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情感 >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全文阅读 > 第57章 他跪了整整一夜(1)

第57章 他跪了整整一夜(1)






  他平生所求,但求无愧于心,可是现在,做不到!他辜负了家人,辜负了最爱的女人,辜负了太多太多人……

  叶嘉带他回了自己的家,傅时听见动静从房间里出来,看到两只落汤鸡进了屋,其中一只还是被抹了脖子放血的落汤鸡。

  “叶子!”他惊呼了一声。

  叶嘉连忙坐了一个嘘的手势:“别把汤包吵醒。”

  傅时立刻噤声。

  “去卫生间,放热水。”叶嘉叮嘱傅时,傅时犹疑地看了看面前躺在沙发上的秦靳,没有犹豫,一溜烟地跑到了卫生间,在浴缸里放热水。

  叶嘉脱掉了已经全部湿透的外衣,拿起毛巾擦拭湿润的头发,看向秦靳:“你确定……不用去医院?”

  “皮外伤。”秦靳不想去医院,不想今天的事被九哥那边的人知道,本来叶嘉已经够引人注目,他不想节外生枝。

  “那你……”叶嘉见他身上的衣服上已经分不清雨水还是血迹,终于说道,“你先去浴室,把身上的血迹擦干净,我有医药箱,你自己处理一下身上的伤口,换身衣服。”她又补了一句,“别把我的家弄脏了,不好清理。”

  秦靳想了想,点头。叶嘉扶着他去了浴室,坐下来,她把傅时叫到浴室门口,将干净的白毛巾递到他的手里:“你给这个秦叔叔,擦一下身体。”

  傅时一脸不情愿:“他是坏人!”

  “妈就在外面,要是他敢做什么。”叶嘉从橱柜上抽出一把锃亮的菜刀,“我削了他。”

  傅时终于还是咕哝了一声,进了浴室。

  秦靳脱掉了湿润的外衣,朦胧的水雾里,他身上的肌肉紧绷而结实,腰腹部好几处被棍棒敲打导致的淤青,还有些旧伤又开了裂口,流出潺潺的鲜血,额头上有一处破皮的伤口,现在已经没有流血了。

  傅时嫌恶地打量着他的身体,将毛巾递给他:“你自己擦吧。”

  秦靳没说什么,接过了毛巾,沾了水,一点点擦拭着肌肉结实的手臂,小心翼翼避免碰到伤口。

  傅时就站在边上,打量着他的全身,心里不住地想,这一身的肌肉,是怎么练出来的。

  注意到傅时的目光,秦靳看他,他立刻别过脸去,被抓包偷看,傅时情不自禁有些脸红。

  “羡慕吗?”秦靳突然打破了沉默,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腱子肉。

  “嘁。”傅时冷哼了一声,“白长一身肌肉,还是挨打,有什么好羡慕的。”

  秦靳笑了笑,也不反驳,只说道:“以后你讨了老婆,就知道它的好处,不仅仅是能打架。”

  门外,叶嘉重重地拍了拍门:“有完没完!不准跟我儿子讲下流话!”

  还有听墙根的……

  “儿子,过来,给我擦背。”秦靳将毛巾丢在傅时手上。

  “谁是你儿子。”傅时极不情愿地走过来,沾了水给秦靳擦背,他的动作很柔,小心翼翼避开了秦靳背上的伤口。

  “你背上这块疤,不是今天弄的吧?”傅时犹疑地问他。

  “以前跟人打架,砍的。”秦靳信口胡诌。

  傅时伸出软软的小手,摸上了那大片凹凸不平的狰狞伤疤:“你骗小孩子,刀伤不是这样的。”

  秦靳回头瞅了他一眼,说的跟他不是小孩子似的。

  “烧的。”

  “那也不像,我看过科学频道,烧伤留下的疤痕不是这样的。”

  那是流弹碎片打入皮肤的伤,至今还有弹片嵌在皮肤里没有取出来。

  “管这么多干吗,关你屁事,当你的小孩子吧!”秦靳终于不耐烦了。

  “谁要管你!”傅时一把将毛巾扔在秦靳身上,转身出门。

  讨厌死了!这家伙比程遇还讨厌!

  “臭小子,脾气还挺大。”秦靳自顾自地闷哼了一声。

  叶嘉站在门口,手上还拿着药包,看着傅时推门而出,气呼呼地上楼,又朝着雾气朦胧的浴室望了一眼,有些进退两难。

  “喂,你把我儿子气走了,待会儿自己上药。”叶嘉在门口喊道,“药箱和换的衣服,我放在门口。”

  “嗯。”浴室里面传来一声闷哼。

  叶嘉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翻着电视节目,约莫二十分钟之后,汤包抱着兔子娃娃,穿着绵软的拖鞋,从楼上走下来,眯着眼睛,脸上带着倦怠的睡意,迷迷糊糊地喊了声:“妈咪,我……我听……听到……爸爸……”

  她话音未落,浴室门咔嚓一声打开,秦靳穿着一件黑色的T恤,搭了一条短裤,从浴室里走出来,手臂上缠着白色的绷带,额头上也贴上了白色纱布。

  汤包看见他,一瞬间清醒,蹬着拖鞋从楼上跑下来,一边跑一边大喊:“爸爸!”

