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仙侠 > 大郡马全文阅读 > 第1卷 第三十二章 硬插一脚

第1卷 第三十二章 硬插一脚






  对于何呈秀突如其来的强硬态度,韩容生、云长山和云璃儿都神情一滞,显然无法理解他为何这么做,要与武王府撕破脸吗?可是,能做到三品大员的人,真的会如此莽撞吗?

  “何大人,判案讲究真凭实据,就算你怀疑我,也得用证据说话,这两日,我一直在王府内,王府上上下下都能为我作证。”

  何呈秀抬出了他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的身份,韩容生不想让云长山难做,但也不会让何呈秀好过。

  何呈秀轻蔑一笑,说道:“郡马爷是拿下官当傻子吗,以您的身份怎会亲自动手。”

  “何大人,您别跟狗一样乱咬人,证据呢?”韩容生眼神凌厉。

  “你……下官是从源头出发,若文鼎没有得罪郡马爷,自然没有下面的事,更不会死。”

  韩容生用看弱智的眼神看着何呈秀,脸上乍现笑容。

  “也对,要不是何文鼎欺负到我头上,怎会揪出这么个人渣。况且,何文鼎一案,何大人几乎没有查证,说不定,他手上还沾有人血呢。不过,今日一见,我算是理解了,何大人的办案风格似乎就是不需要任何证据,血口喷人。”

  “死者为大,郡马爷莫辱文鼎,下官承认文鼎贪财,可绝对不会与人命扯上关系,这是下官经过许久查证的。”

  韩容生当即笑了出来,那笑容在何呈秀眼里要多刺眼有多刺眼。

  “何大人,你是不是以为全天下就你长脑子了,你刚来几天,就说查证许久。我终于明白,当官的,得有睁眼说瞎话的本事。”

  自从何呈秀表明来意后,韩容生的话一句比一句直白,一句比一句扎心。

  “郡马爷的素养实在堪忧,出言不逊,王爷,这种人怎能成为皇室姻亲。”何呈秀见韩容生越说越难听,便将目光转向云长山。

  云长山的脸色极其难看,显然已经到了发怒的边缘。

  韩容生不等云长山说话,抢先说道:“这事何大人无需操心,我只问一句,何大人此行的目的是什么?凭着三言两语,让我认罪?哈哈。”

  “下官尊敬王爷,所以以私人身份来问郡马爷几句话。可是,下官高看了郡马爷,以为郡马爷有修养,有觉悟,由此也能看出郡马爷做贼心虚。”

  何呈秀说出做贼心虚一词,性质整个就变了,说是怀疑还有情可原,毕竟有矛盾可循,可做贼心虚,似乎认定了韩容生是幕后凶手。

  云长山终于发怒,拍桌而起,怒道:“何呈秀,你有些过了,身为都察院右副都御史,不言真凭实据,血口喷人,你可将我武王府,将本王放在眼里。”

  云长山一怒,气场成倍增长,何呈秀愣在原地,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片刻后,何呈秀诚惶诚恐的说:“王爷勿怒,下官的侄子突然枉死,一时悲痛欲绝,口不择言,望王爷恕罪。”语气突然变得毕恭毕敬起来。

  别说云长山一时愣住,韩容生的舌头突然打结,说不出话来。何呈秀从进入王府,便摆明了态度,就是来找麻烦的,可突然的转变,实在让人无语。

  “何大人真是……额……让人捉摸不透,你们京城的官都这样情绪跌宕起伏吗?万一遇到有心脏病的,岂不被你等吓死。”韩容生哭笑不得的说着,内心却对何呈秀此行前后转变的态度更加怀疑。

  “郡马爷,下官承认确实有些口不择言。不过,下官仍旧怀疑郡马爷,希望在查证时,不要出现与郡马爷有关的线索就好。”

  如果何呈秀从一开始便是这种态度,也许大家互相还能坦诚相待,可他前面搞了那么一出戏,实在无法让人心安。

  韩容生明显听出了何呈秀打退堂鼓的意思。

  “无所谓,身斜不怕影子正,随你查。”

  何呈秀和云长山嘴角微微抽搐,什么叫身斜不怕影子正,故意的吧。云璃儿看到韩容生面带笑意,深知他绝对是故意的,捂着嘴偷笑。

  “郡马爷说的对,身子斜了,影子绝对不会正,下官告辞。”说完,便要离去。

  不过,韩容生可不准备就这么算了。

  “慢着,何大人,我这个人,最受不了的就是被人怀疑,不如带我一个,让我有机会证明自己的清白,如何?”

  何呈秀被韩容生突然整懵了,什么叫带你一个,玩呢。

  “郡马爷说笑了。”

  韩容生要的可不是他的答案,转而看向云长山,说道:“王爷……岳丈,这事您能做主吧。”

  云长山也有些许糊涂,问道:“你认真的?”

  “十分认真。”韩容生回答道。

  何呈秀急忙阻止道:“王爷,万万不可,办案之事,怎能胡闹。”

  云长山眼神突然变得凌厉,说道:“何大人,你不要忘了,望城乃本王属地,发生命案,本王有权利指派人参与调查。”

  此话一出,何呈秀顿时语塞,何止他忘记了,整个大云国都快忘记了,望城还是武王云长山的属地。

  “是,下官明白。”

  云长山脸色稍见缓和,说道:“不过,毕竟何大人在此,便以何大人为主,容生从旁辅助,可好。”

  “下官遵命。”何呈秀无论如何也不想说这句话,可云长山搬出了王爷的身份,毕竟是望城的主人,哪怕内心再轻视,也绝不敢出言反驳。

  韩容生笑的很是欢快,说道:“嘿嘿,何大人,我们何时开始啊。”

  “明日一早。”

  “那我等您哦,慢走,不送。”

  何呈秀甩了甩衣袖,带着不甘,离开了王府。

  何呈秀一走,云长山便问道:“为何要参与此事?”

  韩容生一脸的狭促,说道:“一来嘛,是对凶手为何杀何文鼎感到好奇。二来,嘿嘿,要是不好好刺激刺激何呈秀,我就不姓韩。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打谁家孩子不是打。”

  云璃儿在一旁听到,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看到云长山表情肃穆,这才硬憋了回去。

  云长山摇了摇头,无奈说道:“别过火。”

  韩容生毫不在意的点点头,说道:“王爷还是担心一下何呈秀吧,今日这一出太不对劲。”

  “本王怎会看不出。”

  云长山最招人烦的就是看破不说破。

  韩容生不喜欢装高人,直言道:“何呈秀既然送来了皇上的亲笔信,离京前定然见过皇上,说不定与那江公公一样,是来试探的。”

  云长山听后,留下一句话,转身离去。

  “别妄加猜测,有些事,心知肚明就好。”

  韩容生无辜的看向云璃儿,云璃儿摇了摇头,转身向院子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