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仙侠 > 大郡马全文阅读 > 第1卷 第七十四章 自讨苦吃

第1卷 第七十四章 自讨苦吃






  武王府门前。

  武王府的大门开了一条缝,负责看守大门的老丁露出脑袋,喊道:“尹公子,王爷偶染风寒,近几日不便见客,请回吧。”

  门外的数十名文人顿时顿时炸了窝,太刻意了。

  尹杰却不在乎,他的目标本就不是王爷云长山,而是韩容生。

  “郡马爷呢?我们要见郡马爷。”

  老丁有些犹豫,郡马爷昨日确实嘱咐过,如果有人指名道姓找他,该如何回复,可那回复明摆着就是气人。

  “尹公子,郡马爷说了,谁都见,就是不见你们。”说完,缩回脑袋,将门关的严严实实。

  “你……”

  太直白了,装病也好,说不在府内也好,总算是个借口,但如此直来直去的,打了尹杰众人一个措手不及。

  要知道,天下最可怕的人,不是军队,不是强盗、土匪、流氓,而是文人,武王府敢这么做,分明就是与望城文人做对,闹大了,甚至会变成与天下文人做对。

  尹杰是想借文人的力量逼韩容生就范,以此羞辱韩容生,却不想闹的太大,如果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文人学子也就罢了,但他是知府之子,闹大了,有可能会两败俱伤,害了父亲的仕途。

  怎么办?武王府摆明了态度,便是不与他们纠缠。

  “尹公子,硬闯吧。”一男子提议道。

  尹杰心中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表面上和气的说:“刘公子,咱们乃文人雅士,做事需循规蹈矩。再说,硬闯武王府,你有几个脑袋。记住,咱们是依礼拜访,武王府不肯见,是他们的错。”

  刘公子谄媚的说:“尹公子说的是。但是,该怎么办?要不先回去。”

  回去?尹杰摇了摇头:“等,咱们要让全望城的人知道,武王府是如何对待我们的。”

  众人听罢,只好站在武王府门前,当然也有少数人不情不愿。毕竟,事是尹杰带的头,却拉着他们过来受罪。

  一个时辰后,原本气势汹汹的文人队伍,都耷拉着脑袋,气势全无。

  他们从小读书,两手不沾阳春水,娇的很。如今,硬生生的站了一个时辰,还要保持高昂的情绪,实属不易,甚至有人已在内心打起退堂鼓。

  而武王府,依旧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进入,也没有一个人出来。

  “尹公子,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有人皱着眉说道。

  尹杰心里苦啊,他早就站不住了,双腿麻木,忍不住颤抖。

  他再次上前,用力敲门。

  老丁再次露出头,笑道:“呦,尹公子,还没走呢。”

  尹杰嘴角抽搐,从怀中掏出几两碎银子,递向老丁,说道:“再去通秉,王爷、郡主、郡马爷,任何一个人都行。”

  身为阍者,老丁确实收过不少贿赂,毕竟想拜见王爷的人数不胜数,都需靠他通秉。此事不是什么秘密,大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这次不一样,王爷、郡马爷同时交代不见以尹杰为首的文人,要是敢收下银子,他这阍者算是做到头了。

  老丁不去接银子,说道:“尹公子莫害小的,您还是回去吧。”说完,大门再次无情的关闭。

  尹杰举着碎银子的手微微颤抖,脸色阴沉到发了黑。

  “好,姓韩的,本公子与你死磕到底。”尹杰暗下决心。

  回到众人身旁,直挺挺的站着。

  众文人中,早已有人动摇,眼看站下去没头,说道:“尹公子,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早晚会累垮的。要不,先回去吧。”

  回去?尹杰万万不同意。

  “不行,若是此时离去,岂不半途而废。这样,去借些桌椅,咱们在这武王府前搭上棚子,喝点茶水。”

  此提议深得人心,却无人动弹。开玩笑,几十号人,需要借多少桌椅,搭多大的棚子,又要多少茶水,银子谁出。

  尹杰无奈将身上的银子全部拿了出来,交给随从,让他们去置办。

  心疼啊,尹相州身为知府,虽算不上青天大老爷,却是两袖清风,家底并不丰厚。尹杰之所以能到处吃喝玩乐,大都是身边的狐朋狗友支持。但是,狐朋狗友终归是狐朋狗友,总不能天天拿银子供着他。

  随从毕竟只有两人,让众人帮着忙活几乎不可能,就这样一趟趟的,直到晌午,才将棚子搭上,桌椅板凳摆好,甚至临时租了个茶水铺子,专门往供应茶水。

  众人早已累到不行,急忙坐进棚子,趴的趴,仰的仰,哪还有文人的一点风度。

  而尹杰的两个随从,更是一把辛酸泪,瘫倒在角落里,两条腿像灌了铅。

  毕竟银两有限,茶水算不上高档,但此时的众人能喝上一口水,已十分满足。

  此时,已经有人心生不满。立场不坚定的,对尹杰不满,与尹杰穿一条裤子的,自然全都怪罪到武王府身上。

  路过武王府门前的行人,皆停下脚步,一脸好奇。纷纷猜测,什么人如此大胆,将茶水铺子开到武王府门前,而且生意还不错。

  甚至,有人壮着胆子走过去,坐下喊道:“小二,来壶茶。”

  几十号文人瞬间怒视着那人,那人只觉如芒在背,差点被眼神杀死,急忙起身,落荒而逃。

  行人越聚越多,纷纷猜测是怎么回事。有了解内情的,甚至在当场讲解起来。尹杰见此情景,喜上心头,他要的就是让全望城都知道,武王府是如何对待文人雅士的。

  但是,喜悦并未维持多久,众人的肚子发出咕咕的叫声。

  已到晌午,在解决了口渴后,饥饿随之而来。几十个文人,同时看着尹杰。

  尹杰心中暗骂,有些后悔,昨日发生的事,今日便闹上门,准备不足。但开弓没有回头箭,放弃是不可能的。

  他唤来随从,随从急忙起身,苦着脸走到尹杰身边。

  “你速回府中,与父亲说明缘由,要些银两,置购饭菜。另外,再带些人来。”

  随从耷拉着脑袋,说了声是,拖些疲惫的身躯离去。

  许久之后,尹家的几名下人,推着小车来到武王府门前,车上全是饭菜,虽算不上多丰盛,对众人来说,却如救命稻草。

  有茶水,有饭菜,众人似忘了目的,只为填饱肚子。

  尹杰越发的后悔,早知如此,理应好好筹划一番,因为太心急,反而自讨苦吃。

  正大块朵硕的众人,忽然听到嘎吱嘎吱的开门声。

  只见王府的大门缓缓张开,露出韩容生那副带着贱笑的脸庞,让人恨不得踹上几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