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情感 > 君子之交(全2册)全文阅读 > 第11章 上集:肆(5)

第11章 上集:肆(5)






  曲同秋势单力薄,真要动手,一巴掌就会被拍飞出去,只得大声说:“你们知道她哥哥是谁吗?S大的楚漠你们听说过没有?”

  瞎猫碰上死耗子,楚漠算是恶名远播,那几人倒还真的有所忌惮,相互对望着,有退却的意思,但又似不甘心。

  双方僵持了一会儿,其中一个男人嘻笑道:“行,我们卖楚漠一个面子。但你们也得卖我们一个面子。这杯酒可是特意买来要交朋友的,没人喝,可就太不够意思了。”

  曲同秋听得楚纤在背后小小声说:“我才不要喝。”

  他的酒量也就一杯即倒,而且这酒看着就让人觉得不怀好意。如果是庄维在,应该会跟他们硬拼,争一口气也好。但倘若翻脸吃了大亏,就算以后楚漠十倍报复回去,女孩子家吃的亏也一样补不回来,就算把他们揍烂了又有什么意义。

  曲同秋思来想去,还是息事宁人,把酒接了过来,屏住呼吸一口一口把它喝干净。

  放下杯子就已经开始觉得晕眩,摇晃着,视野变得怪异,酒吧里的温度似乎高起来,令他极其燥热,外界的声响忽远忽近。

  浑浑噩噩了一会儿,听得心脏“扑通扑通”急速乱跳,突然眼前一黑,便一头栽了下去。

  而后的知觉便被杂乱扭曲的梦境吞噬。

  美梦和噩梦交缠着铺天盖地而来,时而是身在天堂般平和甜美,时而又如同地狱一般苦痛难熬,再过去却又简直是在烈火中焚烧,身不由己地被反复煎熬着,像快要爆裂开来。

  等终于从混乱过后那安息一般的无边黑暗中猛然醒来,一睁眼,视野里便是白花花的一片。

  反差之大令曲同秋呆愣了好一会儿,才总算明白过来自己是在医院。

  “他醒了。”

  听到有人这么说,曲同秋转动着眼珠往屋子里瞧了一瞧,发现了任宁远,而后也看到庄维和楚漠。

  “老大……”

  开口就发觉喉咙疼痛,声音也嘶哑。曲同秋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记忆只到酒吧喝酒的那一场景为止,完全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

  隐约觉得身上很痛,强烈的不舒服,自己又身在医院,便问:“我是怎么了?”

  三人的表情都有些怪异和尴尬,一时竟然无人回答他。

  沉默了一会儿,楚漠先开口,咳了一声,而后说:“你们在酒吧遇到点麻烦。然后我也不清楚。不过楚纤没事,她现在很好,她让我代她感谢你。”

  曲同秋一听就很是欣慰,总算能对任宁远有个交代,便高兴道:“她没事就好。”回头又想到自己身上的疼痛,就又问:“我是被酒吧里的人打了吗?”

  任宁远安静着没说话。

  庄维的脸色则非常难看,全然发青了,过了半晌,从牙缝里说:“不是挨打,你这个傻子!”

  曲同秋呆了一会儿,满心疑惑,努力回想揣测到底是出了什么事,身上的痛确实跟平日挨打的痛不一样,手脚似乎都没受伤,但想要起身的时候,却牵动一阵撕心裂肺的疼……

  呆想了一会儿,看着那三人的的表情,曲同秋忽然明白了点什么。

  先是难以置信。他根本没想过世界上会有这种事情,至少没想过会发生在他身上。他觉得根本不可能是真的。这就像要他相信这世上有鬼一样。

  而后便混乱了。说不出话,脸部肌肉都动不了,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连他们讲话也听不见,只能呆呆坐着。

