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仙侠 > 大郡马全文阅读 > 第1卷 第七十九章 拆台

第1卷 第七十九章 拆台






  王家正堂,严子升和俞显两位老人依旧在喋喋不休的数落着王应同。可惜,王应同似乎是铁了心不想见,唯有王若岚代为承受,满脸苦涩。

  突然,门房的下人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喘着粗气说道:“小姐,郡……郡马爷来了。”

  郡马爷?王若岚暗道不好,怎么偏偏这种时候来,不是往枪口上撞吗。

  严子升和俞显本来都快放弃了,谁知柳暗花明又一村,罪魁祸首竟亲自送上门来,两人重新打起精神,撸胳膊挽袖子,似要做一番大事业。

  王若岚正想着借迎接之名,阻止韩容生,避过今日。可不知是韩容生太过心急,还是为何,竟然闯了进来。

  “王姑娘,听闻先生卧病在床,特来拜望。”韩容生人未到,声先至。

  王若岚深知此时做什么都是无用功,只能无奈的看着韩容生乐呵呵的走了进来。

  “王姑娘,几日不见,别来无恙。”

  “郡马爷福安,几日不见,还是如此……有精神。”王若岚嘴角微微抽搐,尽显无语。

  “怎么?先生还卧病在床呢?”韩容生心想,王应同还真能沉得住气。

  王若岚急忙挤眉弄眼的示意,并说道:“咳,是,多谢郡马爷关心,家父仍未痊愈。”

  韩容生当即有些无语,跟我装什么装,又不是不知道,正想开口,突然听到略显不善的语气。

  “你就是郡马爷?”

  韩容生这才注意到严子升和俞显,不解的说:“小子姓韩名容生,不知二位先生是?”

  见二人体态样貌都颇有气势,韩容生格外恭敬,尊老爱幼嘛,最基本的人品保障。

  但是,对方显然不这么想。

  “我们?哼,我们乃王应同的好友,是读书人。”严子升阴阳怪气的说道。

  韩容生听其语气,顿时觉得话里有话,来者不善。不过,他依旧保持着笑容。

  “哦,两位老先生如果有事,你们先,我不急,再等等。”

  “我们与郡马爷一样,来探望老友。”严子升和俞显并未如想象般直接与韩容生理论。

  韩容生当即明白,两个人精啊,果然和年轻人不是一个水平。

  他们如果直接和韩容生理论,无非是老一套,争论谁对谁错而已。但是,如果把王应同拉出来,效果就会不一样。

  而韩容生来的目的,同样也是将王应同牵扯到明处,对两人顿时有些好感。

  “嘿嘿,巧了。王姑娘,还不快把先生请出来,怎能让两位老先生久等。”

  王若岚一脸的不可思议,怎么一来便拆台。

  她无法理解,依旧硬撑着说道:“家父确实身体抱恙,无法见人。”

  “这样,我们去先生房间探望。”韩容生一副誓不罢休的模样,似乎打定主意要拆了这个台。

  严子升和俞显连连点头,竟与韩容生站在同一阵线。

  王若岚依旧在犹豫,父亲下过死命令,绝不能带人去见他。

  哪知,本应配合她的韩容生竟突然变了个性子。

  韩容生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说道:“今日要是不见到先生,我就不走了,住在这,吃在这。”

  严子升和俞显见他的无赖模样,皆面露厌恶,却并不阻止,毕竟目的都是一样的。

  王若岚无奈,只能想着拖一时是一时。

  “不如,先等若岚去问问父亲再说。”

  韩容生极其不耐的摆了摆手:“不必了,直接去探望便是,大白天的,怕什么。”

  王若岚越发觉得他是来拆台的。

  “就是,快快引路。”严子升在一旁帮腔。

  最终,王若岚承受不住压力,只好妥协,在前方带路。对韩容生,却是一肚子怨气。

  韩容生将画匣子抱在手里,吩咐曲苍原地等待,兴致勃勃的跟在王若岚身后。

  临近卧房,王若岚故意大声说道:“郡马爷,两位伯伯,这边请。”傻子也听得出来,是在向王应同传递信号。

  磨磨蹭蹭之后,终于敲响了房门,未得到任何答复。

  王若岚还想挣扎一下,说道:“父亲应是睡了。”

  随之而来的,便是韩容生的拆台。

  “没事,没事,我们小点声,看一眼也好。”

  有严子升和俞显的支持,王若岚连一丝抵抗的底气都没有。

  推开门,进入卧房,王应同果然装作睡下,就是妆容有些不过关,哪有卧病在床的人,面色如此红润。

  既然已经进来,王若岚自然要装模作样的唤上两声。

  “父亲,父亲,醒醒。”

  见其没有反应,韩容生亲自出马,说道:“王老先生,别装了,大家都是自己人。”

  王应同还是没有反应,不过其额头的青筋早已出卖了他。

  韩容生趁热打铁,说道:“唉,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难不成先生您要一直装到真正百年之后吗,早晚都要站出来说清楚的。”

  严子升和俞显始终在冷眼旁观。

  此时,床上的王应同似忍无可忍,猛然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指着韩容生的鼻子吼道:“你这小子,莫名其妙来拆老夫的台,若不解释清楚,老夫便向着尹杰说话。”

  韩容生揉了揉鼻子,王应同的这种反应在他的预料之内。

  但是,不要忘记,严子升和俞显早就等在一旁。

  “好啊,王兄,想我们相交半生,你竟然对我们装病。若不是老夫放下脸面,与这小子胡闹,真的连一面都见不到。”严子升更加愤怒。

  王应同尴尬不已,瞪了一眼韩容生,摇了摇头:“唉,此地不宜说话,到前厅去吧。若岚,沏壶茶,没有这小子的份。”

  韩容生哭笑不得,至于用一杯茶报复自己吗。

  来到前厅落座,陷入沉默之中,谁也不想先开口。

  直到王若岚将茶端上,当然,韩容生的那份还是有的。

  第一个忍不住的自然是始终暴躁的严子升。

  “王兄,你可知道,尹杰为了你,为了读书人的尊严,晕倒在了武王府门前。难道,你就如此惧怕武王府?武王府许了你何等好处,让你连骨气都丢了。”

  王应同还未开口,韩容生抢先说道:“两位先生,你们可知前因后果?”

  严子升怒目而视,语气严厉的说道:“当然,难道你以为老夫是无事生非之人?”

  “真的?不如,您说出来,让我听听。”韩容生断然不信,如果两人知道真实的前因后果,却推测不出内中复杂,认为错全在他,那也无非是两个老糊涂而已,根本没有必要与他们浪费口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