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玄幻 > 三生三世 枕上书全文阅读 > 第6章 菩提往生(5)

第6章 菩提往生(5)






而一向的惯例是,待朝会结束,朝拜的众仙散去,东华会顺便检视一下青云殿中的连心镜,再逗留个一时半刻。凤九便是看中了这一时半刻。且,她自以为计较得很是周密。r

五月初五,鸾鸟合鸣,天雨曼陀罗花,无量世界生出六种震动,以示天门开启迎八荒仙者的祥瑞。r

凤九原本做的是一大早去青云殿外头蹲点的打算,临了被团子缠住大半个早晨,好不容易甩掉近来益发聪明的团子,一路急匆匆到得三十六天天门外,却并未听闻殿中传出什么朝拜之声。r

凤九揣摩着,大约朝会已散了。抽出一张帕子做揩汗状,掩了半张脸,问一个守门的小天将:“帝君他……一个人在里头?”r

小天将是个结巴,却是个很负责的结巴,拦在天门前道:“敢、敢问仙、仙者、者是、是何……”r

凤九捏着帕子,把脸全挡了,只露出个下巴尖儿来,道:“青丘,白浅。”r

小天将一个恭谨大礼揖地:“回、回上神,帝君、确、确然、一人在、在里头……”r

凤九叹了声来得正是时候,道了声谢,又嘱咐:“对了,本上神寻他有些私事相商,暂勿放他人入内,回头自会多谢。”话罢仍是捏着帕子,要拐过天门。r

小天将不敢阻挠,却也不愿就这么放行,抓耳挠腮地想说点什么。r

凤九拐回来:“见到本上神,你很激动?”想了想,道:“你有没有帕子,本上神可以给你签个名。”r

小天将拨浪鼓似地摇头,比划着道:“帝君、君他一人、在、在……”r

凤九顿了一阵,了悟点头:“他一个人待着已有些时辰了?”又道:“你却是个善解人意的,那我得赶紧着去了。”话罢果真十分赶紧地就去了。r

直到凤九的背影一路分花拂柳消失得无影无踪,小天将快急哭了,终于从喉咙里憋出方才没能一气呵成的后半句话:“一人、在殿里、会、会见、众、众仙,不、不便、相、相扰啊。”r

三十六天的青云殿乃是九重天界唯一一处以青云为盖,碧玺为梁,紫晶为墙的殿堂,素来贵且堂皇,但好在并不只金玉其外,倒很实用,隔声儿的效果更是一等一的好。奈何凤九并无这个见识,打点起十二分的精神行至殿门处,谨慎地贴着大门听了好一会儿,未听得人声,便觉得里头确然只得东华一人。r

凤九幼时得白真言传身教,讨债的事,尤要戒寒暄一事,一旦寒暄了就不能成事,讲究的惟三个字:快、准、狠。那镯子确然是落在东华的后府,但不得不防着他拒不承认,如此,更要在一开始便酿足气势一口咬定,将这桩事妥帖地硬塞到他的头上,才好让他给一个十全十美的交代。r

凤九酝酿了一时半刻,默念了一遍白真教导的三字真言,快、准、狠,深吸了一口气,既快且准又狠地……她本意是一脚踢开殿门,脚伸出去一半微觉不妥,又收回来换手去推,这么一搅,酝酿了许久的气势顿时趋入虚颓之势,唯一可取之处是声儿挺大,挺清脆,响在高高的殿堂之上,道:“前几日晚上,我的茶晶串子是不是落在你那儿……”最后一个疑问加质问的“了”字发音发了一半,硬生生折在了口中。r

