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仙侠 > 大郡马全文阅读 > 第1卷 第三十九章 七年前

第1卷 第三十九章 七年前






  在没有收获下,韩容生三人回到马车旁。

  韩容生问道:“都有何人知道何文鼎遣送返乡的时间?”

  张三思索片刻,回答道:“只有府衙里的一部分人知道。”

  “何文鼎判罚的结果呢?”

  “这个知道的人很多,因为知府大人在判罚结果定论后,便遣人通知渔阳县知县。”

  渔阳县?韩容生灵光一闪,接着问道:“何文鼎都在哪做过官?”

  “小的不知。”

  韩容生无奈,觉得自己有些病急乱投医,小小衙差怎么可能知道何文鼎的履历。

  随后,韩容生下定决心,上了马车,说道:“去渔阳县。”

  张三、李四二人虽有疑惑,却不敢多问,赶着马车往渔阳县而去。

  望城,武王府。

  “王爷,福泽楼的小二送来了两坛酒,说是郡马爷吩咐的。”下人对云长山说道。

  云长山眉头一皱,问道:“酒?什么酒?怎么回事?”

  “没说,只说是郡马爷买下的,酒已经搬进来了。”

  “我看看。”

  当云长山看到两坛醉佳人时,先是惊讶,后说道:“这小子不会拿着跟我借的银两,花天酒地去了吧。”

  “不可能的,王爷,那批金子一文不剩全都送去了邹府。”

  云长山越来越想不通,隐隐好奇不已。随后吩咐道:“把酒存放在我那里。”

  下人将酒搬走后,云长山自言自语道:“小子,你可别拿着郡马的身份招摇撞骗,让我失望。”说完,想到自己得了两坛好酒,竟笑了出来。

  过了午时,韩容生才赶到渔阳县县衙,此时的他完全不知道,两坛醉佳人,已经全部让云长山密下了。

  此时的渔阳县仍旧处于一片忙碌之中,到处是工人在修缮房屋。

  渔阳县县衙门外的衙差,一眼便认出了韩容生,一个迎了上来,一个跑进县衙内,通知知县。

  “小人见过郡马爷。”

  “无需多礼,宗知县在吗?”韩容生问道。

  “在,郡马爷请。”

  韩容生走进县衙,就见宗阳一溜小跑迎了上来。

  “下官参见郡马爷。”

  “行了,找你有事。”

  “郡马爷,进里面谈。”

  韩容生先是让宗阳安排张三、李四去歇息,这才跟其来到二堂。

  就座后,韩容生开口便问:“何文鼎的事,你是否知晓。”

  “望城府衙来人告知了,也已贴出告示,整个渔阳县百姓都十分感谢郡马爷。”宗阳仍不忘拍马屁。

  “不是判罚结果,我说的是,何文鼎死了。”

  “死了!”宗阳十分惊讶,显然还未得到消息。

  “返乡途中,被人斩首。”

  宗阳沉默片刻,问道:“郡马爷此行,是因为此事?”他有些疑惑,官员被杀,绝对不可能轮到郡马爷参与。

  “嗯,其他的,宗知县无需知道。我此来,是想了解何文鼎过往,你与他共事多年,总应该能提供一些线索吧。”

  宗阳略显尴尬,说道:“郡马爷,下官与何文鼎只是上下级关系,不了解其私人生活,不然,也不会不知他贪污受贿。”

  韩容生不愿与官打交道,就是因为为官者说话总是云里雾里。

  “行了,又不是问罪。你就说说,知道什么。”

  宗阳更加尴尬,回忆片刻,说道:“下官是七年前到渔阳县上任,那时何文鼎已是县丞,他资历比下官深厚,所以,他不主动谈及过往,下官也未多问过。”

  韩容生暗暗竖了个中指,你丫说不知道就完了,拽什么文啊。

  “七年?期间可发生过什么事?”

  宗阳回忆道:“这七年,渔阳县上下算是无功无过,唯一让我们头疼的只有水灾一事。”

  韩容生有些失望,这宗阳一问三不知,真应该把他从知县的位置上撤下去。

  不过,宗阳突然提起一件事,让韩容生重新燃起希望。

  “下官上任之前,倒是发生过一件大事,也是因为这件事,下官才被任渔阳县知县。”

  “哦?说说看。”

  “据说七年前,上任知县康永喆,曾挪用大量公银,据以私用,建造私人府邸。有察觉的百姓便要联名上告望城。可是,在去往望城的途中,路遇山匪,五人,四死一重伤,重伤之人被路过的商队救下,这才成功告到望城,康永喆被扒了官服。”

  过程极其简单,让韩容生更加摸不着头脑。

  “与何文鼎有何干系?”

  “传至下官耳中的,确实与何文鼎无关。不过,要说渔阳县发生过的,只有此事有些影响。”

  “当年那伙山匪可曾抓到?”

  宗阳摇了摇头,说道:“据说,当时望城府衙派人搜查了出事地点方圆几十里,未曾发现山匪。”

  “未曾发现?后来呢?”

  “后来,康永喆落案,此事不了了之。”

  “山匪呢?”

  “再也没有出现过。”

  韩容生的内心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说道:“当年的卷宗呢?”

  “正本在望城府衙,摹本应该还在县衙。”

  “去找来。”

  宗阳看得出韩容生十分重视,急忙起身去拿卷宗。

  过了许久,宗阳才拿着一沓薄薄的纸回来,韩容生有些不耐烦,一把抢过。

  卷宗上有许多灰尘,年头颇多,想必是扔在哪个角落,能找到已是万幸。

  韩容生认认真真,一字一句的翻看卷宗,许久之后才疲惫的揉了揉双眼,将卷宗搁置到一旁。

  卷宗内容与宗阳所说大致相同,康永喆挪动公银建造私人府邸的消息,是康永喆亲信,酒后无意中传出去的。得知此事的人便举荐出五人,一起去望城上告,可走到半路,十分蹊跷的被山匪截杀,四死一伤。可能是苍天有眼,活下来的人被救下送往望城,成功告上府衙。当府衙插手后,再简单不过,一查便查出了公银的去处。

  事情简单明了,唯一让人摸不到头脑的,便是那突如其来的山匪,又如空气般消失。韩容生确定,关键之处便是那山匪。

  “郡马爷,怎么样?”

  韩容生说道:“很干净。”

  “干净?下官实在想不到其他。”宗阳先是一愣,后说道。

  韩容生摇了摇头,说道:“太干净了,何文鼎作为知县的副手县丞,在卷宗中竟然连一个字都未曾提及,你说,为什么?”

  宗阳震惊道:“难道被抹去了?”

  韩容生又摇头,说:“此时下结论,言之过早。不过,无外乎两种可能,要么,何文鼎真的干净,置身事外。要么,他利用某些手段,抹去了与自己相关的所有记录。不管是何种可能,查完便知,七年前而已,定有不少知情人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