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青春校园 > 龙族Ⅴ:悼亡者的归来全文阅读 > 第40章 鲸歌(12)

第40章 鲸歌(12)






  准确地说他是全身赤裸的,身体表面大多数地方都蒙着血污,看上去基本就是个血人,但因为他倒地的时候是面朝下的,屁股朝天,大概是被消防栓喷出来的水冲洗的缘故,只有屁股是白的,所以“光着屁股”这个感觉尤其地强烈。

  伊莎贝尔默立了片刻。她不必把那家伙翻过来检查就能却能确定他是路明非,一年来学生会主席的西装定做都是由伊莎贝尔来负责,她随口就能报出这个人的身高体重三围。

  忽然有种很荒诞的感觉,是她下令对这家伙开火的,原本看到他的尸体——虽然是不是尸体还待确认——的时候应该是悲伤或者歉疚的,或者冷着脸没有表情也行,可他却是以这个屁股朝天的姿态等着自己,让人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

  真像是学生会主席能干出来的事,即使在他最闪光的那些瞬间,伊莎贝尔也能看出他笨笨的一面。

  伊莎贝尔正想继续靠近,但忽然停下了。

  “师姐。”伊莎贝尔轻声说。

  她忽然觉得有人在背后看着她,而且耳机里忽然听不到冈萨雷斯和维多利亚的呼吸声了。

  从发现路明非到现在不过是十几秒的间隔,十几秒里伊莎贝尔心里发了些感慨,对手就干掉了冈萨雷斯和维多利亚,这未免也太利落了。

  因为对方跟他们受过完全一样的训练,完全预判了他们的行为,根本就是在路明非旁边等着他们。这当然也需要一些天赋,“侧写”的天赋。

  伊莎贝尔的手悄悄地伸到枪口末端,解放了固定在那里的刺刀,这种刺刀本身就是一种战术匕首,很适合近身作战。

  “嗯。”诺诺回答。

  “师姐,不要逼我。”伊莎贝尔直起了身,全身肌肉缓缓地收紧,像一张弓被拉开。

  她只比诺诺晚了一届,两个人在学生会的时间有很大的交集。无论是作为前辈还是作为恺撒的未婚妻,伊莎贝尔都对诺诺保留着一些尊重,诺诺在学生会里飞扬跋扈的时候,她还是个有些怯的小女孩。

  她当然也听闻过诺诺的暴力,甚至特意看过诺诺格斗训练的视频,毫无疑问诺诺是很有天赋的,无论肌肉的反应速度还是身体的柔韧性,都是第一流甚至超一流的,可以说她天生适合近身战,虽然没有言灵辅助,但搭配侧写去预判对手的进攻,绝对是值得尊敬的对手。

  然而就像恺撒研究阿巴斯的档案是为了知道对手的缺点,伊莎贝尔心里也把诺诺看作自己的对手,只要超越了诺诺,她就会是学生会上下公认最厉害的女孩。

  诺诺是有弱点的,这个弱点就是她太不努力了,她从来不会把某个进攻的套路磨砺到无懈可击,而是会仗着天赋的优势乱来,反正她会侧写,对手的进攻她通常都能看破。

  但这在伊莎贝尔这里不起作用,伊莎贝尔是个舞蹈家,舞蹈家对于肌肉的训练不在武术家之下,柔韧性则在武术家之上,而她们的平衡能力和节奏感是没练过舞蹈的人根本无法想像的。伊莎贝尔的攻防和舞蹈同理,肃杀的同时还很具观赏性。

  伊莎贝尔一直练习着一种美妙而且诡异的旋踢,动作很像一种已经失传的西班牙地方性舞蹈,没见过的人很难想象人的肌肉可以那样发力,当然也就不会想到怎么防御那种旋踢。

  伊莎贝尔准备把这个旋踢用在诺诺身上,诺诺瞬间就会因为轻微的脑震荡而放弃防御,等到她清醒过来,伊莎贝尔的匕首已经停在她的脖间了。

  整个过程只需要不到半秒钟,这是伊莎贝尔对学生会十年来最强女孩的一次挑战。

  “不要逼我这种话……”诺诺冷冷地说。

  完美的机会,一开口说话,你的气息就不连贯了!伊莎贝尔看似轻盈地旋转,实则刚猛有力,这一刻若有一条红裙系在她腰间,必然是令人惊艳的画面。

  无法想象的角度,无法想象的发力方式,从已经失传的舞蹈中整理出来的旋踢,准确地踢中了诺诺的侧脸。踢中的那一刻伊莎贝尔心里有点后悔,她高估诺诺了,应该脚下留情的,毕竟诺诺已经离开秘党很久了,她攻击的只是一个准备当新娘的女孩而已。

  然而就在下一刻,她忽然觉得自己的脚踝被人抓住了!