青云殿中有人。r

不只有人。有很多的人。r

凤九愣愣望着躬身伺立于殿堂两侧的长串仙者,都是些布衣布袍,显见得还未册封什么仙位。跪在金銮之下的一个仙者手持笏板,方才许是正对着东华陈诵己身修仙时的种种功德。r

此时这一长串的仙者定定地望住凤九,震惊之色溢于言表。唯一没有表现出异色的是高坐在金銮之上的东华。他漫不经心地换了只手,撑着銮座的扶臂,居高临下看着她。r

凤九怔了一瞬,半只脚本能地退出大殿门槛,强自镇定道:“梦游,不小心走错地方了。”说着另一只脚也要退出朝堂,还伸出手来要体贴地帮诸位议事的仙者重新关好殿门。r

东华的声音不紧不慢地传过来:“那个镯子,”顿了顿:“的确落在我这儿了。”r

凤九被殿门的门槛绊了一跤。r

东华慢条斯理地从袖子里取出一支盈盈生辉的白玉簪,淡淡道:“簪子你也忘了。”r

殿中不知谁猛咽了口唾沫,凤九趴在地上装死。r

朝堂上一派寂静,东华的声音再次响起,冷静地、从容地、缓缓地道:“还有这个,你掉在温泉里的簪花。”顿了顿,理所当然地道:“过来拿吧。”r

凤九捂着脸扶着门槛爬起来,对着一帮震惊得已不能自已的仙者,哭腔道:“我真的是梦游,真的走错地方了……”r

东华撑着腮:“还有……”作势又要拿出什么东西。r

凤九收起哭腔,一改脸上的悲容,肃穆地:“啊,好像突然就醒过来,灵台一片清明了呢。”r

恍然大悟地:“应是亏了此处的灵光大盛罢。”r

上前一揖,凛然地:“此番,确然是来找帝君取些物什的,没走错地方,劳烦帝君还替我收着。”r

不好意思又不失腼腆地:“却一时莽撞扰了众位仙友的朝会,着实过意不去,改日要专程办个道会同各位谢罪呢。”r

这一串行云流水的动作做下来,连她自己都十分地惊讶,十分地佩服自己,东华却仍是没反应,众仙则是克制着自己不能有反应。r

凤九咬了咬牙,三步并作两步登上丹墀,东华撑着腮,抬头看了她一眼,见她垂头丧气的一幅悲容,眼中闪过一丝极微弱的笑,立刻又淡下来,伸出右手,十指修长,手上放着一只镯子,一柄簪,一朵白簪花。r

凤九有点茫然。r

东华慢悠悠地:“不自己拿,还要我送到你手里?”r

凤九垂着头飞快地一件一件接过,装得郑重,似接什么要紧的诏书,接住后还不忘一番谦恭地退下,直退到殿门口。强撑过这一段,强压抑住的丢脸之感突然反弹,脸上腾地一红,一溜烟地就跑了。r

青云殿中众仙肃穆而立,方才一意通报自己功德的仙者抱着笏板跪在地上,瞧着凤九远去的背影发呆。亏得东华座下还有一个有定力的仙伯,未被半路杀出的凤九乱了心神,殷切地提点跪地的仙者:“先前正说到百年前你同一头恶蛟苦斗,解救了中容国的公主,后来这公主要死要活地非嫁你不可,仍被你婉拒了,”兴味盎然地倾身道:“那后来如何了?”被东华瞥了一眼,识趣地刹住话头,咳了一声,威严地沉声道:“那……后事如何了,且续着方才的罢。”r

青云殿散了朝会的这一夜,依行惯例,应是由天君赐宴宝月光苑。r

新晋的这一堆小神仙们,除了寥寥几个留下来在天上服侍的,大多是分封至各处的灵山仙谷,不知何日再有机缘上天来参拜,得遇天君亲临的御宴,自是着紧。r

宝月光苑里神仙扎堆,头回上天,瞧着什么都觉得惊奇,都觉得新鲜。r

一株尚未开花的无忧树下,有活泼的小神仙偷偷和同伴咬耳朵:“贤弟今日见了这许多天上的神仙,可曾见过青丘之国的神仙?”神秘地道:“听说今夜可不得了,青丘之国的那位姑姑和她的侄女儿女君殿下皆会列席,传说这二位,可是四海八荒挨着位列第一第二的绝色,连天上的仙子也是比她们不过。”r

小神仙的这位同伴正是白日里持笏跪地的那位仙者,历数功德后被封了个真人,连着做凡人时的姓,唤作沈真人。r

沈真人未语脸先红了一半,文不对题地道:“……白日里闯进青云殿的那位仙子……她、她也会来么?”r

小神仙愣了一愣,半掩着嘴道:“愚兄打听过了,那位女仙多半是帝君的义妹,要敬称知鹤公主的,你看白日的形容,帝君他对这个义妹也是不一般。”呐呐道:“哎,长得可真是美,可真是美,连愚兄这个一向不大近女色的都看呆了。我真的都看呆了,但,”沉重地拍了拍沈真人的肩头:“你我以凡人之躯升仙,戒律里头一笔一笔写得很清楚,即便帝君对这个义妹是一般的,沈兄还是莫想为好。”r

