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情感 > 君子之交(全2册)全文阅读 > 第60章 曲记便当店的客人们

第60章 曲记便当店的客人们






  曲记便当店的老板最近留意到附近的一家书店。

  那书店似乎开了很久,比他的便当店要来得老牌得多。

  这年头因为网商的冲击,实体书店不是很好经营,而它规模不大,却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屹立在这种地段,便当店老板对书店老板是油然生出一股敬佩之意的。

  而有天午后,便当店生意清淡的时光,老板想去书店买本书,打发下时间。女儿貌似有出国留学的打算,他身为人父,虽然万般老泪纵横割舍不得,但也需要事先钻研下这方面的学问。

  结果溜达过去,他吃惊地发现,书店老板堂而皇之地在打瞌睡!

  店门大开,而书店内并没有任何客人。午后的阳光,幽静的室内,成排的图书,这的确是足以让任何人都无法抵御睡神的场景,因而对方睡得十分坦然惬意,无比放松,完全没有发现他的到来。

  便当店老板张口结舌,十分惶恐。叫醒对方也不是,不叫醒也不是。留着又尴尬,走了又担心——万一有不三不四的人进来,像这样门户大开昏睡不醒的,那还了得!

  不知道过了多久,书店老板终于舒舒服服地醒来了。睁眼见到面前的便当店老板,对方似乎愣了一愣,再揉揉眼睛,才慢吞吞说:“哦……欢迎光临。”

  “……”

  “你要买什么书吗?”

  便当店老板忍不住提醒:“呀,你这样睡着,店里又没帮手,最好把门关上,不然可能会有人偷拿你的书的。”

  书店老板又愣一愣,而后笑着说:“哦,没关系,窃书不算偷……”

  “……”

  这像是生意人会说的话吗?

  便当店老板最后还是在店里挑了两本书。因为书店老板瞌睡归瞌睡,对于书籍倒的确是行家,不仅很快就根据他的需要挑出推荐书目,还帮他做了相当详细的介绍。

  结账的时候,书店老板说:“哦,不用了,多谢你帮我看了会儿店,这就按0折优惠价吧。”

  便当店老板忙说:“这怎么行啊。”

  “当然行啦,”书店老板坚决制止他掏钱的动作,笑眯眯的,“有空常来逛逛啊。”

  便当店老板回头还一直寻思,这样做生意,怎么能赚到钱呢?

  光是每个月的店面租金都很悬呢。

  他都不由自主替书店老板担心起来了。

  不过自此以后,便当店老板但凡得闲,就时不时地晃过去书店那里串串门。

  书店老板是个清瘦的中年人,样子其实看起来是年轻的,尤其因为经常笑的关系,面容显得清秀可爱,但他那过分恬淡的个性和略微迟钝的行动,又着实不像太年轻,以至于年龄在他身上显得含糊不清。

  书店老板选书的品味其实不错,每每随便拿一本,都可以让便当店老板看得悠然神往。但店里的生意不太好,也是真的。

  毕竟一家店不能只靠品味来支撑的,书店老板太懒散,或者说他体力脑力所能负荷都有限,隔很久才上一次新,也不会弄些吸引客人的活动和花样,每天都是守株待兔一样做几笔生意,令便当店老板都为之着急。

  “其实你可以进些考试用书来卖啊,那些什么习题集,真题卷,我看都挺多学生要的呢。”

  书店老板说:“哦,那些啊,我学生时代做太多了,现在看见就怕呢。我就是想卖些好看的,值得看的书。”

  “可是这样,客人好像有点少呢,会不会赚不到什么钱呢?”

  书店老板有些惭愧地笑道:“哎,好像真的是没赚过钱。”

  “……这样不要紧吗?”

  “不要紧,”书店老板很想得开,“我就把我这当图书馆,也挺好的。”

  便当店老板有些惭愧了,他想,他自己怎么就没能有这种境界呢?

  没办法呀,他还想努力赚多点钱,供女儿留学呢。

  等攒够留学的费用,接下来还要攒嫁妆,攒未来的外孙们的教育基金,诸如此类。反正就是需要无穷无尽地攒钱就对了。

  虽然他那位朋友,是很有钱的,有钱到不需要为这些东西烦恼,更愿意承担这些花销,但他觉得还是该自己尽一份力。

  相熟以后,便当店老板就经常邀请书店老板:“有空来我那坐坐啊,吃点东西,不用钱的。”

  书店老板很开心地答应。不过他似乎每天都会准时回家就餐,据说是家里还有孩子们等他做饭的缘故,所以都没机会光顾便当店。

  这天便当店老板去找书店老板,带了一盒蛋糕和糖果。

  书店老板有些意外:“哎,喜糖吗?”

  便当店老板又是开心,又是害羞:“是啊……”

  “你女儿的吗?但她不是还在读书么?”

  便当店老板十分的不好意思,露出无名指上的戒圈:“是,是我的……”

  “呀,”书店老板也不好意思了,“我只听你说女儿上大学,就以为你已婚呢,是我糊涂了。恭喜恭喜!”

  “嘿嘿……”

  “对方是个很好的人吧。”

  “嗯,我们认识很多年了。”

  “以前的同学吗?”

  “嗯,大学同学。”

  书店老板露出心向往之的表情:“真好啊……”

  而后他说:“那今天一定要去你店里吃点东西才行!”

  书店老板第一次来到曲记便当店,对着餐牌想了半天,点了份番茄香菇鸡蛋面。

  便当店老板亲自下厨,烧了浓香爽口的两大碗,两人对着坐下,一边聊天一边吃面,主客尽欢。

  次日的午后,书店老板又来了。

  不同的是这次他带了另一个人。

  书店老板介绍道:“这是我朋友。”

  这位朋友十分之高大,甚至比便当店老板家的那位朋友更高大(在便当店老板心中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而且样貌相当英俊,不过那种英俊是凌厉的,生冷的,又隐隐带些阴沉。

  这种人出现在他这样小本生意的店铺里,给人感觉不像是来吃东西,倒像是随时都可能说“这店我收了,明天起你不用来了”。

  两人找了个靠窗口的位置坐下,书店老板说:“麻烦来一碗番茄香菇鸡蛋面,只要一碗就好了,我们还没消食。”

  便当店老板心惊胆战地答应了,又亲自下厨,难免还是暗自加大了分量。

  面送上来,男人尝了一尝,书店老板便对那男人说:“怎么样?想起当年我的手艺了不?”

  男人点点头:“还是你煮的更好。”

  (偷听到的便当店老板立刻心碎了)

  书店老板笑道:“净瞎说。”

  “真的。”

  “哈哈……”

  “能给我煮一辈子就好了。”

  “嗯……”

  两个人在那热腾腾的蒸汽之上,很自然地分享这同一碗面,筷子碰筷子,头碰头地。

  便当店老板突然觉得这场景很好看,犹如一幅上好的水彩画。

  面条吃完了,两人也依旧那么面对面坐着,出神一般,望着对方,似乎有些伤感。

  没有交谈,没有消遣,但他们完全不觉得无聊似的,珍惜着这样安静的,只属于彼此的时光,又像是回到了过去的某一刻。

  便当店老板留意到,他们的手是越过桌子,握在一起的。

  这让他恍然大悟,又面红耳赤起来。

  他很热心地想,明天,他明天一定要去跟书店老板说,如果要结婚,他有很好的场地可以介绍,而且是免钱的!

  只可惜他到很久以后才知道,这并用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