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情感 >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全文阅读 > 第14章 傅老爷子的助攻(2)

第14章 傅老爷子的助攻(2)






  傅老瞪着傅知延,看样子是不留电话就不打算放过他了,傅知延给叶嘉念了一串号码,是座机的,叶嘉从前几位的数字就认出来了,这学校办公室的电话,前几位数字,都是一样的。

  他给她留的……是办公室的电话……

  叶嘉现在,才算真正明白,什么叫食不知味。

  连手机号码……都吝啬于给她。

  他是真的……不喜欢她啊。

  在切切实实感受到自己真的半点希望都没有,再死缠烂打下去,恐怕只会难堪,还会给他造成困扰的情况下,不管她的心多么的坚如磐石,都没有办法承受……

  一顿饭,叶嘉再也笑不出来,吃得无滋无味。

  饭后,她将自己做好的月饼礼盒拿出来,送给了徐老和傅老,大伙儿围在茶几边上,品茶吃月饼,傅老和徐老回忆着过去,那些枪林弹雨中并肩走过来的激情岁月,无尽唏嘘。

  叶嘉不再说话,倒是傅知延,这会儿陪着两位老人聊了会儿天,他对爷爷过往的那些军旅生涯,倒是很有兴趣。

  傅老今晚要留宿在徐老家,便让傅知延送叶嘉回去,走出了大门,凉风一吹,叶嘉敛了敛衣领。

  分岔路口,叶嘉终于狠下心对他说道:“就到这里吧,我先回去了。”

  何必浪费他的时间,她这么多年花街柳巷里摸爬滚混出来的,又不是什么柔弱的大家闺秀小女生,何必矫情,何必要他送回家?

  傅知延点了点头嘱咐了一声:“路上小心点。”

  “嗯。”

  两个人在分岔路告了别,傅知延手揣在兜里,走在路上,夜风微凉,他看到小巷尽头有几个抽烟的男人,无所事事地徘徊在寂寞的夜色里。

  想到了那天晚上她遭遇的歹徒。

  脚步微微一顿,终究还是忍不下心,同时,又为今天的态度,感到有些懊恼。

  他立刻转身,朝着她离开的方向追过去。

  却不曾想,刚过转角,明亮的街灯下,她像兔子一般,蜷缩在马路边,身形一抽一抽的……

  哭了?

  这么多年,傅知延活得一直很硬,从来不是很懂女孩子的心思,但是也能隐隐感觉到,她哭,和他有关。

  莫名的,心里有一块地方,软了下来。

  他走过去,脚步声惊动了她,她回头,目光里透着惊慌,一见他走过来,连忙用袖子擦掉眼泪,站起来,连着退后了几步,转过身背对着他。

  “你怎么又回来了?”她的气息还很不平稳。

  他要是不回来,她要在这里哭到什么时候?

  清冷的月色,如水,温柔而沉默。

  他走过来,伸手握住了她的肩膀,那么小小的一个女孩子,在他的手里,好像稍稍用力就能碎掉。

  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哭泣的女孩,他只能遵循着自己心里的感觉,去做。

  他伸出手,一点点地擦掉了她脸上的泪痕。

  他的手背很光滑,接触她红润而细腻的肌肤,动作无比温柔。

  叶嘉睁着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他的目光里盈着月色,清澈如皎洁的白月光。

  “叶嘉,听着,刚刚我心情不好,很抱歉,但不是因为你。”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低醇,此时此刻,带着夜的独有的温柔,“今天你请我吃的月饼,很好吃,费心招待爷爷的晚餐,也很好吃,可是我却让你难过了,是我不对。”

  叶嘉已经忘记了呼吸,愣愣地看着他,倒是头一次,从惜字如金的他嘴里……听到这么多的话。

  “把你的手机给我。”他又道。

  叶嘉乖乖从包里摸出了手机递给傅知延,他接过之后,快速地按下了一个号码拨了出去,很快,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很中规中矩的电话铃声。

  傅知延按掉了电话,然后将手机递给了叶嘉:“这是我的手机号,微信号也是这个。”

  叶嘉接过了手机,看着通话记录里那通电话,那一串陌生的数字,是傅知延的手机号!

  他给她,留电话了!

  她的脸颊上还有未风干的泪痕,声音被哭泣洗过一番,显出了独有的哑:“我……可以给你打电话?”

  “可以,但忙的时候,我可能会接不到,如果不是急事的话,先发短信。”

  叶嘉喏喏地点了点头,将手机紧紧地攥在手心里,仿佛握着的便是一整个世界。

  终于哄好了小女子,傅知延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走吧,送你回去。”

  “嗯!”

  叶嘉转身,他陪在她的身边,沿着路边的街灯,一路往前走,不慢,也不快。

  某人得寸进尺的功力很深。

  “傅队现在胃口好些了吗?”

  “好多了。”

  “傅队你口味是偏甜还是咸呢?”

