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情感 >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全文阅读 > 第32章 跟他回家,见爸妈(2)

第32章 跟他回家,见爸妈(2)






  说起来今天真是超级丢人,她堂堂美食大家叶则夫唯一的嫡传女儿,竟然沦落到吃霸王餐的地步,真真一分钱逼死英雄汉!

  傅知延摸出一个黑色钱包,叶嘉瞅着那质地,看起来像鳄鱼皮的。

  傅知延毫不犹疑地把里面厚厚的一沓红票子全部拿了出来,递给她。

  叶嘉没去接,那一沓红,好烫手的感觉,粗略估计,不少于三千。

  “这些零钱先拿着,如果等不到你的朋友,可以找个咖啡厅坐会儿,或者打车先回住的地方。”傅知延说道,“总不至于在街上吹冷风。”

  几大千块,他说零钱……

  叶嘉觉得自己好像一不小心钓了个金龟婿!

  “那……我就先问你借一点,多了也还不起。”叶嘉低声说着,从那一沓红里抽了一张出来,“打车够用了。”

  傅知延也不勉强,又抽了两张出来,放进了她的衣服口袋里,拿出手机晃了晃:“晚上把你住的地址发给我。”

  “好。”

  叶嘉在文化街的街头等到了陶荻,陶荻一路小跑,满脸微笑,应该是有好消息了。

  “找着工作了?”

  “嗯!”陶荻连连点头,“一间挺大的酒吧,明儿晚上就得过去上班,那边有个跨年的Party,现在缺人手。”

  “所以,是打算在首都定下来。”叶嘉还有些难以置信,“不回去了?”

  陶荻低头想了很久,终于郑重地点了点头:“可能……暂时就不回去了,毕竟这边发展机会多些。”

  陶荻已经决定了,叶嘉自然也就不再好多说什么。

  晚上,叶嘉把酒店的地址给傅知延发了过去,很快,他便回了一句:“明天我来接你。”

  “去哪?”

  “到我家过年。”

  叶嘉腾地一下从床上爬起来,面膜都掉了一半,陶荻在电脑边刷新租房信息,回头瞅了她一眼:“见鬼了?”

  “见鬼了!”叶嘉十万分的惊恐,“傅知延说要带我回家过年!”

  陶荻眨了眨眼睛,粲然一笑:“可以啊,都要见公婆了!以你俩这发展速度,说不定过两天就直接扯证去了。”

  叶嘉慌忙从化妆包里摸出小镜子,照着自己的脸,惶恐地问:“我好看不好看?”

  “男人才看皮面儿,爹妈可不只是看这些。”

  “那看什么?”

  陶荻放下iPad,走到床边,坐到叶嘉身边,语重心长地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手心:“傅知延那样的高门高户,比一般的家庭更加传统,找媳妇儿嘛,自然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大家闺秀。”

  叶嘉一个劲儿冲她乐:“可不就是本少女嘛!”

  “你这模样倒也还算上得厅堂,手艺嘛,更是没话说……叶嘉见陶荻如此郑重,心里也感觉隐隐的,七上八下。

  “傅知延的学历,可是博士毕业的大教授。”

  话到这里,她不再说下去,叶嘉已经懂了。

  博士毕业的学历,家里人说什么,应该也不会满意她连大学都没读过。

  叶嘉的心情一瞬间从高空跌落至低谷,她以前没考虑过这个问题,是因为只要他喜欢自己,别的都不是问题,可是他喜欢,不代表他的家人……也喜欢。

  见叶嘉突然地低落,陶荻轻轻叹息了一声:“其实……你也别想太多。”

  她事先给她把话说清楚,是怕真到了那时候,家里人问起来,叶嘉尴尬,让她提前有个心理准备,毕竟这种事,或早或迟,都是面对的。

  “陶荻姐。”

  “嗯?”

