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情感 > 君子之交(全2册)全文阅读 > 第33章 上集:玖(3)

第33章 上集:玖(3)






  曲同秋看着他,等待着。

  “你还没有爱上我吧?”

  曲同秋“咦”了一声,意识到那腔调中的怪异。那并不是询问的口气,或者说,并不是想要一个肯定答案的口气。

  庄维又急促地问了一遍:“你现在还没认真爱上我,是吧?”

  曲同秋突然之间明白过来,“啊”了一声,一时没能说出话,庄维又迅速说:“还没爱上那就好。”

  对话匆匆就被强行结束了。

  曲同秋声音还在喉咙口,张口结舌地愣着,望着庄维。过了相当长的时间,他才领会过来,其实并没有人真的想听他说,于是又“啊”了一声。

  这一声之后,他就再没有声音,只看着自己的手,而后低头去看着地板。

  “曲同秋。”

  男人没有反应。

  庄维在他面前蹲下来,抬头去对着他的躲藏在阴影里的脸。

  曲同秋掉转了眼光,并不想看他,但是看见他衬衫领口泛着黑色的、明显的洞。

  那是躺着抽了一晚上烟,被烟灰烫出来的。曲同秋微微抬起眼帘,用发红的眼睛看着蹲在面前的男人,庄维也望着他。

  “曲同秋。”

  “……”

  “我还是会带你出国,我会照顾你。”

  男人把头低下来:“……不用了。”

  “这是我答应过你的。”

  “……没关系。”

  两人都没再说话,庄维突然伸出手去,两眼通红的男人挣扎着抵抗,却终于还是被抱住了。

  庄维略微粗鲁地用力搂着他,勒得死紧,直到他怎么努力都动弹不得,自己胸口也被那瘦骨嶙峋的身体硌得发疼,而后低声说:“曲同秋。”

  “……”

  “曲同秋,我那时候,不是在骗你。”

  男人被死死闷在他怀里,呼吸困难,过了许久,才能含糊“嗯”了一声,声音发抖。

  “你跟我出国吧。楚漠不会介意。我有很多房间,你可以和我们住一起。反正你也不喜欢我,只生活在一起的话……”

  庄维说得急躁,渐渐的却也没了声音。

  他自己心里也很明白。

  这男人最起码是一个人,不是一条狗。不能因为有着几分喜欢,舍不得扔掉,就硬养在家里。不是给他一点饭吃给他一个窝住,就能占有他的一生。

  这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可也有一点和他们平等的、作为人的尊严。

  快要窒息的时候才被放开,曲同秋艰难地大口喘着气,而后看着庄维突然站起身,去拿出支票本,找到一支笔,迅速写了个数字。

  两个人都各自发着愣。过了一会儿庄维才用力签了名字,撕下那张支票:“这个你拿着。”

  曲同秋被烫了似的,立刻把手往后缩着,不肯接。

  庄维的手还是伸在他面前,低声说:“你拿着。”

  “……不用了。”

  庄维抱住他,硬从他身上搜出瘦瘪的钱包,打开来,将支票放进去,而后要把钱包塞回到他衣兜里。

  “你用得着的。”

  曲同秋只拼命躲着那装了支票的钱夹,小声地:“不用了……”

  庄维还在固执地抓着他:“你用得着的。你做一点小投资,或者直接花了,都能过得好一点。要是你钱不够,联系我。这是我应该的。”

  “不用了……”

  钱包终于还是被塞进他口袋里,男人没再说话,认命似的,眼里渐渐满是泪水。

  “这公寓下个月的租金我缴过了,你可以住到那个时候,慢慢再找地方,或者换个城市住……你也可以去乡下,那钱能买大房子,再……”

  庄维停住了,像是说不下去。在忍耐的沉默里,声音变得嘶哑:“你会过得好好的吧,曲同秋?”

  “……”

  “你恨我吗,曲同秋?”

  曲同秋红着眼角,看着那满眼也都是血丝的男人,终于无声地摇了头。

  他什么都没有了。但这好歹是光明磊落的结束。没有什么欺骗。欠他的也偿还了。庄维对他,比其他所有人都要来得好。他是他这辈子遇到的,对他最仁慈的人。

  夜里,庄维抱着他睡了一晚上,只是抱着,怕他冷似的,紧紧握着他的手掌。他在那最后的暖意里睡着了,还做了个梦。

  朦胧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屋子里光线昏暗,庄维却已经穿好衣服,在床边坐着,轻声叫他的名字:“曲同秋,曲同秋。”

  “嗯……”

  “我要上班去了。”

  “啊……”曲同秋略微清醒,也想跟着爬起来,“……几点了?”

