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仙侠 > 大郡马全文阅读 > 第1卷 第五十七章 王若岚

第1卷 第五十七章 王若岚






  “当然收,学堂本就为了教书育人,怎会拒之门外。”

  韩容生疑惑的问道:“但是,课程已然开始,半途加入,怎么跟得上。”

  王若岚顿时笑了,说道:“看来,公子以前从未来过学堂。若是启蒙的孩童,确实需要跟着课程走,过了时间,便不再收。但似公子这般准备科考的学子,我们学堂任何时候都收。”

  科考?看来王若岚是误会了。

  “姑娘误会了,并不是在下。而是乡下的亲戚,家庭贫苦,直到现在才有机会来望城求学。”

  王若岚顿时红透了脸,说道:“原来如此,是若岚误会了。总之,是一样的。”

  韩容生没想到如此容易,这也看得出来应同学堂的出发点确实很正能量。

  “既然如此,该如何入学?什么流程?”

  王若岚摇了摇头,说:“公子听我说完,收是收,不过在入学之前,需要一个小小的测验。毕竟成人学子都是为了科举考试,若没有底子,也听不懂先生讲什么。”

  原来如此,韩容生还以为交了银子便能入学。不过,人家有人家的规矩,还是要遵守的。

  “哦,不知何时开始?”

  “学子是哪位?他吗?”王若岚指着曲苍,颇有些不可思议。

  可不嘛,任何人看到曲苍都不会觉得他是个读书人,五大三粗的,不是卖力气就是猪肉贩子。

  “不是,那人没来,我只是先来踩点,毕竟没有经验。”

  王若岚瞬间被韩容生逗笑,人家求学都是迫不及待,他倒好,还踩点,硬说成小偷小摸了。

  “如果公子急,便将学子带来,等小女子授完课,带你们前去接受测验。若不急,留下姓名住址,等待另行通知。”

  韩容生当然急,他可不想这件事一拖再拖。疑惑的问道:“不在这里测验吗?”

  “不是,应同学堂的创办人对即将参加科举考试的人,十分重视,所以一直是亲自出题测验。公子若不急,便等创办人何时来学堂,再进行测验。若急,只能上府拜访。”王若岚小小的调皮了一下,并未说明自己就是创办人王应同的女儿。

  没想到还挺严格,竟然是创办人亲自出面。说实话,韩容生有些害怕。对所谓科举考试如此重视的人,定是顽固的老学究,与他们打交道是最浪费脑细胞的。

  韩容生无奈的看了看面无表情的曲苍,心想:“你特么每天绷着脸,似受了委屈。最委屈的是我好不,为你们一家人东奔西跑。”

  “那就麻烦王姑娘了。”韩容生抱拳对王若岚说道。

  “应该的,那小女子先回去授课,公子赶紧把人带来。”

  “好。”

  说完,王若岚转身返回,继续授课。

  韩容生对曲苍说道:“发什么呆,还不回王府把曲茫带来。真不晓得,他是我弟弟还是你弟弟。快去快回,我就不跟着跑了。唉,为了你们,两条腿都磨短了。”

  曲苍听罢,转身便走,明显察觉出步伐快了很多。

  曲苍一走,韩容生懒得动弹,干脆趴在窗口,双手拄着下巴,看着王若岚,表情十分认真。

  王若岚似察觉到窗口的目光,转过头,与韩容生对视,然后瞬间挪开,被韩容生赤裸裸的眼神注视着,极其不自在。而韩容生丝毫没有察觉,依旧看着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整堂课,王若岚如坐针毡,实在是韩容生的眼神太无所顾忌了。

  不久后,曲苍带着曲茫来到学堂,曲茫平日里呆滞的目光,在看到应同学堂后变得神采奕奕,恨不得马上坐进去,听先生授课。

  二人见韩容生发呆,只好站在一旁等待,曲苍依旧淡定,站的笔直。而曲茫眺望着远处与他年龄相仿的学子们,跃跃欲试。

  随着孩童们的欢呼声,授课结束,韩容生的双臂发麻,竟一时间无法从窗口上拿下来。

  此时,从另一个学室中走出一个年轻男子,好奇的看着姿态各异的三人,随后摇了摇头,走向王若岚。

  “若岚,一起走吧。”

  “好,师兄稍候。”说完,王若岚走到韩容生身边。

  “公子,便是他要求学吗?”王若岚看着曲茫。

  曲茫被王若岚看了一眼,只觉整个人僵住,脸色通红。韩容生在心里直骂没出息,被漂亮女子看一眼就这幅德行,以后如何娶妻。

  韩容生的手臂还是很麻,勉强从窗口上拿下来,说道:“嗯,曲茫,快与王姑娘问好。”

  “王……姑娘,小生……这厢……有礼了。”曲茫嘚嘚瑟瑟的看过来,声音小如蚊蝇。

  噗,韩容生直接笑喷,至于吗,说句话都说不利索。

  “那走吧,师兄,咱们一起。”王若岚对男子同样招呼了一声。

  但是,此时的男子十分不对劲,竟直勾勾的望着韩容生。

  韩容生见此状况,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人难不成有龙阳之好,对自己一见钟情?

  “师兄?师兄?”王若岚试探性的喊了两声。

  只见,男子震惊的指着韩容生,喊道:“郡……郡马爷!”方才由于韩容生趴在窗口,遮挡住长相,男子未曾认出。如今韩容生转了过来,一下便认出了身份。

  韩容生这才明白,原来是认识自己,可也不至于反应如此之大。

  “郡马爷?”王若岚惊的喊了出来。

  “你认识我?”韩容生问道。

  男子躬身一拜,说道:“有过一面之缘。”

  “哦。”韩容生仍旧不解,一面之缘而已,至于如此惊讶吗。

  然后男子又对王若岚说:“若岚,师兄突然想起还有事,便不与你一起走了。”说完,又对韩容生拜了拜,急匆匆的转身离去。

  韩容生一脸懵逼,这人到底啥意思。

  “郡马爷瞒的小女子好苦。”王若岚笑着说,对韩容生的身份倒是未太过在意。

  “我可没有瞒着谁,王姑娘没问而已。对了,他怎么回事?我又不吃人。”

  王若岚说道:“若岚不知,不过师兄应该确实见过郡马爷,当初郡马爷写的那首无名诗,就是师兄讲给若岚听的。”

  说起无名诗,韩容生顿时明白了。男子定是当日与尹杰一起到茶馆找自己麻烦的,所以才会这副模样。

  “什么无名诗,随手写下而已。”韩容生谦虚的说。

  王若岚却评价极高,说道:“想必郡马爷学问高深,才能随手写出那首诗来。”

  突然被王若岚用那首诗捧他,使得韩容生很慌。

  “不重要,那都不重要,先办正事。”

  “好,郡马爷请,路程有些远。”

  “无妨。”

  王若岚实在无法接受,吊儿郎当的韩容生竟然是写出无名诗的郡马爷。想到这里,内心不禁升起恶趣味,父亲因为那首无名诗对郡马爷甚是神往,不知当二人在不知情的状况下相见,会是怎样一副场景。

  这一切,韩容生自然不知。他正想着,初次上门求学,要不要买些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