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情感 >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全文阅读 > 第47章 尘埃落定,她是他的妻子(3)

第47章 尘埃落定,她是他的妻子(3)






  她脑子里轰的一声,突然站起身来,退后了几步,将手伸到眼前,愣愣地看了好久。

  手上的戒指,泛着沉静的光泽。

  然后看向他,大喊了一声:“知延哥!”

  “过来。”傅知延又对她招了招手,“仪式还没有完成。”

  叶嘉又跑过来,抓起了桌上的那一枚男士戒指,手禁不住地颤抖着……

  “知延哥,手给我。”

  傅知延含蓄而矜持地微笑着,伸出了手递给叶嘉。

  他的手背肤色柔和,手掌略粗粝,带着常年用枪的老茧,她摩挲着,小心翼翼地将那枚戒指,戴在了他的中指上。

  “傅知延,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丈夫。”她将他的手,放在自己唇边,印下虔诚的一吻,“我发誓,无论顺境还是逆境,贫穷还是富有,健康还是疾病,我都爱你,尊重你珍惜你,对你永远忠诚。直至死亡……将我们分离。”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眶里,已经盈满了眼泪。

  心莫名一痛,仿佛是有所预感,却无从捕捉。

  叶嘉穿着黑色的棉质小背心,坐在床上,等着傅知延洗完澡出来。

  今天晚上,算是名正言顺了。

  她看着手上那枚钻戒,好含蓄呀,本来以为他这么有钱,会买大一点的钻石。

  不过重点好像不是这个,这枚戒指,他早就准备好了?

  此时此刻,叶嘉心里没有了之前几次的躁动,恰恰相反,她沉静了下来,静静地躺在床中央,看着天花板,等待着接下来即将开启的神秘仪式。

  浴室的水声,停止了。

  叶嘉闭上眼,专注地倾听。

  好像听到了穿衣服的声音,想象着那棉质的睡衣,摩擦着他的皮肤发出的轻不可闻的窸窣声,然后,门打开了,腾腾的热气,与他一道出来。

  叶嘉突然害羞,不敢睁开眼。

  傅知延拿着白毛巾,擦拭着头上的水珠,站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她,她蜷曲着身子,侧躺在床中心,黑色背心紧紧包裹着她,没有文胸,小果子若隐若现,黑色的棉质三角内裤,紧紧地包裹着她的臀部三角区。

  ……他年轻的小妻子。傅知延走到墙边,“啪!”

  灯光寂灭,周遭陷入一片黑暗。

  紧接着,一双粗粝而有力的大手,抚上了她的臀,叶嘉的心跟着猛地一颤。

  “叶嘉,你在发抖。”

  “我没有。”

  她固执地反驳,他轻笑。

  “别怕。”

  “哼,你才是。”

  两个人的喘息,渐渐开始粗重了起来,叶嘉情不自禁地开始了断断续续的呻吟,傅知延的动作,从一开始的轻柔研磨,也开始渐渐地,加重了力道,她婉转的声音,让他的身体爆出阵阵的烟花。

  他抓住了她的下巴,将身体往下,吻住了她的唇,问道:“我是谁?”

  “知延哥。”

  “再叫。”

  “知延哥。”

  “知延哥是谁?”

  “知延哥是……是……我的丈夫。”

  一瞬间,两个人同时抵达,山崩地裂。

  在民政局领证之后的第二天,傅知延便带着叶嘉,一块儿回首都见了父母。

  傅家二老对这个媳妇都是一万个满意,结婚的喜事,倒是冲淡了一家人行将离别的哀愁。大家有意避开了傅知延要走的话题。

  傅知延待她的爱,几乎是没有底线的,在长辈面前,能够多多少少端着一点,背过了门去,顷刻间两个人的身体便纠缠在了一起,他似乎无时无刻不在渴望着亲吻她,抚摸她。

  傅知延守身如玉二十八年,一朝破功,美人怀,温柔乡,英雄冢。

  回首都的第二天,天上飘着微凉的小雨

  傅知延开着车,并没有告诉叶嘉他们会去哪里。路上叶嘉同样沉默着,看着天际连绵的山脉,心里……也能猜出一二。

  南山公墓,他牵着她的手,一步一步,拾级而上。

  一块白色的墓碑前,傅知延停下了脚步。

  身后的叶嘉,将一束娇艳欲滴的菊花,放在了墓碑前。

  黑白照片里的男人,穿着制服,神情坚硬,目光决绝,模样与傅知延,一般无二。

  叶嘉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是他!

