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情感 > 阮/陈恩静全文阅读 > 第22章 第四曲:柳暗花明又一村(5)

第22章 第四曲:柳暗花明又一村(5)






  其实即使已同床共枕了,隔天开了门,这两人依旧是平素的阮先生和阮太太。阮东廷又向来起得早,恩静还没醒呢,他就已经穿戴整齐地到书房办公了,所以直到现在,阮家上下也没有人发现这个好消息。

  直到这天张嫂早起,到二楼想拿什么东西时,正好撞见阮东廷从房间里出来。她“哎呀”了一声,不久后,喜讯就传遍了阮家上下。

  也传到了……何秋霜的耳朵里。

  其实继在厦门的那一次争吵以后,秋霜与阮东廷已经好一阵子没联系了。听到这个消息时,秋霜慌了手脚,当天就打电话告诉阮东廷,说她身子不舒服,要来香港做一个全身检查。

  谁知这厢他还没替她约医生,隔天下午,秋霜竟已提了一大篮子美味来到了阮家。

  彼时阮东廷正坐在沙发上和妈咪说着什么,两人声音低沉,眉头紧锁。谁知秋霜在张嫂的引路下一进来,就亲热地朝着他们走来。也不管两人正在谈什么,便满脸惊喜地叫道:“哎呀,太好了,伯母和阿东都在啊!”

  “你怎么来了?”阮东廷浓眉微皱起,谈话被打断,他面上有淡淡的不悦。

  秀玉却很好地控制住表情:“是啊,稀客啊。”

  “伯母这么说我就要不好意思了!都怪我,来香港好几次了也一直没来探望您。”秀玉正心中冷哼:还好你没来,否则这个家还能安宁?何秋霜已经亲热地走过来,挽住她的手臂,“伯母,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今天特地准备了些点心过来,都是我们何成酒店今年刚上桌的甜点呢。”

  她这话一落下,张嫂立即将一个英式小篮子提上前来,那里头正摆着一大列精致的小蛋糕,旁边还体贴地配了包咖啡豆。

  恩静从楼上走下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何秋霜亲密地挽着妈咪,旁边是看不出情绪的阮东廷……

  “最喜欢伯母家的后花园了,张嫂啊,你去煮一壶咖啡,就用我带来的咖啡豆,让我和伯母、阿东到后花园好好地喝个下午茶。”

  “好咧!”张嫂回答得中气十足,只是抬头看到楼梯口的恩静,面上闪过一丝尴尬。

  阮东廷顺着张嫂的目光转过头去:“正好,你也下来了,过来。”他朝她招招手,“秋霜带了何成酒店的新甜品过来,你也一起尝尝。”众人面面相觑,可大少爷再自然不过地又回头吩咐张嫂:“给太太添一套咖啡杯。对了,也给初云添一套吧,把她叫下来,就说秋霜来了。”

  秋霜来了,初云自然是要下楼的。

  只是这一次初云却着实气坏了何秋霜。

  众人同坐,原本秋霜下意识地要坐到阮东廷旁边,可初云突然插了进来:“大哥,我和你换个位置吧,我想和秋霜姐坐。”而换了位置后,秋霜旁边的人就变得跟她没关系了,可阮东廷的一左一右——变成了妈咪和恩静!

  秋霜简直要气歪了嘴:那三人就坐在她对面,尤其是那个陈恩静——表面上温温文文的,谁知竟当着她的面替阮东廷又是倒茶又是拿糕点的!

  东西可是她带来的呢!可这女人做了什么?秋霜才伸出手,正想替秀玉和阮东廷倒杯咖啡,谁知那女人竟比她抢先一步:“何小姐是客人,怎么好意思劳你动手呢?还是我来吧。”

  话语轻柔,微笑恬静,字里行间却俨然一副女主人的姿态。

  更过分的是,按“客人为上”的原则,她先给秋霜、妈咪和初云倒了咖啡后,轮到阮东廷时,这女人竟然不倒了!阮东廷挑挑眉:“我呢?”

  “你胃才刚好,忘了?”她笑吟吟地替自己倒了最后一杯咖啡,“红茶养胃,喝红茶好不好?我去给你泡。”

  秋霜简直要不顾形象地瞪她了——什么意思啊?这咖啡可是自己特意带过来让他品尝的呢!这女人是什么意思?

  不过看上去其他人都支持恩静的说法,甚至连向来站在秋霜这边的初云都开了口:“对了,前几天有朋友送了我一包锡兰红茶,味道挺不错的,大嫂,我带你去拿。”

  “好。”她朝初云笑笑,回头见阮先生没有反对,只是玩味地勾了勾唇,便大胆地站起身来。

  两女子一同走到初云房里。

  其实平素交流不多,所以当其他人都不在时,她与她反而不知该说些什么。

  于是一路沉默,直到走进初云的房间,恩静才开口:“刚才谢谢你。”

  初云愣了一下,有些尴尬地笑笑:“算了,比起你帮我的,这根本算不了什么。”

  看来她还记着那件事呢——恩静笑了笑。话说回来,这女子娇纵归娇纵,可到底也算得上是个懂得记恩的女子。

  初云的红茶就放在抽屉里,恩静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她打开抽屉,拿出红茶,却在准备关上抽屉时惊呼一声:“天哪!”