沈真人恹恹地垂了头。r

因三十二天宝月光苑比月亮岂止高出一大截,不大够得上拿月色照明,是以,满苑无忧树间遍织夜明珠,将整个苑林照得亮如白昼。r

九重天有个不大好的风气,凡是那位高权重的仙,为了撑架子,不管大宴小宴,总是抵着时辰到,装作一副公务繁忙拨冗才得前来的大牌样。好在,东华和连宋一向不做这个讲究,凡遇着这等公宴,不是过早地到就是过迟地到,或者干脆不到,抵着时辰到还从未有过……r

这一回,离开宴还有好一些时辰,两位瑞气腾腾的神仙已低调地大驾前来。r

侍宴的小仙娥善解人意地在一株繁茂古木后摆了两椅一桌,请二位上神暂歇,也是为了不让前头的小仙们见了他二人惶恐拘束。r

沈真人同那小神仙叙话之时,倒霉摧地正立在古木的前头。一番话一字不漏尽数落入了后面两位大仙的耳中。r

当是时,东华正拆了连宋带给他的昊天塔研究赏玩。这塔是连宋近日做的一个神兵,能吸星换月降服一切妖魔的。连宋将这东西带给他,原是想让他看一看,怎么来改造一下便能再添个降服仙神的功用,好排到神兵谱里头,将墨渊上神前些日子造的炼妖的九黎壶压下去一头。r

连宋君收了扇子为二人斟酒,笑道:“听说你今日在青云殿中,当着众仙的面戏弄凤九来着,你座下那个忠心又耿介的小仙官重霖可急得很,一心想着如何维护你的刚正端直之名,还跑来同我讨教。”r

东华端视着手中宝塔:“同你讨教刚正端直?他没睡醒吗?”r

连宋噎了一噎:“算了,同你计较什么。”喝了一盏酒,兀然想起来:“今日原是有个要事要同你说,这么一岔,倒忘了。”扇子搁在酒杯旁敲了敲:“南荒的魔族,近来又有些异动。”r

东华仍在悉心地端视被拆得七零八落的昊天塔,道:“怎么?”r

连宋靠进椅子里,眼中带笑,慢条斯理地道:“还能有什么。魔族七君之一的燕池悟,当年为了魔族长公主同你联姻而找你决斗的那个,你还记得罢?”不紧不慢地道:“趁你不备用那个什么锁魂玉将你锁入十恶莲花境,搞得你狼狈不堪,这么丢脸的一段,你也还记得罢?”幸灾乐祸地道:“要不是那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小狐狸为救你搭了把手,说不准你的修为就要生生被莲花境里的妖魔们糟蹋一半去,你姑且还是记得的罢?”末了,不无遗憾地总结:“虽然最后叫你冲破了那牢笼,且将燕池悟他狠狠地教训了一顿,修理得他爹妈都认不出来,不过身为魔族七君之一,他又怎堪得如此羞辱,近日养好了神,一直想着同你再战一场,一血先时之耻。”r