  傅知靳。

  眼泪,决堤而出。

  “哥,我带叶嘉,来看你了。”

  叶嘉颤颤地走到他的墓前,蹲下来,看着他的脸,捂着嘴,眼泪抑制不住地往下掉,一滴一滴,湿了墓前的花瓣。

  “谢谢你,大哥哥……”

  事隔多年,她想说的,只有这一句,欠他的……还不了……这有这一句。

  大风拂过,他们沉默,在墓边,陪了他良久。

  “哥,我要走了。”傅知延嘴角轻轻抿了抿,“我说过,你未尽之志,我会帮你完成。”

  叶嘉隐约忆起了回忆里的四个字,为国尽忠。

  离开的时候,傅知延站在墓边,目光深沉,语气郑重:“哥,我会好好保护自己,必不失信于她。”

  叶嘉转身,她知道,那句话,是说给她听的。

  小雨珠挂在她的发梢,宛如沾着一颗颗的星星,她一级一级,跳下阶梯,傅知延站在台阶之下,回头望她。

  “知延哥。”她冲他大喊,“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傅知延缓缓低头,再抬眸看她的时候,脸上溢着笑:“想起来了?”

  一阵风吹过,世界安静了。

  他随父母和爷爷,去璧城认领傅知靳的尸体。

  那一晚,整个家陷入了无尽悲伤的河流,母亲两次晕倒,爷爷也因为悲伤过度,高血压发作。

  那一年,他不过十九岁。

  听好多好多人说,他的哥哥,是英雄,他救了一个小姑娘。

  傅知延咬着牙,忍着泪,问自己,问哥哥的尸体。

  “凭什么!”

  “你凭什么……这样舍得下,舍下父母,舍下家人,去救一个……陌生人。”

  傅知靳的尸体,在璧城的殡仪馆停留了三天,三天里,哭声连绵不断,大人的,小孩的,男人的,女人的……这里,宛若人间与地狱的交界,生人送别,死者往生,白发人,黑发人……

  天人永诀。

  三天后,傅知靳的身体,行将运回首都,傅知延等了三天,没有等到那个被哥哥救过的人。

  呵,甚至都不曾过来看他一眼,说一声谢谢。

  你值得吗?

  他无数次地反问他,值得吗?

  终于,最后一天,他还是向消防员和医生护士打听,辗转找到了那个小姑娘。

  竟不曾想到,她也在殡仪馆,她一个人,抱着膝盖,在殡仪馆的尸体冷冻室门口,头埋在膝盖里,低声地呜咽……

  声音很小很小,他走近,蹲下来,才听见她的声音。

  “小嘉再也不调皮了。”

  “小嘉一定乖乖听话。”

  微弱蚊蚋。

  “爸爸妈妈,我数三秒,你们一起醒过来,好不好?”

  “不说话,就当默认了哦!”

  “我开始了,不准耍赖!”

  “一。”

  “二。”

  “三。”

  她睁开被眼泪糊住的眼睛,抬头,一瞬间的惊喜过后,又是令人绝望的失落。

  那是一张年轻而又陌生的脸……不是爸爸妈妈……

  他面无表情,眉心微敛。

  不是爸爸妈妈,不是……

  她的眼泪,无声无息地滑落。

  她再度,抱紧了膝盖,将脸埋进了大腿窝里。

  “爸爸妈妈,这次不算,我们重新来好不好,这次……这次我数到十,你们就醒过来,带小嘉回家,好不好。”

  “一。”

  “二。”

  “三。”

  “四。”

  “你爸妈死了。”突兀的声音,打断了她,“别发疯了,振作起来。”

  他已经站起了身,她愣愣抬头,是他疏离冷淡的侧脸。

  压抑,隐忍,愤怒,她炸了,站起身,用力地推了他一把:“你胡说!”

  他岿然不动,缓缓垂眸,淡淡地看着她。

  她怎么是他的对手。

  小女子表情坚强倔强,强忍着眼泪:“我爸爸妈妈还活着!他们睡醒了,就会带我回家了!”

  “他们死了。”他残忍地打破她的梦。

  “没有!”她坚持。

  “死了!”他似乎脾气也上来了,“我说死了,就死了!”

  “没有……”她捂住耳朵,不住地后退,“没有!没有!没有!”

  “你混蛋!”她眼眶里转着眼泪,恶狠狠地瞪着他,“神经病!”

  是啊,他在这里,发什么神经,跟一个小姑娘,较什么劲?

