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仙侠 > 大郡马全文阅读 > 第1卷 第八十六章 真白

第1卷 第八十六章 真白






  此时的红纱阁后门,挤满了人,主事人正一脸焦急的安抚着众人的情绪。突然走水,对他们来说,损失惨重。

  “诸位莫慌,我们已经派人去救火,以及排查原因,一定会给大家满意的交代。”

  主事人并不知道走水的详细情况,他的工作是招待客人,救火自然有人会做。

  众人意见满满,被邀请而来,却遇到走水,任谁都会心生怨念。中秋之夜,遇到这档子事,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主事人极力解释着一切,许多人已经准备离去,美好的中秋夜全被搅和了。

  至于罪魁祸首韩容生,正满心期待的盯着后门,等待着意料之中的那个身影。

  正在人们怨气沸腾时,后门处突然钻出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所有人陷入呆滞,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

  只见,帷幔围身的尹杰,手拉穿着亵衣的小宛,走了出来。

  有人张大嘴巴,不可思议的说:“尹……尹公子,你在干什么!”

  尹杰只觉得世界崩塌,自己的荒唐、狼狈模样竟然被那么多人目睹。

  他眼前一黑,手上忘了用力,薄薄的一层帷幔飘落在地,赤裸裸的肉体,就这么呈现在众人眼前。

  许多人顿时觉得辣眼睛,慌忙用双手捂住双眼,可手缝格外大,分明是在偷看。

  众多曾支持过尹杰的人,嘴角抽搐,对他的出现,内心隐隐有些绝望。

  寂静之下,有人打破沉默。

  “真白。”

  说出真白二字的是韩容生,他直勾勾的盯着尹杰的裸体,眼神上下飘动,似在认真打量。

  顿时,人群中发出许多笑喷了的声音,真白,亏他说的出口。

  “尹杰,你在做什么!丢人现眼。”终于有人大声呵斥道,听声音像是与严子升聚在一起的某个老者。

  可是,尹杰并没有回答,他双眼无神的矗立在原地,像一个裸体雕像。

  “尹公子,你不是在家养伤吗?怎么跑这里裸奔来了?”出言讥讽的,除了韩容生还会有谁。

  邹言早就觉得,此事与韩容生有关系,他一脸猥琐的表情,附和道:“郡马爷,这就是您的错了。尹公子分明就是来快活的,突然听闻走水,连衣服都顾不上穿,可以理解。”

  两人一唱一和之下,没有人敢在搭腔,他们也明白,这时如果还维护尹杰,分明就是打自己的脸。

  终于,尹杰的随从闻声赶到,急忙脱下衣裳,正要给他披上。刚刚靠近,只见尹杰双眼无神空洞,竟然直挺挺的栽倒在地。

  尹杰被眼前的一切,打击到急火攻心,晕了过去。

  随从手忙脚乱的为他裹上衣裳,抱着他,穿过人群,消失在众人依旧震惊的眼神中。

  至于小宛,身为风尘女子,早就将自尊抛到九霄云外,退到一旁,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一片寂静,所有维护过尹杰的人,都觉得自己被狠狠的扇了两个耳光。那些曾经高呼其为文人表率的,更是想找到地缝钻下去。

  唯有韩容生和邹言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格外扎眼。邹言悄悄的对韩容生竖起大拇指,其中含义不言而喻。

  这时,红纱阁的小厮急匆匆走到主事人身边,一阵耳语。

  主事人听后,表情瞬间轻松下来,对众人说道:“诸位,走水原因已查明。不是我红纱阁,而是某位的马车起了火,由于距离门口太近,才错以为走水,真是抱歉,打扰各位雅兴。为了弥补,今日的花魁选拔,将转移至楼船之上,请各位移步。”

  中秋之夜,红纱阁有两大活动,一是花魁选拔,在红纱阁中进行。二是,类似于晚会的模式,在望京河上的楼船中举办。

  花魁选拔是邀请,楼船却是需要花银子才能进去的。

  不得不说,红纱阁很聪明,将花魁选拔转移到楼船上进行,说明进入楼船的银子定是不会收的,一下便平息了大部分人的怨言。

  “咱们还去吗?”韩容生低声问云璃儿。

  “算了,楼船中挺闷的,要不去河边走走吧,那里很是热闹。”云璃儿笑咪咪的看着韩容生,使得韩容生浑身不自在。

  随后又对宋采英说:“宋姐姐,您和邹公子呢?要去楼船吗?”

  宋采英紧紧拉着邹言的手臂,看来还未从方才的惊慌中脱离,摇了摇头:“楼船就算了,与妹妹一起走走吧。”

  说完,一行人准备离去,主事人见郡主、郡马爷要离开,自然是拼了命的挽留。无奈云璃儿似铁了心,只能放任离去。

  此次最大的功臣曲苍,面容呆滞,似乎还没有回过神。

  韩容生拍了拍曲苍的肩膀,说道:“走吧,做的不错。”

  曲苍看着韩容生,格外认真的说:“小人。”

  韩容生顿时怒了,骂道:“小你个头,快走。”

  随后,一行人渐行渐远。

  剩余众人再次穿过红纱阁大厅,回到正门,有马车的坐马车,没有马车的步行。

  此时,人群中传来严子升的惨叫。

  “啊……是老夫的马车,老夫的马呢?马呢?是谁?是谁烧了老夫马车?”

  没想到,曲苍点燃的马车竟是严子升的,可谓巧之又巧,马车变成灰烬不说,连他最心爱的马儿也跑了,顿时急火攻心,差点像尹杰一样栽倒在地。

  好在,严子升意志力强大,很快冷静下来,想起韩容生之前的怪异行为,再结合他与尹杰两人的矛盾,顿时有了猜测。

  “小子,你有种,老夫可不像王兄那么容易糊弄,不扒你一层皮,老夫不姓严。”

  严子升身边的老者隐约听到他的嘟囔,问道:“严兄,你说什么?”

  他慌忙否定:“没,没说什么。”

  “行了,莫生气,马车而已。说不定是哪个地痞流氓从此经过,顺手作弄人的。”

  严子升听完,更加难受。地痞流氓?顺手作弄?说的轻巧,马车倒是没什么,马儿可是他的最爱。想到这,对某个人愈加怨恨。

  韩容生当然不知道严子升已经怀疑到他的身上,此时的他与曲苍、邹言二人,远远的跟在云璃儿三女身后。一边与邹言回味,方才尹杰出丑时,心中的畅快。一边还要安抚曲苍,对其进行做过坏事后的心理辅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