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情感 > 阮/陈恩静全文阅读 > 第21章 第四曲:柳暗花明又一村(4)

第21章 第四曲:柳暗花明又一村(4)






  连楷夫在阮家待了很久,接近凌晨时分才回去。

  阮先生进房取换洗衣物时,恩静还没睡,坐在床上研究着阮氏的账本。听到开门声,她抬起头,就见阮先生若有所思地走向衣柜,神色之冷峻,就连房间亮着灯而她还没睡都没发觉。

  她本想开口唤他,可又觉得他一定是在思考什么重要的事,不忍打断。只能任他拿着衣物进了浴室,再出来时,他才看到恩静:“还没睡?”

  “是啊,”她搁下账本,看阮东廷还湿着头发,便下床打开抽屉,拿出吹风机,“就在这里吹吧,大家都睡了,在外头吹会吵到别人。”

  她的意思很简单,其实就是让他自己在这里把头发吹干。谁知阮东廷看着那吹风机,冷不防问了句:“你帮我?”

  “啊?”恩静一愣。

  “开玩笑的。”他伸手过来要取吹风机时,却听到原本并没打算服务的人说:“好,我帮你。”

  “哦?”

  她的脸有点红,尤其是在他这一声略带调侃的“哦”之后。

  阮东廷舒适地坐下,任由她的手指轻触他的发丝。手指冰凉,吹风机发出“嗡嗡”声。许久后才掺进了恩静的声音:“连楷夫晚上说的那件事,是真的吗?”

  阮东廷没有回答。

  “那些奎宁毒液……真是你自己喝下去的?”

  阮东廷依旧没有回应。直到她关上吹风机,搁到一旁,他的眼皮才抬起来,在镜中对上她固执的眼。

  半晌,他说:“我说过,不会让你在里面关太久。”

  所以他喝下那些毒液,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不过是为了让警局的人知道,其实将阮太太抓走也没用——凶手仍逍遥法外!

  可恩静急了:“那也不能这样啊!你知道那么做有多危险吗?万一、万一……”她说不下去了。

  直到阮东廷定定地看着她,看了好久,恩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口气有多差,而眼眶处,已着实浮上了一圈红。

  “我的头发还没干。”突然,他开了口,声音低低的。

  恩静这才又拿起吹风机。只是那双手啊——握着吹风机轻碰着他的发丝的那双手又是怎么一回事啊?为什么压抑而隐忍,那微微发抖的样子,就像刚刚逃离了一场巨大的劫难?

  直到头发吹干,他转过身来,才发觉女子的眼眶里已蓄满摇摇欲坠的液体。

  阮东廷十分无奈:“天哪!”

  她像是羞窘至极,他一开口,那些丢人的眼泪便全数滚落。恩静尴尬地要去擦,谁知对面的大手已抢先一步,动作轻柔地替她擦掉那些滚烫的液体:“以前怎么没发现原来你这么爱哭?”

  他这么一说,她便更加羞窘:“哪有?”

  “没有吗?”温暖的拇指划过她的眼角,不出意料,又沾上了些许滚烫的泪水,“嗯?”

  她垂下头,突然不知该怎么回答。要怎么说呢?那些连她自己往深处想都会觉得羞窘的心事,他能体会吗?爱有两种形式:一是于大庭广众处呈现,巴不得全世界都跟着自己欢喜;一是小心翼翼地隐藏,就怕被他察觉了,嘲笑多情的自己。

  许久,阮东廷退开身,不想为难她似的:“好了,你休息吧。”

  言毕就要走出去,却被恩静急急地叫住:“阮先生!”

  “嗯?”

  “今天天气这么冷,你又刚出院,真的要睡书房吗?”

  阮东廷挑眉。

  “我的意思是……呃,我是说……你书房的被子挺薄……”

  “你的被子比较厚?”他揶揄地看向床上貌似也挺薄的被子。

  “我、我有电热毯啊!”

  “所以想分享给我?”

  她脸红了——不,她的脸像苹果已经快红得熟透了!

  哪知阮先生却来了兴致,俊脸故意往下挨近她:“这么邀请我,孤男寡女的,就不怕我做点什么?”

  她的唇张张合合好几次,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一双大眼死死地盯住他身后的墙:“其、其实是妈咪说、妈咪说……”脑袋飞速运转,“妈咪说”了老半天,最后才说出来,“妈咪说,让你别再睡书房了!”

  “哦?”他扬眉,一声“哦”拖了老长后,才轻笑着将毛巾递给她,“拿到浴室去。”

  “啊?”

  “我要睡了啊——看你这么有诚意,我就留下来吧。”

  呵,连妈咪也搬出来了,还不够诚意吗?