  “一个人,也要坚强地活下去。”他离开的时候,最后转身看了她一眼,“要为曾经爱你和……救过你的人,活下去。”最后三个字,咬得很重。

  阴冷幽暗的通道里,她号啕大哭……

  平生第一次,他的心开始隐隐作痛了起来。

  出来的时候,天上飘起了小雨,他抬头,望向了阴沉沉的天空。

  值得吗?他又一次,问天空,问傅知靳,也问自己。

  抬眸,遥遥地,看着站在台阶之上,出神的她。

  傅知延顺着她的目光看向远方,雨后,太阳从云间溜了出来,万丈的霞光霎时间穿透云霭,降临大地。

  她的脸上,笼上了一层柔和的金辉,她突然笑了。

  “值得。”

  这样的笑脸,是知靳要守护的,也是他……要守护的!

  黄昏,燥热。

  “爸妈还没睡!”叶嘉无力地推了推趴在她身上的傅知延。

  “那你小声点。”他吻上了她的颈项,一亲一啄,似要将她的每一寸皮肤都刻下他的印记。

  叶嘉嘴角溢起了醉人的微笑。

  现在的感觉,和最初在一起的时候,是不一样的。

  现在,她是他的妻子,不只是他的女孩,更是他的女人,他们交付身体与心灵,相互留下彼此的痕迹。

  “是不是,舍不得我了?”她揽着他的颈项,夹住了他的腰身,声音里带着低低的战栗。

  “嗯,舍不得。”他闷哼,全身都被她的温暖包裹着。

  “带我走?”

  “嗯……带你……”

  傅知延回过滋味来:“小丫头片子。”

  她颤声:“知延哥。”

  “叫老公。”

  “老公。”

  “乖。”

  傅知延是把叶嘉真真切切地捧在手心里,当成女儿来疼爱的。

  逛街的时候,他会帮她提包,她试衣的时候,他耐心等待,给出最中肯的意见,人多的时候,会紧紧牵住她的手,眼里心里,都只有她一个人。

  整一个月的婚假里,他几乎每天都陪在她的身边,两人腻腻歪歪,从首都,把恩爱一路秀到了鹿城。

  “时间……不够了。”

  两个人同时陷入沉默,她紧紧抱着他的宽阔的肩膀,他抱着她细致的腰,身心相贴,没有一丝缝隙。

  “你混蛋。”她一口要在他的肩膀上,眼圈红了。

  “我是混蛋。”他承认,“我会一辈子待你好,我会补偿你,我会给你幸福……”

  他的誓言平实而质朴,但那就是叶嘉想要的。

  “那我等你。”

  “能等就等。”

  “什么话?”

  “男人的话。”

  机场,人群熙熙攘攘,来来往往,忙碌的旅人,送别的亲人,惜别之情,无可言表。

  只能沉默。

  这次调令下来,走的是傅知延和穆琛两个人。

  警队大部分警员都过来送别了。

  段晓军眼睛都红了一圈:“你们两个都走了,以后谁陪我喝啤酒消夜?”说着他都要哭了。

  “德行!”穆琛握拳垂了垂他的肩膀,“嫂子都比你坚强多了。”

  叶嘉紧紧拽着傅知延的行李箱拉杆,低着头,咬着牙,一言不发。

  傅知延拉了拉行李,她却没有松口,还是低头,不说话。

  他的心,跟着揪了起来。

  回头,看了看段晓军和身后的一群人,说道:“以后,叶嘉……就拜托你们,多照应。”

  “放心吧傅队!”

  “放心!亲嫂子!”

  “行了,都回吧。”穆琛招呼着大伙,给人家新婚宴尔,留点私人时间。

  警员们依依不舍地和两人告别之后,便三三两两离开了机场大厅。

  段晓军走出大厅的时候,侧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一开始他没有注意,是走过之后,他才反应过来,刚刚那个戴着墨镜,身材高挑的短发女人……好熟悉。

  待警员们挨个离开之后,傅知延将叶嘉拉到角落,叶嘉乖乖地跟在他的身后,情绪渐渐漫开了,突然,她身形抽了抽。

  “不准哭!”他命令。

  她咬着牙,努力抑制住眼眶中打转的眼泪。

  “知延哥,我不哭。”她又抽了抽。

  傅知延终于低头,一口吻住了她咬红的唇。

  这个吻,深到了骨子里。

  他像是要把她摄入灵魂一般。

  终于,一个绵长的深吻之后,他从晕晕乎乎的她手里,突然接过了行李,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不回头,要是回头……就走不了了。

  他沉痛地闭上眼。

  在安检口找到了穆琛,他望着大厅,一时间有些失神。

  “走了。”

  “嗯。”

  ……

  叶嘉站在机场的落地窗前,看着飞机直入云霄,她的心突然沉静了下来。

  再度抬头,目光里,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她的身后,陶荻摘下墨镜,手背捂着嘴,眼泪大颗大颗地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