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仙侠 > 大郡马全文阅读 > 第1卷 第四十六章 返回

第1卷 第四十六章 返回






  宗阳为了誊写户籍册,一夜未睡。韩容生也是如此,内心有些急切,虽说毁掉户籍册的记录,是为了防止何呈秀顺着曲左石查到曲苍。但是,他并没有那么自信,何呈秀会不会从其他线索入手。所以,韩容生想快些回望城,最好,能让何呈秀心有顾忌,不敢继续往下查。

  随着鸡鸣声响起,天色渐渐有了亮光,韩容生坐在椅子上,不停地打着瞌睡。

  “郡马爷?”宗阳的声音响起,听的出十分疲惫。

  韩容生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宗阳说道:“户籍册誊写完毕,原本该如何处理?”

  韩容生揉了揉太阳穴,使自己清醒过来,说道:“把原本交给我吧,你若累了便去歇息。”

  宗阳当然累了,却没有到歇息的时候,既然选择站在韩容生一方,他就要当着韩容生的面,把事情做的漂亮。

  “下官去翻翻卷宗,如果发现与曲家有关,及时抹掉。”

  韩容生对宗阳的表现十分满意,说道:“辛苦你了。”

  “应该的。”

  “我出去一趟,回来再找你。”韩容生拿着户籍册原本向外走去。

  宗阳急忙跟上,说道:“要不,派两个衙差随行。”

  韩容生挥了挥手说:“不必了。”

  如今只剩下最后一步,衙差知道的、看到的越少越好。

  看着韩容生远去的身影,宗阳摇了摇头,长叹一声,钻进了卷宗室。

  再次来到曲家,韩容生内心忐忑,不知曲苍考虑的如何。

  敲了敲门,片刻后,开门的是李翠香。

  “郡马爷?”李翠香惊讶喊道,下意识的扭头看向身后,曲苍正在那里劈柴。

  曲苍只是瞄了一眼,又将心思放在劈柴上,对韩容生的到来没有任何表现。

  “我跟曲苍说句话,马上就走。”韩容生对李翠香说道。

  李翠香让开身位,后退半步,韩容生笔直走向曲苍。

  韩容生二话不说,将户籍册递给曲苍。

  曲苍放下斧子,接过户籍册,好奇的翻开,然后眉头紧皱,凝视着韩容生。

  “这是户籍的原本,新的户籍册中再也没有曲苍,没有李翠香,没有曲茫,同样没有李友志,只要烧掉它,你们四人就干净了。”

  曲苍依旧一言不发。

  “还是那句话,你们可以选择远走他乡,也可以到望城找我。”

  韩容生说完,转身便走,对曲苍的决定看似并不在意。

  韩容生心里当然在意,只是不想表现出渴求,这场交易,他才是主导人。

  韩容生走后,曲苍站在原地发呆,李翠香唤了好几声,才使得他清醒过来。

  曲苍低头看着手中的户籍册,脸色阴晴不定,许久后,递给李翠香,说:“烧掉它,告诉友志和曲茫,收拾东西,明日一早,去望城。”

  李翠香没有任何犹豫,去到厨房,将户籍册扔到了灶坑中,曲苍做主的事,她不愿多问,也从不反驳。

  韩容生并没有回县衙,而是来了远山客栈。毕竟昨日刚来过,小二没有阻拦,任由韩容生去了后院。

  冯竹山还没起,房门紧闭,韩容生虽然急切,却知不该打扰。于是,他便坐在昨日的位置,静静等待。

  清晨的太阳越升越高,韩容生突然发现,自从来到这个世界,起床越来越早,不像原来,每次都是让人从被窝里拽起来。

  房门终于打开,睡眼惺忪的冯竹山一眼瞧见熟悉的身影,顿时清醒。

  “郡马爷?”冯竹山三两步走了过来。

  韩容生尽可能的保持微笑,问道:“冯先生考虑的怎么样?”

  “郡马爷所指,可是去望城做人证的事?”

  “没错。”

  “是否危险?”冯竹山认真的问道。

  韩容生不想骗他,说道:“有,对方是何呈秀。”

  “姓何?与何文鼎……?”

  “亲叔侄。”

  冯竹山闻言,看向房屋,不久后说道:“郡马爷,对不起,恕小人不能答应。小人能过上安稳的生活,遵循的便是不得罪他人。这一家老小,都指望着小人啊。”

  韩容生并不意外,冯竹山答不答应都在他的意料之内。冯竹山出面能帮到韩容生大忙,但会给自己招来记恨。不出面,无非是回到望城以后麻烦一些。

  韩容生起身,说道:“好吧,我也不逼你,告辞。”

  韩容生脑海中不停地自我安慰,但失望总是难免的。

  冯竹山看着韩容生远去的背影,松了一口气,他考虑过韩容生所说,也有过答应下来的想法,但是,每当看到身边的妻儿,念头瞬间被打消。

  不久后,一个身形纤细,面容憔悴的女人打开房门,对冯竹山说道:“相公,谁啊?这大清早的。”

  冯竹山瞬间变换了一种神情,笑着说:“老友要出远门,时间紧促,过来告别。”

  “哦,快进屋盥漱。”

  韩容生一大早的功夫完成两件事,可是远远没有结束,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回到县衙,韩容生找到宗阳,做最后的叮嘱。

  “确保县衙内不会再出现与曲苍一家有关的记录,待何呈秀来后,想必你能应付。”

  “郡马爷放心,不该说的,下官只字不提。”宗阳略显紧张。

  韩容生安慰道:“你也不用如此,说不定何呈秀根本不敢来。”

  宗阳不想表现的过于惧怕何呈秀,说道:“不管何大人来或者不来,下官都能够应对。”

  “如此甚好,我也该回望城了。”

  宗阳本想挽留,可想起韩容生有要是在身,便将挽留的话咽回肚中。

  韩容生说走就走,没什么可收拾的,直接坐在前堂等候张三和李四。

  张三、李四二人,这两天可是过的潇洒无比,虽然应韩容生的要求,二人不出县衙,但县衙的招待实在让人满意。要吃有吃,要喝有喝,这可比在望城府衙被人呼来喝去的,舒坦多了。

  府衙和县衙的衙差,并没有区别,之所以优待他们两个,当然是看在韩容生的面子上。

  当被告知将离开渔阳县时,二人心中难免失望。但是,想到能为郡马爷瞻前马后的效劳,失望的心情逐渐被取代。

  送行的只有宗阳,韩容生在跨上马车后,对县衙门前的宗阳点了点头,便一头钻进车厢。

  依旧是张三、李四一左一右坐在外面负责赶车,韩容生叮嘱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回到望城武王府,而他自己竟在一路颠簸之下,美美的睡了一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