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青春校园 > 龙族Ⅴ:悼亡者的归来全文阅读 > 第77章 雷霆与守望者(28)

第77章 雷霆与守望者(28)






  他们只是晚到了,片刻之前那艘船确实停泊在这个锚地上,但现在它已经被层层叠叠的浪带走了差不多一公里远,隐没在浓重的海雾中。

  龙骨折断再加轮机舱脱落,这艘船失去了平衡,被海浪推着摇晃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侧舷着水,像一只死亡的巨鲸那样平躺在海浪间,把数不清的垃圾倾倒在海面上。

  船体上的破碎不计其数,连水密舱也破了好几个,船里装着上万吨海水,一边随波起伏,一边缓缓下沉。

  沉船可能是世界上最浪漫的死法,因为很少有船是嗖地一下沉没了的,下沉总需要时间,从几分钟到几小时,挂念家人的可以写出几千字的遗书,相爱但还没来得及告白的尽可互诉衷肠,至于那些情浓似火的,不可告人的事都能做上好几次。

  路明非想过自己会怎么死,无非是带着伤跋涉在荒原上,最后精疲力尽地死去,或者逃亡累了在广场上看鸽子的时候,天谴之剑带着烈焰降落在他面前,把他和鸽子一起化为灰烬……总是孤单一人,却没想到老天爷竟然这么眷顾他,安排他跟诺诺一起淹死。

  在船舱里滚了不知多少个来回之后,他们终于躺平了,肩并肩,胸口压着瘪掉的钢板。这条船整个地扭曲了,几乎所有的船舱都变形了。

  更糟糕的是海水正慢慢地往里灌,眼下他们的嘴和鼻孔还露在水面上,但可以想见不久之后他们就会痛苦地窒息,吐血,死掉。

  诺诺玩命地挣扎过,现在已经平静下来了,默默地看着前方,好像她面前不是一块锈迹斑斑的钢板而是一扇天窗,窗外是灿烂的星空。

  “你不能龙化了,是么?”诺诺问。

  “出了点问题,好像没法龙化了。”路明非答。

  “怎么会呢?你要龙化还不简单?你动动嘴皮子,跟我说这单你签了,别说龙化了,你让我帮你把你们连人带船瞬移到马尔代夫去都没问题。”旁边有人热情地推销,“还送海底顶级套房,屋顶是透明玻璃可以看鱼的那种,到时候你和师姐还是这么躺着说话,不比在这里受委屈强?”

  路明非扭头向左看,眼神阴冷。

  说是两个人并排躺着,其实旁边还压了个小魔鬼,只不过诺诺看不到。

  “你们聊你们聊!别管我,我没事,我这不是做好服务么?”小魔鬼赶紧赔笑脸。

  “所以,真的是要死在这里了吧?”诺诺轻轻地叹了口气。

  “别灰心别灰心,等我喘口气再想想办法。”路明非赶紧安慰。

  他反倒不像诺诺那样悲观,反正小魔鬼就压在他旁边,他总能保诺诺活下去。他只是还想等等,看看有没有什么转机。

  “这样也好,不像在三峡水库那次,还有一副呼吸机能用,给谁呼吸机,这个人就欠另一个人的人情。”

  路明非心里一动,这种冷冷清清的说法方式,好像是玻璃阁楼里那段对话的延续。

  “所以师姐你也不欠我的人情,是你先把呼吸机给我的。”

  “这件事我们已经说清楚了,我不想再说了。”

  对话就此中断,路明非有点囧。

  没错,那天晚上在玻璃阁楼里,他们已经把所有的话都说清楚了。再扯来扯去,不过是旧事重提。

  被拒绝的人总是喜欢旧事重提,怀着“再试试”的心情嘘寒问暖,可这招用在诺诺身上没用,她的脾气又臭又硬,就像茅坑里的一块砖。

  路明非沉默了一会儿,笑笑,摸出手机来,“师兄你还能工作么?放首歌听听。”

  “当然能,我防水的。”芬格尔的语气颇为骄傲,“来首什么?《Unchained Melody》怎么样?《人鬼情未了》的主题歌,我这里有猫王的版本,深情!非常适合现在并排躺着的两位!”

  “不,给我放我在船上听的那首。”路明非以温和但不容置疑的语气说。

  “品位太差了吧?给你放经典曲目你不听,听什么流行歌曲。”芬格尔不屑地哼哼,“兄弟我跟你说,要当vintage的男人,女孩子最不能拒绝的就是vintage的男人!”