  等恩静从浴室出来,方发觉大灯已经被他关了。昏暗的台灯光中,一个高高大大的身影走向床畔。恩静突然有些不知所措,就愣愣地呆在浴室门口,直到那方的声音传来:“还不过来?”她才挪动双腿,小心翼翼地踱到床边,却是躺到了离他最远的地方。

  然后,她小心翼翼地拉过被子。

  静寂笼罩,喧嚣退散,可床上的人丝毫也不见松懈。她背对着他,满腹心事的样子,直到阮东廷开口:“还在想什么?”

  “没……”

  “在想明天要怎么委婉地通知妈咪,说你编了某些话套到她身上?”

  恩静的脸一下子红透了:“什么啊?”

  回应她的却只有男人低沉的笑——妈咪说,让你别再睡书房了——呵!就妈咪那爱迂回的精明性子,能把话说得这么直白才怪!

  恩静简直欲哭无泪,结果罪魁祸首却笑得挺欢愉,胸腔的震动甚至传到了她的身上:“过来吧。”他拍了拍身旁的空位,“再躺过去就要摔下床了。”

  他的声音里有淡淡的调侃,见恩静紧张得动也不动,干脆长臂一伸,将她拉过来。

  “哎……”

  “放心吧,我不会和你计较的。不过下次撒谎前记得先打一下草稿,你的谎言实在是……和你的厨艺一样糟。”

  “阮先生!”

  他笑了,低沉而富有质感的笑声透过胸膛,传递到她的耳朵里。察觉到怀中女子的手脚太过冰凉,他下意识地用双臂圈住了她。

  “阮……”

  “嘘——睡吧。”

  一夜无事,他只是抱着她。有好长一段时间恩静无数次睁大眼,悄悄地看他入睡后的俊容。静默之中,嘴角浮起了淡淡的笑。

  隔天用餐时,餐桌上只有妈咪、俊仔和他们夫妻二人,张嫂说:“二小姐感冒了,想多睡一会儿,说是不下来用餐了。”

  秀玉挑眉:“昨天不是还好好的?”

  “是啊,”张嫂也一副奇怪的样子,“我昨天也没见她有感冒的迹象啊。”

  的确,稍后恩静不放心,弄了点早餐送去阮初云房里时,并未见她有感冒的迹象。只是她面色苍白,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

  恩静越发觉得阮初云最近有异,将早餐搁到床头柜上后,她坐到初云的床边,柔着声音试探道:“看你最近好像经常闷闷不乐,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

  哪知阮初云听她这么问,竟吓了一大跳,神色越发慌张:“没、没有啊!”

  “那你昨晚……”她巧妙地省去了“鬼鬼祟祟”这个词,“猫在你哥书房外做什么?”

  “我有事想问大哥。”初云垂下头。

  恩静轻拢起秀眉,在心中思忖着该不该问是什么事。谁知初云突然又想起了什么,求助般地抓住她的手:“大嫂,你说在厨房里安监控器是正常的吗?”

  她这么一问,恩静便马上想起了之前在厨房发现的那个X-G监控器。

  不过她是何等聪明的人,自然知打草必惊蛇的道理,所以回答得不动声色:“这就要看具体情况了,如果是在餐饮企业里,有些管理者会利用监控器来掌握员工的工作情况,比如说员工是否在工作时偷懒。可如果是装在家庭厨房里……”

  她说得头头是道条理清晰,本以为初云暗示的就是之前在厨房发现的监控器,所以想由企业监控谈到家庭监控,以降低她的戒心。

  可谁知她才分析过企业的情况,初云便急忙开口:“可如果、如果监控器所装的位置根本就不可能拍到员工呢?”

  “什么?”恩静一愣——难道,她所指的不是之前在家里发现的那一个?

  “初云,你究竟想说什么?”

  “没有啦,”初云干笑两声,“只是……突发奇想罢了。”

  可看她那神情,哪像是突发奇想?

  只是再问下去也不会有结果,两人素来就不亲昵,阮初云对她,不会有那么大的信任的。

  接下来的两天里,张嫂依旧在早餐桌上说:“二小姐说感冒还没好,不下来吃饭了。”

  连续三天。

  这一晚,阮东廷从浴室出来后,恩静忍不住说出心中的疑惑:“还记得之前厨房的那个监控器吗?我总觉得关于这件事,初云好像有什么事瞒着我们。”

  阮先生对这个话题却是兴趣不大:“她瞒着我们的又何止这一件?”他将毛巾往头发上蹭了两下,又朝她招招手,“过来给我吹头发。”

  自那晚被服侍以后,这大少爷便养成了不自己动手的坏习惯。

  恩静有些无奈:“你这人,又不是没手!”

  虽然声音柔得听不出一丝抱怨的味道,可阮某人还是挺计较地睨着她:“怎么?你替我吹头,我替你暖床,不是挺好吗?”

  “……”好无语。

  “说啊,不好吗?”

  恩静简直不知该怎么回应这个耍无赖的家伙,只好把吹风机的档位调得更大,用轰隆隆的声音抵抗某人不加掩饰的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