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仙侠 > 大郡马全文阅读 > 第1卷 第五十六章 女先生

第1卷 第五十六章 女先生






  “相公,郡马爷为我们做的事,你也看到了。咱们不傻,知道郡马爷是为了收买人心,想让相公你死心塌地的为他卖命。但是,既然接受了,就要一心一意的跟着郡马爷,这是相公的机会,一飞冲天的机会。相公不懂人情世故,不懂交际,这些都无所谓,只要保护好郡马爷的人身安全,就是尽职尽责。郡马爷亦正亦邪,相公对此不屑一顾,但往往是郡马爷这类人才能走的长远。郡马爷能记住并实现咱们一家人的想法,说明是个好主子,能追随他是一种幸事。相公是知恩图报的人,只要做好郡马爷吩咐的事即可。除非郡马爷害了你我,那时恩怨两清,该还的还回去,再过回贫苦日子又如何。相公啊,你性子直,不懂得讨人欢心,但这都不重要,郡马爷也不在乎。只要尽职尽责,尽心尽力守着郡马爷,便是报恩。就算有任何不满,也要做到不言语,不反抗。”

  李翠香苦口婆心的说着,其中道理曲苍明白,她只是怕曲苍有时脑筋转不过弯,尽做傻事。

  曲苍一言不发,说起来,就算韩容生为了他做了再多事,他还是不喜韩容生,认为韩容生小人之风多过君子之行。要不是为了家人,他也许会选择亡命天涯。

  就像李翠香所说,既然选择了,就会坚持履行,不管韩容生的人品如何,他都会选择报恩。

  很快,客房的烛火灭了,再没有声响。

  一早,韩容生坐在小凳子上抓耳挠腮,为了曲茫想去应同学堂的事而忧愁,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既然当初应下承诺,就应该兑现。

  但是,应同学堂对他来说十分陌生。

  于是,他想着去应同学堂踩踩点。

  吃早饭时,云璃儿见韩容生愁云满面,问道:“公子何事忧愁?”

  韩容生心想,云璃儿那么喜爱舞文弄墨,诗词歌赋,也许对应同学堂熟悉一些。

  “郡主可知应同学堂?”

  “当然知晓,应同学堂乃原京城国子监博士王老先生一手创立,志在弘扬文学。”言语中满是敬佩。

  “很熟?”韩容生见云璃儿如此敬佩,隐隐生起希望。

  不曾想,云璃儿摇了摇头,说道:“从小,王府都有老师上门授课,哪里有机会去学堂。应同学堂的事,只是听人说过而已。”

  韩容生略有失望,云璃儿观其表情,问道:“公子怎么突然问起应同学堂的事?”

  韩容生急忙说道:“没事,好奇而已,想去看看。”

  “看看倒是无所谓,公子莫要打扰了学生学习。”

  韩容生顿时觉得委屈,为什么自己去就会打扰别人。

  “那怎么会。”

  云璃儿笑了笑,不作解释,说道:“公子去看看也好,文学之地,说不定能激起公子看书学习的兴趣。不过,璃儿就不陪公子了,免得有学生认出璃儿来,影响到他们。”

  韩容生头都摇断了,开玩笑,学习?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学习的。

  云璃儿不去,只有韩容生自己去了。吃过早饭后,问出应同学堂的大致方位,便准备离开王府。

  刚走出院子,韩容生吓了一跳,只见曲苍如一杆标枪般,直挺挺的站在院门外,表情严肃呆滞,像守孝一样。

  “靠,你干什么?吓我一跳。”

  “待命。”曲苍艰难的吐出两个字。

  韩容生脸都绿了,说道:“待命?这是王府,有事会遣人找你,不需时刻守着。唉,算了,跟你说也是对牛弹琴,正好,我要出去,跟着吧。”

  说完,转身便走,曲苍老老实实的跟在后面。

  应同学堂,距离望城的繁华街道很远,周围几乎没有人家,环境优雅。看来,办学堂的人眼光独到,是个很重视学风的人。

  韩容生与曲苍一路畅行,未受到任何阻拦,便进了学堂的院子。当耳边传来读书声时,学堂的全貌也展现出来。

  带着好奇,韩容生小心翼翼的走了一圈。

  说是学堂,其实就是规模较大的私塾。在这里学习的不止有小孩子,还有一些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被安置到不同的房间,分别教授。房间内桌椅板凳齐全,学生们正襟危坐,唯一站着的便是先生。先生大多年龄较大,都是男性,韩容生趴在窗口看了两眼后,便没了兴趣。

  “学堂在正式授课,看来,已经过了收学生的阶段,希望不大啊。”韩容生心里想道。

  正要打退堂鼓的他,突然停下脚步,因为他看到整个学堂最与众不同,最和谐的画面。

  一个较大的房间内,坐着许多孩子,正摇头晃脑的读三字经。上首的先生却是一个年轻的女子,面容文静典雅,脸上带着微笑,正跟着学生们一起轻声附和。

  这个画面让韩容生发起呆来,要么说别人家的老师呢,自己要是有这样一个老师,怎么可能不爱上学。

  不过,让韩容生奇怪的是,这个世界,女子虽可舞文弄墨,也可进学堂学习,但更多的是兴趣爱好,不能参加科考,一般启蒙过后,便在自家学习。能做先生的,倒是独一份,整个应同学堂,韩容生也只看到这么一个女先生。

  韩容生就这么趴在窗口,静静地看着女子。

  孩子们的诵读声渐渐平息,女子开始为他们讲解其中的含义,声音温和,听在耳中像吃了糯米般柔糯,整个人舒服极了。

  这时,女子突然看到了韩容生,脸上闪过一丝疑惑,对孩子们说道:“你们莫要打闹,老师去去便回。”说完,便走向韩容生。

  韩容生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女子走来,一时间没有反应。

  “这位公子,您有事吗?”

  “啊?哦,没事没事,只是看到这帮孩子如此认真,不由感叹,若我小的时候,有姑娘做先生,定能认真学习。”韩容生所说,倒是真心话。

  女子闪过一丝羞涩,这话要是孩子说出口,当然没问题,但从成年人口中说出,显得孟浪了些。

  “公子过奖了,孩子们好学而已,跟先生是谁并无干系。您来学堂所为何事呢?”

  “在下韩容生,不知姑娘尊姓大名?”

  “小女子王若岚。”

  女子正是应同学堂的举办人,王应同的女儿王若岚。

  “王姑娘,在下是来询问,学堂是否还在收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