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情感 >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全文阅读 > 第9章 叶小姐的美食攻略(2)

第9章 叶小姐的美食攻略(2)






  傅知延的余光似有若无地扫了她一眼,叶嘉慌忙将手背在了身后,用身体挡住手上的保温盒。

  他没理会她,径直走了出去。

  待他走过之后,叶嘉才回过神来,慌忙间喊道:“傅队。”叫住他,却又立马意识到,这里是学校,于是立刻怯生生地改口,“傅教授。”

  傅知延停了脚步,侧眸扫了她一眼:“又是你?”

  呃,她最近的出镜率,好像是有那么一点点高。

  “嗯,我来……送外卖。”叶嘉拍了拍自己身后的糙米外卖保温箱,傻呵呵地冲他咧嘴一笑,露出两颗虎虎的门牙。

  “外卖不能送进教学楼。”傅知延严肃说道,“你不知道吗?”

  “啊?”

  好像是的!学校有规定,为了保持良好教学环境,外卖是不可以送进教学楼的。

  叶嘉涨红着脸,正措辞要说点什么,突然天空中,一记闷雷响起来,紧接着,外面哗啦啦地下起了倾盆大雨。

  叶嘉呆呆地望了望外面,大雨落下来,直接冲散了地面的闷热,蒸腾起淡淡的水雾。

  当真……天助我也!

  叶嘉暗挫挫地在心里仰天大笑了三声。

  傅知延似乎也没有料到这场大雨说来就来,怔了怔,手里夹着教案,有些无奈,看样子,他也没有带伞。

  叶嘉一眼望出去,熟悉的轿车停在百米开外的绿荫道上。

  谦谦君子的傅先生,肯定不会愿意淋成落汤鸡。

  叶嘉低头,嘴角悄无声息地开出一朵狡黠的笑,抬头便看到他投来的目光,她立刻收敛笑意,不动声色。

  就在叶嘉心里正乐不可支的时候,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傅老师,没伞哪?”

  门卫室里的保安大叔热情高涨,赶紧拿了一柄黑伞出来递给傅知延:“这是学校给老师准备的应急伞,给您。”

  “谢谢。”傅知延接过了伞。

  叶嘉瞧着保安这乐不可支的德行,应该是傅知延的小迷弟。她咬牙切齿,眼神跟刀子似的,就差把保安脸上剜一个窟窿出来。

  傅知延看了叶嘉一眼,她隐隐约约,感觉他的嘴角似笑非笑地扬了扬。

  傅知延转过脸,又看了看外面的大雨,乌压压的水雾弥漫,这雨似乎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了。

  就在叶嘉以为傅知延要丢下她独自离开的时候,傅知延却淡淡说道:“走吧。”

  他转身,朝着教学楼里面走去。

  他是什么意思?

  是叫她走,还是叫她跟着他走?

  叶嘉拿不准,傅知延已经走了一段距离,回头又看了她一眼,远处一道闪电划破天际,照亮了他沉静的脸庞,

  叶嘉精神一振,是第二种意思!

  “傅教授你等我一下,我把车锁了!”叶嘉欢快地大喊了一声,眼里眉间都是飞出来的笑意,拿着车锁,咔嚓一声锁住了电瓶车,拎着保温盒,快步地追上了傅知延的步伐,脚下步履欢快。

  开心啊!

  叶嘉屁颠儿屁颠儿地跟在傅知延身后,进了电梯,来到五楼的一个办公室门口,傅知延拿出钥匙打开门,走进去按下按钮,白炽灯闪了闪,亮了。

  办公室陈设整洁,一张干净的黑色木质办公桌,桌上放着鱼缸,里面有两只金鱼,笔筒里插着几只笔,房间一边,是黑色的皮质沙发,看上去也挺高档。另一面,靠墙摆放着立式木质书架。

  他进屋后,脱掉了制服外套,挂在衣架上,露出里面穿的修身的白色衬衣。他随手拿起柜子上的空调遥控器,开了冷气,驱散屋里的一团燥热。

  这里,是他的办公室呀!

  见叶嘉还手足无措地站在大门口,局促不安的样子,傅知延指了指沙发,示意让她坐过去。

  叶嘉听话地点了点头,挪到沙发边,将饭盒放在茶几上,然后坐了下来。

  他的意思,是让她在这里等雨停。

  傅知延走到窗台边,将外面的几盆绿植端了进来,放在墙角,避免风雨的摧残。接着他又转身,拿起了柜子上的金鱼饲料,撒了几粒鱼食在水面上。

  叶嘉看他侍弄了花草,又伺候金鱼吃了食,转身又一丝不苟地关好了窗户,此时此刻的傅知延,周身的寒气一扫而空,目光柔和,少了几分之前的高冷疏离。

  给人的感觉,很舒服。

  随后他拿起桌上的一份文件,同时从笔筒里拎出一支笔,斜倚在靠椅上,开始阅读起来。

  他要工作了吗?

