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情感 > 阮/陈恩静全文阅读 > 第5章 第一曲:人生若只如初见(4)

第5章 第一曲:人生若只如初见(4)






  又或许他应该说,如果他今晚没到这个厨房走一趟,如果今夜全程都只有恩静在这儿洗碗,或许明天某八卦杂志的头条上,将会是“阮太太被罚洗碗,阮先生风流彻夜不归”“夫妻感情破裂”“阮太太名存实亡”等荒唐又可笑的所谓“独家报道”。

  只是,香港的娱乐事业何时竟繁盛到如此猖獗的程度了?直接登门装监控?

  不,不——或许是,家有内贼?

  “别洗了,先回房推一下药。”

  “可是碗……”

  “碗就在这儿,又不会自己跑掉。”

  “可是……啊?”恩静睁大眼睛——

  他、他竟然背对着她蹲了下来!然后,宽阔的背摆在她面前:“上来。”

  这意思就是,他要背她上楼?这真是阮东廷会做的事吗?

  可阮先生真的说了:“你的脚必须马上上药,快上来!”

  大概是大老板命令下惯了,这么温情的话也能被他说得好似命令。

  可恩静哪好意思:“我觉得……还是我自己……”

  “啰唆!”

  “哎……”

  没等她把话说完,某人已经不耐烦地往后伸过手,精准地握住她的两条腿,一左一右送上了自己的背。

  恩静吓了一跳。

  此时她才想起自己还没有换衣服,穿的仍是下午的黑短裙。所以当他的手随意往后面一握,握住的,就是她大腿处一片柔嫩的肌肤。

  巨大的尴尬朝恩静袭来:“阮先生……”

  他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突然就有些不耐烦:“嚷什么?!”

  恩静吓了一跳,眼看就要从他的背上往下滑去。

  却被他手疾眼快地握住:“见鬼!你就不能给我老实点吗?”

  可是,可是——

  她这下算是彻底呆住了——真是要疯了!他、他的手竟握到了她的……

  “你、你的手……你快松手啊!”

  她羞愧欲死!一拉一扯间,他的手竟又顺着大腿往上挪了一寸,指尖一不小心就抵到她的腿窝处!

  我的天!瞬间,阮东廷也意识到自己碰到了什么,身躯迅速僵直起来。

  可比他更僵的是他背上的女子:“阮、阮先生……”

  “闭嘴!”

  “可是你的手……”她紧张得都快哭出来了!那只手就抵在那儿,温暖的、明明没有暧昧气息的手,却让她尴尬得不知所措,“阮先生、阮先生……”

  “闭嘴!”他又莫名其妙地凶了她一句,不过这回他终于移开了手,好像很自然地改握住她的小腿,“就你这二两肉,以为我会有兴趣?”

  恩静更加羞愧欲死。

  “抱好!再滑下去我就把你扔进洗碗池!”

  这是什么威胁啊?简直要让旁观者笑死。

  可她不是旁观者,她还没从方才那阵惊吓中回过神来,她还十分认真:“可是,洗碗池也太小了……”

  “我的天!”

  “怎么了?”

  “你到底有没有脑子?”

  “有啊……”

  “装的都是垃圾吧?”

  “什么意思?”

  “蠢!”

  一大一小,一凶一柔,两个声音渐渐从一楼厨房移至二楼。与此同时,也让刚听完歌剧回来、才踏入家门的秀玉错愕地愣在了原地。

  不过很快,秀玉便收拾好错愕,倒退一步,两步,三步——退出大厅,关上大门。

  她的嘴角勾起一抹满意的喜色。

  这晚阮家难得的热闹,虽然用人都不在,可俊仔的身影仍奔波忙碌于一楼与二楼之间——

  “俊仔,冰块!”

  “俊仔,黄道益!”

  “俊仔,热毛巾!”

  胆敢这么不客气地使唤二少爷的还能有谁?大少爷是也。

  在恩静房里,只见少爷他一面浓眉紧皱盯着指导书,一面按着书上所讲,在恩静脚上做着“活络推拿”。他一脸严肃,严肃中还带着一贯的自信,所以当俊仔问:“大哥真的懂得怎么推吗?”大少爷不客气地刮了小朋友的鼻子一记:“我不懂你懂?”

  俊仔立马闭嘴了。

  不过他确实是不懂,双目严肃又认真地将恩静受伤的脚和书上的那一只比对了大半天,才酷着一张脸放弃书本:“我出去打个电话。”

  等那身影一消失在房间,俊仔便跟恩静咬耳朵:“一定是去向吴医师求助了。”

  恩静简直哭笑不得:“你哥之前没推过这个吗?”

