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仙侠 > 大郡马全文阅读 > 第1卷 第六十章 落荒而逃

第1卷 第六十章 落荒而逃






  韩容生听说过逼婚、逼嫁,第一次亲身经历逼科举,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同时,也彰显出王应同对科举的重视程度,认为韩容生是个可造之材,就应该通过科举一展抱负。

  哭笑不得的韩容生顿时翻新了世界观,谁说女人难缠?不,王应同才难缠。

  他干咳了两声,说道:“额,曲苍啊,王爷是不是有事?让咱们赶快回去。”

  他不指望曲苍说出个花,只想曲苍能迎合一声,说个嗯字。谁知,曲苍竟认真的思考片刻,说道:“没有啊。”

  靠!韩容生急得直跺脚,见指望不上别人,只好笑着对王应同说:“先生,王府还有事,在下先回去考虑考虑。”

  王应同双眼一瞪,说道:“考虑什么,老朽做你的老师,多少人都羡慕不来。”

  “先生肯教授在下,是在下的荣幸。但科举乃大事,容在下先回王府,与王爷、郡主商讨一番,再做打算也不迟。”

  听韩容生这么说,王应同又怒了,说道:“怎么,王爷连这种事也管束?要说你也是,男子汉大丈夫,不为五斗米折腰,怎能入赘王府。”

  韩容生欲哭无泪,怎么又扯到入赘上了。

  “先生,在下与郡主互相爱慕,入不入赘,并不重要。”

  “老朽不管,实在不行,老朽亲自去王府,向王爷讨个说法。”

  韩容生内心那个悲催啊,您不去关心即将成为应同学堂学子的曲茫,盯着自己干嘛。

  “别,千万别。您就给在下点时间,回去考虑考虑,毕竟科举一事既神圣又重要,自然要认真对待。若不考虑周全,拜在您的门下,岂不坏了您名声。”既然王应同对科举如此重视,干脆顺着他,戴两顶高帽。

  王应同开始犹豫,虽然不想放过这个好苗子,但是逼着人家答应确实显得不近人情。

  趁着王应同犹豫的功夫,韩容生不停的对王若岚挤眉弄眼,希望她说句话。

  “就是,您给郡马爷点时间。”王若岚笑着说。

  王应同左右为难之下,轻叹一声:“唉,既然如此,给你三日,若无答复,老朽便亲自上门。”

  韩容生只觉双眼湿润,似要哭了出来。心想:“答复?不是早就给您答复了吗,志不在科举,可您不听啊。三天,不就是早死晚死的区别吗。”

  不过,此时能离开,还是先离开的好,王应同油盐不进,说什么都没用。至于所谓的三日期限,就看命运如何对待他了。

  “是,在下一定在三日内给先生一个满意的答复,告辞,告辞。”

  韩容生拜谢,然后心有余悸的落荒而逃。

  王若岚跟了出来,笑的甭提多开心了。韩容生看在眼里,内心苦涩。

  “王先生真是……负责任。”他实在找不到词语形容。

  王若岚笑着说:“这点,若岚倒是深有体会。若岚若非女儿身,怕是也要被逼着参加科举。不过,郡马爷为何不愿参加呢?”

  韩容生苦着脸说道:“不是不愿,而是没有能力,我都说了,不懂杂文诗赋,也不懂策论、经义,志更不在此,但先生听不进去啊。”

  “那郡马爷可要利用这三日想个办法,否则老师一定会亲自上门。”王若岚的笑容里满是幸灾乐祸。

  “办法?哪有什么好办法,不如姑娘帮我劝劝先生。”

  “我?试一试吧,不过,郡马爷不要抱太大期许。公子未经历童生试,老师都不在乎,愿抛出脸面举荐,可见对郡马爷的重视。”

  重视?韩容生哭笑不得,这哪里是重视,分明是逼上梁山的架势。

  “唉,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先生怎么对科举如此固执。不管怎样,先躲过去再说吧。王姑娘,在下先告辞了。”

  “郡马爷慢走,若岚试着劝劝老师。”

  慢走?他恨不得跑着走。道了声谢,落荒而逃,狼狈不已。

  王若岚目送韩容生离开,摇了摇头,返回厅堂,却见王应同依旧坐在椅子上,喃喃自语。

  “不行,这么好的苗子,跑了可惜,我得去拜访几位老朋友。到时去王府,有几分底气。”

  听到王应同自言自语,王若岚哭笑不得,父亲这是魔怔了。

  “父亲,郡马爷不过写了首好诗,您至于吗。”

  王应同怒道:“哼,你懂什么,此诗乃为父近几年看到最有意境的一首。”

  “但郡马爷志不在此啊,方才女儿送别时,郡马爷说了句,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状元?狂妄,那些下九流的行业如何出状元。”

  王若岚轻叹一声,她最了解王应同,知其对科举的重视程度,说是达到病态也不为过。

  王应同一心报效国家,从国子监退下后,便极力培养年轻学子,为大云国提供新鲜血液,应同学堂正是在这种心理下才诞生的。

  就算王应同非常疼爱王若岚,任何事都可以商量,唯有这件事,王应同不会顺着女儿。

  “您随意吧,不过,看郡马爷不像容易妥协的人,怕您碰一鼻子灰。”王若岚无奈的说,说完,便想回房间歇息。

  “若岚啊。”王应同突然叫住了她。

  “嗯?”王若岚停住脚步。

  “郡马爷为人如何?”

  “女儿也是第一次与郡马爷打交道,不过,其行事古怪、不羁,与多数人不同,有些亦正亦邪的味道。”

  “年轻人就该多走动,互相了解。你也到该成亲的年龄了,别整日在学堂和家里晃悠。”

  “父亲,您胡说什么呢,郡马爷可是入赘到王府的。”王若岚脸色通红,羞意满满。同时又觉得诧异。王应同最喜欢的就是会咬文嚼字、之乎者也的文人,如今见到那吊儿郎当的韩容生,怎么变了性子。

  “入赘又如何,听闻郡主通情达理,说不定并不会限制郡马爷纳妾。”

  王若岚跺了跺脚,越发的无语。王应同这是要用美人计啊,真舍得。

  “不理您了。”说完,不听王应同说什么,转身离去。

  王应同遗憾的摇摇头,他的确想用美人计,以女儿的姿色,把韩容生迷的神魂颠倒,定会服服帖帖的同意,翻看四书五经,研究策论经义,为科举做准备。

  他始终认为,韩容生能写一首好诗,一定满腹经纶,博览群书,只是缺名师指点。能收到这么个学生,按照自己的规划一步步来,早晚会出人头地,进出朝堂,为大云国尽一份力。

  王应同越想越心急,就像嘴边的美食,迟迟咬不到。他猛然起身,没有回书房,而是走出家门。

  他认为,此时考虑的不是说服韩容生,身为赘婿,定是武王府主人说了算,所以,他真正的敌人是王爷。但面对王爷云长山,自认为分量不够,要尽可能的拉些盟友。

  故此,王应同这一天都没有闲着,游走在望城颇有文名的人家,大力吹捧韩容生的本事。

  一时间,望城内上了年纪的文人墨客,都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武王府的郡马爷颇有才识,使得王应同刮目相看,费尽心思想做郡马爷的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