  说归说,但他还是老老实实地把那首歌调了出来。虽然是台芬格尔性格的手机,毕竟还是服从使用者的意愿优先。

  路明非把握着手机的手举高,让声音好一点。慢悠悠的歌,带着几分伤感,像是个会背着吉他满世界溜达的男孩唱的。

  “……像我这样懦弱的人,

  凡事都要留几分,

  怎么曾经也会为了谁,

  想过奋不顾身……”

  海水一直往上涨,两个人现在得把脑袋往前伸,口鼻才不至于没入水中了,可他们居然就这么咬着牙把歌听完了。

  “像我这样的人,能有机会为别人奋不顾身,已经很好啦。”路明非做了总结性发言,“所以师姐,你真的不欠我什么,我一个人走,其实是有其他原因的。”

  话音未落,他听到了脚步声。那毫无疑问是个人在船的侧舷上走动,脚步声听着有点熟悉。

  那人走得再近一点,他的呼喊声也清晰起来。

  “哥哥!姐姐!”那个人的声音非常急切。

  诺诺和路明非对视一眼,眼中都流露出狂喜。他们一边高喊,一边使劲地捶起旁边的舱壁来,真是不可思议,楚子航居然活着回来找他们了。

  “没劲!”小魔鬼不屑地哼哼,“再憋他们俩一会儿,快要死了,真心话就都憋出来了。要你这个小鬼来捣乱!”

  ***

  楚子航也喜不自禁。他沿着锚链重新爬回船上,才意识到船已经倾倒了,大半条船已经淹在水里了,这种情况下不必想也知道船舱严重进水。

  从外面看,他不知道那个船舱在什么方位,只能在侧舷上焦急地跑来跑去,四处喊。

  爆血已经把他给耗空了,不过所剩不多的力量还够他撕开舱壁,三个人远远地对视,都笑了。

  楚子航继续撕扯,这种吨位的大船,船舷的钢板很厚,即使有血统的支持,手撕钢板这种事还是颇为勉强,也看得诺诺和路明非心惊胆战。

  弄出一个足够一个人通过的缺口之后,楚子航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根细长的铁链,吊着铁链下到船舱里,再把压住路明非和诺诺的钢板也撕开。

  路明非和诺诺对视一眼,眼中暗藏的话都是……这孩子没问题吧?

  但这个时候似乎不适合问这些多余的问题,于是改为三个人对望,大家都点点头,眼神庆幸,原本要团灭的,最后不但反杀还全员幸存,过程固然艰辛,狗屎运也起了很大作用。

  路明非扭头看向一旁,小魔鬼仍然被压在钢板下。楚子航看不到这个孩子,自然也就不会想要救他。这时候的小魔鬼看起来有点孤单,正挥着手跟他们告别,这艘船就要沉了,带着他一起沉入茫茫大海。

  尽管知道这家伙并不会真的死掉,路明非却没来由地有点鼻酸。

  说起来路鸣泽也算是个有信用的魔鬼,当年路明非孤单地走进北京街头,天空中下着微雨,路鸣泽就跟一条被遛的小狗那样屁颠屁颠跟着,淋得湿湿的。路明非问他为什么不打伞,对于魔鬼而言变出一把伞来还不容易?

  路鸣泽说,“你是我哥哥嘛,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和你一条心哦,你淋雨,我就不打伞。”

  听起来那么谄媚的一句话,结果他真的做到了,即使路明非被压在钢板下面,他也一样陪着。

  可此时此刻海水眼看就要没过路鸣泽的口鼻,路明非却没法拉这个小兄弟一把。

  “别难过啊哥哥,我没事的,”路鸣泽微笑着说,“不过如果我真的有一天死了,记得在你的墓碑上也刻我的名字。”

  船身摇晃了几下,估计又是某几处钢梁断掉了,这艘船正在加速下沉。水面陡然上涨了几分,路鸣泽完全地没入了水中。

  “我先上去,把你们拉上去。”楚子航说,“姐姐受伤了,爬不动。”

  路明非心说就你这脾气长大了一定是个暖男……好吧,其实你已经长大了而且是个杀胚,只是你自己还不知道而已。

  诺诺确实受伤了,最初的伤口虽然被路明非以“不要死”的言灵治愈了,可翻船的时候她的肋骨又断了几根。

  路明非不敢继续对她做治疗。用惯了这个言灵路明非已经大概知道了原理,无非是强行挤压目标的生命力,诺诺在如今的他和楚子航面前,只能算个普通人类,连续两次强行治疗,没准伤治好了人死了。

  楚子航猴子一样爬了上去,路明非用诺诺自己的风衣把诺诺固定在铁链上,自己吊在铁链的末端,比个手势,楚子航就嘿哟嘿哟地拉了起来。

  路明非最后一次看向脚下的积水,路鸣泽正跟他挥手。隔着海水,他仍然睁着那双圆圆的好看的眼睛,静静地看着路明非,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