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仙侠 > 大郡马全文阅读 > 第1卷 第二十六章 宴请邹言

第1卷 第二十六章 宴请邹言






  回程的马车中,云璃儿和韩容生保持着安全距离,生怕出现来时的尴尬情况。

  “公子倒是受欢迎。”想起百姓送行的一幕,云璃儿便感慨万千。

  韩容生的自尊心得到极大的满足,翘着二郎腿,说道:“民风淳朴,有恩则报。恰恰体现了之前官员的无能,竟没有做过一点让渔阳县百姓受益的事。”

  云璃儿点点头,面无表情,不知是喜是悲。

  半天的舟车劳顿,一行人终于回到武王府。云璃儿的第一件事自然去看望云长山。

  云长山的身体已恢复的差不多,有小青照顾,他可算体验了一回真真切切的王爷待遇。

  云长山并未给云璃儿足够的温情时光,便说起了何文鼎的事。

  “渔阳县的事,你二人做的不错。”

  云璃儿急忙说道:“跟女儿没关系,都是公子的功劳。”

  云长山点点头,面带欣慰之色,感慨道:“本王看不懂薛先生,也一样看不懂你。”

  提起薛什,韩容生的脑海中袭来阵阵回忆,和薛什生活在山里的那一段时间,虽然无趣,却无比充实。不知薛什如今在哪里,在干什么,以后还有没有可能见面。

  “王爷说笑了,我最单纯,什么都摆在台面上,看不懂,只能说王爷想的太复杂。”

  云长山摇了摇头,说道:“也许吧。言归正传,何文鼎一案,既然都察院要插手,便交给他们,本王倒要看看,是否有人敢当着本王的面,徇私舞弊。”

  云长山罕见的强硬了一回。

  提起都察院,云璃儿不免担忧,问道:“父亲,你可知道都察院所来何人?”

  云长山摇摇头,说道:“为父不知,不过,最差也会是正四品之上的官员。”

  父女两交谈的火热,但内容上毫无营养,韩容生听的直打瞌睡。

  总之,云长山此次态度坚决,不管都察院来者何人,何文鼎、齐大川二人,必须承受应有的惩罚。

  终于回到小院,小青欢喜的迎了上来,从她跟随云璃儿至今,两人第一次分离了这么长时间,迫不及待的诉说相思之情,韩容生实在不愿做电灯泡,便独自一人回了房间。

  回到房间,韩容生没有闲着,他拿出笔墨纸砚,生疏的研墨,铺平纸张,一番写写画画。

  自从有行商的想法后,便不停地在脑海中考量。

  在纸上一番乱画后,韩容生神色坚定,似下了决心,将纸张撕了个粉碎,然后起身出了房间。

  自从洞房花烛夜之后,韩容生便再也没上过二楼。但这次,迫不及待的韩容生顾不得这么多,奔上二楼,敲响云璃儿的房间。

  “谁?”云璃儿和小青说着话,听闻敲门声,戛然而止。

  “我,韩容生。”

  房内愣了一会,才说道:“进来吧。”

  韩容生推门而入,直奔主题说道:“我想请人吃顿饭,帮我安排安排呗。”

  云璃儿面带疑惑,问道:“公子要请何人?”

  “邹言。”

  云璃儿恍然大悟,惊讶道:“难不成公子真的要……”还未说完,韩容生已经给出答案,坚决的点了点头。

  “那邀请函是以王府的名义,还是公子的名义。”

  “我的吧,暂时不要将王府牵连进来。”

  “具体时间呢?”

  “明日中午。”

  “好,公子放心。”

  云璃儿答应的利索,行动更为迅速。让小青去备邀请函,以韩容生的名义邀请邹言,然后交给下人,送去邹府。

  韩容生道过谢,再次回到房间,开始为明天与邹言见面,打着腹稿。

  第二天,正午饭时,韩容生和邹言围坐在凉亭的石桌,石桌上摆设着丰盛的饭菜。

  邹言带着满肚子疑惑,却没有发问,而是用发牢骚的状态拉近两人的关系。

  “哎呦,韩老弟,你可终于露面了,等的我好辛苦啊。”

  “前两天出了一趟门,实在抱歉。”韩容生说着为邹言倒了一杯酒。

  “这次,老弟推不掉了吧,说什么也该去茶馆说回书了。”

  两人举杯,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这次请邹兄,为的便是此事。”

  邹言更糊涂了,为了说书的事,完全没必要请自己吃饭啊。

  “韩老弟请讲。”

  “上次我与邹兄说过,不想暴露郡马爷的身份,可若是去说书,暴露是迟早的事,若是不去,白白浪费了那么好的故事。所以,我思量许久,终于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

  “什么方法?”

  “开馆子,雇人说书。”

  “茶馆?”邹言眉头一皱。

  韩容生连连摇头,说道:“应该称之为说书馆。”

  “说书馆?倒是稀奇,大部分的说书先生都是四海为家,一边说书,一边游历,听你这意思,是要给他们一个固定的说书地。”

  “没错。”韩容生点点头。

  邹言却不大赞同,说道:“说书作为主业,不挣钱啊。”

  韩容生胸有成竹的问道:“邹兄这话我着实伤心,我的西游记值多少钱?”

  邹言眼睛一亮,随后又摇了摇头说:“对于爱听书,且家底殷实的,比如我,掏个几十两银子都觉得不亏。但是,既然开馆子,总不能锁定在一类人身上。”

  “望城爱听书的人,有多少?”

  “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其中家底殷实的有多少?”

  “不过一千,毕竟说书属于下九流,某些自持身份的人是不屑听的。”邹言的话里满是蔑视。

  韩容生笑容更甚,说道:“一千足矣。”

  “此话怎讲?”

  “说书馆不用大,能坐一千人足矣,以售卖门票的形式,为座位排号。座位靠前,离说书先生近的,门票价格越贵,往后则越便宜。跨度可定的大些,一两到百两,五两到百两,皆可。若每天这一千个座位都能坐满,会有多少利润。”

  邹言的兴趣越来越浓,但仍觉得实行起来有问题。

  “若仅仅靠说书,怕是引不来客人,总要有些别的产业。比如酒楼模式,客人可点酒菜,价钱另算,一边吃喝,一边听书。”

  “不,依邹兄所言,说书又变成了副产业,点了酒菜太过喧宾夺主。依我所想,听书时,由馆子提供茶水、小吃、糕点,这些可以包含在门票内,至于茶水的品质,也和座位有关。”韩容生摇摇头,反驳道。

  等级营销,只要是人,总会有攀比之心,为座位划分等级,有钱的人总要争上一争,没有钱的坐在后面也心安理得。

  韩容生所图甚大,他要做的说书馆,类似于他认知中的相声园子,单纯以说书为主业。这在大云国,或者整个世界都是头一份。

  他相信,凭借自己脑袋里的故事,足以撑上好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