  “怎么了?”恩静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却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直到初云拿起一张小小的购物单:“这个、这个是不是……”

  递到面前时,就连恩静也变了脸色:“奎宁?”

  没错——又一张购买奎宁的单据,就和那天警察在她房内搜到的一模一样!

  初云惊恐地捂住嘴,瞬间就想起那个混乱的傍晚。是的,警方在恩静包里搜到了奎宁,并在恩静房间里搜到了购物单。可是,她的包里、她的房间里——也有一模一样的奎宁和购物单!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初云捏着红茶袋的手突然害怕得颤抖起来,“大嫂,难道、难道也有人想陷害我?”

  一模一样的奎宁,一模一样的购物单,就分别放在初云和她的房间里!

  突然间,恩静想起了那日喝下午茶时Marvy的话:“现在到底是谁想在对付阮初云的同时,还对付你呢?”

  是的,是这样的!看来Marvy的猜测并没有错。

  “到底是谁想在对付我的同时,也对付你呢?”恩静眯起眼,一脸深思。

  沉默横陈,久久无声。

  恩静再度开口时,所问的却让初云勃然变色:“还有一件事,初云,你老实告诉我,之前厨房里的那个监控器到底是谁装的?”

  红茶“啪”的一声掉到地上,初云俏丽的脸上突然掠过一丝慌乱:“问、问这个做什么?”

  恩静是何等聪明的人,怎么会看不出异样?她温和地转到初云面前,就在离她很近的地方:“初云,我知道你不会做这种事——不敢,不肯,也不必。”

  阮初云愣了愣,眼底突然有了明显的动容。

  于是恩静趁热打铁:“所以,告诉我实话。”

  可这铁打得并不成功——有一瞬间,恩静几乎以为她要开口了,你看她嘴唇翕动着,似有千言万语想涌出喉的样子。可最终,最终那千言万语竟只化成一声叹息:“大嫂,谢谢你相信我,可是……别问了……”

  “初云!”

  “拜托你……”

  她还能说什么呢?看着阮初云纠结的神情,恩静细眉紧锁,满眼的若有所思。

  再回到后花园时,原本还算和乐的氛围已经不在了。也不知中间发生了什么,恩静一到后花园,就觉得周遭似遇到寒流,尤其是阮东廷,一张俊脸上布满了寒霜——是的,他脾气向来是不太好没错,可这会儿的寒霜,却是比素来的坏脾气更令人心惊!

  “怎么了?”恩静将热红茶搁到桌上。

  正欲替他倒茶,阮东廷却忽地站起身:“阮初云!”

  初云被惊得打了个寒战:“哥……”

  “王阿三的工资对不上,这事你早就知道了是吗?却因为任性不配合,结果闹得这么大!”

  “哥……”初云大吃一惊——怎么回事?大哥知道了?

  再看向妈咪,她也一副恨铁不成钢的震怒模样。

  初云彻底慌了,两只手都紧张得开始颤抖:“妈咪,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我只是、只是……”

  “够了!我受够了你一次又一次的解释!”阮东廷不容分说地打断了她的话,“现在就给我回房间,把东西收一收,马上滚出去!”

  恩静一惊,知道他会生气,可怎么也料不到他竟气得要赶初云出门:“阮……”

  “谁都不准求情!”

  初云吓得整个人都傻了,那句“滚出去”出来以后,她张大嘴瞪大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反倒是何秋霜要做好人,拉起初云的手:“别怕别怕,先到我那儿住几天……”

  却被恩静一句话就堵住了嘴:“你们怎么会知道王阿三的事?”

  这话一出来,阮初云也想到了重点了——是啊,这件事就她、大嫂和秋霜三个人知道。王阿三中毒、大嫂被抓的那一晚,她慌得六神无主,又不敢跟大哥说出实情,慌乱之中只好打电话向秋霜姐求助……

  蓦地,初云反应过来,转头瞪向何秋霜——不过是一会儿工夫,大哥就怒成这样,而她和大嫂又都没在现场,那么,还能是谁告的密呢?

  太过分了!

  “你不用瞪秋霜。”阮东廷冷冽的话证实了初云的猜想,“要不是她不小心说漏嘴,我还不知道你阮大小姐竟还有这种本事!”

  “大哥……”

  “马上收拾东西,出去!”他不想再听任何求饶或是解释,长腿一跨就离开了后花园。

  那壶刚泡好的锡兰红茶还在那里,袅袅白烟飞舞上天,似在预示着某一场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