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情感 > 君子之交(全2册)全文阅读 > 第9章 上集:肆(3)

第9章 上集:肆(3)






  曲同秋有些尴尬,但还是老实回答:“太贵了。”一个城东一个城西,深夜坐上计程车,车费那还了得,不把表跳爆了才怪。任宁远这样的人,似乎从来都不太能理解他的节俭,或者说穷酸。

  “这样,”任宁远放下酒瓶,“不介意的话,你也可以在这里过夜。”

  曲同秋完全受宠若惊,连连道谢。这公寓很宽敞,但显然是适合单身者居住的格局,东看西看也只有一张床。

  “那,我是睡地板吗?还是……”

  任宁远微微皱眉道:“都是男人,就不必了吧。你先去洗澡,睡衣在柜子里,洗漱的东西也有,挑一套合适的。”

  曲同秋立刻遵命行事,只差没敬礼了,随便拿了件薄浴袍,就打仗一般直奔浴室。

  光是用着任宁远的浴室就觉得很感动,所有的东西都是任宁远的,绿茶须后水更是任宁远身上常有的味道,统统用过一遍就觉得自己也净身洗礼了一般。

  曲同秋相当虔诚地洗好了出来,见任宁远已把方才倒好的两杯酒拿进卧室里,正坐着看杂志,抬头见了他,便说:“喝点红酒再睡吧。对睡眠有好处。”

  曲同秋跟他一起喝了酒,目送他进浴室,紧张得心口怦怦直跳。

  没想过隔了这么多年,还能有和任宁远在同一张床上躺着的时候。

  学生时代那种向往又敬畏的心情,纵然是十几年后的今天,也仍旧一样清晰。

  又是期待又是忐忑地在薄薄的蚕丝被下躺着,一心想等着和任宁远聊天。并卧夜谈这样的机会,他奢望了十几年也从来没能有过。

  然而浴室传来的隐约水流声却极其催眠似的,让人分外地困倦。没能等到任宁远洗好,他就迷迷糊糊陷入香甜的黑暗里,还做了梦。

  很久没做过这样清晰具体的梦了,梦境混乱而跳跃,浓厚的情色气息。覆盖下来的黑影像有实体一般,能逼真感觉到正发生的动静,甚至开始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

  迷迷糊糊地情绪被挑动起来,嘴唇温热的触感都很鲜明,仿佛那是真的一样。梦里都感觉得到脸热心动,隐约觉得梦的对象该是个美人,怎么个美法不甚清楚,反正觉得很喜欢,从心底涌起的舒服愉悦的感觉。

  但过了一会儿,很奇怪地发觉梦里亲热的对象高大有力,并不像女性,反而是自己被当成个女人一般对待。

  模糊地看到那人的脸,觉得轮廓非常的性感,却赫然认得是任宁远。

  这一下非同小可,惊出他一身冷汗,梦境立刻便自动断电一般,成了一片黑暗。

  醒来的时候曲同秋只觉得手脚发软,大概是睡得太久太沉,全身都是酥软的疲惫感。

  背上残留的一点麻痒感觉提醒了他昨晚的梦,立刻被变女人的诡异梦境吓了一跳。忙低头去瞧,幸好自己的胸脯仍旧是平的。想想又不放心,再认真看了看,上下把自己检查了一遍,确认自己真的是个男人,才总算舒了口气。

  心中惴惴的,转头去看任宁远,那男人还在沉睡,侧脸很是沉静英俊,看样子可能什么也没觉察到。

  这样一个让自己崇敬的男人,竟然变成他的做梦对象。曲同秋惶恐之中连吞了好几下口水。若是被知道,以后也没脸皮再混下去了。

  趁任宁远还在熟睡,曲同秋蹑手蹑脚起了床,打算偷偷摸摸离开。

  但走到客厅,想了一想,这么不声不响地溜了才更是大不敬,要罪加一等的。

  于是就用冰箱里的材料做了简单的早点,谨表示被留宿的谢意。

  开门要走的时候发现早报已经送来了,也顺手拿进屋里,摆在早点旁边,这才溜之大吉。

  这一日过得困乏不已,腹中饥饿,更是惴惴地不知任宁远醒来会是什么情境。

  正靠公司饮用水充饥,突然看到任宁远的来电,曲同秋忐忑地接了,叫了声:“老大。”