  “不讲究,适度都好。”

  “平时有吃夜宵的习惯吗?”

  “没有。”他很耐心地回答她的问题。

  “那个……”楼下,叶嘉又一惊一乍地出声了,今天的傅知延,出乎意料的温柔,她怎么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嗯?”他的眼眸里,盛满了清冷的月光,就这么看着她。

  叶嘉骤然失语,刚刚想出的轻薄调戏之词一瞬间就被她忘个精光……

  红了脸,她抱头就跑!一股脑冲进了黑漆漆的楼道里。

  傅知延无奈地看着逃跑的某人,抬头,一轮白月落入眸间,他的嘴角不自觉地扬了起来。

  突然有了某种妙不可言的味道。

  叶嘉一回去,就搜索了傅知延的微信号,他的微信名就叫:傅知延。

  没有昵称,简洁明了,是他的风格!

  傅知延刚刚坐进车里,手机叮咚响了一声,接到了叶嘉的请求添加微信好友通知,修长的指尖划开屏幕,点击接受。

  她的头像是锅里的一条咸鱼,名字叫“吃土少女”。

  莫名其妙。

  叶嘉没想到,自己的好友添加才发送出去,不过一分钟的时间,他就通过了请求,他的头像,是一片纯净湛蓝的天空。

  啧,这个男人……

  果然八〇后和九〇后,还是有代沟啊!

  叶嘉立刻点进了傅知延的朋友圈,却什么都没有发现,这家伙,平时都不发朋友圈的吗?

  细细想来,倒也很符合他的风格。

  就在叶嘉刚刚退出来的时候,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叶嘉手一抖,手机被扔了出去,落在床上,傅知延……竟然主动给她发消息了?!

  叶嘉激动地抓起手机,颤抖的手戳开了傅知延发来的信息,他诚挚地问她:“吃土是什么意思?”

  看来他是注意到她的名字了。

  “就是,穷得吃不起饭,只能吃土的意思。”叶嘉迅速编辑了短信给男神科普。

  “哦,怎么会穷得连饭都吃不起呢?”

  怎么办,不懂幽默又有点蠢蠢的男神,画风好呆啊!

  但是手机里的蠢呆男神就是撩得她好心动啊!

  “一种夸张啦。”

  “哦。”

  一个哦?

  没了?

  就在叶嘉正想着说点什么的时候,他又发了一条信息过来。

  “有意思。”

  想象着傅知延一本正经地思考“吃土”这两个字的含义,还觉得很有意思的样子,叶嘉跪在床上,情不自禁地将脑袋埋进了枕头里,傅男神蠢萌得她的心都要化掉了,好想把他拽进怀里好好揉一把啊!

  深秋入冬的时节,叶嘉从银行出来,将手里的卡放进了包里,卡上的余额很快就要满六万,估摸着今年年底一过,就可以告别外卖生涯。

  她踌躇满志地坐上车往家赶,心里谋划着,如果运气好的话,明年就可以租个大一点的房子,最好是距离S大近一点的。

  刚刚上楼,就接到了唐飞的电话。

  “嘉姐。”

  得,这家伙,一叫姐,准有事儿。

  “说吧,又借多少?”

  “嘿嘿,什么都瞒不过你。”唐飞依旧拿着嬉皮笑脸的腔调,“六万,一个星期之内,我铁定还你!”

  “六万!我的天!你干脆抄了我的家底好了!”

  “姐,这次真的是急用。”

  “先说,怎么用?”

  电话那边唐飞的声音有点燥:“姐,这次你还真别问,反正我肯定会还你的!真的!”

  “六万可不是小数目,我全部的积蓄也就这点儿了,连问都不能问一声?”

  那头他似乎沉默了半晌,终于道:“那……还是算了吧,你也不容易。”说完也不等她反应,直接挂了电话。

  叶嘉看着电话,有些莫名其妙,下意识就要给他打过去,不过一个转念,想到自己换工作的大计划,马上就要实现了……

  就这个节骨眼儿,她还真不是特别愿意把钱借给唐飞那浑小子。

  算了,她将手机往包里一扔。

  虽然是好朋友,但各自都有各自的生活,别的事可以相互帮衬着,可是借钱这个……现在她是真的有心无力。

  两天后,迷妹们的微信群又热闹了起来。

  “最新情报,我听学生会体育部的同学说,明天下午警院和体院的老师间有一场篮球赛哦!”

  “老师的篮球赛?那傅教授会参加吗?”

  “不知道,参加老师的名单还没有定下来,说不定会参加的,反正到时候去看看就知道了!”

  篮球赛啊……

  叶嘉也很想看傅知延在篮球场上的风采,光是想想,她都血液澎湃的。

  打开微信,点开了聊天框,迅速编辑了一段文字:“明天有傅队的篮球赛吗?”

