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都市言情 > 极品嫂子全文阅读 > 第35章 在日本的幸福时光

第35章 在日本的幸福时光






结束后,我们先去吃了个饭,后来她去忙公事。

她让我在房间里看电视,如果想下来走走可以,但是别走太远,她担心我会迷路,并且她对我的英文也不太放心,再说这里是日本,这里不是欧美。

我并没有出去玩,在房间里站在窗口看着外面的景物,其实我对日本并不会太多感冒,只是因为这里有她,我是与她一起来的原因吧。

我似乎在焦急地等待着她,等待她的归来。我在想她跟人家谈什么事情?是跟什么样的人在谈?会不会都是男人,再或者是一群老色鬼。此刻想想,有些笑自己的傻。但是这不就是那样吗?她对我来说有太多好奇,那些时候我总是在用自己那膨胀的心思但是却匮乏的可怜的社会经验去思考着她。

我希望她早点回来,时间变的缓慢,看着那窗外陌生的光景,我的心变的很静,我隐约地想到以后,想到终究要面对的问题,内心有疑点焦虑。我感觉一切都在梦里,很多事情都让我感觉的不太真实。也许那梦一醒一切都离我远去,我似乎想去抓住什么,可是如若是梦,可以用一些真实去想抓住那梦,而这梦未免太过真实,我似乎又没有清醒的意识去抓住那梦里的虚幻。现实让我的着急更加的强烈。心里就有一点微微地疼痛。

她终于回来了,那个时候已经到了傍晚,她回来后似乎也是很急切,一到屋里就抱住了我,我们抱在一起亲吻,我问她说:“忙的怎样了?”她在那里就唏嘘起来,样子特别的搞笑,她说:“你不知道了,这些日本人啊,墨迹来,一个合同谈来谈去,各方面都要的很严谨的。”我说:“那是好事儿,做事情就需要这样。”她摸了下我的脸说:“晚上,我先带你去逛夜市,我们玩累了就吃小吃,吃好了呢,我带你去看好看的哦!”我说:“什么都听你的。”她双手习惯性地抱住我的脖子亲了下我的嘴唇说:“恩,现在我带你玩,将来有一天,你有出息了,你带我去玩。”其实就是这样,她那个时候尽量回避我认识她,是一种依靠,她不把我当弱者,她认为我有朝一日也会很有出息,所以她会如此说。

我想是的,我有一天我也要很有出息,其实她是把我带着看到了一个比我原先想像不太一样的世界。那个时候见到她花钱感觉好多钱,随便出来一次都花那么多钱,而这一切都是努力得到的。我不会去想她依靠什么,这社会上的关系啊,老子带来的啊,或者她现在的家庭带来的。因为这些背景条件,我都没有,唯一我可以做的就是努力。

而她也会这样跟我灌输,跟我讲一个人要拼搏要努力。

我们去东京新宿逛街,看着穿梭的人群,周围几乎全是卖名牌的,服装,化妆品。还有一些饭馆,图书店之类。她要给我买衣服,我总是推辞她,我不希望她花钱,男人在那个时候会感觉有些难为情,也许是我的性格作怪,总感觉花女人的钱,还有我们也许不过十多天,以后不知如何,我不喜欢如此。她就跟我说:“你不要这样,这不是给你的钱,再说了,你别太傻,别人希望这样,我还不呢,我这样做我开心,你知道吗?”可是我站在那里,我感觉我与这个地方,这种繁华是不和谐的,如果不是她,也许我此生都不会来这里,那也是有可能的事情。一个从农村出来大学生从小生活在农村,突然来到这里,城市是繁华的,热闹的,歌舞升平,而我的内心似乎是跟这些独立开来的,谁也不会知道,在这些人中有一个男孩子因为认识一个女人来到这里,他们也许有他们的故事,但是这故事也许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

她见我那样就皱起眉头说:“你不是说在这几天内做我的男人吗?那你做我男人为什么要把我当外人呢?”她这样说,我就搂住她说:“在心里有就好了。”她说:“不,我要你哪都有,你不比任何人差,这世界人都是平等的,每个人都不可以小看自己,人要有梦想,要有别人不敢想的梦想,只有你自己看的起自己,你认为人生来是平等的,社会才能给你平等,如果你认为社会是不公平的,那么你永远都不会得到公平,因为你无法改变世界,你唯一可以改变的是你自己。知道吗?”

