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仙侠 > 大郡马全文阅读 > 第1卷 第八十九章 启程入京

第1卷 第八十九章 启程入京






  九月初一,黄道吉日,诸事皆宜。

  距离皇帝大寿还有二十天,却不得不出发。一方面留出充足的时间,避免途中耽搁。另一方面,最好能早到几日,在大寿之前,该拜访的人拜访个遍,大寿过后,便踏上归途。

  武王府的广场空地上,堆叠这一个个大木箱子,里面盛装着寿礼。不久后将会由工人搬到望京河,以水路直达京城,全程由莫殇护送。

  而韩容生和云璃儿却不和寿礼同行水路,分走官道,以免有觊觎财物的水匪,误伤二人。况且,武王府并无仇敌,安全倒是无需担心。

  临走之前,韩容生先是到邹家,与邹言道别。邹言听说他要去京城,顿时满腹怨气,直言道:“若不是弄这个说书馆,我也能去京城逛一圈。”

  韩容生笑了笑,装作没有听见。离开邹家,取道王家,拜访王应同。

  自从中秋过后,韩容生与王应同再也没有见过面。

  王应同对韩容生即将进京的事毫不在乎,毕竟他的半辈子都在京城度过,没什么好稀奇的。

  “尹杰……是你做的?”显然,他不知裸体该如何描述。

  韩容生本能的想辩驳几句,却被他十分嫌弃的打断。

  “胡闹,你在做事之前,怎不考虑影响,你毁了一个人啊。”

  韩容生毫不在乎,在他眼里,尹杰从来就不是人。

  “您怎么就怨我啊,一报还一报,他尹杰若是老老实实,谁愿招惹他。”

  王应同冷哼一声:“那你也不能烧了严兄的马车啊。”

  马车?严兄?严子升?靠,韩容生这才知道烧的是严子升的马车,内心顿时一万只草泥马飘过,这也太特么巧了。

  不用想,定是严子升猜到与韩容生有关,跑来向王应同告状。

  王应同见韩容生不说话,没好气的提醒道:“马车倒是小事,那匹马儿可是严兄的最爱,如今跑丢了,怨气正盛,有时间去赔个罪,还他一匹好马。”

  “一定,一定,嘿嘿。”

  还马是一定要还的,不过,现在怕是来不及了,快启程了,等回来后再说。

  最后,王应同说道:“老夫在国字监有些同僚,待我拟封书信,带在身上,到了京城,说不定能用的上。”

  韩容生想要拒绝,又怕浪费人家一番好意,只能收下。至于,能不能用上这封信,再说。

  不久后,王应同从书房中走出,递给韩容生一封信,信封上写着,国字监祭酒杨政亲启。

  韩容生没有太过在意,塞入怀中,便准备告辞离去。

  临走前,王应同依旧喋喋不休的说:“京城乃天子脚下,你行事鲁莽、乖张,到了京城,万万不可如此,以免惹得大祸……”

  看其模样,没有一个时辰怕是说不完,韩容生急忙高声说道:“呀,时间来不及了,多谢先生,待学生归来,再上门拜访,告辞。”说完,转身便跑,落荒而逃。

  直到韩容生消失不见,王应同才反应过来,笑言道:“臭小子,跑的真快。”

  回到武王府,小青将云璃儿和韩容生的日常用品收拾妥当,放到马车中。曲苍早已等在一旁,蓄势待发。

  在云长山一声令下,莫殇带着数十护卫离开王府,直奔望京河而去。寿礼早已搬到船上,就等人到,便出发。

  韩容生和云璃儿身边只带了小青和曲苍,毕竟有护卫跟随实在太引人注目了。

  云长山极为不舍,对云璃儿千叮咛万嘱咐,磨蹭了许久,才上路。

  由于不好意思让小青一个弱女子坐在外面,韩容生主动当起了车把式,让小青陪着云璃儿坐在马车内,曲苍骑着马,腰挎长刀,跟在一旁。

  赶路是最枯燥的,特别是充当马夫的韩容生,刚出望城,他便坐不住了。

  扭头看向骑在马上,威风凛凛的曲苍,他满是羡慕,策马奔腾一直是他的梦想。

  想到做到,他拉停马车,走了下来,迎着曲苍疑惑的目光说道:“你下来,去赶车,给我骑一会。”

  曲苍没有拒绝,老老实实的下了马。

  韩容生颇为兴奋,想要骑上去,却发现高度不够,只能干蹬腿。

  “愣着干什么,扶我一把。”

  曲苍闻言,抓住他的一条腿,用力一甩,整个人便上了马,马儿受惊,仰头嘶鸣,吓的韩容生心里直突突。好在曲苍眼疾手快,一把抓住缰绳,这才避免马儿因惊吓窜出去。

  云璃儿突然感觉马车停下,伸出头向外看去,见韩容生面带慌张的骑在马上,笑着摇了摇头,想着时间充足,便由着他胡闹。

  骑在马上的韩容生顿时后悔不已,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他有些怕了。

  曲苍见韩容生上了马,马儿也冷静下来,不再管他,转身走向马车,驾马便走。

  韩容生颤颤巍巍的骑在马上,破口大骂:“曲苍,靠,你特么倒是教教我啊。”

  显然,曲苍没有听到,驾着马车渐渐远去,留下他手足无措。

  无奈之下,他只能安抚马儿。

  “马儿啊马儿,我是新手,咱们慢慢来,不着急。”说完,试探性的说了一声:“驾。”

  马儿如离弦之箭冲了出去,韩容生顿时慌了,只能紧紧抓住缰绳,口中喊道:“停下,停,吁,吁。”

  但是,马儿却不听使唤,如风一般奔跑,真的成了策马奔腾,只是上面的韩容生狼狈不已。

  恐慌之下,他只好抱住马的脖子,免得自己被摔出去,以马儿奔跑的速度,甩出去非死即伤。

  眼看距离马车越来越近,韩容生扯着脖子喊道:“曲苍,曲苍,快来帮忙。”

  此时的曲苍如聋子一般,一心驱赶马车,好在车中的云璃儿似听到声音,从窗口中回头望,一眼便看到,失控的马儿正驮着韩容生狂奔。

  她急忙告知驾车的曲苍,曲苍停下马车,站在原地扎好马步,表情异常严肃。

  待马儿靠近后,曲苍猛然冲了过来,像是要与马儿相撞。身形交错,曲苍眼疾手快,一把抓住缰绳,用力一拉,马儿嘶吼一声,身子向后仰去,好在韩容生抱的紧,未摔下来。

  马儿停下后,韩容生逃了似的跳下来,两腿发软,屁股酸痛,大腿根部更是发麻。

  更气人的是,曲苍竟瓮声瓮气的问:“还骑吗?”

  韩容生当即炸了,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骑你妹,你自己骑吧。”

  曲苍还怪委屈,嘟囔道:“我没有妹妹。”

  重新回到马车的韩容生满头冷汗,方才的过程实在太可怕了,估计都吓出阴影,这一辈子再也不想策马奔腾了。

  安抚心境时,云璃儿竟调皮的揶揄道:“公子太心急了,骑马讲究颇多,不是上手便能骑的。”

  韩容生听后脸色愈发阴沉,暗暗发誓,以后绝不再骑马,去特么的策马奔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