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情感 > 阮/陈恩静全文阅读 > 第19章 第四曲:柳暗花明又一村(2)

第19章 第四曲:柳暗花明又一村(2)






  冷嘲热讽没关系,关键是,冷嘲热讽后还拒不帮忙——恩静一想到她就有点头疼。

  回到家后向张嫂打听初云的去处,张嫂说:“二小姐有客人呢,就在后花园里。”

  走过去一看,竟是之前被他们从内地带过来的李阿姨。

  很明显,李阿姨过来的目的和她一样:“初云小姐您别顾着怄气啊,现在问题那么严重,我早上去上班时,那王阿三可是带了老婆孩子在酒店外示威的啊!原本念着同是内地过来的,我刚到酒店上班时,他还会给我一些照应。可今天、今天就连我和他说话他都不理了,情况好严重呢!”

  “可真不是我教唆的啊!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来说我?陈恩静说是我交接没交接好,妈咪也说是我的错,昨天我还被大哥臭骂了一顿……”

  “那现在就更应该马上回酒店!”恩静冷着声插入两人的对话里。

  李阿姨一看来者是恩静,顿时紧张起来:“太、太太,我也是看事情太严重才偷偷跑出来的,酒店的活我都做好了,您千万别记我旷工……”

  恩静摆摆手,现在已没空再去计较这些小事了。那个任性的女子一看来者是她,就直接拉下脸:“又是你?昨天害我被大哥骂得还不够吗?竟还有脸让我去帮你?”

  “到现在你还以为是在帮我吗?”

  初云一顿,恩静又说:“连记者都来了,阮初云,你还以为自己是在帮我吗?当真不顾阮氏的声誉了吗?!”

  “什么?”

  这下连李阿姨也吃惊了:“记者也来了?我刚刚出来时还没看到啊……”

  恩静冷了脸,不再说话,只那样站着,看着初云。

  可看了许久,见那女子还在自尊与现实中犹豫不决,简直朽木不可雕,她冷声向身后命令道:“阿忠,载我回酒店!”

  见她转身就要离开后花园,阮初云才如梦初醒:“我也去!”

  可已经太晚了。三人匆匆坐着阿忠的车赶回酒店时,情况又变了——方才出门时看到的报社小汽车变成了救护车,记者中又添了几名医生和护士!

  “怎么回事?”恩静没看到阮东廷,拉住大堂经理问。

  经理真是快疯了:“那三人不知刚刚吃了什么东西,记者来了没多久就说肚子痛,现在全都口吐白沫,送医院了!”

  “什么?”

  食物中毒。一事未平,一事又起。

  酒店外有三个倒下的人——王阿三、王太太,还有他们的孩子。半冷的来自酒店厨房的面还搁在一旁,救护车和警察一起赶到的时候,那名偷偷将酒店剩食打包给他们当午餐的员工简直快要吓傻了:“不是我,我发誓不是我……”可他还是被带回警局去问话了。

  经理说阮先生正在会议室里同几名高层商讨对策,而身后的阮初云已经快吓傻了。尤其在听到经理说出中毒者的姓名时,她腿一软,几乎昏厥。

  晚上恩静回家时,这个骄傲的大小姐竟主动来找她:“陈恩……呃……我是说,你到我房间来一下吧?”

  还不到晚餐时间,趁没人注意,她将恩静拉入自己房里:“今天那个食物中毒的员工,就是之前那个闹着说你算错账的人吗?”

  恩静看她脸上有种大难临头的慌乱,有些奇怪:“是啊,怎么了?”

  “是叫王阿三?”

  她点头。

  “完了!完了!”那种大难临头感更直接地显现在初云脸上,她破天荒地紧握住恩静的手,“大嫂,拜托你大人有大量别计较我之前的不礼貌,这次你可一定要帮我说两句!大哥现在只听你和妈咪的……”

  “怎么了?”恩静被她这种反常的行为弄得有些莫名。

  “帮帮我好不好?你一定要帮我……”

  “你先把事情说清楚啊。”

  “好、好,我说。”初云说,“那王阿三的工资不是你算错了,而是我之前每月都多给了他五百块,交接的时候我只顾着赌气,忘了告诉你。”

  “什么?”

  “酒店有四名伙计的家庭情况非常差,王阿三就是其中之一。他老婆是偷渡过来的,没有工作,一家七口人全靠他一个人养活,所以我每个月在结工资时,给他多加了五百块。这事我没让别人知道,就怕有员工说我不公平。当然,钱我可以保证是从我自己的口袋里掏的,没动过酒店半分不该动的资产!”说到这里,她突然抓住恩静的手,目光是这几年来面对恩静时从未有过的坦诚。当然,还夹杂着恐惧,“你那天和我说算错账时,我发誓我真没想起会是这个员工!大嫂,我当初真的只是一番好意,谁能想到他竟然会去示威,而且还食物中毒,还闹来了警察……”说完她开始发抖,恐惧完全剥去了这个女子平日里的高傲和任性,只剩下小女生天性里的临危而乱,“对了,他该不会、该不会……”

  恩静摇摇头:“你哥已经跟去医院了,刚刚我打电话给他,说是抢救成功了。”

  初云这才松了一口气,可转念一想,又慌了:“怎么办?大哥知道了会不会把我……”

  “我会向他解释的。”

  “可是……”初云眼里已浮起了雾气,“可是”了好半天,似有话要说,却又不好意思开口。

  恩静看出了她的心思:“放心吧,这件事我不会告诉你大哥的。”

  要是让他知道账目问题全出于初云多给的那五百块,结果她又顾着赌气没说出实情才引发了今天这一系列事情,就他那脾气,初云还能在阮家待下去吗?