东华眼中动了一动,面无表情道:“我等着他的战书。”r

连宋讶了一讶:“我以为你近年已修身养性,杀气渐退,十分淡泊了。”r

皱了皱眉:“莫非,你仍觉得小狐狸是被他捉去了?不过,三百年前你不是亲自前去魔族确认了一趟,并未看到那头小狐狸么?”r

又感叹:“说来也是,天大地大,竟再寻不到那样一头狐狸。”r

一愣,又道:“青丘的凤九也是一只红狐,虽是头九尾的红狐,同你的那头狐长得很不同罢……不过,你该不会是因为这个才觉得凤九她……”r

东华撑着腮,目光穿过古木的繁枝,道:“两码事。”r

视线的终点,正停在跟着白浅后头蹙眉跨进宝月光苑的凤九身上。白衣白裙白簪花,神色有些冰冷。她不说话的时候,看着还是很端庄很有派头。r

白浅的眼睛从前不大好,凤九跟着她时譬如她的另一双眼睛,练就一副极好的眼力,约略一瞟,透过青叶重叠的繁枝,见着一株巨大无忧树后,东华正靠着椅背望着她这一方。r

凤九倒退一步,握着白浅的手,诚恳道:“我觉得,身为一个寡妇,我还是应该守一些妇道,不要这么抛头露面的好……”r

白浅轻飘飘打断她的话:“哦,原来你是觉得,陪着我来赴这宴会,不若陪着昨儿上天的折颜去驯服赤焰兽给四哥当新坐骑更好,那……”r

凤九抖了抖,更紧地握住白浅的手:“但,好在我们寡妇界规矩也不是那么的严明,抛头露面之事偶为之一二,也是有益、有益……”益了半天,违心道:“有益身心健康。”r

白浅笑眯眯地点了点头:“你说得很对。”r

青丘之国的两位帝姬一前一后法相庄严地踏进宝月光苑,新晋的小神仙们未见过什么世面,陡见这远胜世间诸色相的两幅容颜,全顾着发呆了,好在侍宴的仙者都是些机灵且见惯这二位的,颇有定力地引着姑侄二人坐上上座。无忧树后头,连宋握着那把破扇子又敲了敲石桌,对东华道:“你对她是个什么意图,觉得她不错还是……”r

东华收回目光,眼中笑意转瞬即逝:“她挺有趣的。”r

连宋用自己绝世情圣的思维解读半天,半明不白地道:“有趣是……”便听紫金座上小仙官的高声唱喏:“天君驾到~~~~~”连宋叹了一叹,起身道:“那昊天塔你可收好了。”r

宝月光苑赐宴,原是个便宴。r

虽是便宴,却并不轻松。r

洪荒变换的年月里,九重天亦有一些更迭,一代一代的天君归来又羽化,羽化又归来,唯有东华帝君坚守在三清幻境的顶上头始终如一。r

多年来,连天君过往的一些旧事都被诸神挑出来反复当了好几回的佐酒段子,却一直未曾觅得东华的。此番破天荒地竟能得他一些传闻,轰轰烈烈直如星火燎原,从第一天一路烧到第三十六天,直烧到天君的耳朵里头。r

事主的其中一位自是东华,另一位,大家因实在缺乏想象力,安的是何其无辜的知鹤公主。但,也不知知鹤是如何做想,一些胆大的神仙言谈里隐约将此事提到她的跟前,她只是含笑沉默,并不否认。r

这一代的天君一直对自己的误会很大。r

他觉得自己是个善解人意的仁君。r

据传言,东华对知鹤是十分的有意,既有天界的尊神中意,他判断,知鹤也不必再留在凡间受罚了,需得早早提上来才是,也是做给东华的一个人情。r

这决定定出来多时,他自以为在这个半严整不严整的便宴上头提出来最好,遂特地打发了一句,令设宴的司部亦递给尚未离开九重天的知鹤一张帖。r

但这道赦令,需下得水到渠成,才不至令满朝文武觉得自己过于地偏袒东华,却又不能太不露痕迹,要让东华知恩。r

他如许考量一番,听说知鹤擅舞,想出一个办法来,令十七八个仙娥陪衬着这个擅舞的知鹤在宴上跳了支她最最擅长的《鹤舞九天》。r

知鹤是个聪明的仙,未辜负天君的一番心意,筵席之上,将一支鹤舞九天跳得直如凤舞九天,还不是一只凤,而是一窝凤,翩翩地飞舞在九天之上。r

在坐在站的神仙们个个瞧得目不转睛。r

一曲舞罢,天君第一个合手拍了几拍,带得一阵掌声雷动。雷动的掌声里头,天君垂眼看向台下,明知故问地道:“方才献舞的,可是三百年前被发下齐麟山的知鹤仙子?”众仙自然称是。他便装作一番思忖,再做出一副惜才的模样,道:“想不到一个负罪的仙子竟还有这样的才情,既在凡界思过有三百年,那想来也够了,着日便重提回九重天罢。”又想起似地瞧一眼东华:“东华君以为如何?”r

一套戏做得很够水准。r

一身轻纱飘舞装扮得如梦似幻的知鹤公主亦定定地望着她的这位义兄。r

东华正第二遍拆解昊天塔,闻言扫了知鹤一眼,点头道:“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