  庄维用不大的力道按住他肩膀:“今天没什么活儿要干,你休息吧。再多睡一会儿。”

  曲同秋在那从未有过的温柔目光里,又慢慢躺回去。

  庄维替他把被角掖实些,坐着看他,手在被子里握住他的。那种温柔就像做梦一样。

  “冰箱里有菜,要是你不想做,就叫个外卖,冰箱上有贴电话号码,你知道的。”

  “嗯。”

  “今天会降温,你在家别舍不得暖气。”

  “嗯……”

  “记得吃饭。”

  “嗯……”

  庄维又看了他一会儿,俯下身,亲了他的额头。

  温暖的触感让他几乎要生出点希望来。庄维却终于放开他的手,站起身,低声说:“我走了。”

  曲同秋最后“嗯”了一声,看他走向门口的背影。开门的时候带进来一点清醒的冷空气。

  天快黑的时候曲同秋才起了床,摸索着穿好了衣服,习惯性地把床整理好,收拾了屋子。再给自己烧了水,煮上一碗面条,坐在桌前慢慢地哆哆嗦嗦吃下去。

  寂静里只有吃面的单调声音,和墙上挂钟几不可闻的声响。从今天起他要一个人生活了,必须习惯这种安静。

  吃完了他还洗了碗,然后坐着,手放在膝盖上,呆想了半天。

  原来的人生道路完全错了,于是他选了另一条,结果也是错的。他在这些不曾停止的错误和失败里,渐渐直不起背来。

  他一直都只简单地,像一头老牛一样生活着。套上犁他就往前走,直到太阳下山才停下来休息,吃完得到的草料就又过了一天,日复一日。

  他只知道人生需要努力,只要努力了就好,一定会过上好的生活。

  最后他得到的是一张支票。

  曲同秋按着口袋里的钱包,看着窗外发呆,眼睛周遭是圈不浅的黑色。他穿上了自己最好的一套衣服,而因为撑不起来,整个人显得更干瘪。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几声之后转入答录模式,等庄维的嗓音说完“……请留言”,接下去便是等待着的微妙的空白,安静里有些轻微的“沙沙”声响。

  曲同秋隐约听到一点熟悉的呼吸声,一时像是有了幻觉,而竖起耳朵。那点呼吸声终于清晰起来,而后变成一个熟悉的稚嫩的声音。

  “爸爸。”

  男人像被雷击中一样,一瞬间僵着挺直了背。

  “爸爸,你现在好不好?我住在任叔叔家里,他对我很好,很照顾我。我有变胖,也有长高。上学期我的期末成绩总评是第一名,爸爸,我要开始多修课,早点把书念完,然后就可以工作赚钱,你不用再替我交学费……”小女孩小心翼翼的,声音变小了,“爸爸……”

  男人屏住呼吸,死死盯着那电话,嘴巴不自觉微张着,僵着不敢动。

  小女孩带着哭腔说:“爸爸,你是不要我了吗?”

  “……”

  “我想你了,爸爸……”

  曲同秋全身都哆嗦起来,站起身的时候几乎绊了一跤,连滚带爬地到了电话边上,然而来不及接起来,只差了一点,那边已经结束留言,挂断了。

  男人在话机前面蹲着,像在梦里似的。他还有他的小女儿,她竟然还是牵挂着他。黑暗里像是有了最后一道光,突如其来的生的希望让他战栗着,简直不敢相信。

  话机表面都因为他凑近了的热切呼吸而起了层雾,他还在等着,不知道该不该回拨。他想着女儿,也许她仍然只当他一个人是父亲,她并没有变成任宁远的女儿,她还是愿意跟他一起生活,虽然过得很不富裕,要吃种种的苦。

  等待里不自觉地按着装了钱包的口袋,里面有一张并不光彩,却能负担起女儿将来留学费用的支票。冰凉的手掌也发起热来。

  电话再一次铃声大作,只响了一声,男人便急忙接起来,抱着听筒,声音克制不住地轻微颤抖:“喂?小珂?”

  那边静了一下,而后是低沉的声音:“曲同秋。”

  男人被冻住了似的,顿时没了动作和声响。

  “你也该知道了吧,小珂她还是想着你。”

  “……”

  “你很久没见她了。我知道你很想见她。其实她很需要你。”

  男人没说话,只有握着听筒的手上青筋凸显着。

  那边也略微顿了一下:“我也需要你,来帮我照顾她。我一个人有些做不来。”

  “……”

  “也许你更想带她走。但这对她和你都不是好事,所以我不会赞成。”

  男人喉结上下动了动,暴突的经脉清楚地浮在额头和手背上。

  “你也明白,她在我这里能过得很好,而你如果能来陪着她……”

  男人红着眼睛,咬牙切齿地:“任宁远。”

  那边静默下来,等着似的。

  “你不要……这样利用她……”

  任宁远沉默了一阵:“你不想和她一起生活吗?”

  男人喘了一会儿,费力地:“我……很快……要出国……”

  那边又是短暂的沉默,而后带了点怜悯的意味:“楚漠已经告诉我了,他和庄维在一起。”

  男人没再说话,失去了声音的死静。

  “你需要小珂的,”任宁远又顿了顿,“曲同秋,不如,过去的事,让它过去。我们重新来过。”

  电话那头一点声息也没有。

  “我过去接你。你等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