  “大嫂……”

  感谢的话还来不及说,恩静又开口:“你有王阿三家里的电话吗?既然一开始是出于好意才多给的钱,我想先跟他家人解释解释,对接下来处理这件事应该会有点帮助。”

  “对、对!我没有王阿三的电话,但李阿姨说不定有!今天她还跟我说因为同是内地过来的,王阿三给了她不少帮助,她的电话就在我的手机上,我马上去找!”说着匆匆拿过一旁的包,可翻来覆去找了老半天也没找到手机。最后初云索性将包里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钱包、车钥匙、笔记本、化妆品、零食以及……药。

  “你生病了?”

  “啊?没有啊。”

  “那这药……”恩静拿起那瓶药——透明的瓶子,透明的液体,看起来类似于注射液,只不过瓶身写满英文字母,不知是太专业了还是她的英文太差,恩静一个字也看不懂。

  “这是我的?”初云莫名地接过去,可看了一会儿,似是没印象,“算了,可能是以前忘记扔掉的吧。”说着随意往旁边一搁,“天哪,终于找到了!”

  手机就藏在包包的最下面,她打开翻起电话簿来。

  可就在这时,房门外传来一片喧哗:“太太,不好了太太!”

  恩静推门而出:“什么事这么吵?”

  却见几名便衣走上楼,朝她亮出搜查令:“对不起阮太太,关于中午那起中毒案,我们想请你配合我们的调查工作,这是搜查令。”

  阮东廷还没回来,秀玉又不在,阮家上下瞬间全乱了套。

  好在恩静很快就反应过来:“搜查令?难道你们怀疑我和中毒案有关?”

  “对不起阮太太,阮氏许多员工都说,您和王先生近来的矛盾很大,所以……”阿sir(警官)又扬了扬搜查令。

  而楼梯上的阮太太也果然如传言那般好说话:“明白,虽然阿sir的目标是我,不过需要什么,这屋里的人肯定都会配合的。”

  阮东廷推开家门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家里多了好几个陌生人,全堵在一楼与二楼相接的楼梯口,恩静、初云、俊仔,还有一群用人,也都围在那里。

  一看到他,初云便面露喜色:“大哥回来了!大哥,这些阿sir竟怀疑毒是大嫂下的!”

  他面色一沉,加快脚步走向楼梯。

  最前面的警察刚开口:“是这样的,阮先生……”可话还未说完,恩静房里突然传来他同事的声音。

  “老大,有情况!”一名女警员拿出一瓶透明的、类似于注射液的药品,“找到了,就是这个——加到王阿三午餐里的奎宁!”

  恩静错愕地看着那瓶透明药品:“这是从我房里找到的?”

  “是。”女警员点头。

  “可这不是我的东西啊!”

  “那怎么会在你包里?”

  一时间,恩静愣在那里——透明瓶子,透明液体,满瓶身陌生的英文及注射液一般的外形——突然间,她瞪向初云。

  可后者一副比她更震惊的样子,瞪着那东西:透明瓶子,透明液体,满瓶身陌生的英文及注射液一般的外形——是的,她一定也会觉得这东西怎么这么眼熟吧?一定是看着看着,突然就想到刚从自己包里掉出来的那一瓶吧?所以电光石火间,她也错愕地瞪向了恩静。

  怎么回事?

  什么意思?!

  “阮太太,王阿三一家全是奎宁中毒,而我们又在您的包里找到了这个东西,加之您和王阿三之间的矛盾——我想,阮太太该跟我们回一趟警局了。”

  恩静蒙了,一整个白天都隐隐发酵的不安感,终于在这一刻,以灭顶的姿态迎面袭来。

  “这东西不是我的!”她迅速回应,转向阮东廷时,就见他也是满脸错愕的神色。

  此时房中又传来另一名阿sir的声音:“老大,找到购买记录了!”

  就在恩静房间梳妆台的柜子里,在柜子最底层,一张购物单安然地躺着。

  那购物单上仅有的物品便是奎宁。物证,全了。

  靠近楼梯口的这一方,静寂无声。

  直到阮初云出声,就像突然反应过来一般:“不,绝对不会是她!阿sir,刚刚我……”

  “初云!”声音却倏然被打断,这回开口的是恩静。只见那女子的目光紧紧地定在初云的瞳仁之中:不,别把自己也拖下水!

