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青春校园 > 龙族Ⅴ:悼亡者的归来全文阅读 > 第54章 雷霆与守望者(5)

第54章 雷霆与守望者(5)






  乌鸦推门进来的时候,路明非、诺诺和楚子航正围在一起玩纸麻将。

  “我是走错门了么?”乌鸦把带来的吃的丢在沙发上,“我偷偷摸摸地来到一间香艳的小旅馆,来到两男一女三个人的房间,打开门发现他们正在玩纸麻将。各位到底有没有身为通缉犯的自觉?”

  “没有事可做,难道就愁眉苦脸地三个人对看么?”诺诺耸耸肩。

  他们在这间情人旅馆住了三天,窗外一直是阴雨连绵的,无所事事久了人闷得像是要长蘑菇,诺诺就让路明非出门采购的时候带了这副纸麻将回来。

  “服了你们!不过三个人怎么打麻将?”

  “还有我呢佐伯大兄弟!大家把好手里的牌哈,我这把可是同花顺!”放在沙发扶手上的手机亮了起来,屏幕上的大脑袋冲乌鸦挥手致意。

  “你们得尽快离开东京。”乌鸦一屁股坐在地上,把一个文件夹丢在诺诺面前。

  诺诺翻开看了一眼,立刻就看到了苏茜的照片。

  那还是她刚入学不久的时候照的,是个眉眼细细的温柔女孩,还有点婴儿肥,不是如今那个黑色闪电般的斩首者。

  “苏茜,代号雷霆,是学院新一代斩首者中最强的几个人之一;跟她搭档的是兰斯洛特,代号守望者,是个战略专家;隶属他们指挥的是一支很精锐的队伍,队伍里都是你们的朋友,了解你们的行为方式,”乌鸦指了指路明非,“但未必了解你,因为你已经变成怪物了。根据我们的情报,昨夜有一件货物以医疗用品的名义在郊外的空港卸载,兰斯洛特和藤原信之介去接的货,我们无法确定那里面装的是什么,但肯定不是X光机。”

  诺诺接着翻了下去,看到了伊莎贝尔、维多利亚和冈萨雷斯的照片,最后是兰斯洛特。

  这些照片也都跟苏茜的照片一样,是入学时候照的,照片上的兰斯洛特还留着飘逸的长发,那时候他还梦想着组建自己的乐队。

  想必是乌鸦想办法从学院本部那边搞到的情报,如苏茜这种想要培养为斩首者的毕业生,执行部会把她的资料秘藏起来,乌鸦找到的也只能是他们入学时候的照片。

  “所以兰斯洛特已经到东京了?”诺诺说。

  “是的,他乘坐日航班机入境,根本没有隐藏行踪。他无所谓。”乌鸦说,“他这是在告诉你们他已经到东京了,他要追捕你们,而你们无路可逃。”

  路明非和诺诺对视一眼。

  确实是兰斯洛特的风格,他未必是个出色的战士,但肯定是个优秀的战术家。他就像来下棋似的,坐在目标的对面,你不得不陪他下这局棋。你想起身就跑?对不起,你想跑这件事也在兰斯洛特的计算中。

  “局面就是这样,规模不大的狩猎团,但很棘手。”乌鸦又说,“他们还有那种奇怪的梆子声,只需要把那段梆子声转录到某种播放器里,当作声音炸弹来用,看到路君就丢一个,那你们中的战斗力就只剩下陈小姐了。”

  当着诺诺的面,他没提那段视频是加图索家提供的,也没提加图索家的特使也已经到了,这么说感觉好像是婆家在追捕逃婚的儿媳妇。

  事后跟路明非说一声就行了。

  “你觉得我们躲不开他们?”诺诺问。

  “难。辉夜姬正调动所有计算资源阻挡EVA的入侵,不过被攻破只是时间问题。辉夜姬那里一旦失守,你们在日本所有的行动都会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像上次那样出门吃碗拉面都不行,没准什么摄像头就把你们给拍了。”

  “他们似乎还有别的办法来搜索我们。”诺诺沉吟,“记得蒙古国境那次么?我们被俄罗斯分部的人阻击。”

  路明非点点头。

  “按道理说那段时间我们经过的都是无人区,EVA无法定位我们,可俄罗斯分部的人提前知道了我们的路线。”诺诺说。

  “没错!那帮王八蛋怎么能猜出我找的路?”丢在沙发扶手上的手机气哼哼地说,“一定是作弊了!可我还没想出他们怎么作弊的!”

  “让你的室友闭嘴。”诺诺冷冷地说。

  路明非立刻拿起手机,准备关机。

  “稍等稍等!我有重要情报提供!”芬格尔赶紧说。

  诺诺冲路明非使了个眼色,路明非暂停动作。

  “根据我的推测,我们可能带着某种发射器,这个发射器的体积很小,电池容量有限,只能每隔一段时间发出一次信号。学院是通过这个信号定位我们的,所以他们知道我们到了蒙古到了东京,但不知道我们的准确位置,因为我们一直在移动。”芬格尔说。

  诺诺和路明非一愣,真的是这样,学院总能晚一步知道他们在哪里,却不会晚太久。

  “可我们连所有的衣服都换掉了。”路明非说,“邵公子那台房车你也丢在海参崴了。”

  他们其实是绕了个大弯子来的东京,一路开车到俄罗斯的海参崴,然后搭乘货轮到北海道,再沿路搭车南下。

  “那么你们中有个奸细,每隔一段时间偷偷向学院报告一下你们的位置。”乌鸦说。

  诺诺看看路明非,路明非看看楚子航。乌鸦的推测也很合理,但他们三个委实都没有出卖大家的理由。最后三个人都看向那台手机。

  “喂喂喂!这不信任的眼神是怎么回事?这一路上要不是我给你们讲笑话解闷你们能坚持到现在么?我要想出卖你们我直接把你们导航到一个坑里不就完了么?”芬格尔大声说,“我现在是你们中最小和最可爱的,你们不能这样欺负我!”

