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情感 > 君子之交(全2册)全文阅读 > 第52章 番外:生日(2)

第52章 番外:生日(2)






  在M城的培训时间一天天过去,曲同秋每天睡觉前,都要再仔细看一遍日历,数数看还有几天可以回家。

  在数字变成“2”的时候,他又得到一个好消息。

  “剩余的两天是留给我们游山玩水的,也就是说,培训今天就结束了,可以提早走了吗?”

  负责接待的人笑容可掬道:“当然。不过这两天里各位游玩的费用是主办方支付的,提早走的话对您来说会有点可惜哦。”

  曲同秋连连表示感谢:“多谢你们款待了,不过我想改签一下机票。”

  一回去,曲同秋就边急忙忙收拾行李,边跟女儿说:“下午就走的话,还来得及回去给你任叔叔过生日呢。”

  曲珂转了一转黑眼珠,道:“你要告诉任叔叔吗?”

  “当然呢。”

  “不打算给他个惊喜吗?”

  “呃,惊喜什么的……”这把年纪了真不好意思弄呢。

  “那,就算不准备惊喜,也要用浪漫点的方式告诉他嘛。”

  “呃……浪漫……”

  作为一个浪漫苦手的中年人,曲同秋只得言听计从,照着女儿的台词:“任宁远,你有什么生日愿望呢?”

  “我的愿望就是你在那里玩得开心。”

  曲珂抓狂道:“实在是太没情调了,好歹说个什么‘你回来就是我最大的生日愿望’之类呀。”

  “呃……”

  “这让人怎么把下面的话接下去啊。”

  “呃……”

  任宁远不像他这样急切,他不在的时间里,任宁远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异常。至于他什么时候到T城,可能没多大的区别。

  曲珂生气道:“他那么淡定,就让他继续淡定好了。老爸你跟他说,我们要打算顺便到周边城市旅行,多玩几天再回去,看他怎么讲?”

  “……”

  任宁远对此的回应是:

  “好的,那就多玩几天吧,要我帮你们安排吗?”

  “……”

  一直到夜晚飞机降落在T城,曲珂还在赌气:“干吗这么早回来啊?跟他说了要一个礼拜以后才回家,他还表示赞成呢。你这么紧赶慢赶地赶回来,图什么呢?”

  “呃……”

  相比起任宁远的无所谓,他的急切显得有些多余。虽然任宁远丝毫不在意,但他自己是真的很想很想,尽量快一点回到任宁远身边。

  “特意赶回来给他过生日,还没人来机场接,这感觉真不好呢!”曲珂嘟着嘴,“打个电话问问任叔叔他在做什么呗?”

  电话很快接通了,曲同秋小心翼翼道:“任宁远,你在做什么呢?”

  “我在酒吧,大家在办生日宴。”

  “哦……”让他来机场接他们的话,一时就说不出口了,“那、那你跟他们好好玩。”

  “嗯,你也是,今天怎么样?”

  “挺好的。”

  “晚饭吃过了吗?”

  “吃了呢。”其实完全是饿肚子。

  挂了电话,曲同秋安慰气呼呼的女儿:“不能怪他啦,他也不知道我们要提早回来的。”

  “但还是让人很生气嘛,这种感觉好讨厌。你看你对任叔叔那么好,看到什么都想着他,他这么不咸不淡的什么都无所谓,是什么态度啊?”

  不知不觉还是受了点女儿那种沮丧心情的感染,于是在终于到了家门口,看见屋里透出来的暖色灯光的时候,只要想起任宁远此刻并不在那屋里,他也就完全没能高兴得起来。

  到了门前,正要伸手,曲珂突然说:“等一下!”

  “怎么?”

  曲珂后退两步,仰起头看了看:“任叔叔不是在酒吧么,为什么你们的卧室还有灯光呢?这么晚了佣人也都休息了呀。”

  曲同秋道:“大概是忘记关灯了吧。”

  “不对哦,我刚才好像看到有人影的。”

  曲同秋一惊:“有贼?”

