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青春校园 > 龙族Ⅴ:悼亡者的归来全文阅读 > 第64章 雷霆与守望者(15)

第64章 雷霆与守望者(15)






  乌鸦叼着烟,高高地举起双手,因为除了兰斯洛特,所有人的枪口都指着他。

  “路明非值得你这么做么?”兰斯洛特问。

  “他值得不值得,说真的我不太确定。也许我做了一个最错误的决定,放走了一个会毁灭人类的大怪物。”乌鸦耸耸肩,这个影帝级的流氓现在看起来是那么地真诚,“但你听说过那句话么?男人不要轻易选择道路,选了就不要轻易改。”

  “没有。”

  “是我老爹、著名哲学家佐伯友三说的,”乌鸦郑重地说,“某个下冰雹的晚上,我已经选好了我的路。”

  他盘膝坐在甲板的正中央,依旧高举着双手。那支打完子弹的冲锋枪早就被他丢一旁了,他根本没想反抗也没想逃,只是想打爆那架直升飞机。

  “现在我是你们的了,要打要杀你们说了算。”乌鸦笑笑,“想开枪的话对准我的脑门,因为我今天穿了我最贵的一身西装,别弄脏了。”

  吟诵声从嘶哑到高亢,进而化为洪钟般的巨响,每一个音符都像是雷霆降下,人类本不该能发出这样恐怖的声音。

  但正在释放的却不是诺诺以为的攻击性言灵,蛙人们只是不停地吟诵着,洪亮的碎碎念带着无与伦比的威严,铺天盖地向着诺诺压了过来,压得她不敢呼吸,感觉心脏都要停跳。

  像是一个巨大的灵顶天立地,对你居高临下地说话,那些话从云层之上压下来,压得你唯有臣服。

  这个言灵听起来似乎有点熟悉,曾几何时在哪里听过……诺诺忽然想了起来,卡塞尔学院的每个人都经历过这个言灵——言灵“皇帝”。

  这是一个至高言灵,专属于黑王。但它并没有什么恐怖的效果,既不像青铜与火之王的“烛龙”,能把整条江加热到沸腾,也不像大地与山之王的“湿婆业舞”那样,可以引发区域性的地震。它的用途是呼唤黑王所有的后裔,也包括那些携带黑王血统的混血种。

  在那个龙类统治着地球的太古时代,当黑王从他山一样的王座上发出高亢或者恐怖的声音,“皇帝”言灵便以声音的速度向着大地的四方传播开去,它扫过山峦扫过大海,从欧洲一直传到亚洲都不会衰减。这个声音所到之处,他的后裔和臣属次第下跪,即使桀骜不逊的诸王们,也不得不低下高贵的头颅。它可以用于传递命令,但更多的时候是表达黑王的愤怒和威严。黑王用这个能够震动整个世界的声音,提醒所有后裔他仍然活着,逆臣们即使隔着大海,也会遭到他无情的惩罚。

  唯一的例外是白王血裔,他们能够免疫黑王的吼声。

  但黑王已经死了,“皇帝”这个言灵也早已随着他被尘埋了。

  卡塞尔学院在入学考试中使用的“皇帝”言灵并不能算是一个真正的言灵,它是借助一件工艺早已失传的古代炼金术制品,来模拟“皇帝”这个言灵。它的效果是微乎其微的,不过是唤醒沉睡的龙族血统罢了。

  然而此时此刻他们耳边响起的却是一个真正的言灵,它被这些蛙人齐声吟诵出来,这间冷库都跟它共振,像是妖魔们被扣在一口巨大的钟里,僧侣们围绕,念着镇魔的咒文。

  何苦呢?他们随便站一个出来,就能手撕她加楚子航,何苦那么麻烦呢?

  脑中灵光一闪,诺诺忽然明白了,这群蛙人的目的其实是捕获路明非,即使是龙化的路明非,在皇帝言灵的威压之下也会失去战斗力,这个言灵越是对纯血的目标越有效。

  但路明非此时此刻并不在这里,而蛙人们似乎还没搞清楚状况,对着这俩其实已经没有还手之力的妇孺大声念经。

  真想吐个槽,但是虚弱得吐不出来了,她连站都站不住了,在那无形的威压下,她不甘心却又只能缓慢地跪下,低下头,双手像是敬神的人那样颤抖着合十。背后咚地一声,应该是楚子航无法抗拒那个威压,也跪下了。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敲门声,有人大声说,“师姐?师兄?你们在这里么?”