  幸好他什么也不记得了。

  三人在病房里坐了一会儿,任宁远弄了点果汁给他喝,又用外面买来的餐点代替了医院的食物,还留了一些杂志给他看,又问他有什么想吃想玩的,说等下都会给他送来。

  大家都绝口不再提,免得面对的时候尴尬,也免得刺激他,只假装什么也没发生过。

  如果是楚纤出事,那酒吧大概会整个被楚漠他们翻过来,腥风血雨都免不了。

  而他不一样,事情就这样在刻意的回避和忽视中含糊地过去。他自己也情愿要这种约好了一般的缄默。反正他根本一点也记不起来,只要没人说,就可以当成没人做过。

  探望的三人一起离开了,而他仍然得在医院躺着。具体原因他不想知道,医生说的时候他赶紧屏气不让耳朵听。

  他又不比楚纤那样娇贵的女孩子。他是个男的,运气又不好,经常吃皮肉苦头,倒一次霉会比现在这种程度厉害得多,还未必有这种病人的待遇。

  起码任宁远给他送来的鲜鱼汤很好喝。

  只是连任宁远送给他的裤子都烂了,想到这个就很伤心。

  晚上看了一会儿杂志,那些故事不知怎么的一个都读不进去,曲同秋便关了灯,闭眼睡觉。不知躺了多久,依旧清醒着,全无睡意。隐约听得门口略有动静,曲同秋把眼睛睁了一条缝,往那微弱的光亮处看去。

  门口是熟悉的高大身影,曲同秋心里憋闷,此时见了他,也有些高兴:“老大。”

  任宁远仍然放轻着步子走进来,也不开灯,只在昏暗里走到他床边坐下,温和道:“我吵醒你了?”

  “没,我醒着。”

  “睡不着?”

  “嗯。”

  “是身上不舒服吗?”

  这样的关心,曲同秋却觉得没法回答,便换过话题:“老大,你不陪楚纤吗?”

  “她好好的,又有楚漠陪她。你呢?现在有没有好一点?”

  任宁远这样的温柔让他觉得很感激,心里软软地发酸:“我没事了。老大你有时间,该多陪女朋友的。”

  “嗯?”任宁远似乎愣了一下,而后笑道,“你说楚纤?她不是我女朋友。她是小妹妹。”

  曲同秋才知道自己弄错了人,有些不好意思。

  任宁远接着说:“她很感谢你。要不是你,她那种性子,就该吃大亏了。”

  被任宁远表扬是大喜事,只是他把这件事来回想上一想,就怎么也没法高兴得起来。

  两人对着坐了一会儿,任宁远突然说:“委屈你了。”

  曲同秋憋了一天,这下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任宁远拍了拍他的背。曲同秋只觉得他的掌心很温暖。

  “老大,你会不会瞧不起我?”

  他一直都比窝囊废还要窝囊废。出了这种事,连男人的尊严都没了。

  任宁远柔声说:“怎么会。”

  曲同秋抽噎了一会儿,红着眼睛问:“老大,你能帮我忙吗?”

  “嗯?你尽管说吧。”

  “那个人是谁?”

  “……”

  “老大,你一定查得到吧?”曲同秋吸着鼻涕,但拳头捏紧了,“我……”

  任宁远看了看他:“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因为你对他做不了什么。与其觉得受不了,不如干脆不要知道。”

  “但是……”

  任宁远伸出手指,安抚似的,轻淡地碰了碰他的头发。

  “不用担心。我会替你惩罚他的。”

  出院之后,曲同秋就不再想这件事了。

  任宁远一诺千金,既然说了会替他报仇,那就值得他全心全意相信。这难以承受的阴影,此后都由任宁远帮他负担了。他非常的感激。

  任宁远对他很好,这种好倒也不是什么实在的好处,而是眉梢眼角一点点的同情和温柔,一起吃饭时偶尔给他夹一筷子。

  这样曲同秋就很够了,任宁远全身上下都带着魔力,只要在他伤口上抚一下,什么痛都会飞走了似的。

  上完课,他就去任宁远的公寓打扫,然后看DVD。任宁远拿钱让他去租了不少碟片回来,而租来了却又爱看,买的卤味也不怎么吃;曲同秋为了不浪费,在还掉之前就一部部看过去,边吃最喜欢的卤鸭翅,边看故事片,倒也很开心,似乎这样一来,那些难受的东西就可以全忘了。

  任宁远坐在沙发上读着杂志,突然问他:“你是不是很想交女朋友?”