  “怎么可能啦?我们家里都能进贼,T城就没有安全的地方了。”

  曲珂想了一想:

  “你等下,我来打个电话问问看。”

  女儿已经越来越有当家作主的气势了,凡事都开始变得能比他先拿主意,这就是基因的力量。

  “叶叔叔,你在店里对不对?任叔叔跟你在一起么?”

  曲珂边听电话,边用大眼睛看了看自家父亲,做了个意外的表情:“不在?他没跟你们一起庆生?”

  曲同秋闻言愣了一愣:“啊?”

  看着女儿施施然挂了电话,曲同秋不由急得要搓手了:“你任叔叔没在店里吗?过生日这么大的日子,他能上哪里去了?是不是有什么急事?”

  曲珂看起来却像是已经乐坏了:“老爸你不用担心,他这么大的人,丢不掉的。”

  “……”

  曲珂又打了个电话:“任叔叔,嗯,老爸跟我都玩得很开心,所以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家比较好。”

  “……”

  “那就这样说定喽,等我们玩尽兴了再回去,没关系的吧?”

  等她挂了电话,碍于女儿各种手势而不得出声的曲同秋便忙不迭道:“这样骗人不好吧?”

  “没事啦。任叔叔既然这么淡定,无所谓我们什么时候回来,那就让他再多淡定一点嘛。”

  “……”

  “好啦,老爸你不要着急嘛,照我说的做嘛,我就帮你把失踪的任叔叔变出来。”

  “呃……”

  曲同秋只得又拨了那人的电话。

  “任宁远……”

  对方是一如既往的温柔:“玩得开心么?”

  “嗯,挺好的,你呢?”

  “这边也很好。”对方顿了一顿,“小珂说,你们回家的时间还没定下来?”

  曲同秋看着女儿的眼色,犹豫道:“嗯……”

  “多出去走走也是好的,别舍不得花钱。看到什么喜欢的记得要买下。”

  “嗯……对了,任宁远,你要什么生日礼物,小珂说要给你带一个。”

  男人说:“我最好的生日礼物,就是你能玩得开心。”

  “……”

  蹑手蹑脚开门的曲珂顿时大翻白眼:“嘴真硬……”

  上了楼梯,曲同秋还惴惴地握着电话:“你真的不需要我们早点回来么?”

  “没事的。我这边朋友很多。”

  “嗯……”

  男人突然说:“我好像听到……”

  “什么?”

  对方停了一停,而后温和道:“没什么。可能是外面的风声。常会听错。”

  曲同秋在女儿的指示下,只得继续硬着头皮说:“其实,我有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在家里。”

  “是吗?你准备的?”

  “嗯……”

  “放在哪里?”

  曲同秋实在没勇气撒谎,照着说都觉得直结巴:“呃,在、在客厅……呃,你可以等回家以后去看看,不是什么好东西,不急……”

  而后便听见电话那头的男人说:“你稍等,我走开一下。”

  曲同秋正在客厅的沙发上忐忑坐着,卧室的门突然就打开了。

  站在门口的男人身形依旧高大,却是面容憔悴,一贯笔挺雪白的衬衫都有点发皱,瘦削的脸上简直连胡子都要长出来了。

  曲同秋一时间差点没能认得出来,待看清以后,只能把眼睛嘴巴一起张大开来。

  四目相对,对方显然也是相当的吃惊且意外,脚往后收了一步,竟像是不知所措了。

  这时候谁都来不及掩饰,也完全忘了要去掩饰。就这么彼此都猝不及防地对望着,僵了半晌。

  曲同秋问:“你怎么……”

  “……”

  接下来就再也没其他的话可说得出口了。

  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任宁远。脸色暗淡,头发乱了,胡子也没刮,衣服是旧的,领子上还有烟头烫出来的痕迹。

  他那一贯从容镇定的任宁远,在过生日这一天居然如此狼狈,像是刚熬过一场什么大难似的。

  曲同秋顾不得疑问,就已经先乱七八糟地心疼起来了。赶紧丢了行李,过去给男人掸掉衬衫上落着的烟灰:“哎,这是怎么弄的……”

  任宁远没出声,也没动作,在这时候显出一种尴尬的沉默来。

  曲同秋刚想叫女儿帮忙拿条热毛巾来,一转头才发现,曲珂早已经不知道何处去了。

  “唉……”小孩子就是不懂事。

  看任宁远这么从头到脚都不甚整洁,不是帮着搓两把脸就能解决得了的,曲同秋于是卷了袖子:“这样,我去放点热水,你先好好洗个澡?”

