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都市言情 > 花都少帅全文阅读 > 第195章 投其所好

第195章 投其所好






听着梁敬国的推托之词,肖同泽更是眯起了眼睛,心中暗道:“装什么纯啊,几十万?这是几十万能买到的吗?既然你想要,干脆直说嘛……哼哼。”

肖同泽轻咳一声,打定了主意:你既然要跟我装,我当然也要跟你装,大家都装,那就是俩哑巴见面——谁也别说谁了。于是肖同泽淡淡地说道:“当时吧,金山兄弟认识到了这对九龙玉杯的价值,可是当时拍卖场里起价只有五千,于是我金山兄弟略施小计,便用一万块钱,买下了这一对玉杯,哈哈。”

肖同泽也纯粹是胡掐着玩,可是问题是,他的胡掐,居然还是有人信!

梁敬国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一万块?这……这可能吗?那就卖给我吧!呵呵。”两只老狐狸互相望望,这可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两人各得其所啊。

肖同泽连忙援手:“哎……梁书记这么说就见外了,区区一万块,金山兄弟还是有的……呵呵,这对玉杯,就是他特意让我转送给梁书记的,呵呵,请你不要拒绝啊,反正也不值什么钱,一个小玩意罢了,这只是上下级的正常馈赠而已,绝对不能算是什么收贿受贿之类。”

梁敬国又怎能真的接受人家白送这么一个贵重东西?他连忙说道:“梦柔啊,你快点取一万块钱现金过来!交给肖市长,呵呵。”又正色对肖同泽说道:“肖市长啊,你看这……既然金山兄弟是花一万块钱买来的,我不让他吃亏就是了,我也花一万块买过来,没人能说我什么地……”

肖同泽闻言,也只能心中大叹:靠,这位的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一万块?就连买一个龙爪子也不够……你还‘买’过来?还说不让人家吃亏?这明显是既要收自己的礼,又不一定给办事啊,肖同泽有些犹豫。

其实这对九龙杯,是花了八千万买来的!可他肖同泽不敢说出来,王金山当然也不敢说出来,否则的话,八千万人民币的来历就是个大问题,就不用讨论杯子的具体价值了。

肖同泽自然也知道,面前这位虽然要花一万块买过来,这事儿成的机率很大!混在收藏界二十余年的梁敬国会不识货吗?当然不可能!也就是说,他是知道这对九龙玉杯的价值的……呃……也许这是件好事,替王金山送礼之事,虽然拐了个弯,应该也算办成了。

梁敬国似乎发觉了肖同泽脸上的一丝犹豫,便笑道:“呵呵,老肖啊,这对杯子真是越看越让人喜欢……你不会是舍不得卖给我了吧?”

肖同泽这才连忙接茬:“哪能呢,这本就是金山兄弟托我转赚梁书记的嘛,这个……收您的钱……我可做不了主。”

梁敬国顿时大喜:“哦!钱嘛,一定要收的,一定要收!呵呵,我可不能随便接受金山这么贵重的礼物!呵呵……”

肖同泽犹豫了一下:“哎……我说老梁啊,这收钱的事……要不我跟金山商量一下?”说着话,肖同泽摸出电话,看样子是要给王金山打电话。

梁敬国手里仍然握着那只杯子,闻言心中有些忐忑,迟疑着说道:“呃……好吧,金山在哪?要不让他过来陪我们喝两杯?”梁敬国太喜欢这对杯子了,他这是想要通过面谈,来获取这对杯子,一万块钱是小事,只是他甩出来的一块遮羞布而已。

陈梦柔倒是并没有想到这些,取过一万块现金,用一张报纸包了,就走出来放在了餐桌上,然后继续忙着做饭。

肖同泽等的就是这句话啊!他连忙拨通了王金山的手机:“金山啊,你在哪呢?什么?就在市委大院附近?这可太好了!我正在梁书记家喝酒呢……梁书记说让你过来喝两杯,好好,那就快一点。”

梁敬国爬到如此高的位置,对于肖同泽的这种表演,早已经看惯了,他心里非常清楚,这是肖同泽和王金山共同导演的一出闹剧,其实王金山本就一直等在附近,再由肖同泽进来跟自己接触,等到合适的机会,再让王金山出来……梁敬国顿时心中有数了。

王金山进来的时候,手里提着一袋精装食品,里面分作各种小包,看到梁敬国的时候,就笑道:“哎呀,梁书记,今儿个真是巧了,我本来到丽都市过来,就是来买礼香斋的食品的,这里的烧鸡和各种熟食,都是最为绿色安全的,挺有名的呢,现在还是热乎乎的呢……这正好,就给大家做下酒菜吧。”