  “嗯。你上班没迟到吧,”任宁远的口气听不出喜怒来,“离得挺远。”

  “没,没,从你那儿过来,地铁不用换线,很方便的,”曲同秋点头哈腰,“老大你刚醒啊?”

  “有一会儿了。刚想到有件事要跟你说一声。”

  曲同秋心里“咯噔”一下。

  “你早饭做得不错,辛苦你了。”

  曲同秋立刻正襟危坐,既不困也不饿了,脸都滚烫,完全只剩下受到赏识的感激涕零:“应该的应该的。有需要你只要说一声,我随时给你弄。”

  “哦,”任宁远似乎沉思了一下,“正餐你还会做什么菜色?”

  “家常的我都会,有菜给我我就能做。若要讲究的,我也会一点。”

  “家常的就好,”任宁远很自然地把话接下去,“晚上下了班再过来吧。我要晚点才到家,你慢慢做。”

  “那……”曲同秋想,他总不能穿墙进去啊。

  “门口的花盆底下有钥匙。”

  曲同秋再次受宠若惊。任宁远不喜欢别人进自己地盘,而钥匙这么重要的东西竟然大方托付给他,这简直是他当任宁远跟班以来的最高奖励,定当不辱使命。

  用摸到的钥匙进了任宁远家门,他牢记任宁远的嘱咐,东西可以随便吃,但是不能乱翻乱看,活动空间就是厨房。

  就算任宁远不说,他也很懂分寸的。

  曲同秋拿捏着时间做饭,材料先都洗切备好,煲着米饭,要炖的要蒸的早些放进锅里,腿肉切了薄片用调料腌着入味,还有盆豆苗蘑菇,留着任宁远进了家门再炒,图个热腾腾的新鲜。