  曲同秋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嗯”了一声。

  任宁远若有所思:“你喜欢什么样的?”

  “呃……温柔的。”

  “嗯,还有呢?”

  “讲道理的。”

  “嗯。”

  “成熟的……”

  任宁远笑道:“原来你喜欢姐姐型的。是想交漂亮的女朋友吗?”

  曲同秋一下就脸红了:“这个,只要顺眼就好了。我觉得性格比较重要。”

  任宁远“唔”了一声,点点头,也不再问,而后继续看他的杂志。

  对话结束曲同秋也就忘了这回事,其实他跟在任宁远身边,就想不起来要找女友。

  第二天,他奉了任宁远之命去一家餐厅。一进去,就见任宁远在面朝门口的方位坐着,抬眼看到他,便招手叫他过来,温和道:“我介绍朋友给你认识。这是杨妙。”

  在任宁远对面坐着的是个气质让人很舒服的女人。看起来年纪比他们略大,谈不上多靓丽,但皮肤甚是光滑,一双丹凤眼,脸只比巴掌大不了多少,卷发在脑后松松挽着,相当别致。有种媚入骨髓的女人味。冲着曲同秋微微一笑,就把他弄得脸红了。

  女人见了满脸通红的曲同秋,有些意外:“真清秀啊,这么害羞,我还以为你的朋友都跟你一样是早熟款的呢。”

  任宁远微笑:“你不是最喜欢照顾小弟弟吗?”

  曲同秋紧张地坐了下来。两人互相自我介绍,彼此大概认识了,才知道对方与他竟是同乡,已经工作了,比他大了好几岁,但温婉甜美的面容,并看不出真实的年龄差距。

  心知这就是任宁远介绍给他的女朋友,一颗心都紧张得快要蹦出喉咙口。他不擅长和女人交往,一开始都不知该聊什么话题才好,生怕冷场。

  幸而任宁远在一边帮忙,虽然话不多,但淡淡点拨几句,对话就能很顺利地进行下去,一顿饭倒也吃得融洽。

  饭后任宁远结了账,便告辞先离开了。送女性回家这样的重任自然是交给曲同秋,曲同秋便小心翼翼,陪杨妙坐进计程车。

  他对杨妙已经很有好感了,两人虽然所处环境大不一样,却谈得来。一路聊下来,觉得她是让他很舒服很喜欢的类型。并不奢望对方就一定能看上自己,但哪怕做朋友也是好的。

  送杨妙回到她的住处,在楼下分手的时候,她说:“你们好像快期末考试了吧?功课会不会不轻松?”

  “也不会,我都复习得差不多了。”曲同秋平时都很认真,到考试的时候就不必临时抱佛脚。

  “那这样,”她微笑着,“明天有时间可以再见面吗?”

  曲同秋高兴得一颗心都怦怦跳,面红耳赤地连连点头,把她也逗笑了,点了他额头一下:“小朋友就是可爱啊。”