  他已经忘了自己才是那个远行归来、风尘仆仆着需要休息的人,只手脚麻利地去准备了热水,再去卧室想帮任宁远拿点换洗的衣服。

  这一进去,就一眼看见桌上醒目地摞着几个碗装的、色彩鲜艳的东西。

  曲同秋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喔唷?”

  就算任宁远偷服了什么违禁品,他都不会有现在这么惊讶,但这居然是,方便面?!

  曲同秋不由得就觉得问题相当严重了。

  按理说来,任宁远也没多邋遢,方便面更是一般人也都吃的,但这些小小的不妥,放在任宁远身上,就显得是病入膏肓了。

  曲同秋忧心忡忡地拿了衣服去浴室,见任宁远正对着镜子,一手扶着盥洗台,一手打算给自己刮胡子。

  “你的衣服……”

  任宁远像是手一个不稳,脸颊上立刻就拉出来一条血痕。

  曲同秋吓得忙说:“哎,还是我来吧。”

  于是,他帮男人止了血,而后仔仔细细将那剩余的胡茬刮了个干净,再清理掉泡沫,顺带给洗了一把脸。

  这样看起来,脸面倒也算焕然一新了,只不过上边得贴个OK绷。

  任宁远的脸在他的手心里,看起来不是太自在。

  曲同秋问:“怎么啦?”

  男人只把眼帘垂下来,口气略带窘迫地:“没什么。”

  曲同秋一时间,胸口突然有了种异样的微妙感觉。

  他习惯了完美无缺的、无懈可击的任宁远。像这样模样潦倒,刮个胡子都会失手的任宁远,虽然不熟悉,但就好像是贴着他的心尖一般的亲切。

  他在这种奇怪的、暖洋洋的、近乎怜惜的心情里,突然胆子就大了起来。很想能在那朝思暮想了十来天的脸上,亲那么一下。

  已经这么多年了。但任宁远在他看来,还跟学生时代初次见到的那少年,没有多大的分别,依旧那样高高在上地、一丝不苟地漂亮着。眉眼清俊,鼻梁挺直,嘴唇光洁紧绷,几乎没有唇纹。

  虽然竭力忍耐着,但心口还是在怦怦地跳。

  任宁远大概也觉得他的异样了,于是又把眼帘抬起来,望了他一眼:“嗯?”

  曲同秋这回就晕头了,捧着男人的脸,没法再多想,只鼓起勇气,色胆包天地,踮起脚,把嘴唇贴了上去。

  感觉得到男人抖了一下。曲同秋色令智昏地,依旧把对方抱着不放。他的技巧实在是乏善可陈,也不敢造次,只那么抱着,也就心满意足了。

  对方很快有了回应,有力地拥抱了他。这无疑是给了他巨大的鼓励。

  曲同秋头脑发热地想,怎么会仅仅这样,就能有这么幸福呢?

  情不自禁抱着对方的时候,对方回抱得更用力。人生能到这地步,一下子就好像别无所求了。

  曲同秋腿半晌才缓过劲来,说:“洗、洗个澡吧……”

  他总算也没忘了来这浴室的最初目的。

  任宁远道:“嗯。”

  两人洗净擦干以后,便一起回卧室睡觉。曲同秋已经累到路都走不清楚,还差点撞到墙。

  还是任宁远锁的房门,拉的窗帘,盖的被子,关的灯,他好像又变回那从从容容、一切都有条不紊的人。

  在被窝里靠着对方的肩膀,准备入眠的时候,曲同秋突然想起来:“对了……”

  “嗯?”

  “以后要出门,咱们还是一起去吧。”

  “嗯。”

  过了一阵子,他那精疲力竭,导致丢三落四的脑袋又冒出一件事:“啊,今天你生日……”

  “嗯。”

  “礼物我都还没准备呢……”

  黑暗里他得到了一个温暖的拥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