  等着温火炖汤的时间里无事可做,便索性打扫起来,拿块清洁布上上下下都擦了,书架也抹得干净。而后把手擦干了,想借本书下来看。

  任宁远读很多很怪的书,几排书脊一本本望过去,看着名字都没什么想读的冲动,而后见到一本相册。

  相册保存得很好,但看得出来是旧的东西。一般人家架子上几大本相册都是给人看的,结婚照啊,小孩从满月开始的照片啊,全家福啊,乐得和大家分享。

  曲同秋犹豫着不知这里面是不是隐私,谨慎起见还是不碰的好,但手指一拨,就见得封面上是烫金的几个大字——“S大XX届毕业纪念”。

  曲同秋顿时血都热了,想不到任宁远这么多年了还会留着毕业时候学院发给的东西,而他自己恰恰是错过了。

  想着当年大家毕业之时人手一本这个,而他没能拿得到,不由得百感交集。

  盘腿在擦干净的地板上坐着,开始翻看相册,打开就是陈年相册特有的那种略微陈旧,令人怀念的气息。内容果然是学校里的影像,第一张就是全学院的毕业合照。

  毕业照上密密麻麻的面孔,一个个仔细看过去,有熟悉的同专业同学,也有其他专业的陌生面孔,还有前排那些印象模糊了的老师……

  借着这薄薄的纸片,记忆里那些人影都清晰凸现起来,当年的班长,同屋的舍友,全都是旧时青春的模样,只是自己并不在其中。

  边看边回忆,一时有些伤感。

  而这些小小的人形里,也没有楚漠,也没有庄维。

  这个他是知道的,那时的楚漠和庄维,应该已经出国留学了。

  庄维全家要移民的消息被人打听出来,是在二年级下学期的时候。

  当时这是很惊人很了不起的事情,所以尽管庄维想要低调处理,这事还是传得全学院都知道了。

  那几天人人见了庄维都要询问并恭贺一番,庄维反而一点高兴的样子都没有,骂道:“恭喜个屁,有什么可喜的?”而后迁怒到曲同秋身上,对他愈发的粗暴。

  而对曲同秋来说,别说移民,就连活生生的外国人他都没亲眼见过,自然也觉得搬去国外生活实在非常的新奇和有趣。

  因此他完全不理解庄维成天都在生些什么气,比如明明是庄维自己不小心才被开水烫了手,却把他骂得狗血淋头,还用他的牙膏来敷伤处,一挤就是半条。

  楚漠的情绪不稳倒可以理解,他对庄维很有好感,庄维这一走,他会心情不好那是自然的。

  然而没过多久,楚漠也大声宣布他也要准备办理去留学了。

  这让曲同秋很是吃惊,他虽然知道楚漠很欣赏庄维,但也没想到会追随到这种地步。

  而他知道任宁远也对庄维也有好感,跟楚漠交情更好,到最后,说不定连任宁远也会和他们一起走了。

  一想到这个,曲同秋就突然失眠了。任宁远如果去了地球另一端,那就算他再怎么努力去追逐,也没法跟得上。而大学里见不到任宁远的生活是无法想象的,更难以接受。

  有一天帮任宁远捡完球,在球场边坐着休息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心里的惴惴,开口问任宁远:“老大,你也会出国吗?”

  任宁远看了看他,道:“我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出国?要也是等大学毕业了才打算。”

  “但是庄维要去了,”曲同秋想了想,忙又补上,“楚漠也要去了。”

  任宁远笑了:“我和楚漠又不一样。”

  曲同秋突然觉得很放心,立刻就高兴起来。无论其他人如何,大学四年里任宁远还是会留下来和他一起度过。只要这样便能心满意足。

  只是想不到日后,最先离开的是他自己。

  庄维当时在他们学校已经变得非常的有名。他长得好,成绩好,家世好,摄影作品还拿了全国大奖,甚至于上过电视,拍过一个平面广告,简直就是个万中挑一的翩翩佳公子。

  人长得漂亮,不论放在哪里,都是很有用的。庄维是中性阴柔的美貌,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环境中,不仅外院外校的女生慕名而来,就连学院内的男生也渐渐对他很是追捧。

  楚漠和任宁远就是他背后最为有名的两位支持者。

  楚漠对庄维的额外袒护已是路人皆知,而任宁远虽然不动声色,却也表示过对庄维个性清高和才华横溢的欣赏。

  校园正是八卦滋生的温床,大家都在隐隐约约地讨论新旧两位学生会长为庄维而暗生嫌弃的可能性。传言漫天,连当事人都不免耳闻。

  任宁远对此只笑笑,一如既往地不置可否。楚漠则大骂“无聊”,把两个多嘴的男生暴打了一顿,看得曲同秋心惊胆战。

  虽然一天到晚跟着任宁远,但曲同秋也不清楚这喜怒不形于色的男人对庄维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思。

  庄维的态度也一直不明朗,再加上流言盛行,三人成虎,如果楚漠真的心存芥蒂,最后两人反目,那不管这三角关系是怎么样一笔糊涂账,他都绝对不想看到他的老大吃亏。

  思来想去,曲同秋觉得该自己去帮任宁远打探点情报。于是买了一些啤酒,还有下酒的卤牛肉和笋干,带去找庄维。

  庄维已不住在学校宿舍了,他自己租了个房子,方便洗晾他那些照片。曲同秋进去的时候他正往墙上贴一些黑白照,见曲同秋拎着的东西,便问:“楚漠让你送来的?”

  “不是……”

  “那么是任宁远了?”

