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都市言情 > 花都少帅全文阅读 > 第89章 布下陷阱

第89章 布下陷阱






叶枫说:“这家台球厅是我的朋友投资的,我可以介绍你去那里工作,包吃住也可以,具体多少工资还要我朋友说了算。”

陆鹏高兴地说:“那谢谢你啊哥们,这份工作我干了。”

李盈盈想了想,自己对这个表弟确实也没有办法,姑姑和姑父年纪都大了,自己又不能不帮忙,见叶枫热情地给表弟找了一份他喜欢的工作,就对叶枫说:“叶枫,那就辛苦你了。小鹏,过去之后,你可要好好干啊。”

将李盈盈送到公司,叶枫就拉着陆鹏来到阿凡不提这里,阿凡不提下手还挺快,装修已经开始了,看到叶枫带了个朋友过来,经过询问才知道陆鹏是要在这里工作。

阿凡不提说:“很好啊,我们的台球厅营业之后,需要招进大量的服务生,自己人干起不是正好?我看这个陆鹏也很机灵,每月2000块钱,包吃包住,另外每月分红一次,至于分多少钱,要看当月的效益。”

陆鹏爽快地答应了,2000块钱虽然不是很多,但是他这种没有文化的人,能挣这些已经不少了,何况每天还可以免费打台球。

阿凡不提对叶枫说:“再有三五天,装修就完了,小鹏正好留下帮我干活,叶枫你就放心吧,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不会亏待他的。”

安顿好陆鹏,叶枫返回公司,将陆鹏的事,一五一十跟李盈盈一说,李盈盈感激地说:“叶枫真是多亏你了。我姑姑就这么一个儿子,虽然不争气,但是我必须要管他的,前一次我帮他也找了一份月薪两千多的工作,可他却硬是不愿干,没想到同样的待遇,你找的工作,他就欣然同意了。”

叶枫说:“他年纪还小,他这种年纪对金钱的意识和价值观认识还不够清楚,对自己的价值观更是模糊,他只是喜欢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我帮他找的工作,可以免费打台球,他当然喜欢做了。”

李盈盈苦笑道:“说他年纪小,他比你还大一岁,可是跟你比起来,我表弟真是太幼稚了。”

叶枫笑道:“或许是我太老成了。”

李盈盈说:“月底汇总的时间要到了,我让会计提前给你结算了一下,你这半个月的酬劳,都在这张支票里面。”

李盈盈将一张支票送到叶枫面前,叶枫看了一下,是一张二十万的支票,他惊讶地问:“李总,我的薪水,你应该返回我们公司,而不是发到我手中啊。再说这也太多了吧?”

李盈盈说:“我对你的雇佣期是一个月,那十万我早就付给你们雪剑保镖公司了,这笔钱是对你这阵子表现突出的奖金。”

叶枫恍然大悟,呵呵笑道:“李总何必这样客气呢,再说我也没有什么功劳,你还是收回去吧。”

李盈盈说:“叶枫,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她的容颜甚至超过她的生命,要不是你我或许已经毁容了,这点钱远远不能表示我对你的感谢,只是我的一点心意,你就收下吧。”

叶枫坚定地摇了摇头说:“李总,这份钱我不能收,你听我说一下原因。我认为,我对你为期一月的保护,还没有结束。在后面的时间内,我会不会毫发无损的完成任务,还是未知数。你提前奖励我,这不符合我的性格。意图伤害你的人,我还没有将他们绳之以法,你的危险还没有完全解除。这样吧,这钱先在你这里存放,等我找到了真凶,完成了这次任务,再领这笔奖金不迟。”

被叶枫这一番大义凛然的慷慨陈词说的李盈盈心里热乎乎的,叶枫的高尚品格再一次打动了她的芳心,看着叶枫无比坚定的刚毅面孔,李盈盈只好收回成命,说:“叶枫,那我就暂时替你保管,我相信你,一定会出色地完成任务。”

陈仓手术后养伤期间,朱熊一直没有出现,肥猪小姐来看过他一次,倒是韩莉不时来看他,和他聊天,给他说了不少安慰的话,使他感到非常温暖。一周后陈仓的身体基本康复了,回到别墅后,他本来打算想朱熊道谢,可是没有见到朱熊的身影。陈仓问韩莉:“太太,董事长有什么事?怎么这么长时间不见他?”

韩莉看着陈仓傻呵呵的样子,把嘴一撇,说:“天知道他又找哪个女人去鬼混了。”

陈仓狐疑地说:“不会吧,太太你长的这么漂亮,董事长还会有外遇?”

