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仙侠 > 大郡马全文阅读 > 第1卷 第五十章 何呈秀离去

第1卷 第五十章 何呈秀离去






  离开府衙前,韩容生随意拉了一个衙差,让其去李四的家,告诉李四到王府找自己,他有事要交代。之所以找李四,当然是因为李四比张三更适合做跑腿的工作。

  云长山走在前面,韩容生紧随其后。

  如今韩容生依旧不能轻松,何呈秀接下来的行动才是整件事的关键。

  “鲁莽得罪京城官员,非明智之举。”走在前方的云长山突然说道。

  韩容生毫不在意的说:“反正我不做官,得罪便得罪了。”

  “只要你一天为郡马,难免会与高官来往,以后行事,还是好好斟酌一番。”云长山摇摇头,似乎对韩容生的做法不太满意。

  韩容生基本上是左耳听右耳冒,云长山可能猜测到了一二,但是,他不明着问,韩容生也不会明说。

  回到王府,两人分道扬镳之前,韩容生笑着说:“王爷,还我一坛酒呗。”

  云长山顿时吹胡子瞪眼,喝骂道:“想过河拆桥?滚。”然后头也不回的走掉。

  韩容生撇撇嘴,回到院子。

  第一个看到的自然是小青,只见她大声喊道:“公子,您回来啦。”声音之大,传遍了整个院子。

  “嗯,郡主呢?”

  “楼上呢。郡主担心公子,嘿嘿。”

  看着古灵精怪的小青,韩容生的心情顿时好了许多。

  韩容生走上二楼,敲响房门。云璃儿依旧如往常一样,俯首案前,写写画画。

  “郡主,我回来了。听说,郡主在担心我。”韩容生一开口便嬉皮笑脸的打趣。

  郡主抬起头,放下毛笔,嗔怪道:“听谁说的?”

  “王爷喽,催着我赶紧回来,省的你去烦他。”一句话,韩容生便把云长山出卖了。

  “父亲才不会像你这样轻浮。”

  “是,郡主说的对。”

  与云璃儿逗趣,让韩容生将烦心事暂且抛诸脑后,但云璃儿还是提了起来。

  “公子的事进展如何?”

  “没啥收获。”

  “公子莫要气馁,此事本就与公子无关,尽力而为便无愧于心。”云璃儿竟安慰起韩容生来。

  “嘿嘿,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见韩容生一直嬉皮笑脸,云璃儿知道他不想说太多,及时转移话题。

  “公子何时说书,咱们的进展有些缓慢。”

  自从让云璃儿代笔,西游记只是刚誊写了一个开头。韩容生实在没有心思,他更在意的是,曲苍到底来不来,就算不来,也该及时离开渔阳县,以防万一。

  “再等等吧,不急。十月之后能用的上,算是不错了。”

  云璃儿看得出韩容生此时兴致缺缺,不再强求。

  “好吧,公子有时间,随时来找璃儿。”

  韩容生听完整个人差点跳起来,这是在告诉自己,以后可以随意上二楼啊,足以证明两人关系进步神速。

  互相又客套了两句,韩容生便准备离开,走出房门时,突然转身说道:“对了,郡主,我托人送来两坛好酒,被王爷藏起来了。有时间你去要一坛回来,咱们也好尝尝。”

  云璃儿顿时起身说道:“父亲喝酒了?”明摆着,云璃儿是不同意云长山喝酒的。

  “可不嘛,今天还在王爷的书房闻到酒味。”

  云璃儿气道:“父亲真是的,跟他说过多少次,不要喝酒,偏偏不听。”

  说完,云璃儿疾步向楼下走去,显然要去找云长山算账。

  看着云璃儿远去,韩容生笑的很开心。心中暗想道:“敢密下我的酒,你也别想喝,这不叫卸磨杀驴,这叫连磨都砸了。”

  韩容生再次坐在凉亭内,自从与云璃儿成亲后,凉亭似乎成了唯一能给他归属的地方,每当坐在这里,心里十分平静。

  不久后,下人带着李四前来拜见。

  “郡马爷,您找小的?”

  “嗯,你受点累,回府衙报到,顺便盯着点何呈秀何大人,如果发现异动,及时来禀报,要不动声色,你懂的。”

  “郡马爷放心,小人明白。”说完,李四不做停留,急忙回府衙。

  望城的天气,在大雨之后,凉爽许多。夏秋交接之时,是最舒坦的时候。

  云璃儿回来时,小脸气鼓鼓的,身后跟着的下人,怀里抱着一坛酒。

  韩容生无耻的大笑,想必云长山此时正在书房中捶胸顿足,口中咒骂着韩容生。

  更让韩容生无语的是,云璃儿之所以只要回一坛酒,是因为另一坛,已经被云长山两天之间喝的一滴不剩。

  韩容生叹服,福泽楼那天,韩容生与邹言等四人连一坛都没有喝完,而云长山竟然两天独自喝一坛,可想而知,是有多爱喝酒。

  云璃儿在回房之前,责怪道:“以后,不许往王府送酒,父亲的身体有恙,不能喝酒。”

  韩容生感到无比的冤枉,云长山的行为,他如何控制的了。

  不过,韩容生格外满足,能被云璃儿责怪,也是一种幸福。想起刚来王府时,云璃儿的冷淡态度,一股寒气从脚底升起。

  第二天,韩容生本以为能睡一次懒觉,谁知又被一大早吵醒。

  下人来报,李四又来了,不同于昨日的是,由于时间太早,被挡在王府外。

  李四前来肯定是因为何呈秀的事,韩容生急忙穿戴整齐,走出王府,一眼便看到在王府门外来回踱步的李四。

  “郡马爷,何大人收拾行囊,看起来是要回京。”

  回京?韩容生有些不敢相信,何呈秀就这么轻易的走了?杀害何文鼎的凶手不查了?虽然,韩容生打心底里希望如此,但他总觉得何呈秀不会轻易罢休。

  犹豫片刻,韩容生说道:“辛苦你了,回去歇着吧。”

  李四的脸上写满了困乏,看来是一夜未睡,以某种理由守在府衙,尽心尽力的完成韩容生交代的任务。

  李四说:“应该的,那小人告辞。”说完,便急匆匆的离去。

  韩容生也没有回王府中,而是向府衙的方向走去。

  走到府衙附近,韩容生不再靠近,躲在角落里。从这里,府衙门前的景象可尽收眼底。

  此时,府衙门前停着一辆马车,何呈秀的随从正往马车上装着东西。而站在府衙门前的人,除了随从、衙差外,还有何呈秀、尹相州及府衙大小官员,甚至还有云长山也来了。

  看这架势,何呈秀确实要离开望城无疑,不过是不是回京城就难说了。

  韩容生有心出面,抓住最后一点时间恶心恶心何呈秀,但思前想后还是忍住了,毕竟大清早的,自己突然出现,显得太过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