  叶嘉抱着双膝,失落地说道:“其实你们心里,都觉得我和他不配吧。”

  “小嘉,你是一个特别好的女孩,真的,我要是男的,我肯定要你。”陶荻的手落到了叶嘉的肩膀上,“傅知延的目光不会差,所以不要妄自菲薄,他喜欢你才是最重要的,这个世界任何人都有可能带着偏见的目光,看不起你,除了你自己。”

  如果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那才是最要命的。

  良久,叶嘉终于点了点头。

  次日午后,傅知延开车过来,接到了叶嘉。

  她明显是精心打扮过的,穿的是他送给她的白色羽绒服,头发梳得规整,连发梢里面,那几缕挑染的紫发也全部染回了黑色,脸上化着很有精神气的淡妆。

  她的手里,提着礼包,傅知延下车后接过来,放进了后座:“怎么……还买这些?”

  当然要带礼物呀!总不至于空着手去拜访他家吧!

  “别嫌弃就好了。”叶嘉忐忑。

  坐进了副驾座,他附身过来给她系好了安全带,却明显感受到了她身上的战栗。

  “原本,只是请你来家里吃个便饭,这样紧张又郑重没必要的。”他有些无奈地看着她,“昨晚失眠了?”

  叶嘉的确是紧张到很晚才睡着。

  “家里只有爷爷和父母,并没有别的亲戚,爷爷很喜欢你,不用担心,我爸严肃一点,话并不多,我妈性格温柔不会为难你的。”傅知延向她解释。

  叶嘉捂着自己的脸,将头埋进了膝盖里,他这么一说,好像更紧张了。

  傅知延倒是没想到,她会害怕成这个样子。

  “如果真的害怕,那……就不去了吧。”

  “唔?”叶嘉抬头看他。

  傅知延将手搭在方向盘上,目光平视前方:“是怕过年冷清接你回家热闹,如果你这般拘束还不如不去了,我陪你在外面过年。”

  叶嘉的心,渐渐暖了起来。

  都说了家里规矩严苛,年三十儿她要是拐跑了傅知延,恐怕才是真的会被讨厌吧。

  叶嘉深长地呼吸着:“回去吧,我不怕。”

  傅知延的家,三层高的小洋楼。

  门上贴着春联和福字,阳台上还有火红的灯笼,倒是很有节日的气氛,热热闹闹,暖暖烘烘的。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傅母杨枝是一个非常慈祥的女人,说话声音很轻很柔,穿的是一身对襟的深色小袄,很有年味儿。听傅知延说,母亲的老家在南方江浙一带,很有江南水乡柔婉温和的气质。

  而他的父亲傅庭钧,的的确确也正如他所说,话很少,气质刚硬,看上去非常严肃,不论是站还是坐,姿势都很规整。

  叶嘉也总算明白,傅知延继承了父亲的冷硬,但是眼里眉间时不时流露出来的温柔神色,一定是来自于母亲的。

  他的父母站在一起,真真有种百炼钢与绕指柔的感觉,可是看起来,竟是那样的相配,俩人的颜值都很高,正是这样一对天造地设的璧人,才能生出这样好看的乖儿子啊!

  傅母杨枝早早地就候在了大门口,车刚一挺稳,她就笑吟吟地将叶嘉迎进了屋,亲亲热热地挽着她的手,叶嘉礼貌周全地叫了声“伯母好”。

  看得出来,傅母是真的高兴,嘴都快合不拢了:“昨儿知延说要带姑娘回来,把我和他爸高兴得一整晚都没怎么睡好。”

  看来失眠的人,不只是她呀!

  “知延这孩子性格内向,小时候和女孩子说话都会脸红,长大了也没和女孩子正经来往过。”傅母带着叶嘉进了客厅在沙发上坐下来,“你是第一个知延带回家做客的姑娘。”

  叶嘉红着脸看了傅知延一眼,他在叶嘉身边坐了下来,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那眼神似乎在说,我说得没错吧,我妈不凶的。

  叶嘉的确安心很多,和傅母有一搭没一搭的,话也多了起来,气氛很好。

  “知延,快去给客人沏茶,拿我的西湖龙井。”坐在对面的傅庭钧吩咐傅知延,“用那套紫砂茶具。”