  叶嘉中规中矩地坐在沙发上,目光好奇地将整个办公室的陈设都打量了一遍,一丝缝隙都不肯漏过。

  良久,傅知延抬眸,扫了她一眼,说道:“无聊的话,可以看电视。”他指了指墙上挂着的大屏液晶电视。

  这办公室,配置还挺好的哈!

  叶嘉连连摇头:“不看,不打扰你工作。”

  她很懂事的。

  傅知延没有说什么,注意力重新转移到了文件上,只漫不经心道:“书架上的书,你可以看。”

  他就这么怕她无聊吗?叶嘉咧嘴偷偷笑了笑,其实她只看他就够了。

  但叶嘉还是起身,走到了书橱前,书橱很大,是和办公桌同样的黑木色,书很多,大部分都是外文专著,厚厚的硬质书皮,上面是烫金的英文字母,叶嘉走到另一面书橱,这里面放置的都是中文书籍,有社科类,也有文学类,当然更多的还是刑侦方面的专业书籍。

  书,是她最望而却步的东西。

  可是看起来,傅知延却是很喜欢看书。

  “傅教授,我可以随便看吗?”叶嘉扭头问。

  “嗯。”他头也没抬,漫不经心地答道。

  叶嘉轻轻打开书橱,目光环扫了一圈,终于落到了第三层的一本书上,书名叫作《纯真博物馆》。

  她一下子,就被书名吸引住了。

  踮起脚尖,伸长了手臂去够那本书,她一米六的个子,指尖都摸到书皮了,一鼓作气,跳了几次,结果还是够不到。

  终于,办公桌那边好像有点响动,叶嘉正专心致志地拿书,没注意到,傅知延已经走到了她的身后,他伸出手,将那本书从架子上拿出来,叶嘉一回头,便看到他与她,只隔着方寸的距离,他的身腹,贴着她的背,轻而易举便将书拿了出来,叶嘉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出。

  他的身高,足有一米八五,她回头,目光正好平视到他胸口,衬衣一丝不苟严正地束缚着,廓出了胸口发达的肌肉感。

  咽了口唾沫……嗓子有点冒烟。

  “这个?”

  “嗯。”叶嘉连连点头。

  他将那本《纯真博物馆》取出来递给她,叶嘉微微一笑:“谢谢傅教授。”

  他没说什么,转身回去。

  叶嘉拿着那本硬壳本的《纯真博物馆》,问他:“傅老师,这本书讲什么的呢?”

  她好奇的样子看起来,倒真像是充满求知欲的学生。

  “一个爱情故事。”发觉叶嘉目光的诧异,他轻咳了一声,继续解释,“爱情是文学永恒的母题之一。”

  他喜欢看文学书籍,自然免不了涉及……

  等等……他解释这么多做什么?

  哼。

  傅知延不再说什么,低头继续看他的案卷。

  叶嘉抿嘴微笑,拿着书,却没有看进去,心神全落在他身上。

  窗外的骤雨来得快,去得自然也快,叶嘉有点惆怅,多希望这雨能再多下一会儿啊!

  终于,傅知延轻咳了一声。

  好机会!

  “我做了一点吃的,能止咳平喘的。”

  “吃过药了。”他说。

  是拒绝的意思,叶嘉心里明白,眼睛里,眨巴眨巴,泛起了水色,抽了抽气,笨拙地应了一声:“哦。”

  眉心微敛,眼睑下垂,手拼命抓着面前的挎包带,身形微颤。

  这是……悲伤的行为神态。

  他无奈,放下了手里的案卷,虽然现在并没有什么胃口,不过这一顿,不吃的话,她指不定能搁这儿哭给他看,到时候被其他老师看到,可能会说不清楚。

  等等……想这么多干什么,现在把她赶走不就好了?

  嗯,在她哭之前,把她赶走。

  “倒是……有点饿了。”他脱口而出的,却是这一句。

  叶嘉精神一振,心下大喜,连忙从自己的斜挎包里拿出了筷子和勺子的小盒,摆在餐盒边上,像个小主妇,乖巧地等着他。

  傅知延都怀疑,她刚刚悲伤的样子,别是装出来的?

  他终于站起身,走过来,坐到了她的身边。

  叶嘉感受着身边沙发凹陷下去的那一块,心神忍不住又漾了漾,连忙将筷子和勺子递给他,并且补充道:“都是很干净的,我洗了好多遍。”

  说完她将保温饭盒打开,第一层是金灿灿的蜜枣扒山药甜品,第二层主盒里,装的是二果猪肺汤。

  看到猪肺,傅知延眉头皱了皱,他的胃一直不是很好,基本上不吃这种动物内脏。

  一看到傅知延皱眉,叶嘉立刻笨拙而慌张地解释:“这个……不油,我特意把油脂都滤过了,猪肺也没有味儿,我都是选的上好的食材,用文火煨炖,然后再加杏仁和罗汉果,去腥……”还没等叶嘉一一将制作流程讲出来,傅知延已经拿起勺子,舀了一勺猪肺汤,轻轻品尝了一口。

  叶嘉立刻住嘴,神情带着几分紧张,又隐隐带着几分期待。

  “好吃吗?”