  傅知延刚刚批改完课程作业,从办公室出来,看到叶嘉的发来的信息,还没来得及回复,走廊边,体育部的周老师便找了过来:“傅教授,忙着呢?”

  “不忙,准备回去了。”傅知延将办公室的门关上,“有事?”

  “是这样的,傅教授明天下午有空吗?”

  “嗯?”

  周老师挠了挠后脑勺,笑着解释道:“为了调动同学们冬季运动的积极性,这不,体育部决定在入冬前举办一场警院和体院的篮球赛,邀请老师参加,给同学们做个模范榜样作用。傅老师您在学生里人气最高,就想着请您也来参加篮球赛。”

  明天下午吗?

  好像没什么事。

  傅知延又看了看手机里叶嘉发来的那行字,心说这丫头片儿,消息倒是灵通。

  “可以,我会准时到场。”傅知延应承了下来。

  “好嘞!”周老师本来其实抱的希望不大,傅知延这么忙,学校一般的活动他都是不参加的,不过是抱着试试的心态询问他,没想到他居然答应了,周老师有些激动,连声道,“那就这样说定了,明天下午三点,在学校的C馆。”

  傅知延点了点头,等周老师走远以后,他拿起手机,点进了她的对话框。

  编辑了一段文字。

  叶嘉躺在床上,跷着二郎腿,津津有味地翻阅着那本从傅知延书架上借来的《纯真博物馆》。

  男主人公凯末尔深爱芙颂的一切,她爱过的,触碰过的一切。这个痴情而忧伤的男人收集着他的心上人触摸过的每一件物品,盐瓶、顶针、笔、发卡、烟灰缸、耳坠、纸牌、钥匙、扇子、香水瓶、手帕、胸针,甚至收集了她的4213个烟头。

  叶嘉看着简介“咦”了一声,觉得好变态……

  不过一个转身,就看到了自己床头柜上,台灯下,那枚已经被抹平了光泽的湖蓝色勋章,那是当初在废墟之下,她从大哥哥冰冷的身体上扯下来的警徽。

  这么多年,一直宛如珍宝一般,被她攥在手心,每天晚上伴她入眠。

  如果被傅知延知道,会不会觉得她好变态?

  有了这种体谅,叶嘉再看《纯真博物馆》也就不觉得有什么排斥,恰恰相反,对于遥不可及的所爱之人,她与凯末尔甚至还达到了某种默契的共鸣。

  “凯末尔用十五年的时间走完1743个博物馆,创造出独一无二的‘纯真博物馆’,那所有的物件被列为这座爱情博物馆的珍藏,纪念他永失的所爱。”

  就在她读到“永失的所爱”这几个字,正怅然发呆的时候,手机突然震了一下,叶嘉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傅知延三个字的时候,心跟着也是一颤。

  “明天下午3点,C馆。”

  前一条信息她问他是否会参加篮球赛,他直接给她发了时间和地址,这说明他不仅会参加,而且还……邀请她过来观看?

  叶嘉将书抱在自己的胸口,兴奋地在床上滚了两圈之后连忙坐起来,目光再度扫到了手机屏幕上,哼,她又没说要看来,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把时间地点发过来……

  既然傅大教授诚心诚意地邀请了,那她就只好勉为其难地过来吧……

  叶嘉抓起手机,编辑道:“嗯,那个……如果我给你送水,你会拒绝吗?”

  这一段发过去之后,叶嘉就有点抓耳挠腮地后悔了,问个屁啊!直接送不就好了!现在问了,如果他说不需要,不就把自己给圈进去了!

  再说以傅知延的性子,十有八九都会拒绝!

  蠢货!蠢破天际!

  傅知延看到叶嘉短信的时候,刚刚坐进驾驶座里,他的嘴角不自觉地微微扬了扬,启动了引擎,同时拿起手机,按下语音键。

  叶嘉看着屏幕上方那个“对方正在输入……”的提示,心如鹿撞,感觉自己就像上刑场的死刑犯,等待最后的判决。

  嗖的一声,叶嘉赫然发现,傅知延发来的……竟竟竟……竟然是语音消息!

  她颤抖着手点开了那条语音,那边很安静,他的声音,醇如美酒,在夜色里格外宁静:“试试,不就知道了?”

  最后那一个“了”字,尾音上扬,勾得她的小心肝都要缩成一团了……

  试试……不就知道了?

  啊,什么意思什么意思?

  到底会不会拒绝啊!

  如果当众被拒绝,会好丑的吧!

  叶嘉连忙给陶荻发了一条语音消息:“小姐姐救命!我问傅教授可不可以在他打完球赛之后给他送水,傅教授说‘试试不就知道了’是什么意思啊!到底是拒绝还是拒绝啊!会不会当众让我下不来台,好拿我作筏子啊?”

  良久,一阵令人心悸的沉默过后,陶荻那边终于发来斩钉截铁的四个字:他在撩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