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仙侠 > 大郡马全文阅读 > 第1卷 第五十一章 王府的门槛

第1卷 第五十一章 王府的门槛






  许久之后,何呈秀终于启程,当马车从韩容生前方经过时,韩容生紧紧盯住车厢,似要看穿,对于何呈秀是否真的回京城,他的心里实在没底。

  韩容生半路上拦住了返回王府的云长山。

  “王爷,何呈秀回京城?”

  云长山对突然冒出来的韩容生感到十分无语,何呈秀躲着他,反倒处处有他的身影。再加上,昨日云璃儿去书房,进门便搜酒,显然是韩容生告密,使得云长山心中怨气极大。

  他装作看不见、听不见似的直直走过,没有理会。但是,显然低估了韩容生的脸皮厚度。

  “王爷,您倒是给句话啊。”韩容生追上云长山,与他并排而行。

  云长山被他弄的烦了,不耐的说:“有本事自己去问,过河拆桥、忘恩负义之辈,以后莫要来求我。”言语中透着怨恨。

  韩容生这才醒悟,笑道:“嘿嘿,我也是为了王爷好。郡主说,您身体有恙,不易饮酒,所以我才告诉郡主。放心,郡主不好喝酒,醉佳人在我那里,王爷何时想喝,我给您送去。”

  云长山哪里还信得过他,脚下步伐再次加快。

  云长山掌控着整个武王府,真要喝酒没人拦得住,云璃儿的督促只是次要,关键还是他不想让云璃儿担心他,能忍住尽量不喝。所以,韩容生以酒做诱饵,显然无用。

  云长山似乎打定主意,绝不搭理韩容生。韩容生说的口干舌燥,硬是没挖出一个字,最终,只得放弃。

  何呈秀的去向成了韩容生十分在意的事,如鲠在喉。

  回到王府,韩容生心想终于可以好好歇着了。谁知刚要躺下睡个回笼觉,下人再次禀报,门外有人求见。

  韩容生纳闷,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忙。

  下人同样纳闷,以前的郡马爷与外界几乎没有来往,如今求见之人络绎不绝,真是见了鬼。

  韩容生无精打采的一步步挪到武王府大门外,当看到门外的人时,瞬间来了精神。

  来人赫然是曲苍一家四人,风尘仆仆,鞋子和裤腿上满是尘土,显然是从渔阳县步行而来。

  四人表情不一,曲苍依旧如丧亲般垮着脸,李翠香落落大方,曲茫呆滞中略有几分惊讶,而最欢快的莫过于大大咧咧的李友志,如土包子进城般大呼小叫。

  当然,韩容生没资格嘲笑别人,他第一次来望城时,比土包子好不到哪里去。

  曲苍的到来让韩容生感到惊喜,急忙将四人引进门,命下人暂时带他们去客房休息,换身干净衣服。而韩容生自然有更重要的事,安置曲苍一家。

  说起安置曲苍,韩容生不由后悔得罪了云长山,想让曲苍当自己的护卫,必然要住在武王府,云长山的首肯至关重要。

  不出所料,云长山听过韩容生的请求后,面无表情的说:“护卫?身手如何?”

  韩容生不知该怎么形容,硬憋出一句:“反正杀我很容易。”

  云长山嗤之以鼻,说道:“杀你?是个人都能做到。”

  韩容生撇撇嘴,伤自尊了。想当初在渔阳县,他也是一镐头在手,无人能近身,怎么到了云长山嘴里如此不堪。

  云长山见韩容生说不出个所以然,接着问道:“就算他能留下做护卫,家人总不能也留在王府,王府可不是谁都能住的。”

  确实,武王府的护卫大都是云长山的亲兵,原籍遍布大云国各地,从没有拖家带口的先例。

  韩容生思考片刻,决定以退为进,说道:“您先把曲苍安置下来,至于他的家人,暂且住两天,我出去想办法,为他们在望城找个营生。”

