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仙侠 > 大郡马全文阅读 > 第1卷 第六十三章 神秘的莫先生

第1卷 第六十三章 神秘的莫先生






  总算是安生了几天,但韩容生没闲着,有云璃儿帮忙,西游记进度飞快,想着该腾出时间,出去找找说书先生了。

  刚过晌午,韩容生正想午睡,小青敲响了房门,而且有些急切。

  “公子,王爷让我来取酒。”

  酒?醉佳人?嚯,云长山今天是吃了雄心豹子胆,竟然如此光明正大的让小青来拿酒,难道不怕云璃儿跟他急。

  小青是肯定不会撒谎的,果断将剩下的大半坛醉佳人抱出来,一边递给小青,一边问道:“王爷吃错药了?不怕郡主训斥他?”

  小青早就习惯了韩容生的口无遮拦,笑道:“公子误会了,郡主破例允许王爷喝一回。”

  “为啥?王爷过寿?”说出口觉得不对,王爷过寿这么大的事,早就应该满城皆知了。

  “是莫先生回来了。”

  “莫先生回来了!”终于,神秘的莫先生出现了,这下曲苍该安心了。

  韩容生心想,不行,王爷肯定忘记了曲苍的事,所以才没有通知自己。

  他一把夺回酒坛,说道:“小青,王爷在哪?我去送,你歇息吧。”

  小青见此,急切的说:“不行啊,公子。每次莫先生回来,王爷都会亲自作陪,接风洗尘,而且不允许其他人在旁,连郡主都不行。”

  这么私密,里面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据韩容生所知,莫先生在王府内地位颇高,仅次于云长山和其五个子女。但是,却不常见他,始终在外。很有可能,所谓的莫先生其实是云长山的左右手,经常在外处理一些云长山不能出面,甚至不可告人的事。

  想到这,韩容生心里直痒痒,更是非去不可。

  “无妨,无妨,送个酒而已,又不停留,你去我去还不一样。”

  “公子……”小青不愿,怕云长山怪罪她,却来不及阻拦,因为韩容生已经抱着酒坛一溜烟的跑了。

  小青没说云长山在哪,韩容生能猜出个大概,吃饭嘛,都是在前厅,再不济就是书房。

  直奔前厅,果不其然,云长山正与一中年男子相聊甚欢。

  中年男子应该就是莫先生,身材修长,既不魁梧,也不瘦弱,正正好好。身着淡青色长衫,潇洒不羁,看着极为舒服。长了一张正经脸,哪怕笑起来也是一丝不苟。

  韩容生抱着酒坛走了进去,云长山一看,脸顿时拉长了许多。

  “怎么是你送酒?”

  “嘿嘿,听闻莫先生归来,我来打个招呼。”说完,对莫先生拜了一拜,问候道:“莫先生,久仰大名,小子韩容生。”

  莫先生倒也和蔼,说道:“哦?是你。当初薛什带的人便是你吧。莫某走的急,没成想你竟然留下做了郡马。”

  云长山苦着脸说:“莫先生,你也知道,广平国以及京城皇室都有人盯着璃儿,璃儿为了置身事外,才与这小子假成亲。”

  “莫某明白,不过就是可怜郡主了,以后怕是遇不到好姻缘。”

  韩容生听闻,顿时感到忿忿不平,什么叫郡主可怜,我才可怜好不。不过,他可不敢说出来,而且莫先生对薛什的称呼让韩容生好奇不已。

  “莫先生,您认识薛老头?他在哪?”

  “我与薛什萍水相逢,相交过几日。不过,薛什似乎有麻烦缠身,从不逗留一地,如今怕是已不在大云国境内。”莫先生的答案让人失望,同时让薛什的神秘感又增强几分。

  “哦。”韩容生略感失望,毕竟薛什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一个朋友,虽然年龄差距大,相处起来却很舒服。突然提起,有些想念。

  “哦什么哦,赶紧滚蛋。”最近云长山似乎越来越不待见韩容生,态度极为恶劣。

  韩容生没好气的说:“行,行,行,我走。对了,莫先生既然归来,别忘了曲苍的事。”

  说完,他对莫先生抱拳示意,理也不理云长山,转身离去。

  还未走远,便听到云长山颇有怨气的说道:“看到没,什么态度。莫先生不知,这小子简直是个惹祸精。前不久,先是把渔阳县县丞办了,然后还包庇杀人凶手,气的京城都察院右副都察御史吐血。最近,又不知为何惹到了王应同那个老家伙……”

  至于后面,韩容生没听到,反正没什么好话。

  回到院子,他越想越纳闷,那莫先生看起来并非武夫,也非文人,介于两者之间,为何如此得云长山厚待。

  忍住前去偷听的念头,终于挨到云璃儿从午睡中醒来,趁着誊写西游记之前,问道:“郡主,莫先生到底是何方神圣?”

  最近,云璃儿可没给过韩容生好脸色。不像之前,虽然出了武王府,依旧摆出冷漠的脸色,但面对韩容生,总露出淡淡笑意。

  “公子问我算问错人了,唯有父亲才了解莫先生。”

  “这么神秘?”

  “莫先生名为莫殇,父亲很尊敬他。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

  “莫殇?名字倒是霸气。”

  “曾听父亲说过,莫先生本名并不叫莫殇,是后来改的,至于原因以及叫什么,我也不知。”

  听云璃儿这么一说,莫先生的身份反而更加神秘。

  云璃儿已拿起笔,韩容生正要开口说书,却发现云璃儿又将笔放下。

  “怎么了?”韩容生疑惑的问道。

  “最近几日,咱们须延长些时间。”

  “怎么了?”韩容生还是没有明白。

  “已入八月,怕是要忙碌起来,近几日不抓紧时间,过几日可就写不上了。”

  “郡主有安排?”

  云璃儿见韩容生还是未懂,没好气的说:“临近中秋,望城也该热闹起来,聚会、文会繁多,我也与小青约好,趁着中秋游玩一番。”

  韩容生幡然醒悟,可不嘛,时间过的真快,一转眼快到八月十五了。中秋佳节,是仅次于春节的节日。甚至比春节还要热闹,每逢此时,无论是工农商士,都会忙碌起来,在各自的小圈子中活跃。

  根据望城的传统,到了初十,望城内就开始热闹起来,各行各业举办的活动接连而至,种类繁多。

  其中,红纱阁便抓住了这一时机,借着中秋佳节,举办花魁会,在十五晚上选出花魁,由于参加的都是富商、才子此类有钱有势之人,红纱阁的花魁活动一下成了中秋夜的重头戏。

  对此,韩容生也是期盼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