陈梦柔过来客气两句,就将那些接了过来,到厨房去鼓捣了。

其实王金山这说的都是屁话,这都是他在看到肖同泽进了市委大院,梁敬国回来的时候,就立刻特意去礼香斋买来的。

梁敬国笑着打招呼:“呵呵,金山哪,你太客气了,坐,坐坐。”

三人坐在一起后,王金山面前就添了一个白瓷的小杯,他连忙给梁敬国和肖同泽倒上酒,心中暗想:这两瓶茅台,还是我特意拿出来的呢……

肖同泽却是跟梁敬国一对眼色,慢悠悠地说道:“金山哪,这刚才呀,是这么回事……”他把想要送给梁敬国九龙玉杯的过程简单地说了说,然后道:“金山哪,梁书记觉得过意不去,偏要给钱,你看这……”

王金山神色一整,刚要推辞,梁敬国就接过了话来:“哎……金山哪,我知道这是夺人所爱……呵呵,关键是这对杯子,我太喜欢啦……这样吧,我原价收了你的,你如果不收钱的话,那我也就不要了。”

王金山忽地站起来:“梁书记,您这是让我为难了……区区一万块钱,您干嘛这么较真呢?这个……”他又迟疑了一下,“我知道梁书记是为政清廉……这一万块,我就收着吧。”

梁敬国顿时笑得眯起了眼睛:嗯,这小子挺懂事的,这九龙杯可不是我受贿得来的,就算是你们两个都要告我,我也能脱身。当下点点头,招呼着王金山和肖同泽共饮,喝了几小杯,梁敬国很是随意地问道:“金山哪,听说你那边最近去了一个二级警监……”

王金山夹了一块豆腐,一听这话手一哆嗦,那豆腐又掉回了盘里,连忙又夹了两下,这才夹起,迅速扔在嘴里,含混着说道:“梁书记,您不知道啊,这位慕容紫凝,仗着她的身份,可是将我青山县的各局一把手,给扣留了一大半!这闹的也太不象话啦!虽然这才一天多的时间,可是舆论也让人受不了啊……”

梁敬国仍然是一副淡然模样,冲王金山一伸手:“哎……金山,别急别急,咱们边喝边谈,呵呵。”

经过王金山一番诉说,梁敬国依然是一脸的轻松淡笑,因为他知道,目前出事的是他王金山,即便是自己的下属,可是跟他梁书记的关系并不大。

见王金山似乎说完了,梁敬国才轻轻表态道:“金山哪,这事……我跟警察局那边打个招呼,对了还有市纪委是吧?你放心吧,市里暂时不会对你们进行双、规讯问地,他慕容紫凝愿意调查,就让她查去吧,对了,你们回去之后,要积极把白若冰那边摆平,否则……这事就不好办了,白若冰那边委托了慕容紫凝,无非就是想要一个公道而已,你就给他。”

王金山脸色阴晴不定,却是连忙答应:“是!梁书记说的对,我们搞拆迁,也确实有些过急了,我回去之后,就立刻纠正对于白若冰的处罚,只要白若冰一家被安顿好,我想那位慕容大神,也应该罢手了吧?”

梁敬国点点头,便不再讨论这事,王金山心中已经大定。梁书记刚才这话虽然说得轻飘飘的,可是等于是给了他王金山一个承诺:你们青山县那边,我不会动手术。意思就是说,你们闹出来的那些事,我暂时不追究。

既然自己的八千万买到了这样的结果,他王金山还有什么好怕的?他最怕的无非就是丢官而已,既然不丢官,给白若冰赔些钱,完全是小事嘛,反正县财政虽然贫困,几百万还是小事地。大不了挪用一下教育资金或者是支家资金就是了……他心中暗暗盘算。

事情既已办完,王金山和肖同泽自然也不会老在梁书记家呆下去的,影响人家休息就不好了,于是半个小时之后,两人就辞别出来,私下里又议论一番,王金山趁着夜色,坐着他的进口奔驰S级350L,仰头看着天窗外的星空,心中觉得异常地舒坦。

县委书记的能量有多大?第二天中午九点半,青山县人民医院的大门处,便驶进了十余辆高级轿车,其中不乏奔驰宝马,王金山的奔驰350L排在最前面,每辆车里都出来一个人做代表,由王金山带领,缓步向着住院处的病房楼走去。

白若冰的主治大夫带领一群人正在查房,同时亲眼看着昨晚跟自己汇报过情况的护士换药,看到那恢复结痂的伤口,主治大夫也瞪圆了眼睛:这怎么可能?一个四十岁的中年人,怎么可能在两天时间,伤口就封了口?这也太……妖异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