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仙侠 > 大郡马全文阅读 > 第1卷 第六十五章 迎月文会

第1卷 第六十五章 迎月文会






  既然要借,干脆多借一些,除去给曲苍的那份,自己也要留一部分零花。

  当云璃儿得知韩容生要向她借银子时,她笑了,笑容里意味颇深。

  小青抱着一个红色匣子摆在桌子上,打开盒子,里面正正好好摆着一百两纹银。

  韩容生连忙道谢,正要去拿,被云璃儿阻拦。

  “慢着。”

  韩容生的手悬在半空中,问道:“怎么了?”

  “据璃儿所知,公子如今可负了不少债,父亲的三万两,邹公子的一千两。”

  韩容生悻悻的收回去拿银子的手,尴尬的说:“嘿嘿,会还的。”

  “口说无凭,若公子的说书馆不像公子期许的那样,拿什么还?”

  “额……”韩容生也不知道,靠空手套白狼走到现在,他可从未想过说书馆会颗粒无收。

  “要不,请个公证,写下条据。”

  “一张纸而已,能让公子规规矩矩的忌惮吗?”

  被识破了,韩容生确实如此打算,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还不起还能杀了他不成。

  “那要如何,难不成要我以身相许。”

  郡主轻啐道:“公子想的美。”

  “那郡主要如何?”

  “璃儿不为难公子,从今天开始,到中秋结束,璃儿去哪公子便跟着去哪,这银子就借与公子。”

  “真的?”

  “当然。”

  “郡主就寝时呢?”

  云璃儿跺了跺脚,嗔道:“公子莫要轻浮,璃儿说的是除了王府内。”

  韩容生心里那个失望啊,还以为云璃儿想借机假戏真做。

  见韩容生的表情,云璃儿淡漠的问道:“怎么,公子不愿?”

  “不,不,当然愿意,能与郡主同行,实乃三生有幸。”一边说,一边把装银子的匣子抱在了怀里。

  离开云璃儿的房间,韩容生有些纳闷,云璃儿为何要让自己跟随。摇了摇头,觉得实在想不通,只好作罢。

  韩容生刚离开,小青便忍不住笑了出来。她跟着云璃儿这么多年,怎会不知内情。

  “郡主太坏了,明知公子不喜文会,却偏偏以这种方式,让公子不得不去。”

  “你这丫头,别乱说。”云璃儿说完,似乎也觉得有趣,忍不住笑了出来。

  此时,韩容生还不知道,他即将被接连不断的文会折磨到精神崩溃。

  将银子取出五十两,借与曲苍,对,是借,不能再不把银子当钱了,否则背的债会越来越多。

  曲苍这个呆子,当然不肯要五十两,毕竟曲茫去学堂只需要十几两而已。

  “拿着吧,你在王府倒是有吃有喝,令正他们怎么办?对了,回去告诉令正,等说书馆开张,去说书馆做事,待遇丰厚。”

  曲苍这才接过银子,连句谢谢都没有,就走了。

  韩容生站在原地,要多尴尬有多尴尬。最终,无奈摇了摇头,自己选择的人,咬着牙也得忍受。

  第二天一早,韩容生伸着懒腰,正迷糊间,见云璃儿将一张红色邀请函递到他的手中。

  韩容生打开邀请函,细细看来。

  迎月文会,主办人周有泰,时间八月初六,也就是明天,地点紫竹阁西望京河岸,被邀请人云璃儿。

  迎月文会,借以迎接满月之意取名,是中秋之前最有号召力的文会。每年临近中秋,都会选出望城年青一代文名较高的一人作为主办人,挑选日期和地点。

  此次的主办人名为周有泰,是个举人,曾为乡试第一名解元,人称周解元。

  周有泰曾经是寒门学子的代表,但自从中了解元后,整个人变得膨胀,不再与寒门学子来往,反而自持身份,游走与豪门之间,荒废学业。因此,在第二年春天京城礼部官衙的会试上,遗憾落榜。

  落榜归来后,周有泰依旧没有醒悟,认为自己是发挥失误,才华还是有的。于是,整日与所谓才子厮混,看着卖字勉强度日,等着下一次的会试。

  期间,有几家豪门向周有泰递出橄榄枝,邀请他做幕僚,甚至连府衙都曾想聘他为师爷。皆被其拒绝,一心想再次会试,成为贡士。

  所以,今年的迎月文会自然由周有泰发起,不过至于他还有没有解元的才实,却说不准。

  韩容生不认识什么周解元,也不想去参加文会,邀请函上更没有他的名字。

  “看来,郡主要开始忙碌了,西游记的誊写暂且搁置吧,待过了中秋再说。”韩容生说着将邀请函递还给云璃儿。

  云璃儿却没有接,笑道:“公子此言差矣,不是璃儿要忙碌,而是公子与璃儿一起。”

  韩容生连连摇头,说道:“不,不,不,我才不去,文会有什么意思,咬文嚼字,实在听不懂。再说,人家又没有邀请我,还是郡主自己去吧。”

  当即,云璃儿的脸色冷了下来,说道:“公子倒是过河拆桥的好手,既然公子不愿去,便把璃儿的一百两银子还回。”

  韩容生顿时语塞,原来在这等着自己呢。银子肯定是还不上的,只能认命。

  “好,是在下输了,便陪郡主去一趟。不过,郡主可不要指望我有什么表现。”

  韩容生知道,文会无外乎作诗写词,可想起因为一首诗,王应同对他的死缠烂打,内心升起一股恐惧。

  “公子只要去了,做什么说什么,与璃儿无关。”说完,转身便走。

  韩容生目送云璃儿离去,摇了摇头,去便去罢,大不了一言不发,管住自己的手,权当看热闹了。

  此时,小青从一旁窜了出来,低声说道:“公子要有心理准备,迎月文会不过是个开始而已。”

  小青说完便想走,被韩容生一把拽住手腕,问道:“什么意思?”

  小青奋力挣脱,说道:“打今个开始,望城的书生可就闲不下来了。往年郡主参加文会,从迎月文会一直到八月十六,每日都有,有时甚至一天两场。公子记得借银子时的承诺哦。”说完,一蹦一跳的远去。

  韩容生顿时想哭的心都有,他总算明白,为何云璃儿要提出那样的条件。

  他能如何,只能哑巴吃黄连,认命。谁让他借银子时下了承诺,而且面对云璃儿,实在不愿撒泼不认账,到时,云璃儿对他的好感定荡然无存。

  迎月文会当日,韩容生、云璃儿、小青以及远远吊在后方的曲苍,一同向文会地点走去。

  韩容生哭丧着脸,如即将上刑场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