韩莉听他这么说,轻叹一声说:“我知道你什么意思,是说我这么年轻,漂亮,为什么要嫁给这个老头子?告诉你真相也没有关系,我是被他下了药,在失去意识的情况,被他搞到手的。”

陈仓惊讶地问:“朱董事长会干这种事?”

韩莉愤恨地说:“他怎么会不干?朱熊什么事干不出来啊,我本来是朱熊的秘书,他向我求爱,被我回绝了。当时,他嘴上说无所谓,谁知暗中叫人引诱我去新港借高利贷赌博,又让我输个精光,再教唆高利贷向我讨钱,追杀我,当我被逼得走投无路时,他答应帮我还钱,但要我答应嫁给他。我没办法,只有嫁给他。后来,我才知道这全是他布的陷阱,朱熊就是一头披着人皮的狼!”说到这儿,韩莉咬牙切齿地一拍桌子骂道:“这个老混蛋毁了我的一生,要不是他我现在已经是梁三少的太太了!”

听了韩莉这番话,陈仓半信半疑,他忽然想到,既然朱熊是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呢?难道也上一个陷阱,可是我有什么好骗的?我没有钱,又不是女人,他无须对我布陷阱啊?”

韩莉看着陈仓的表情,轻哼了一声说:“陈仓,我也觉得非常奇怪,以朱熊的为人,他不会对你这么好的他是一个雁过拔毛的吝啬鬼,他对你这样大方,难道老家伙死到临头,善心大发?”

陈仓皱眉问道:“董事长有病?”

韩莉说:“难道你不知道,他已经身患重病,我从朱珠那里得知,他患了严重的肾脏衰歇,要是找不到合适的配型肾脏,他必死无疑。”

陈仓心中猛的一颤:朱熊居然患有肾脏衰歇?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刹那间变得异常苍白,口中喃喃自语道:“我被骗了!”

韩莉看到这一情景,忽然也明白过来,她惊恐的望着陈仓。

陈仓心中一片阴冷:“我必须要证实……是不是我受了骗,朱熊!”

韩莉站起来握着他的手,眼睛深沉地望着他,关切地说道:“陈仓你要小心,要冷静,朱熊不好对付,现在我们是同一战线的,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会帮你的。”

陈仓告别韩莉,梦游一样的往外走,几乎把迎面走来的肥猪小姐撞倒。肥猪小姐尖叫着闪开,迷惑的说:“你这臭保镖,眼睛长哪里去了,没看到本小姐?”

韩莉讥笑的说:“朱珠?前阵子你不是绞尽脑汁想占有他吗,怎么又嫌弃他?”

肥猪小姐凶巴巴地狠瞪了韩莉一眼:“死八婆,我的事不用你操心,管好你自己吧,小心我把你的事告诉我爸爸。”说罢,一甩头发上楼去了。韩莉望着她的背影冷冷一笑。

陈仓决定要核实,首先得找刘大夫,这天下班后,刘大夫从医院出来,刚钻进自己新买的小车,突然发觉脖子一凉,一把锋利无比的手术刀压在他的脖子上,而且压在他十分熟悉的动脉大血管上。“啊,什么人,你要干什么?”

刘大夫以为碰到了劫匪,扭头一看,这个人比劫匪更令他害怕,陈仓阴冷着脸,用狠毒的目光看着他。仓冷冷地命令:“姓刘的,按照我的命令,把车开到没有人的地方。”刘大夫心里有鬼,所以只好乖乖照办。他将车子开到郊外,停在一个小树林里面。

陈仓冷哼了一声,用刀押着他下车,把他逼到一棵树下。刘大夫心中明白,陈仓一定是察觉到什么了,自己的报应来了,他脸色死灰,颤声说:“陈兄弟,有事慢慢商量,你一定是误会了!”

陈仓眼睛一瞪厉声道:“误会?你还好意思说误会?你残忍的割开我的肚皮,摘掉我的肾脏,你是不是把它卖给别人了?你把我的肾脏还给我!”

刘大夫颤抖着说:“兄弟,做事要讲良心啊,分明是你自己填的自愿手术表,就是告到法院,我也不怕。再说我也没有拿去卖,不是按到你们董事长的身上了吗?”

果然是这样,是朱熊这个狗日的骗了自己!陈仓怒吼道:“我问你,我的肾根本没问题是吗?你是怎么使我的肾有病的?”

刘大夫战战兢兢地说:“这可不能怪我,是你们老板让我,……让我给朱熊一些能引发肾脏疼痛和利尿的药物,让他掺和在饮料中让你喝下去,这样你就会产生一种错误的感觉……”

陈仓醒悟道:“怪不得我会经常尿频,那B超片子一定不是我的了,是谁的?”

刘大夫十分害怕低声说道:“那是,是朱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