姬蘅已经别有不同。r

姬蘅满足地挠了好一阵才罢手,将她的小脑袋抬起来问她:“明明十恶莲花境中你那么喜欢我啊,同我分手时不是还分外地不舍么,唔,兴许你也不舍老师,但最近我和老师可以共同来养你,小狐狸你不是应该很高兴么?”盯着她好一会儿不见她有什么反应, 干脆抱起她来就向方才同东华闲话的瓷窑走。r

凤九觉得身上的血脉渐渐通顺了,想挣扎着跳下来,岂料姬蘅看着文弱,箍着她的怀抱却紧实,到了一张石桌前才微微放松,探手拿过一个瓷土捏成尚未烧制的碗盆之类,含笑对她道:“这个是我同老师专为你做的一个饭盆,本想要绘些什么做专属你的一个记号,方才却突然想到留下你的爪子印岂不是更有意思。”说着就要逮着她的右前爪朝土盆上按以留下她玉爪的小印。r

凤九在外头晃荡了好几天的自尊心一时突然归位,姬蘅的声音一向黄莺唱歌似的好听,可不知今日为何听着听着便觉得刺耳,特别是那两句“我和老师可以共同来养你;我同老师专为你做了一个饭盆”。她究竟为了什么才化成这个模样待在东华的身旁,而事到如今她努力那么久也不过就是努力到一个宠物的位置上头,她觉得自己很没用。她原本是青丘之国最受宠爱的小神女,虽然他们青丘的王室在等级森严的九重天看来太不拘俗礼,有些不大像样,但她用膳的餐具也不是一个饭盆,睡觉也不是睡一个窝。自尊心一时被无限地放大,加之姬蘅全忘了前几天被她咬伤之事,仍兴致勃勃地提着她的玉爪不知死活往饭盆上按,她蓦然感到心烦意乱,反手就给了姬蘅一爪子。r

爪子带钩,她忘记轻重,因姬蘅乃是半蹲地将她搂在怀中,那一爪竟重重扫到她的面颊,顷刻留下五道长长血印,最深的那两道当场便渗出滴滴血珠子来。r

这一回姬蘅却没有痛喊出声,呆愣在原地表情一时很茫然,手中的饭盆摔在地上变了形。她脸上的血珠子越集越多,眼见着两道血痕竟汇聚成两条细流,汩汩沿着脸颊淌下来染红了衣领。r

凤九眼巴巴地,有些懵了。r

她隐约地觉得,这回,凭着一时的义气,她似乎,闯祸了。r

眼前一花,她瞧见东华一手拿着张雪白的帕子捂在姬蘅受伤的半边脸上帮她止血,另一手拎着自己的后颈将她从姬蘅的腿上拎了下来。姬蘅似是终于反应过来,手颤抖着握住东华的袖子眼泪一滚:“我、我只是想同它亲近亲近,”抽噎着道:“它是不是很不喜欢我,它、它明明从前很喜欢我的。”东华皱着眉又递给她一张帕子,凤九愣愣地蹲在地上看到他这个动作,分神想他这个人有时候其实挺细心,那么多的眼泪淌过姬蘅脸上的伤必定很疼罢,是应该递一块帕子给她擦擦泪。r

身后悉索地传来一阵脚步声,她也忘记回头去看看来人是谁,只听到东华回头淡声吩咐:“它最近太顽劣,将它关一关。”直到重霖站到她身旁毕恭毕敬地垂首道了声“是”,她才晓得,东华口中顽劣二字说的是谁。r

凤九发了许久的呆,醒神时东华和姬蘅皆已不在眼前,唯余一旁的瓷窑中隐约燃着几簇小火苗,小火苗一丈开外,重霖仙官似个立着的木头桩子,见她眼里梦游似地出现一点神采,叹了口气,弯腰招呼她过来:“帝君下令将你关关,也不知关在何处,关到几时,方才你们闹得血泪横飞的模样我也不好多问,”他又叹了口气:“先去我房中坐坐罢。”r

