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仙侠 > 大郡马全文阅读 > 第1卷 第四十八章 针锋相对

第1卷 第四十八章 针锋相对






  望城府衙。

  正堂的两边,一边坐着韩容生与云长山,一边是何呈秀与尹相州。何呈秀似乎觉得自己一人气势弱,将尹相州拉来充场面,俨然摆开了一场辩论会的架势。

  这种阵容可不容易见到,大云国王爷云长山、京城正三品都察院右副都御史何呈秀、望城正四品知府尹相州,再加上韩容生这个名不副实的郡马爷,除了京城,放在大云国任何一座城府中,都是最高权利的象征。

  韩容生暗喜,旁听的人越多、地位越高,对他越是有利。

  何呈秀的脸色十分难看,本想着亲自探查侄儿何文鼎被杀真相,却因为韩容生的所作所为,推迟到现在。最可恨的是韩容生在两天后,竟然大言不惭的说查到了比何文鼎之死更重要的事。

  此时的韩容生正认真的观察着尹相州,对他来说,尹相州是三人中最为陌生的一个。尹相州身为望城最高统治者,本应为云长山心腹,但他却是被皇上指派,对于上头的命令,以京城为首,武王府则为第二。

  韩容生有些失望,尹相州能在望城这个两难的地方做知府,自然有其生存之道。从始至终,他都一副老好人的样子,不管面对谁都笑呵呵的,表现的恭恭敬敬。总之,他给韩容生的第一印象就是,人精、笑面虎、两面三刀,危险至极。

  “郡马爷查了两天,便找下官,想必收获匪浅,是不是已将凶手抓获?”出乎云长山所料,何呈秀对韩容生戏弄他的事只字不提,显然是觉得丢脸。

  韩容生将注意力从尹相州的身上挪开,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凶手虽然没有抓到,却有怀疑的对象。”

  在场的其余三人,都是一头雾水,既然怀疑,却不去调查,反而来府衙,是何用意。

  “怀疑?抓来便是,让下官审问一番。”何呈秀笑眯眯的,假的很。

  韩容生嗤笑道:“算了吧,何大人您的审问手段咱可见识过,屈打成招算不得真本事。”

  何呈秀听完,脸色铁青,滥用私刑十分常见,屈打成招的先例也不是没有,在座的人皆心知肚明,却不会大摇大摆的说出来。但韩容生不是官场中人,更不会遵守什么潜规则。

  “咳咳,郡马爷莫说玩笑话,基本的审问手段而已,与屈打成招不沾边。”

  韩容生笑了笑,一脸不屑。

  何呈秀急忙转移话题,问道:“郡马爷怀疑的人是谁呢?”

  “有这么五家人,何大人未必知道,但王爷和尹大人一定有印象。”韩容生笑意渐浓,何呈秀正一步步走向圈套。

  尹相州面露疑惑,但并未言语,一边是京城皇上心腹,一边是武王云长山,他能做的就是一言不发,静静地听着。

  此时,韩容生死皮赖脸的要云长山陪同的作用,体现出来。

  “五家人?说的明白些。”云长山怎么也想不起来,与五家人有关的事。

  韩容生喝了口茶,对云长山说:“您可还记得七年前康永喆挪用公银的案子?”

  云长山想了想,恍然大悟,这件事闹到望城,影响极大,他怎么可能不记得。尹相州同样一副回忆起的模样,只是依旧一言不发。

  “七年前,康永喆挪用公银的事暴露,渔阳县五人联名到望城上告,却半路被山匪截杀,四死一重伤,这件事尹大人定然记得。”

  尹相州想置身事外,韩容生是绝对不允许的。

  尹相州内心无奈,心中暗道:“这郡马爷怎么往自己身上扯。”但嘴上却笑着说:“下官当然记得,不过,七年前一事,已有定论。唯一的伤者也说过,截杀他们的人一身山匪打扮,这才定论成巧合,与康永喆扯不上关系。”

  韩容生直勾勾的盯着尹相州,问道:“山匪?呵呵,哪里的山匪如此没出息,打劫身无一物的路人。而且,事后搜寻,也从未发现过山匪的踪迹。”

  尹相州暗暗叫苦,当年虽然他参与调查此案,主事人却是京城都察院的人,眼看一点线索没有,这才草草下定结论。

  “郡马爷,您有什么高见?”尹相州尽可能的不做争辩,不下结论。

  “截杀五人所谓的山匪,根本就是为了阻挡五人上告,草菅人命。”韩容生突然收起笑容,慷慨激昂的说。

  尹相州听罢,点头说道:“郡马爷的猜测有几分道理,但仅仅是猜测而已,没有人证物证,还是山匪的可能性大一些。”

  尹相州屡屡提起证据,这一点韩容生也十分无奈,七年之久,许多东西早已没了踪影,至于知晓此事的冯竹山,又怕遭报复,不肯出面作证。

  此时的何呈秀早已不耐烦,对韩容生说道:“郡马爷,咱们是为了文鼎的案子,为何要扯到七年前。文鼎尸骨未寒,郡马爷顾左右而言他,实属过分了些。”

  韩容生斜着眼睛看向何呈秀,说道:“谁说当年的案子与何文鼎无关。”

  “郡马爷什么意思?”何呈秀脸色阴沉。

  “本郡马运气好,查到了七年前的一些内幕。而这内幕,偏偏与何文鼎有关系”

  何呈秀脸色阴晴不定,沉默不语。韩容生见此,内心更加笃定,何呈秀八成知道七年前发生的事,甚至有可能就是他插手保下何文鼎。

  不须何呈秀主动问,韩容生说道:“本郡马找到了七年前的知情人,其中真相,可谓人神共愤。哪怕淡定如我,也只想说一句,何文鼎死不足惜。”

  韩容生的话像火把一样点燃了何呈秀,他拍桌而起,愤而言道:“郡马爷,莫要口不择言,文鼎贪污受贿,已得应有的惩罚,何来死不足惜,郡马爷难道就如此恨文鼎,时刻想置他于死地。”

  韩容生都无语了,怎么变成了自己想要何文鼎死,这何呈秀也太能扯了。

  “何大人急什么,不如听我说完。也许,何大人听过后,会与本郡马一样,觉得何文鼎死不足惜,或者……你扪心自问,牵扯到七年前,你还敢查下去吗。”

  何呈秀的手握成拳头,用力到指节发白,不知是愤怒,还是内心挣扎。

  “有什么不敢查的,下官定要查的清清楚楚,给文鼎一个说法。”

  韩容生嗤之以鼻:“呵呵,一个贪官要什么说法。”

  云长山见二人都快打起来了,急忙插嘴道:“你小子莫要对何大人不敬,都查到什么,快快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