  傅庭钧虽然不善言辞,人也很严肃,但是看得出来,他对叶嘉的到来感到非常高兴。

  “不用麻烦了。”叶嘉连声道,“我喝白开水就可以。”

  “哎呀,小嘉年轻,你们这一套规矩的茶具摆放上来,气氛多拘束。知延,你去,把我昨儿特意去买的果汁和汽水拿过来,还有零食也端来给小嘉吃。”傅母赶紧招呼道。

  傅知延听话地起身,朝着厨房走去,没一会儿,端出了大盘的零食,什么都有,开心果,碧根果,榴梿干,薯片,巧克力,旺仔小馒头……

  这些个五花八门的零食饮料,与这个装修格调严谨肃穆的家庭是那么的格格不入,显然,他的父母是在以最热切的诚意招待这位年轻的小女孩。

  “小嘉来了?”傅老拄着拐杖从楼上下来,满是皱纹的脸上溢满了慈祥的微笑,“什么时候到首都的?”

  “爷爷好,过来有几天了。”叶嘉连忙站起身,傅母过去将爷爷搀扶过来,坐在了沙发上。

  傅老点点头,喃喃道:“有几天了……怎么不过来看看傅爷爷呀!可想你的手艺了!”

  叶嘉不好意思地浅笑一声:“这不是怕冒昧叨扰了您老人家嘛。”

  傅老连连摆手:“不打扰不打扰,看着你我就高兴,你在首都多待几天,让知延陪你好好玩玩。”

  叶嘉看向傅知延,傅知延浅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小嘉,看电视吗?我们家有VR家庭影院……”傅庭钧坐在对面,开口道,“画质和音响效果都还不错。”

  “别献宝啦!”傅母笑着凑近了叶嘉的耳畔,低声说道,“他爸最近装了个VR影院,稀奇得跟又得了个儿子似的,你别理他就是。”

  “家里已经有了个混世魔王,再有个儿子,反倒不如我这VR影院稀罕。”傅庭钧难得地展眉一笑,“若是女儿,另当别论。”

  傅母看着叶嘉,眉宇间似有深意:“我更想要个儿媳妇儿。”

  这夫妻俩一唱一和,倒真是和和美美的一派融洽,琴瑟和鸣想来不过如此了。

  叶嘉再度看向傅知延,他脸上的笑意很含蓄,在这样幸福的家庭氛围里成长起来的他,心里一定盛满了阳光和温暖。

  念及自己的父母,当年也算得上是相濡以沫,父亲很疼母亲,舍不得她吃一点苦受一点累,当年他们的尸体从废墟堆里抬出来的时候,满身鲜血的父亲紧紧将母亲护在怀里,好几个年轻力壮的消防官兵都没能将他们的尸体分开,再后来,父母合葬在了一起,鹿山脚下,那一抔黄土现在已经青草碧碧。

  一声清脆的电话铃声打断了叶嘉的沉思,傅母起身去接了电话。

  “张婶,你来不了了?”

  “我家客人都到了,你怎么能不来呢!咱们之前可都说好了。”

  “这可怎么办呀!”

  傅母一脸郁结地挂掉了电话,很是为难地对傅庭钧说道:“做年饭的张婶说自己儿子突然回来看她,要在家过年,来不了了,你看……这可怎么办?”

  “我亲自下厨吧。”傅庭钧起身道。

  “你做那饭菜,能吃吗?”沙发上的傅老一脸嫌弃地看向自己的儿子,“反正我是吃不下去。”

  傅庭钧无奈提议:“要不,咱们出去吃?”

  “这年三十儿的,都没有订,这会儿上哪去找餐厅呢!”傅母很是着急。

  叶嘉大概明白了,敢情这家人都不怎么会烹饪,这难道不是她表现的大好机会?