  任宁远可能真的对庄维很好。想到这个,曲同秋不知怎么的有点难过起来。

  “不是,这是我买的。”

  庄维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你?你是有什么事?”

  “没有,我顺路带来的,你吃就好。”

  庄维“哦”了一声,挑起一边秀丽的眉毛,放下照片,靠在桌边看着他。

  对着少年那样出众的美貌,连曲同秋自己也觉得庄维除了过于骄傲,脾气不好之外,还是很有魅力的。

  那种魅力和任宁远不同。任宁远是温和的自傲,让人心生敬畏仰慕,恨不得跪下膜拜。而庄维的冷傲反而招蜂引蝶。没有人敢打任宁远的主意,觊觎庄维的则不少。

  他对庄维谈不上觊觎,模糊的羡慕和好感还是有的,只是庄维喜怒无常,总在小的地方欺负他,跟楚漠一吵架就拿他当挡箭牌,弄得他不喜欢跟庄维来往。

  “你坐吧。”

  见庄维盯着他,曲同秋隐约就有点害怕,往门口退了两步:“不用了。”

  昨天他才刚因为他跟楚漠吵架而遭了殃。庄维大骂楚漠“我宁可碰一条狗,也不会让你碰”,而后把一旁呆立的他抓过来,在他来得及反应之前就抱住他,放开后又嫌恶地打他一个耳光,可怜他还没搞清楚状况,接着就又挨了楚漠一个耳光。

  主角们的生活里都需要一些面目模糊的路人角色,可供差遣、陪衬,迁怒、嫁祸等等,而他恰好就是。

  “喂,都叫你过来了。”

  曲同秋被揪住耳朵硬拉过去,庄维手上很是用力,痛得他“咝咝”了两声。

  庄维拉开一把椅子:“坐吧,你先吃。”

  曲同秋受宠若惊道:“我不用……”

  “你不吃我怎么确定它没问题?”

  曲同秋只得揉着耳朵坐下来,吃了一块笋干证明它无毒无害,想着要帮任宁远打听消息,便问:“庄维,你有女朋友吗?”

  庄维夹起一块牛肉,“嗤”了一声:“我有女朋友你会看不见?你瞎了不成?”

  “那有男朋友吗?”

  曲同秋刚问完头上就挨了一下,见庄维对他怒目而视:“你什么意思?我长得像喜欢男人吗?”

  “不不不……你怎么会像……”

  庄维瞪着他:“干吗这么紧张?”

  曲同秋双手乱摇:“不不不不……”

  庄维骂了句“墙头草”,就不再理他了。

  “庄维,我是想问,楚漠和任宁远,你觉得哪个比较好?”

  庄维想也不想:“都不好。”

  曲同秋正在为难,这种答案回去也不好向任宁远交代,却听他问:“胖子,我要走了你是不是很舍不得?”

  “嗯,是啊,我们都会想你的。”

  庄维望着他的眼神有些怪异,看了半天,突然说:“说老实话,你觉得我怎么样。”

  曲同秋被看得全身发麻,觉得不太对,但只能顺着他的话回答:“你挺好的。”

  “有多好?好过任宁远?”

  曲同秋不知如何作答,想了一想:“呃,老大和你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庄维已经坐过来了,两人靠得太近,曲同秋有种被逼迫着的感觉,对上庄维的眼睛,一下觉得心慌,只得硬着头皮说:“你比较好。”

  庄维不再说话,直直看着他,一会儿后,突然命令道:“头抬起来。”

  曲同秋打了个寒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按住肩膀。慌张中挣扎了两下,见庄维的脸逼近过来,吓得本能闭上眼睛。

  两人嘴唇就快要贴在一起,曲同秋瞬间鸡皮疙瘩竖了一背。

  偏偏庄维还抱着他,不让他挣扎。曲同秋正全身紧缩,如临大敌,突然领口一紧,脸上就重重挨了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