我个她懂的可真多的,她这个时候犹如一个师长,虽然我们年龄差别不大,但是她见多识广,拥有比我不光是物质还有内心的丰富。我一直都记得她说过的话。是的,人生来都是平等,只有你自己认为你和别人都是平等的,社会才能给你平等。一个人的能量可以无穷的大,当你把自己放在亿万人之中而感觉你们都是一样的时候,你才能有能力去改变,去创造,去获得你想要的一切。

我答应她不再那样,好吧,十天,我愿意去听她的,接受所有的一切。

因为我也希望见到她开心。她那样的确是快乐的。你会知道,一个女人爱上你,她会愿意为你做一切。我想这并不是女人的傻气,如果你感觉你自作聪明,女人必然傻的。而如果你投入其中与她一样地去爱,你会认为那是她们很自然的事情。

买过衣服,我们去吃饭,吃的是日本料理,她说这里才是最正宗的,一定要吃,其实正宗与否,我也不知道,因为我没有吃过。

点餐的时候,她拿过菜单问我想吃什么,我说:“我也不懂,你点吧,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她就明白了说:“那你以后就会懂的,一回生二回熟嘛,当年,我以很优异的成绩被保送到美国留学,一到美国就傻眼了,那都是没有见过的事物,我讲一个笑话给你听啊,在中国那会,我第一次去吃麦当劳,我拿了一笔很不错的奖学金,我说请同学吃什么,同学说吃麦当劳,我那会不知道多少钱,感觉很贵吧,于是就取了一钱块钱呢,可是到那后知道才十多块,自己都想笑。”她说着对我笑,我知道她是想告诉我她也跟我一样过,这没有什么。而我却想到更多,原来她也是出生穷人家的。她还成绩那么好,能被公费去美国留学,那真是太不简单了,想到这些,我就更加好奇她,她可真是不一般的。

她见我不笑就说:“不好笑吗?”我摇了摇头说:“你真厉害,我中学毕业都不想考大学的,感觉上大学要花好多钱,还有我大部分时间要帮家人干活,那会我打算高中毕业后去学厨师,我很喜欢做菜嘛,要么就去学木工,瓦匠,电焊工这些,有一技之长生存总是没有问题的。”

她说:“那可不能,要是那样的话,你就不会认识我林然了,错失这样一个大美女,又是大才女一辈子多遗憾啊,难道,难道要在农村娶个媳妇就这样过一辈子啊?”我说:“那也没有什么不好。”她说:“当然不好了,哪好的,然后再生个小小北,然后再不上大学,再去学厨师,再再结婚,就这样一直下去吗?人要有远大梦想的,你知道吗?你可千万不要那样想,你要想你是世界之王,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可以做到的事情,你都可以做到。因为我们都是从出生到死亡,都是如此,每个人都是如此,大部分人的时间都是那么多,很多人在那些时间里可以做到的,你一样可以做到。”

我点了点头,她说的可真够好的。

“林然,你真厉害!”我夸她。

她臭美地扭着脑袋说:“我不要太厉害呢,你呢,你要比我还厉害,因为你是男人,女人能做到的事情,男人必须一定能做到。”

我点了点头,看着她微笑着。

料理上来后,她吃了一口寿司,咬了一半就拿给我,让我吃剩下一半,我愣了下,我是有点不好意思,她就说:“你嫌弃我吗?”我忙吃了,我吃着,她就靠近我仰起脸说:“里面有我的口水。”我笑了,我说:“还挺香的嘛!”她说:“你喜欢是不?那,那应该再放在其他地方给你吃。”我说:“你好变态你!”她开心地说:“你看吧,你思想多么的不健康,我没有说放哪呢,日本有放在女人的裸体上给男人吃的料理,很贵的,你肯定想到最坏的地方了。”是啊,我可说不过她,我笑,她看到有一个小鬼在旁边吃饭,那孩子很小一点,她就望着那孩子说:“你喜欢孩子吗?”

她一直盯着人家的孩子看,而这刻,我在想她是否想到了她的儿子,而她从来都没有跟我讲过她儿子的事情。

我很希望她能跟我讲讲她儿子的事情,有儿子的女人,做母亲的女人在看到孩子的时候透露出来的那种美和母性是美好的,是迷人的。

她静静地看着人家的孩子,而我犹如一个孩子一样静静地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