  叶嘉回头,霎时间愣住。

  她穿的是傅知延的衣服,叶嘉坚信他还活着,所以来的时候,带了他的衣服,哪怕希望渺茫……

  衣服大小正好合身,发丝垂下来,挡住了脸,可不就是……他吗?

  汤包跑过来抱住秦靳的腿。

  秦靳身上带着伤,抱不了她,只好宠爱地摸了摸她的脑袋。

  叶嘉捂住了嘴,定定地看着他带着汤包走到客厅里来,难以置信,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相似,却又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秦靳走过来,坐在了沙发上,汤包乖乖地坐在了他的身边,本来准备点烟的动作停了下来,烟盒又被他放在了桌上。

  “看什么?”秦靳注意到叶嘉的目光。

  “你穿的是,我丈夫的衣服。”

  秦靳微微一怔,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刚刚他不自觉便穿了上去,根本没有想太多。

  “要我脱下来吗?”他作势就要脱衣服。

  “别。”叶嘉吸吸鼻子,远远地坐在椅子上,“还是穿着吧,反正……”

  反正他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

  “爸爸,你……你会会……留下……下来吗?”汤包抬头看着秦靳,结结巴巴地问。

  秦靳挑眉看向叶嘉,意味深长地说道:“这个,要问你妈咪咯!”

  叶嘉眉心微蹙,他分明那样像他,可是却又……非常不像。

  “汤包,是叔叔,不是爸爸。”叶嘉努力纠正汤包,“叫秦叔叔。”

  “爸爸。”汤包前所未有地固执,抱住了秦靳的胳膊:“汤包……今……今晚要跟爸爸睡。”

  “不准!”叶嘉提高了音量,严厉地拒绝。

  怎么会这样没有防备心!她要开始检讨自己教育的缺失了……以前也没少教过汤包,和陌生的男生,甚至是很熟悉的异性,都不可以太过亲密,这方面汤包倒是没有让她担心过,不知道这个家伙,怎么就能把她吃死,一见面跟真见了亲爹似的。

  “汤包,坐到妈咪这边来!”叶嘉对她招了招手。

  汤包十万分的不情愿,死死抓着秦靳的袖子不撒手。

  “我数到三……”叶嘉皱起眉头,语气更加严厉了起来。

  秦靳低头,柔声对汤包道:“听话,去妈妈那儿,不然妈妈生气了要把叔叔赶出去的。”

  汤包这才恋恋不舍地重新穿上她的棉拖鞋,不情不愿地走到了叶嘉身边,叶嘉将她揽过来,往楼梯边推了推:“去睡觉了。”

  汤包回头眷恋地看了秦靳一眼,秦靳对她点了点头,她才转身朝着楼梯走去,刚走了没几步,叶嘉突然叫住了她:“汤包,等等。”

  汤包愣愣地回头。

  “能不能告诉妈咪,为什么你把他,叫爸爸?”叶嘉手指尖,指向了秦靳。

  为什么,要把他叫爸爸?

  汤包绞动着自己的小睡衣,低着头,紧紧皱着眉头,苦思冥想。

  对于她来说,这个问题好像有点……超纲。

  “爸爸……”她又兀自喃喃地念叨,“爸爸。”

  她开始伸手,一根一根胡乱地扯自己的头发:“爸爸……”

  “汤包。”秦靳突然唤了她一声,声音低沉柔和,“去睡觉吧。”

  汤包又抬眼看了看叶嘉。

  叶嘉叹息了一声:“晚安。”

  汤包如获大释,欢快地说道:“妈咪,爸爸,晚安。”

  客厅再度安静了下来,两个人面面相觑,沉默以对。

  叶嘉看了看窗外,大雨还没有停下来的趋势,她问他:“你要回家,还是留下来?”

  秦靳耸耸肩:“决定权,好像在你手里。”

  良久,叶嘉起身回房间,抱了一床干净的被单,下来,扔在了客厅里:“看在你救过我的分上,今天留你住一夜,咱们两清。”

  “清不了。”秦靳笑了笑。

  “什么?”

  “除非你离开南城。”

  叶嘉走到他面前,垂眸,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一字一顿地问:“为什么,你这么想我走?”

  秦靳也不再吊儿郎当,而是正色道:“你一个漂亮的单身少妇,带着两个孩子,会引来多少双觊觎的眼睛。”

  “那也不关你的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

  “怎么就关你的事了?”

  秦靳睨着她,果不其然,还是在怀疑,时时刻刻,都想要试探。

  他笑了笑,意味深长地看着她:“我说我还挺喜欢你,这个理由,足够有说服力吗?”

  叶嘉的心,莫名地颤了颤,过去并不是没有人对她表白过,可是除了那个人,她从未有过心动。

  “不是。”叶嘉摇了摇头。

  秦靳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