  恩静再回过头时,声音那么轻却也那么坚定,她说:“药不是我的,这其中一定有问题!”她看向阮东廷,这次不是对着警察,而是对他,“你要相信我,这东西绝对不是我的!”

  可阮东廷只是紧盯着阿sir搜出来的那张购物单,她常去的那家药店,作案的药品……

  一旁的恩静还在说:“不是我……”

  他冷厉的眼缓缓抬起,却是对着警察:“阿sir,二十四小时后可以保释,没错吧?”

  “阮先生!”她惊得一时忘了该在外人面前叫他什么,双眼难以置信地定在他身上,“我说过了,那东西不是我的!”

  “那购物单呢?”

  她的大眼里已浮起一层雾气,红唇微微颤抖着,却不知该如何回答。

  购物单呢?东西不是她的,那么她又怎么会知道那购物单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明明同样的东西也在初云的包里出现过,明明这其中一定有猫腻,可此时面对那么多双眼,面对极有可能将初云也拉下水的窘境,她又该怎么说呢?

  一旁的阿sir已经拉过她的手铐上了手铐:“走吧,阮太太。”

  恩静却仍死死地瞪着阮东廷。双手被铐,她却像是无知无觉一般,雾蒙蒙的眼只定在阮东廷的脸上,想在那上头找到一丝关于信任的东西——可是,没有。他的面孔,竟冷峻得一如既往。

  “你不相信我,是吗?”

  “我会让律师保你出来。”

  律师?呵,律师!

  阿sir带着她就要往楼下走,只是在路过他时,恩静的脚步微缓,就像想起了什么:“你说过以后都会相信我的。知道吗?那时,我真的信了。”

  众目睽睽下的那张俊脸突然变得十分难看:“恩静……”

  “明明做不到的事,为什么总要给我希望?”

  她跟着阿sir走了——不,她走得比阿sir还要快,就像在这里多待一分钟,她都会觉得难受一样。

  警察一走,阮东廷就冷着脸将张嫂叫进书房:“从太太回家到现在,上过二楼的所有下人的名单,你现在就列一张给我。”

  “好的。”

  “今晚我不在家,你帮我盯着太太的房间,有任何异常马上打电话给我。”

  张嫂见他脸色极难看,也不敢多问,便答应着离开了。

  紧接着是初云推门进来:“大哥。”她手里也拿了个透明药瓶,阮东廷一看那东西,双眼便危险地眯起。初云还在结结巴巴,“我觉得、我觉得大嫂这次是被冤……”

  可他没兴趣听她多讲废话:“这东西是谁给你的?”

  “不懂啊!就是莫名其妙被人放了这瓶东西进去,我本来还以为是以前忘了扔掉的药,直到刚才从大嫂的包里搜出这东西,大哥……”

  “给我。”

  阮初云将东西搁到他桌上,那表情说不清是担心还是怕:“大嫂那边……”

  “你不用管,好好想一下自己的包被谁借过或是碰过,想到马上告诉我。”他站起身,拿过药瓶便离开了书房,不轻不重的嗓音在他走到门口时,又传到了初云这边,“对了,妈咪回来后和她说一声,今晚我不回家了。”

  警局里,恩静一坐下便说了句:“事情不是我做的,在律师来之前我什么都不想再说,抱歉,耽误你们的时间了。”

  或许是因为她的口吻,又或许是因为她眼中淡淡的自嘲和悲怆,阿sir竟也没有为难她。

  刚刚走出阮家时,那女警员见她步伐太快,正想让她慢点儿,可脸一转过去,撞入眼帘的,竟是恩静迅速滚落的泪水。女子的心思是何等细腻,弹指之间,她似乎明白了阮太太走得这么快的原因。

  在一个不相信你的人面前,眼泪是耻辱,还是懦弱妥协的证明?

  上了警车后,她悄悄和上司咬耳朵:“老大,不知为什么,我觉得她是被冤枉的。”老大耸耸肩:“有什么办法?东西是在她包里找到的,咱们只是公事公办。”

  阮东廷的律师迟迟未至,恩静只是保持着平静,或许,她的一整个灵魂都已经不在这件事情上了。

  直到大半夜,那个羁押她的女警员出现:“阮太太,你可以走了。”

  恩静这才有了反应:“律师来了吗?”

  “不是,是……”她顿了顿,“是阮先生,他也中毒了。”

  “什么?!”

  事情瞬间混乱无比。

  恩静离开警局后便直奔医院。在那里,秀玉、初云和俊仔正焦急地在急诊抢救室外踱来踱去。一见到她,秀玉便急忙迎上来:“孩子,你没事吧?”

  恩静摇头:“阿东怎么样了?”

  “正在里面洗胃,医生说没有生命危险。”

  她的情绪这才稳定下来。

  抢救室外的等待太漫长也太难熬,大半夜了,也不知是几点,才有医生走出来:“可以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