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网游动漫 > 风水玄术:【墓闻录】全文阅读 > 《玄机》(4)

《玄机》(4)






我听师父说得玄乎,当下也不由得对什么《玄机》产生了好奇,迫不及待地将黑爷的笔记念了下去:“我看着那书楞了老半天,我实在想不明白这样的一本破书为什么要用特制的油纸包裹起来,还要藏在鸟肚子里,莫非这破书上有什么重大秘密?想到这里,我耐心翻开那书,逐字逐句地看下去。书中所写的内容甚是晦涩,看了半天,只看得我眼睛发胀,脑袋发晕,不过大致上我还是明白了,书中记载的都是看风水的要诀。唉,我不由得有些灰心,原来就是这么一个劳什子,不过是看看风水罢了,也许是以前哪个风水大师留下来的,那又能怎样呢?又不会给我变两个烧饼出来。

日子好像就这样定了下来,时光流逝。我靠着帮人种田生活着,闲来无事的时候就翻出那本《玄机》看一看。日积月累,我对风水学也渐渐掌握了不少,有时候看见一座山一条河,我就忍不住要去分析它们的走势和吉凶。这段时间,我和几个人成了好朋友,一个叫周旺财,一个叫杨白老,一个叫陈重!”

“陈重?!陈重不正是我爷爷吗?!”我紧张地拿着黑爷的笔记本,看来,有些事情总算是要浮出水面了。

(注释:郭璞,字景纯,河东闻喜县人(今山西省闻喜县),西晋建平太守郭瑗之子。东晋著名学者,既是文学家和训诂学家,又是道学术数大师和游仙诗的祖师,是两晋时代最著名的方术士,传说擅长诸多奇异的方术。)

屋子里静静的,我手上的笔记本显得愈发沉重,黑爷为什么会离奇死亡,爷爷为什么会被怨灵报复,看来这种种诡秘事情的根源,都记录在这笔记本里了。我忽然感到莫名地寒意,越接近真相的时候心里越是感到恐惧。

借着灯光,我继续念道:“有一天,周旺财抓了一只野兔,杨白老,陈重都来我家喝酒。那天我们四人喝得很高兴,喝到醉醺醺的时候,各自敞怀说起了心事,说着说着,四人都说到女人这个问题。我们四个都是快三十岁的人了,因为家里穷,所以还都是光棍。周旺财说,要是能找到一笔钱,娶个女人就好了,陈重骂他是痴人说梦。当下我很激动地拿出《玄机》那本书,我对他们说,也许这本书能帮我们找到财富。周旺财和陈重都笑我是想钱想疯了,凭这一本破书还能找到金银珠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