  “妈的真烦,路明非让你室友闭嘴!”诺诺不耐烦地说。

  这次路明非坚定地摁下了关机键。

  芬格尔说的也没错,这一路上都是按他指点的路线走的,他要真想出卖他们的话,有无数种方法,犯不着偷偷地发送个信号。

  “总之藏着不是办法,”乌鸦说,“日本也不会一直都是安全港。”

  “问题是,怎么走,和往哪里走。”路明非说,“如果真的存在那个发射器,我们又找不出来的话,无论跑去哪里都会被揪出来。”

  “那么就只剩下一个办法了,”乌鸦说,“不断地逃亡,做一只最矫健的猎物,让那些猎犬跟在你屁股后面跑吧,只要够快,它们就拿你没办法。”

  诺诺和路明非对视一眼,一直不停地逃亡么?没有一刻停歇,直到被抓住或者被打死的那一天,听起来真是又活泼又悲惨。

  “你还能帮我们点什么么?”路明非问。

  “问得真直接,我前世一定欠你很多钱。”乌鸦叹气,“我们的对手是一组很老练的猎人,他们中有出色的战术家和出色的斩首者,全副武装,他们很可能还借助某种跟踪系统知道你们的位置,但他们直到现在都很安静,为什么呢?因为还不是时候,他们在等待最合适的机会。就像猎鹰飞在天上,看着狂奔的猎物,它不急着下去抓,不是不想抓,而是等着最合适的机会,一扑就能得手。”

  “所以如果我们再度开始逃亡,反而可能被他们抓住机会?”诺诺说。

  “没错。不过在这场猎杀里,他们虽然是猎鹰,但也不是全无忌惮,毕竟你们组里的这只小白兔急了会咬人。”

  “有计划的话就直说。”诺诺盯着乌鸦的眼睛。

  “所以反守为攻怎么样?”乌鸦也盯着诺诺,“我们主动进攻他们,在辉夜姬的防火墙被EVA攻破之前,我们在日本境内还是主场,好好利用这个主场优势。他们应该想不到我们会主动进攻,这会是他们的思维盲区。”

  路明非和诺诺惊讶地对视,这个习惯背后黑刀捅人的流氓居然提议正面进攻。

  “主动进攻?你疯了么?就算干掉了他们,学院还会派新的小组来。这毫无意义。”诺诺反对。

  “我知道,他们有的是人,全球动员的话,他们甚至能组织起一个军团。但请问他们为什么要派这么一支小小的队伍来东京呢?这个队伍里的人,级别最高的是A级,就算路明非不会龙化,他也是个S级。想要捕猎他,本该派个配置更高的团队来。”

  诺诺愣了一下。乌鸦说得确实有道理,苏茜很强,兰斯洛特也许更强,但还没有强到可以猎杀龙王的地步。而苏茜亲口说路明非就是个龙王级的目标。

  “两种可能,一个是他们有些底牌还没亮出来,一个是他们的目标根本不是捕猎你们,而是盯住你们,等待增援的人赶到。如果真的存在那个发射器的话,他们要盯住你们并不困难。”

  诺诺想了想,点了点头,“你说得对,兰斯洛特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

  “但我们不管他的计划是什么,我们采取主动,我们把他们控制住,令他们无法展开行动。然后你们就从容地离开日本,等学院的增援赶到,你们已经离日本十万八千里了。”

  “谁能控制住兰斯洛特?”诺诺问。

  “当然不是你们,你们只需要收拾行李就好,我会派鹤组来做,你们见过那批人,训练有素,靠得住。”

  路明非吃了一惊,“那些是日本执行局的人,不是你的私兵,你调用他们,就是蛇岐八家跟学院敌对。”

  “黑锅我来背,跟蛇岐八家无关,大不了就是我引咎辞职,再被学院关到某个太平洋上的小岛上去。秘党的规矩是不能对龙类和失控混血种之外的人执行处决,我不会没命,他们也不能关我一辈子,家族总会想办法把我弄出来。”乌鸦大大咧咧地说,“然后就继续当个流氓过一辈子,反正我也不是老大那样有理想的人,这个执行局代局长,我早就做烦了。”

  路明非还想说什么,乌鸦已经站起身来,走向门边。

  “离开了日本,以后就小鸡快跑,自求多福吧。很遗憾,没能帮你找到什么线索,可我毕竟不是大家长那种说一不二的角色,就是个二流人物,能力有限啊。”乌鸦说,“撤离日本的交通工具也帮你们想好了,还得落实一下,弄好告诉你们。”

  “我送送你。”路明非也站起身来,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