  想留在王府,是需要严格筛选的,当然不像韩容生说的那么简单。

  韩容生想的太简单,他以为把曲苍安插进王府只是小事,一句话即可。却完全忘记这里是王府,不管护卫、仆人、丫鬟,身世必须清白,不能有丝毫污点。

  当云长山问及曲苍的底细时,韩容生顿时哑口无言,总不能直说曲苍是杀何文鼎的凶手吧。以云长山的尿性,说不定直接将曲苍扣下,杀人偿命。

  云长山一开始并不怀疑曲苍,但韩容生的表现实在诡异,若是清白人家为何如此难以开口。

  “说吧,如果刻意隐瞒,本王便命人将他们扣下,好好查一查。”

  查是查不出的,毕竟户籍册都毁了。但是,不交待给云长山听,恐怕不行。

  韩容生心一狠,决定赌一把。

  “曲苍是杀死何文鼎的凶手。”

  一语激起千层浪,云长山猛然站起身,说道:“什么!你怎能包庇他,还带来了王府。”

  事到如今,韩容生也没什么值得隐瞒,便坦然说出一切。

  云长山听后,脸色阴晴不定,问道:“此事你敢肯定。”

  “王爷,毕竟过了七年,许多东西都无从查证。但说的通啊,当年定是何呈秀暗中操作,保何文鼎无事,相信那都察院的吕大人也不干净。”

  “所以你才匆匆回望城,拉着本王去府衙,不停地说七年前的案子,是想让何呈秀投鼠忌器,不敢查下去。”

  “王爷英明。”韩容生拍了个马屁。

  “英明个屁,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云长山第一次说脏话。

  韩容生早已料到,云长山非常在意曲苍是杀死何文鼎的凶手,但是对他的话却不敢苟同。

  “杀人偿命?呵呵,王爷,何文鼎劳民伤财,甚至可能与七年前的四条人命有关,最后还不是只被扒了官服,回到乡下一样作威作福。所谓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也只是给贫苦人定下的规矩而已。”

  “你懂什么,何呈秀如果继续往下查,查到曲苍身上,会连累武王府。若你能证明何文鼎与七年前的案子有关还好,若不能证明,你让本王如何向皇上解释。”

  韩容生咧嘴一笑,说道:“他查不到,户籍记录被抹掉了。”

  云长山顿时吹胡子瞪眼,指着韩容生说道:“你真是胆大妄为。”

  “王爷过奖。”

  “过奖个屁。你能确定,何呈秀查不到曲苍身上?”

  “当然。”韩容生十分确信,大云国不像韩容生原来的世界,全国联网,个人身份信息明确。在这里,想让一个人消失,太简单了。

  “真是胡闹,先让他们住下吧,等确认何呈秀那边没有下文后再说。至于曲苍,杀过人便是亡命之徒,能不能留在王府,做你的护卫,还需考验一番。记住,仅此一次,武王府也是有门槛的,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寻营生。”

  “是,您放心,下不为例。”韩容生深知是自己考虑不周,认错态度诚恳。

  接着,云长山做出许多部署,一边派人追赶何呈秀,监视他的动向,一边让人考验曲苍的秉性。

  韩容生见云长山妥协,打趣道:“王爷和我一样,犯了包庇罪啊。”

  云长山斜视韩容生,说道:“你以为本王真的那么死板?别说杀一个何文鼎,便是杀了何呈秀又如何,只要不是滥杀无辜的凶徒,本王皆能容的下。”

  “嘿嘿,王爷英明。”

  这次云长山没有反驳,反倒突然笑道:“说起来,本王也曾经做过此类事情。不过,当初本王不如你镇定,心里慌乱。”

  哦?韩容生顿时兴趣满满,云长山竟然做过同样的事,什么时候?难不成是云长山还在做皇子的时候,包庇过类似曲苍的杀人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