  “那个……如果有食材的话,我来做饭好了。”叶嘉低声开口说道。

  傅庭钧却一口否决了:“不行,让客人做饭,我们家没有这规矩。”

  傅老毫不犹豫地便说道:“小嘉不算外人。”

  叶嘉脸红了,不算外人……是不是说明,爷爷已经接受她作为孙媳妇了……

  捂脸,好羞涩。

  看得出来,傅老是很想再尝尝叶嘉的手艺。

  傅庭钧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傅母很是不好意思地对叶嘉道:“那就辛苦小嘉了,家里食材都已经准备好,我领你去厨房。”

  “妈,我带她去。”傅知延道。

  叶嘉跟着傅知延去了厨房。

  果不其然,厨房里的食材完备,叶嘉大概清点了一下,心里有了谱,便知道要做什么样的菜食了。

  傅知延看着她认真的模样,忍不住问道:“现在还怕吗?”

  叶嘉回头,倚在冰箱边上,抿着嘴浅笑道:“不怕了,爸妈都是很好的人。”

  这就爸妈了……有你这么自来熟的?

  傅知延挑了挑眉毛,看着她红扑扑的脸颊,忍不住走过去,手落在了她的身后,一整个将她环住,男人的味道扑面而来,叶嘉小心翼翼地抬眼,看着他放大的五官,心跳乱了节奏。

  又要……来了?!

  她深呼吸,准备。

  他却只是凑近了她,手指尖却吧嗒一下,将身后的抽油烟机打开,然后退了几步,狡黠地笑着,看她。

  叶嘉凌乱。

  刚刚是被……调戏了?!

  什么时候,正人君子也学会撩妹了?

  傅知延在厨房里帮着叶嘉洗菜和切菜,给她打下手。

  而厨房外,父母和爷爷在关于叶嘉的讨论也进行得如火如荼。

  “姑娘看起来规矩,其实眼神里透着一股子狡黠。”开口说这话的人,是傅庭钧。

  傅母嗔他:“这叫机灵,一双水汪汪的小眼神儿,看着就聪明懂事。”

  “是,跟你年轻的时候一样。”傅庭钧笑了笑。

  “昨儿知延跟我说,姑娘没念大学,让我别提学历这茬,看样子,挺紧着她。”傅母说道,“知延念书那阵,多少高学历的优秀女孩追他,都没有挑出中意的,单到现在快三十了,选了这么个小姑娘,想必定是有过人之处。”

  傅老在边上一直没说话,脸上挂着了然于胸的表情:“哼哼!待会儿你们就知道了!”

  京酱肉丝,油焖大虾,水煮鱼,白切鸡,酱爆鸭……几样主菜,一一被傅知延端上桌,今天晚上这一顿年夜饭,叶嘉算得上是放了大招,每一样菜品,都是精心烹制,火候拿捏把控,调料放置与下锅时长的精准配合,倾尽了她毕生所学。

  当杨枝和傅庭钧看到满桌子精致的南北餐食时,惊愕不已。

  傅老却是一脸了然的笑意,坐到了主位上。

  叶嘉将最后的一盘薄皮虾馅儿的蒸饺端上桌,傅母惊喜地问她:“这些……都是你一个人做的?”

  “……知延哥也帮我忙呢!”叶嘉不好意思地笑笑,对傅母脸上诧异的表情,还挺受用。

  “我还不知道他,十指不沾阳春水,顶多站边上看着……”傅母拉着叶嘉坐下来,笑得慈眉善目,“今天……真是大开眼界啊!”

  “阿枝,这道菜,好像是你的家乡菜?”傅庭钧指着一盘红艳艳的鳜鱼肉。

  傅母面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这可是……松鼠鳜鱼?”

  “是。”叶嘉解释,“正是苏州名菜,松鼠鳜鱼。”

  《四方食事集》有记:“取鳜鱼肚皮,去骨,拖蛋黄炸黄,作松鼠式。油、酱油烧之。将炸好的鳜鱼端上桌时,随即浇上热气腾腾的卤汁,它便吱吱地‘叫’起来,因活像一只松鼠而得名‘松鼠鳜鱼’。”

  傅母迫不及待地夹了一片鱼肉尝了尝,神色渐渐有了变化,从一开始的惊喜,到渐渐的,眼睛竟有点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