从前她做错了事,她父君要拿她祭鞭子时她一向跑得飞快。她若不愿被关此时也可以轻松逃脱,但她没有跑,她跟在重霖的身后茫然地走在花荫浓密的小路上,觉得心中有些空荡荡,想要抓住点儿什么,却不知到底想要抓住什么。一只蝴蝶花枝招展地落到她面前晃了一圈,她恍惚地抬起爪子一巴掌将蝴蝶拍飞了。重霖回头来瞧她,又叹了一口气。r

她在重霖的房中也不知闷了多少天,闷得越来越没有精神。重霖同她提了提姬蘅的伤势,原来姬蘅公主是个从小不能见血的体质,又文弱,即便磕绊个小伤小口都能流上半盅血,遑论结实地挨了她狠狠一爪子,伤得颇重,折了东华好几颗仙丹灵药才算是调养好,颇令人费了些神。r

但重霖没有提过东华打算关她到什么时候,也没有提过为什么自关了她后他从不来看她,是不是关着关着就忘了将她关着这回事了,或者是他又淘到一个什么毛绒油亮的宠物,便干脆将她遗忘在了脑后。东华他,瞧着事事都能得他一段时日的青眼一点兴趣,什么钓鱼、种茶、制香、烧陶,其实有时候她模糊地觉得,他对这些事并不是真正地上心。所以她也并没有什么把握,东华他是否曾经对自己这头宠物,有过那么一寸或是半点的心。r

再几日,凤九自觉身上的毛已纠结得起了团团霉晕,重霖也像是瞧着她坐立难安的模样有些不忍心,主动放她出去走走,但言语间切切叮嘱她留神避着帝君些,以免让帝君他老人家瞧见了令他徒担一个失职的罪名。凤九蔫耷耷地点了点头算是回应重霖,蔫耷耷地迈到太阳底下,抖了抖身上被关得有些暗淡的毛皮。r

东华常去的那些地方是去不得的,她脑中空空深一脚浅一脚也不知逛到了什么地方,耳中恍惚听到几个小仙童在猜石头剪子布的拳法,一个同另一个道:“先说清,这一盘谁要输了今午一定去喂那头圆毛畜生,谁耍赖谁是王八乌龟!”另一个不情不愿地道:“好罢,谁耍赖谁是王八乌龟。”又低声地好奇道:“可这么一头凶猛的单翼雪狮,那位赤之魔君竟将它送来说从此给姬蘅公主当坐骑,你说姬蘅公主那么一副文雅柔弱的模样,她能骑得动这么一头雪狮么?”前一个故做老成地道:“这种事也说不准的,不过我瞧着前日这头畜生被送进宫来的时候,帝君他老人家倒是挺喜欢。”r

凤九听折颜说起过,东华他喜欢圆毛,而且,东华他喜欢长相威猛一些的圆毛。她脑中空空地将仙童们这一席话译了一译:东华他另寻到了一个更加中意的宠物,如今连做他的宠物,她也没有这个资格了。r

这四百多年来,所有能尽的力,她都拼尽全力地尽了一尽,若今日还是这么一个结果,是不是说明因缘薄子上早就写清了她同东华原本就没什么缘分?r

凤九神思恍惚地沿着一条清清溪流直往前走,走了不久,瞧见一道木栅栏挡住去路,她愣了片刻,栅栏下方有一个刚够她钻过去的小豁口,她猫着身子钻过去顺着清清的溪流继续往前走。走了三两步,顿住了脚步。r

旁边有一株长势郁茂的杏子树,她缩了缩身子藏在树后,沉默了许久,探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尖儿来,幽幽的目光定定望住远处不知什么时候冒出来的一头仅长了一只翅膀的雪狮子。r

雪狮子跟前,站着好几日不见的东华帝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