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玄幻 > 斗神全文阅读 > 第196章 .边境小镇

第196章 .边境小镇






下意识的,李逸对于这位天枫七皇之一的刀皇,更是多了几分警惕。r

原因无他,只因为他这种拉拢手段,却比起海鑫那赤裸裸的拉拢要高明无数倍......r

莫非他看出了什么?r

李逸这面还没想完,巴林却已经又对着宫无双略略一拱手,道:“这位小姐......我也想给你一个忠告......”r

宫无双瞄了他一眼,却不说话。r

巴林呵呵一笑,道:“今日之事,影响深大......就算你我同为斗皇强者,想必也会被无数人盯上......所以,小姐日后有何麻烦的话,倒是不妨我斗神殿找我......”r

这老鬼,连宫无双也想拉拢了?r

李逸心中微微一哂,但是却又不得不佩服巴林的眼力。r

或许从明面上来看,自己的实力比宫无双高,但是,自己的力量毕竟都是借来的,而宫无双的斗皇实力,却是实打实的......r

以她的年纪来看的话,她的天赋甚至还在自己之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宫无双可要比自己值得拉拢多了!r

这个巴林,果然是老奸巨滑啊!r

似乎是看出了李逸心中所想,巴林只是轻轻一笑,淡淡道:“那么,我便不阻止两位的行程了......李逸少爷,若是有他日有缘的话,我们便在祭神典上见吧!”r

李逸轻轻一笑,道:“希望吧!”r

看到李逸这不咸不淡的态度,巴林也不自讨没趣,只是微微拱手,随后身形化作了一道流光,骤然间向着远处窜去。r

眼神略略的在巴林的身上一绕,李逸的眼神再次移到了虚空之中的某处,很快的,他就发现那阴沉的杀气终于如同潮水一般散去......r

天枫七皇之中的另一位,在这等状况之下,终于还是选择不和自己动手。r

或许,这对于双方来说都好处吧。r

李逸的视线回缩,落到了下方的云水城之处,微微皱眉,此中事了,纳兰家出事的消息,想必也隐瞒不了多久,至于过后,这会给云水城甚至整个西北低语的格局带来怎样的影响,李逸却是半点也不关心......r

他突然仰天长长一笑,待到笑声传遍天际的那一刻,他才收声低语,道:“我们走吧!”r

话音落,两道虚长的身形化为流焰,骤然间向着南面窜去。r

“化翼飞行,斗皇强者?还是两个?”r

云水城中许多人都被这笑声缩吸引,待到看到半空中的两道流焰的时候,一个个眼眸之中都露出了负责的神色。r

斗皇强者,作为天枫帝国之中顶点的存在,正是无数人仰慕,也追逐的目标......r

............r

两人的身形都是极快,倒不是急着赶路,而是突然离开的纳兰庆此刻依然如同阴影一般覆盖在两人头上,李逸自己一点都不相信,若是纳兰庆再次出现的话,自己能挡得住他的惊天一击......r

所以,离开才是最好的办法。r

至于日后么,唯有努力提高的自己的实力,至于能不能和纳兰庆相抗,也只有听天由命了。r

这一次离开,两人并没有选择穿越纳加山脉这条道路,而是选取了较为安全的法子,直接绕过纳加山脉回万潮城。r

好在,两人此刻都表现出了斗皇级数的实力,身后的斗气双翼晃动之下,行路的速度自然比起平时快了数十倍.......r

就这样不眠不休的赶路三天三夜之后,两人的身形终于在一座小城之外缓缓的落了下去。r

落地的瞬间,宫无双倒是还算正常。r

但是李逸在收回血红色斗气的瞬间,却差点一口鲜血喷了出来。r

这一次,他为了安全离开,实在是透支了蛇尊者太多的力量,而带给自己身体的后果,也不可违不重......r

只可惜,在那种情况下,也是没有办法的罢了。r

此刻,将斗气缩回,感应到自己体内的虚浮感觉,李逸才忍不住苦笑一声,对着宫无双淡淡道:“我们还是进城休息一下吧......这接下来的路,也不用这么急了。此处距离云水城最少有几百里了,就算那边有什么情况,也是影响不到我们的了。”r

宫无双略略点头,她虽然这次没受什么伤,不过如此长时间的消耗斗气,就算是不累,也会令人觉得异常的烦躁,当下她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说法,而是跟在李逸身后,缓缓的向着不远处的小城走去。r

这座小城似乎已经处于天枫帝国的边境位置,只不过,这城市的位置颇为巧妙,正好落在了纳加山脉和一座大森林的交界处。r

据说,只要过了这占地广阔的森林,那么就可以到达另外一个帝国。r

只不过,森林之中魔兽众多,危险重重,除了那些顶级的势力,有各种手段可以安然的路过这种地方之外,一般人哪里会跑进去送死?r

而天枫帝国也算是靠着这天然的屏障,这些年来倒是一直处于之中相对和平的状况之中。r

走进了防守并不是多么严密的城门,在交纳了几个税金之后,两人算是顺利的进入了这座小城之中。r

虽然,在进城的时候,宫无双那令人微微发呆的容颜也算是引起了一阵小骚乱,不过,此处的治安似乎倒也不错......r

虽然许多人都惊艳于宫无双的姿色,但是胆敢上来调戏的倒还真的没有几个。r

就算偶尔有几个不长眼的上来了,也不用宫无双自己出手,李逸已经随手一巴掌把人给甩开了。r

毕竟,这些不长眼的东西,多半是地痞流氓之类的人物,像是这等人物,在两人眼中真的如同蝼蚁一般,就算是杀了,也嫌脏了手的那种。r

两人在这不算是繁华的小城之中绕了几圈,终于还是顺着人流走上了一间颇为华丽的酒楼。r

当然,这所谓的华丽,也只是相对于此处来说的罢了。r

酒楼之上,几乎座无虚席,在场的人,不是衣着华丽,就是身上荡漾出几分强者的气息,倒是都颇有几分势头。r

一脸殷勤的侍女见到有人进来,忙飞快的迎上来,在看到宫无双的姿容的时候,她也是明显的呆了一下,不过,在这种三流九教聚集之地办事的人自然清楚,类是李逸和宫无双这种人,如果不是真的有什么后台手段,就是不谙世事的世家少爷小姐之类的人物,但是无论是这两种人物之中的哪一种,都是她们招惹不得的。r