  这个蠢货居然真的回来了……难道是没带钥匙么?神智已经所剩不多了,但脑海里浮现的却是一个笑话,诺诺努力地抬起头,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露出了一点点笑容。

  路明非推门进来了,手里拎着刚才锁门的那个蛙人,估计是半路上遇到,被他一顿胖揍揍晕了。这个能够使用“森罗”的蛙人本该是非常强大的,但智商好像有点问题,每每制造出令人啼笑皆非的幻觉来,以路主席的鸡贼,很大概率能看出来。

  路明非推开门的瞬间就懵了,诺诺和楚子航背对背地跪着,一群穿着蛙人装的家伙围着他俩叨叨。原本雾气弥漫的时候他不会那么容易看清楚,但是在“皇帝”言灵的领域内,浓雾被清除得干干净净,就像太古时代黑王的吼声所到之处,连浓云都被割裂。

  这个画面既恐怖又喜感,路明非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但随着那些蛙人整齐地扭头看向他,面具后的每一双瞳孔都是熔岩般的颜色,像是一群地狱里逃出来的魔鬼。

  路主席瞬间就清醒了,一把就把掖在后腰里的沙漠之鹰给掏出来了。那些蛙人却没有立刻发动进攻,他们暂时放弃了诺诺和楚子航,向着路明非围了过来,继续念诵着。

  路明非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也没像诺诺那样觉得被威压被束缚,他只是觉得很吵,同时也吃惊和愤怒,因为他看清了诺诺此刻的状态,风衣的下摆已经被染成了黑红色,这么大的出血量,诺诺还能抬头看他一眼已经是奇迹了,她本该已经昏迷过去了。

  路主席抬枪就射,脑袋中弹的是那个带着畸形巨爪的蛙人,因为很显然诺诺身上那恐怖的伤口是这家伙的武器造成的,巨爪上还残留着血迹。

  沙漠之鹰的口径超大,路明非装填的又是装备部特制的子弹,那是在EVA空投的武器箱里找到的,威力不是楚子航的UMP9能比的,一颗子弹的动能就把念着经的蛙人打得脑袋后仰。看脖子的弯曲程度,他的脊椎应该是瞬间就断掉了。

  但路明非震惊之下立刻追了第二枪第三枪,同时短弧刀从袖子里滑入左手。

  他的两柄沙漠之鹰,一柄装填的是弗里嘉子弹,一柄装填的是钢芯弹。看到眼前的场景,他直接启用了钢芯弹,以沙漠之鹰的威力,打中一个脑袋的结果应该是像西瓜那样炸开。

  子弹命中蛙人头盖骨的时候,发出的却是射击金属的声音!

  路明非一枪接一枪地射击,从眉心到咽喉再到心脏再到肾脏,每个致命部位他都送上了一颗钢芯弹。这个蛙人就像是个练过金钟罩横练功夫的好汉,他并不知道对方的罩门,但不介意把所有可能的罩门都打一遍。

  大口径子弹的动能极大,路明非承受的后座力大,蛙人承受的冲击力也大。他每中一枪,都会后仰得更多,不只是脖子,整个人都向后弯曲,但脚却稳稳地站着,丝毫没有移动。

  弹匣打空了,蛙人静静地站在那里,整个人以诡异的角度后仰,像是一个奇怪的人体拱桥。片刻之后,它的脊椎骨发出了轻微的爆响,整个人又缓缓地挺直了,一度黯淡下去的黄金瞳再度亮了起来。

  这一次他不是念经的僧侣了,路明非从那对瞳孔中看到了野兽般的杀机,好在他已经把短弧刀提在手里了,蛙人的利爪袭来的时候,他的短弧刀已经格挡在身侧,同时跟上一脚踏在蛙人的胸口,把他踢得倒飞出去。

  但那个蛙人在落地的瞬间立刻反弹了回来,前后两次利爪扫击路明非的咽喉,时间差最多只有两秒钟。

  两个人贴身颤抖,短弧刀和利爪在短短的半分钟之间碰撞了几十次,黑暗中火花闪灭。其他的蛙人也摆出了进攻的姿势,像是野兽弯曲前肢伏地,随时准备发起致命的扑击,但他们没有立刻进攻,而是围绕着路明非和那个蛙人,似乎并不想靠人数取胜。

  路明非心说这次要完,他在半分钟之内已经用了从巴西柔术到日本冨田流小太刀术等七八种来自不同地区的武术,却没有任何一种能跟这个蛙人对抗。

  匪夷所思的骨骼和匪夷所思的肌肉力量,令蛙人不必遵循任何格斗的常理,随心所欲地进攻。但他基本的格斗流派,却像是一种源自菲律宾的古代武术,就像已经被路明非放倒的那个蛙人,用的其实是南美原住民的格斗技巧,但这些技巧都被他们不可思议的身体大大地强化了。

  这样下去他会死,不得不采取一些极端手段了,路主席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榴弹。

  他风衣口袋里确实塞着两个手榴弹,再度登上这艘船,船上已经明显出了问题,他当然是全副武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