  曲同秋得了如此好运,目送她上了楼,转头就飞奔回去,只想立刻去告诉任宁远。

  任宁远果真是有魔力,简直就像无所不能的阿拉丁神灯一样,许下的愿望都帮他实现了。

  然而任宁远却还没回到公寓,曲同秋在门外兴奋难抑地等了好一会儿,到了半夜,也不见他回来。

  又没电话可打,想到宿舍管理的门禁,只得先回学校去了。

  此后任宁远似乎忙碌起来,曲同秋很难碰到他闲暇的时候,去他的公寓,也是吃闭门羹居多。

  而杨妙那边,两人的交往渐渐热络。姐弟恋的感觉很不坏,杨妙是很有魅力的女人,又喜欢他的青涩老实和真诚勤恳,慢慢地,曲同秋闲下来的时间便都是带着书去她家里了。

  熟了才知道,杨妙在夜总会工作。这令曲同秋一时有些意外。然而女人笑着说“在夜总会工作又不低人一等”的时候,那份淡定的坦诚又让他放松下来。

  毕竟是任宁远介绍给他的人,他会因为相信任宁远而相信杨妙。何况杨妙这样的女人,会让他觉得这职业远没有自己固有印象中的那般轻贱。

  她通情达理,懂生活,有情调,有精明利落的时候,也有天真可爱的一面,能有这样的女朋友,已经是他的幸运了,职业又有什么关系呢。

  听杨妙对他讲夜总会里的奇闻轶事,告诉他要怎样伶牙俐齿才能躲酒又多劝酒,令客人多开名贵的酒,甚至觉得她比他这个大学生要懂得多得多。没什么配得上配不上的。

  时间虽不长,但曲同秋已经开始在认真恋爱。无论杨妙那边对他究竟是什么程度的感情,初恋总是令人心如鹿撞,整个世界都变得明朗美妙了。

  这种快乐的事情,他忍不住要跟任宁远分享。任宁远偶尔有空与他相处,就会耐心听他唠叨各种二人相处的趣事,而后微笑着说句“喜欢就好”。

  曲同秋坐在他脚边的垫子上,抬头和他说话,看着他沉静俊朗的面容,这种时候就会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和杨妙交往以来,曲同秋开始在深夜到夜总会去等她下班,再护送她回家。

  其实杨妙是场上老手,身段灵活,深知进退,比他圆滑老练不知多少,总笑着说根本不需要他解围,更不放心他来这种场所。但年轻女性单身夜行总是危险的,他有保护和照顾女友的义务。

  去了几次,他已混得脸熟,保安看他站得辛苦,也会放他进去,让他在靠近门口的地方找个位置坐着等。

  这晚,曲同秋等得比平时要久,看了几次手表,又抻长脖子望了好一会儿,才终于看见穿着露肩酒红短裙,盘着好看头发的女人身影,便高兴地迎了上去。

  “今天比较晚下班呢,没事吧?”

  “没事,我们回去吧。”

  曲同秋答应着,正要把带来的外套给她披上,肩头忽然一紧,反应过来之前就被大力往后扯开,差点被甩飞出去。

  曲同秋撞倒旁边的桌子,再狼狈地爬起来的模样很窝囊,以至于袭击他的男人看都没看他一眼。

  扫清了障碍,男人便酒意浓浓地对着杨妙嘻笑道:“杨小姐……”

  男人又高又壮,长得鼻高目深,外国人的面孔,更比曲同秋高了一个头不止,胳膊上肌肉虬结。

  曲同秋见他伸出一双大手要去抓杨妙纤巧的肩膀,就跟老鹰抓小鸡一样,慌得忙冲上去,挤进两人中间,喊道:“你要做什么?!”

  男人看他挡在杨妙身前,觉得很好笑地嗬嗬两声,伸手像赶苍蝇一般挥了曲同秋一巴掌:“滚开,少管闲事。”

  曲同秋被抽得头昏目眩,偏偏躲不开,在杨妙的惊叫声中又挨了一下,被左右开弓、结结实实地打了一顿耳光。

  旁观的众人原本甚是紧张,以为会看到英雄救美的一幕,哪知道他这么没用,挨打也挨得滑稽,不由爆出一阵笑声。

  男人两三下就打算把这不自量力的小子解决了。曲同秋无还手之力,但死活不让他空出手去占杨妙的便宜,男人怎么也甩不开他,很是恼怒,又扇了他两下,骂道:“哪儿来的小丑,找死吗?”

  “他是我男朋友。”

  说话的人是杨妙。纤细娇柔的女人对着那种凶神恶煞的壮汉,非但毫无惧色,还母鸡护小鸡似的伸手搂住曲同秋的肩膀,这一切都让曲同秋羞惭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