当下,这侍女飞快的将两人引到了靠窗的一处位置,又推荐了几样菜式之后,才飞快的退了下去。r

自然,宫无双的出现也令得这酒楼之中响起一片惊艳的赞声,不过,看到宫无双冷冰冰的样子,倒是没有人不识相的上来找麻烦。r

很快的,酒菜就送了上来,李逸也不客气,自己随手端起了酒杯浅浅的咽了一口,眼神却落到了酒楼之外。r

“接下来,我们去哪里?”似乎淡淡的看了李逸一眼,宫无双轻声道。r

李逸随手从容戒之中掏出地图,抛在桌面上,指着万潮城的地方,淡淡道:“回家一趟,然后去去参加斗神殿的祭神典......不过你放心好了,若是我去参加祭神典的话,你不用跟着我,可以去办你自己的事情,纳加小镇距离万潮城也不远。”r

宫无双缓缓摇头,道:“我就不回纳加小镇了......不过我日前得到消息,帝都那面出了一点事情,我想,我多半得回帝都一趟。”r

“帝都么?似乎距离斗神殿所在,也并不远......”李逸在地图上看了片刻,眼神落到了那个叫做枫城的地方,“那么,到时候我们就一起上路吧......至于,你身上的天魔化身丹......我也想个办法帮你解了吧。”r

宫无双微微一愣,却不说话。r

其实两人此刻的关系倒是颇为古怪,在一起经历了几次生死之后,虽然关系依然复杂,但是也早就不会是那种不死不休的局面了。更何况,在鬼幽酆都之中的时候,宫无双对李逸也表现出许多担心,这一点,李逸也是极其清楚......r

只不过,他总不好说什么天魔化身丹都是骗你之类的话,也就只能找出这个一个托词来。r

这话一说完,两人倒是一时间没有什么话好说,显得略略有几分尴尬,只能闷头的喝着酒。r

宫无双几杯温酒下肚,脸色瞬间红润了起来,原本冰冷的脸庞柔和了几分,倒多了几分倾国倾城的味道。r

李逸看得微微一呆,片刻后才“呸”了一声,猛的晃了晃脑袋......r

两人的关系本来就复杂了...那么这种感情,是绝对要不得的......r

与此同时,许多原本在偷偷打量宫无双的人,也是略略一呆,有几个夸张的,方才勉强装出来的镇定已经没了,此刻一个个都摸起来嘴角的口水。r

这一幕,倒是令得李逸颇为无语。r

不过,这场面都是一闪即逝,那些人倒也没有无聊到上来调戏搭讪之类的,只是略带羡慕的扫了扫李逸,随后视线缩回。r

对于这一点,李逸倒是颇为理解,一般男人,除了真正的花都浪子之外,在见到心仪的女人的时候,有既能够大胆上前的?r

估计十个里面也就那么一两个吧。r

微微的摇了摇头,李逸的眼神再次落到了窗外,想要闭眼小寐片刻,毕竟,这几日的事情,令得他身心俱疲。r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倒是引起了李逸的注意。r

“嘿嘿......你们不是一直想要我说么?今天我就说了吧......你们听说过云水城的事情了么?”在酒店中间的位置,一个黑衣男子一脸神秘的低声道。r

“切,你说的无非是那纳兰霸的寿宴的事情吧?每年都有的事情,有什么稀奇古怪的地方?”坐在他身边的另外一个男子,低声道。r

“不对,他要说的,应该是那个叫做李逸的年轻人跑去纳兰家要求退婚,然后和纳兰贺决斗的事情吧?”另外一张桌子上,一个容易颇为俏丽的女孩子低声道。r

“如果是这个事情的话,不知道多少人知道了,我岂会再说?”一开始说话的黑衣男子一脸的不屑,“你们说的这些,都是陈词滥调了......我可是刚刚得到了最新的消息了。”r

“额......除了这个大事,云水城那边还能够有什么事情?”r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哼哼......大概在三天前,也就是那个什么李逸和纳兰贺决斗后的三天,纳兰霸寿宴的最后一天......纳兰贺被那个云水城的城主带走了,然后那个时候,纳兰家却选出了少家主,你们猜猜是谁?”r

“不就是纳兰贺么?还用猜?”r

“当然不是纳兰贺......据说,当时选出的人,是纳兰庆!”r

“啊?居然是纳兰庆?不是说这位庆少爷资质平庸,不堪大任么?”r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当时纳兰家许多人都站在了纳兰庆那边,连纳兰霸都帮他一把,纳兰家三大长老中的一个,也站出来为她说话,到了最后,没办法之下,纳兰天哲也只能承认他少家主的身份......”r

“还真是意料之外啊!”不知道谁惊讶了一声。r

“嘿嘿,你要感叹的话,事情还在后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