  “有啊!很久以前妈咪有一次崴到脚,他给妈咪推了一个晚上。”

  “然后呢?”

  “然后第二天,妈咪就住院了。”

  果然,第二天用完餐后,秀玉便当机立断:“不行,恩静的脚必须让吴医师看看。”

  吴医师在这一带是出了名的“高贵”——技高、费用贵,大伤小伤,但凡进了他的诊所,不花个上千是出不来的。不过秀玉说:“算了,看在早餐的分儿上,这次的医疗费就归妈咪包了。”

  也就难怪明明用人们都不在,大家今儿还能吃到这么丰盛的早餐了。

  今早一下楼,秀玉就看到餐桌上摆满了香喷喷的美味:一小壶咖啡、一小壶鲜橙汁、港式鸳鸯、叉烧包、肠粉,甚至……生滚螃蟹粥。

  生滚螃蟹粥?

  秀玉挑起一边的眉:这道稀罕菜品有多久不曾出现过了?自阮氏连锁酒店被东仔接手,自“海陆十四味”被撤离阮氏酒席,别说酒店的顾客,就连她这个正牌阮家人,也不曾再见过这喷香滚烫的煲粥。

  秀玉疑惑着,无意间眼一抬,便看到楼梯上,她那酷儿子正抱着一脸红晕的恩静下楼来。

  恩静的脚经昨夜的“活络推拿”后,已经肿得老高。秀玉好像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我说谁这么一大早就献殷勤呢,原来是我们东仔啊,看来儿媳妇的脚昨晚是让你给推坏了吧?”她一边说,一边把手伸向那锅粥。原只是想尝尝味道,谁知阮东廷将恩静抱到餐桌旁坐好后,竟开口道:“妈咪,粥是做给恩静的。”

  “哦?这样啊?”言下之意就是:亲妈你有多远就闪多远咯?

  “不是的妈咪,如果您喜欢……”恩静忙插话。

  却被秀玉打断:“妈咪是喜欢,不过现在崴到脚、需要补钙的是恩静——东仔,妈咪说得没错吧?”

  阮东廷还是酷得一本正经的:“是的,妈咪。”

  秀玉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真是难得,一向严厉的婆婆今天看上去心情特别好,是那种有某计划被实现了的舒畅感。

  去往吴医师诊所的路上,恩静不着痕迹地观察了她半晌,才开口:“谢谢您,妈咪。”

  彼时秀玉正闭着眼假寐,只淡淡地回答:“都说了是早餐的奖赏。”

  “不,我是说……昨晚。”

  婆婆这才睁开眼,从那双向来很有威严的眼仔细看进去,才发现是含着笑的:“不怪妈咪罚你吗?”

  “妈咪是在帮我。”

  真是难得,秀玉脸上的笑竟扩到了嘴角:“我一早就说你这孩子冰雪聪明。”

  “所以我要感谢妈咪。”

  是的,没有昨晚那场“下跪”“惩罚”的剧码,哪能有今早这一幕?婆婆的心天知地知,还好媳妇通透,也知晓了。

  “你呀,也赶紧把这点小聪明用到阿东身上吧。”

  恩静沉默了——用到阮东廷身上?呵,太难了。即使她真如婆婆所言那般聪明,可爱情里哪需要这点微不足道的小聪明呢?

  爱情来来去去,至复杂、至艰难,凭借的也不过是一颗心。

  秀玉问她:“你觉得妈咪是个冷酷的人吗?”

  恩静笑了,轻柔而温存:“才不呢,妈咪是个表面严肃、内心温柔的人。”

  “可你爹地说,阿东的性子就和我一样。”

  恩静愣了一下。

  “只要你能够走进他的心。孩子,只要你能走进去。”她的话意味深长。

  车子平稳前行,已过了不知多少个红绿灯,终于在一个写着“吴”字的门牌前停下。

  秀玉推开车门,却突然想起什么:“对了,给你普及一个厨房知识:你今早喝的粥,光剔那些蟹壳和清洗,就需要一个半小时。”

  吴医生诊所的病人寥寥无几,不知是因为时间早,还是因为贵,又或者兼而有之?

  恩静和婆婆进门时,诊所里只一位病人在候诊。也巧了,竟是熟人,张秀玉一见那气质高雅的贵妇便唤道:“真巧啊,连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