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仙侠 > 大郡马全文阅读 > 第1卷 第八十四章 当一回纨绔子弟

第1卷 第八十四章 当一回纨绔子弟






  韩容生看着对方义正言辞的样子,真想上去给一嘴巴,不过想起还有更重要的事,只好将冲动压下。

  他摇了摇头,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叹道:“没有道理啊,尹杰先打了本郡马,本郡马才还手的。再说,打了他就是瞧不起天下读书人?这帽子扣的也太大了,是他尹杰能代表天下读书人?还是你能代表?”

  “少胡说,就算有误会,大家明明可以坐下来谈。但你是什么态度,避而不见,摆明了心虚。”

  韩容生更加委屈的说:“见了啊,本郡马不是把门打开过,在你们面前吃了顿饭吗?为何当时不谈?”

  “你那是故意气我们。”

  “嚯呦呦,本郡马就算单纯的活着也会让你们生气,难道要本郡马自杀吗?”

  “不招惹我们,我们怎会生气。”

  “嫉妒呗,本郡马肚子中一点墨水都没有,却能做郡马爷,锦衣玉食,荣华富贵。而你呢,每日拼了命的读书,无非想升官发财,咸鱼翻身。但是,咸鱼终究是咸鱼,翻过身不过是为了受热更均匀,更好吃罢了。”

  那人脸都气紫了,刚欲反驳,却被韩容生抢了先。

  “好了,跟你说话简直是浪费口舌。尹杰呢,美女如云的地方他都不来,改性子了?”

  “想必尹公子还在家养伤。”

  伤?韩容生轻蔑的说道:“呸,体力透支而已,吃顿饭,躺一会便好,哪里需要这么多天调养,生孩子啊,坐月子呢。”

  众人听后,满脸怒色,却没有人再做出头鸟。他们算明白了,韩容生的嘴简直就是兵器,比他们厉害的多。

  见没有人再反驳,韩容生如打了胜仗一样,态度更加嚣张。

  此时,突然不知从哪里传出一个声音,喊道:“韩容生,你不配与我等为伍,滚出去。”

  韩容生当即眼神一凛,巡视四周,他倒要看看哪个不要命的让自己滚。

  可是,看了一圈也没有发现。

  有了带头的,才子们似乎有了底气,纷纷嚷道:“滚出去,滚出去……”

  韩容生顿时想要拔刀砍人,可惜曲苍不在。他拉出一把椅子,大大咧咧的坐下,肆无忌惮的与众人对视。

  “哪个狗娘养的再喊叫,老子派人拔了你的衣服,巡街。”

  喊叫的声音戛然而止,众人纷纷看向别处,韩容生切了一声,十分不屑,一吓唬就软,怂包。

  他心里很舒服,第一次体会做纨绔子弟的感觉,真是爽。唉,可惜,自己要是穿越到某个王侯将相的后代身上该多好,偏偏是个上门郡马,底气严重不足。不过,吓唬吓唬这些读书人,却是足矣。

  韩容生啐了一口吐沫,就像爷爷训斥孙子一样,指着众人说:“真特么贱,没有金刚钻,少揽瓷器活,真以为本郡马怕你们,只是觉得你们弱小的可怜,懒得理会而已,别不识抬举。看看人家尹杰,多聪明,名声赚够了,便躲起来不见人。再看看你们,聪明才智没有,傻气倒是堵不住的往外冒。”

  韩容生叭叭叭叭说了一堆,将他们骂的狗血喷头,不过似乎觉得不过瘾,歇了会,继续说道:“还以为自己几斤几两呢,让老子滚,你们算个球,红纱阁是你家开的?你贡献了几两银子?信不信老子现在把主事的叫出来,问一问他敢不敢撵老子。靠,垃圾。”

  站在高处观望的红纱阁主事人,听韩容生如此说,顿时将身形藏起,生怕真的让他出来。

  众人百态。

  方才一脸傲气的才子,如今憋红了脸,硬是不敢吭声,毕竟面对的是郡马爷,真发起脾气来,不计后果搞他们,谁也承受不了。

  严子升与俞显等老者,看着连连摇头,不知是觉得韩容生无礼,还是对众才子怂了感到失望。

  云璃儿离的近,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想起了自己的四个哥哥,此时的韩容生霸道起来,与他们还真的有些相似。至于小青,竟双眼冒光,似十分崇拜的样子。

  韩容生似说的累的,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

  突然,在富商的人群中,竟传出鼓掌的声音,连带着一阵叫好声。

  “痛快,郡马爷说的好。”听声音,正是邹言那货。

  只见邹言从人群中窜出,身后还跟着笑盈盈的宋采英。

  两人重重的抱在一起,像极了臭味相投的基友。

  “厉害,我要是有你这口才,做什么生意,早就堵在别人家门口骂街去了。”邹言十分敬佩。

  韩容生听着不是滋味,什么脑回路,夸自己还是骂自己呢。

  “邹兄梦想高远,敬佩,敬佩。”

  两人之间的恭维着实恶心了不少人,包括云璃儿与宋采英,似觉得离得近都会被玷污,急忙手拉手躲的远远的。

  这时,远处的严子升竟喊道:“郡马爷,请移步到此。”

  韩容生对邹言点头示意,然后带着疑惑走了过去。

  刚刚靠近,便听到严子升对身边的几个老者介绍说:“此人便是郡马爷韩容生,他的名号以及所作所为,大家应该已经听说。”

  韩容生顿时哭笑不得,怎么介绍之中充满了无尽的怨气。

  “小子韩容生,见过几位先生。”

  其中一位胡须极长的老者惊讶的问道:“水调歌头是你写的?”

  看来,水调歌头已经在严子升和俞显的圈子中传开。

  韩容生硬着头皮答道:“是。”

  “好,好啊,后生可畏。”

  老者的夸奖,迎来的是严子升大大的白眼。

  “好个屁,这小子,字写的像癞蛤蟆一样,做事更是没有规矩。”

  癞蛤蟆?什么比喻。

  韩容生还未来得及应对,那老者却主动为他开脱道:“哎,字嘛,随时可以练,小小年纪有这种觉悟却是天赋。”

  觉悟?一首借来的诗词有什么觉悟可言。韩容生内心满满的全是吐槽。

  而其余几人听完,竟煞有其事的点点头,弄的他差点真的相信了。

  严子升似乎还有话要说,但未来得及开口,便见曲苍走来,对韩容生耳语,只好暂时闭上了嘴。

  “郡马爷,找到了,尹杰在二楼。”

  刚进门时,韩容生对曲苍说的,正是寻找尹杰所在。

  “二楼?在做什么?”韩容生低声问道。

  “额……”曲苍顿时变得扭捏起来,一个大男人竟红了脸,不用说,也知道尹杰肯定是在做某种羞羞的事。

  “能潜进去吗?”韩容生再次问道。

  “应该能,正激烈呢。”

  激烈?好形容词。

  “潜进去,把尹杰的衣裳偷出来。”

  曲苍万分为难,看向韩容生的眼神中,多出些莫名的意味。

  “看什么,快去。”

  在韩容生催促下,曲苍不情不愿的去偷衣服。

  曲苍一离开,韩容生的脸上顿时浮现出奸诈的笑容。而这一幕,一丝不落的被严子升看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