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仙侠 > 大郡马全文阅读 > 第1卷 第四十四章 曲苍

第1卷 第四十四章 曲苍






  “太冤枉了,本郡马什么都没做,反而是你,持刀架在本郡马的脖子上,如何说的过去。”韩容生笑了笑,从容淡定。

  韩容生的表现让曲苍心生警惕,疑心重重。但刀已出鞘,他有十足把握可以快速击杀韩容生。

  “别装傻了,你以为能在我的刀下活着?”曲苍阴沉的说道,手上却没有动作。

  “放下刀吧,你若想杀我,进门便砍就是,何必等到现在。”

  曲苍犹豫不定,似内心徘徊,下着决心。

  其实,韩容生很慌,不管怎么说,曲苍杀过人,属亡命徒,万一真的下手杀了自己,那死的也太冤了。

  “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出来。”韩容生继续用语言诱惑道。

  “我……”曲苍刚刚开口,门外突然传来嘈杂的声音,无数的脚步声将韩容生的房间包围。

  “郡马爷?郡马爷?”宗阳在门外试探性的叫道。

  宗阳的突然出现,使得曲苍手中的刀再次贴近,韩容生只觉得脖颈处传来一阵刺痛,如针扎一样,想必是被锋利的刀刃划破了一道伤口。

  眼看曲苍越发坚定,似乎已经下定杀人的决心。韩容生急忙喊道:“我已睡下,有什么事明日再说。”

  “郡马爷,曲家跑出一人,打伤衙差,下官怕那人对郡马爷不利。”宗阳的声音从房外传来。

  “你啊,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我与他们无冤无仇,怎会对我不利。放心吧,定是做其他事去了。”

  “郡马爷,小心无大错,说不定是他们做贼心虚。”宗阳依旧不放心。

  “本郡马说无妨便无妨,退下歇息吧,留两个人远远的盯着这里即可。”

  韩容生心急如焚,宗阳真不会来事,再这么墨迹下去,曲苍的刀都快把持不住了。

  宗阳再三犹豫,命衙差埋伏在周围,然后对韩容生说:“郡马爷,下官告退,衙差们就在周围埋伏,若有事,喊一声即可。”

  “好了,知道了。”

  韩容生说完,门外传来远去的脚步声,不久后,再次陷入寂静。

  韩容生一动不动,说道:“够诚意吧,从始至终,我都未曾想过要害你。不如坐下来,咱们谈一谈。”

  曲苍犹豫再三,终于挪开了手中的刀,坐在韩容生的左手侧。就这样,黑暗中,两人一左一右,一人心有杀意,一人忐忑不安。

  韩容生知道,只要自己稍有异动,曲苍的刀便会毫不犹豫的砍下自己的头颅。指望外面埋伏的衙差,黄花菜都凉了。

  “说说吧,你此行的目的。”韩容生想着让曲苍提条件,只要不是非杀自己不可,一切都是可以商量的。

  “郡马爷都知道了吧。”曲苍低沉的说。

  “要看你指什么,七年前?还是何文鼎的死?”

  “真的都知道了。”曲苍像是在肯定自己的问话。

  “我找到了七年前的一个知情人,大部分都是听他所说。如今,倒是想听一听你这受害者怎么说。”

  “何文鼎已死,一切都不重要了。”

  “不重要?那你就不会出现在这里。”

  曲苍沉默,不久后说道:“何文鼎是我杀的,我一个人杀的,与其他人无关。”

  曲苍终归说出此行的目的,他想将罪名揽下,让家人置身事外。

  “对我来说,杀死何文鼎的凶手并不重要。何文鼎的死的确需要一个交待,但是,无需用凶手交待。”

  这下子,曲苍真的不懂了,防备心极强的他,重新握住刀柄。

  “你还不明白?我不是来抓凶手的,而是想让这件事停止。”韩容生叹道。

  “不查,也就停止了。”

  韩容生摇摇头,说道:“糊涂,你可知负责何文鼎一案的是何许人也,何呈秀,何文鼎的亲叔叔,朝廷三品大员。若是让他知晓你们的存在,你说,后果会是怎样。”

  “何呈秀?必然是他,才能在七年前保何文鼎无事。”曲苍恨意滔天。

  “没有证据的话,莫要乱说。”

  “郡马爷的目的呢,是什么?”曲苍看似冷静下来。

  “目的很多,你想听哪一种?”

  “都想知道。”

  “一,证明何文鼎该死。二,让何呈秀无功而返。三,保你们一家平安无事。你,愿意选择哪一种?”

  曲苍身体一震,问道:“你为何这么做?对你没有好处。”

  “为何?”韩容生笑了笑,说道:“有时我也不知,做着做着便忘记了目的。当然,有另一种说法,何文鼎是被我脱下官服的,正义的我自然看不得,他没有被严惩。”

  曲苍闻言,一时竟无言以对,韩容生是他见过最怪的人。

  “那金钗……”

  “金钗是我捡的,之所以交还,便是想让你主动找上门,与我敞开心扉的谈一谈。当然,你没有让我失望。”韩容生非常享受这种胸有成竹的感觉。

  “郡马爷想谈什么?”

  “你的打算,杀了何文鼎以后的打算。是亡命天涯,还是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继续在渔阳县生活。”

  曲苍愣住,面现踌躇之色,说道:“翠香的身体差,不宜奔波劳累。”

  韩容生顿时笑了,说道:“那你可要谢谢我,若不是我提前一步来到渔阳县,你们一家危矣。我能查到的,何呈秀也能。”

  曲苍当然不可能真的谢韩容生,问道:“郡马爷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你想要什么?”

  “天窗可开,不过我有几个问题想问。”

  “说。”

  “你的身手想必极好。”

  “自小习武,门外的衙差,根本不放在眼里。”曲苍的语气中满是鄙夷。

  “既然如此,为何要四人一起去杀何文鼎,甚至连你那孱弱的妻子都在。而且,逃回了一个衙差,甚至留下证据。”韩容生一直想不通,截杀何文鼎的四人必然是曲苍四人。但曲苍身怀武功,杀掉手无缚鸡之力的何文鼎和两名衙差轻而易举,何必四人一起出动,甚至让其中一个衙差逃掉。

  曲苍长叹,说道:“翠香不想让我独自背负,硬要跟着去,我那两个弟弟也是如此。至于衙差,我与他们无冤无仇,不想伤害他们,可惜有一个誓死保护何文鼎,活该。”

  曲苍依然警惕,继续强调说:“动手杀人的只有我,与其他人无关。”

  韩容生明白了,李翠香重情重义,不想让曲苍独自背上杀人的罪名,所以不惜陪着曲苍一起去杀人。这样,四个人都有罪,哪怕面对黄泉,也怡然不惧。韩容生无法想象,当时的曲苍是怎样一种纠结、痛惜的心情。

  不得不说,颇为感人,但是,太不理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