  诺诺被踢中之后并未如预想的那样,因为头部遭受攻击而失去防御,她一把抓住伊莎贝尔的脚踝,还了一脚。这一脚就没有伊莎贝尔的旋踢那么优美了,基本上就是跆拳道里的侧踹,毫无技术含量,但是粗暴直接。

  巨大的力量瞬间穿透伊莎贝尔的身体,这次是真的造成了脑震荡,伊莎贝尔落地的时候,已经晕了过去。

  “……得是有实力的人才能说的。”诺诺捂着被踢肿的脸,跌跌撞撞地退了几步。

  她确实是疏于练习了,如果不是另一个天赋的优势在,她已经被伊莎贝尔一招制服了。

  这个天赋优势是耐打……伊莎贝尔研究的是诺诺的视频资料,却没见过诺诺真正对敌的时候,她被叫作暴力巫女,并非说她高效精准地输出暴力,而是她拿着角钢都能上场,打架够狠够野,这样的人,当然得比较耐打。

  诺诺上前一步把路明非翻了过来,刚翻过来她就愣住了,尽管是这种应该悲怆或者担忧的时候,她还是恼火地呸了一声。

  看起来并不用太过担心这家伙的死活,被轻重武器火力洗礼了那么长时间,他还四肢健在零件齐全本就说明这家伙是个真正的怪物,翻他过来的时候他甚至还哼哼了一声。

  诺诺脱下自己的外衣丢在这家伙身上,好歹帮他遮挡一下,然后想去试他的脉搏,手却停在了空中。

  路明非的双肘各插着一柄武器,看穿透的程度,把他两臂最关键的几根肌腱连带着肘骨都给摧毁了。如果把龙族血统的修复能力排除在外,这家伙的胳膊已经彻底废了。

  而那两柄武器,是路明非自己的短弧刀。

  诺诺惊呆了,谁干的?谁能用他自己的武器伤到他?伊莎贝尔为首的突击队甚至没能接触到他。

  然而她立刻就明白了,明白了他在橱窗中看到自己形象时的奇怪表现,还有那声痛苦的嘶吼。

  那一瞬间他确实是恢复了一点神智,或者说被镜中自己的样子吓到了,于是他借着那一瞬间的清醒,把短弧刀插进自己的双肘,截断了关键关节处的肌腱,即使是纯血龙类,这样的伤害也无法瞬间痊愈。

  大概是想给诺诺和乌鸦争取一点逃跑的时间,他对自己变成了怪物会做什么事并无把握。

  这家伙居然会对自己那么狠……可他是个怂货才对啊,怂货才是诺诺认识的那个路明非。

  诺诺的眼睛有点湿润,但她并不想流露太多的情绪,也就只是继续跪坐在路明非旁边,拍了拍他的脸,“喂!”

  “别动!”背后传来低低的声音。

  那是维多利亚,她端着突击步枪,指向诺诺的后心。

  诺诺有点后悔,冈萨雷斯和维多利亚都被她打倒过,但她很清楚这组人里最棘手的还是伊莎贝尔,所以她没有来得及给这俩家伙补上一击就来找伊莎贝尔了。想来是被打晕的维多利亚又醒了过来,这位年轻的女伯爵还真是顽强。

  维多利亚站得离诺诺很远,她被诺诺放倒过一次,很清楚这位师姐的近身格斗能力,但这一次她手里有枪,而且已经瞄准锁定。

  “别烦我!”诺诺低声说,此时此刻她确实心情不好。

  维多利亚舔了舔嘴唇,想要找到某个合适的说法来劝诺诺放弃抵抗。她的枪里填的不是弗里嘉子弹而是实弹,但如果诺诺真的反抗,她也不得不开枪。

  可她真的找不出什么合适的理由,这场追逐的开始,大家就站稳了各自的立场,根本不会耍什么嘴皮子,遇到了开打就是了。

  但她并没很多时间思考,几秒钟后她就被一口平底锅敲在了后脑上,软绵绵地倒下。

  “他妈的!在我的地盘上这么嚣张!”乌鸦恶狠狠地说着,丢下了手中的平底锅。

  那是他从街边一家厨具店里顺手捡的。

  他在路明非身边蹲下,测了测他的脉搏,放下心来,“怎么会这样?”

  他有点不明白,要是知道路明非龙化起来这么恐怖,他根本不会制定用狙击枪干掉他的计划。可那个恶魔降临般的路明非居然毫无还手之力就被学院的重火力干躺了,沦落到春光外泄地被女人抱着,难道是个虚有其表的家伙?

  诺诺看向街边一面黑着的大屏幕,“这帮蠢货自己搞砸了。”

  乌鸦明白了,毁灭性的重火力摧毁了整条街上的玻璃窗,当然也不会漏过那些广告大屏,梆子声一旦消失,路明非的龙化就会暂停。所以到后来被攻击的其实是个变身变了一半的倒霉怪物。

  不过这也是伊莎贝尔他们的运气,要不是这个失误,此时此刻她们应该已经连渣都不剩了。

  “快走!趁着烟雾还没散!”乌鸦说,“外面还有架直升机,警察也快到了。”

  他还没说完,狙击枪子弹已经带着尖锐的啸声从他们身边掠过,爆炸尘快要散掉了,直升机上的人正借助红外线目镜盯着他们。

  诺诺俯下身想要把路明非扛起来,不过这样一动作她盖在路明非关键部位的衣服就落了下来。

  “这种重体力活儿还是交给男人!”乌鸦赶紧说。

  他抱起路明非往肩上一送,诺诺冲街边招招手,藏在一家玩具店里的楚子航冒出头来,三个人狂奔着进入街边的小巷。

  远处已经响起了尖锐的警笛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