  如她所说,并没有内脏的油腥味,恰恰相反,舌尖味蕾还萦绕着某种清新的味道,猪肺炖得也很有嚼劲,汤汁更是鲜美无比。

  饶是对食物从来没什么特别喜好的傅知延,此时此刻,也忍不住想要多品尝几口。

  真的……好吃啊!

  看着他认真享用的样子,叶嘉的心里就像酿了一盅蜜似的,待他吃得差不多了,她又将蜜枣扒山药推到傅知延身前:“你再尝尝这个,清肺止咳也是很有效的。”

  傅知延舀起了一勺山药蜜枣,放进嘴里,一瞬间清甜完全包裹了舌心,山药更是入口即化,本身是非常普通的食材,可是搭配在一起,经由她的手那么一造化,就是好吃!

  他想起了那次在徐老家里,她精确地计算时间,盯火候的认真模样,真是……有心了。

  不仅是出于礼貌,更是为着这份迷人的美味,他将食物吃得没剩,这对于胃口一直不大好的傅知延来说,难得。

  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这种饱腹感了。

  “谢谢,很好吃。”他很合时宜地向她道了谢。

  待他用餐结束,叶嘉收拾保温饭盒,嘴里喃喃道:“你上次说,像我这样的人,能得徐老的喜欢,挺厉害的。”

  傅知延瞥了她一眼,好家伙,吃了她嘴短,一回头就跟他掰扯那些不留情面的话。

  想让他愧疚吗?

  他轻描淡写地打量了她一眼,年纪不大,心眼不少。

  小女子……

  他没说话,默默地听她说:“我父亲以前开特色餐厅,一个星期做两天的生意,一天只做一顿全宴,徐老嘴馋,是我父亲的老食客。”

  “后来出了点事。父母走了,餐厅也没了,但是徐老念着过去那些食味的旧情分,一直以来挺照顾我。”

  光从警局将她保出来就有四五次,傅知延倒是还存了疑心,像徐老这样刚直不阿的老前辈,竟然会这样如此纵容这个小丫头,原来是一张馋嘴没处安放。倒也亏得她,能有手艺,哄得了徐老这样的人物,要是换了旁的人,这大腿,就算想抱,都不够资格。

  两个人从办公室出来,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远处教学楼灯火通明,街道边路灯透亮,地上湿漉漉的,晚风微凉,驱散了盛夏的燥热。

  “我答应了徐老,以后不会再做坏事了。”叶嘉向傅知延保证,“真的,我改正了。”

  傅知延点了点头,这是好事。

  “那这样的话,傅队你应该,不会讨厌我了吧?”叶嘉小心翼翼地问道。

  他为什么要讨厌她?

  他为什么要讨厌一个与自己无关的人呢?

  傅知延耸耸肩,淡漠地说道:“我不讨厌你。”

  当然也不……喜欢你。

  叶嘉听出了傅知延的弦外之音,即便已经猜到了结果,但是她的心还是抽搐了一下,有些生疼。弓着身子开了锁,推车走过来,傅知延坐回到自己的黑色轿车里,顺便叮嘱了一声:“路上小心。”

  一句再正常不过的客套叮嘱,在叶嘉这里,却也含着千斤的分量。

  “嗯!傅先生你也小心,刚下了雨路上滑,慢慢开……”

  她话还没说话,傅知延将车飞速地开出去,霹雳哗啦,溅了她一身的水花。

  ???

  叶嘉愣在原地,低头看见自己一身湿漉漉的水渍,半天没回过神来。

  路灯飞速倒退,傅知延双目平视前方,今天这一顿晚餐,是他这么多年来,吃过最美味的一顿,当然徐老家那一次除外,即使是现在,舌尖上依旧萦绕着杏仁的清新。她的厨艺,倒真是好得很哪!

  认真地对待食材,食材必定不会辜负,人也是一样,真心待人,他的心也不是石头做的,没理由说一定非得对她横眉冷眼,夹枪带棒。

  左不过,一个无关紧要之人。

  傅知延全然没有注意到,后视镜里,全身湿透的叶嘉骑着电瓶车,马力全开,追着他的轿车,一路风驰电掣。当然,很快电瓶车就被轿车远远甩在了后面。

  她对着被大雨洗净的夜幕,对着他远去的车影,大喊了一声:“傅知延!我要开始追你了!”

  喊完,街上的路人都停下脚步,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她,叶嘉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灰溜溜地调转了车头,一路哼着小曲儿,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