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仙侠 > 大郡马全文阅读 > 第1卷 第二十九章 都察院右副都御使

第1卷 第二十九章 都察院右副都御使






  云长山的反应让韩容生无比尴尬,许久以后,云长山才镇定下来,问道:“你可知三万两白银是多大一笔数字,何事要用?”

  于是,韩容生为云长山详细描述说书馆的规划,并着重强调:“如我所想,一个月便足以还上。”

  云长山听后眉头紧皱,他虽不是商人,却有独自的考量。

  “你也知道,王府内消耗甚大,没什么多余银两,唯有宫中赏赐的一万两黄金,水灾之时,本王都不敢轻易拿出,一个说书馆而已,你让本王如何放心。”

  “王爷,我又不是一个人做,还有邹家的邹言。”

  “邹家?邹均义的儿子?”

  韩容生哪里知道邹言的父亲叫什么,不过也顾不上那么多,连连点头。

  看云长山还在犹豫,韩容生只能接着强调好处。

  “王爷,这银子我不白借,付利息的。再说,如果说书馆利益大,我也用不了多少,到时,王府急需钱,我都会无条件支持。”

  能许的好处,韩容生一个不落。

  “万一赔了呢?”

  韩容生一时哑口无言,他又不是算命的,做生意从没有百分之百挣钱的,真不敢夸下海口。

  云长山见韩容生不回答,接着说道:“唉,你来我王府许久,从未有求过本王,本王也不好太过冷漠。你先回去吧,让本王考虑考虑,明日给你答案。”

  云长山这么说,韩容生也没有理由胡搅蛮缠,只能同意,甚至不抱希望。说起来,云长山和韩容生非亲非故,怎么会因为一个说书馆,借出一大笔银子。

  韩容生刚要告辞,云长山话峰一转说道:“对了,今日府衙来了消息,都察院的人这几天应该就到了,你小心一些。”

  “我?”韩容生十分疑惑。

  “何文鼎要不是因为你,会落到如此地步?小心驶得万年船,万一都察院来人与何文鼎有干系,定会迁怒于你,虽不敢明着为难你,暗地里做出什么,并不稀奇。总之,提前有些准备,不至于乱了阵脚。”

  韩容生点点头,离开书房,回了院子。

  因为担心银子的问题,云长山的提醒,没有太过放在心上,很快便抛置于脑后。

  第二天上午,云长山再次派下人请韩容生去书房。

  当韩容生来到书房,见书房内放置了一堆金光灿灿的黄金,顿时心思雀跃,喜上心头。

  “今RB王去了一趟邹家。”

  韩容生哭笑不得,这是对自己多没有信心,竟亲自跑到邹家询问,王爷的身份都不顾。

  “王爷辛苦。”

  既然金子都已准备好,说明这事定下了,也不需要再提心吊胆。

  “邹均义此人眼光独到,他并不看好你们的说书馆。”

  韩容生突然搞不懂,为何他不看好,还会如此痛快的拿出银两。

  云长山紧接说道:“无需紧张,之所以借给你,一是因为你甘愿入赘我武王府,武王府总要帮衬你。二是,你在外有产业也好,王府的身份未必能长久。”

  云长山的话里有话,这让韩容生突生危机感。

  “怎么?王爷听到什么风声?”

  云长山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未雨绸缪而已,我只希望,若武王府倒了,你能帮本王照顾好璃儿。”

  韩容生知道,云长山定是有什么事瞒着所有人,而且此事关乎于武王府的存亡。不过,云长山不肯说,他也没有那个分量追问。

  “王爷多虑了,武王府定会屹立不倒。”

  “希望吧。”云长山长叹一声,摆了摆手接着说道:“好了,这是三千两黄金,兑换银子正好三万两,你是自己拿走,还是让下人送去邹家?”

  在这里,一两黄金能换十两白银,十两白银能换十贯铜钱,十贯铜钱便等于一万枚铜钱。

  “送去邹家吧。”韩容生不想搬过来搬过去的,便直接让下人送去邹言手中。

  不久后,下人便带着三千两黄金送去邹家。

  下人回来后,邹言托他带了句话。

  “郡马爷果然痛快,出手便是黄金。记住将故事备好,若我遇到好的说书先生,举荐给你。”

  韩容生可清晰记得,那天邹言嘲笑自己,身为郡马爷,拿不出银两。如今,黄金到手,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接下来,韩容生的注意重心,重新回到誊写故事上,将说书馆的准备工作全权交由邹言。

  韩容生的生活再也离不开笔墨纸砚,当然,大多都是练手,一篇成品都没有,好在有云璃儿的指导,总算看得出进步。

  这天,一件事让望城大小官员紧张不已,那便是都察院的人到了。

  都察院素有巡按城县,专事官吏的考察、举核,大小官员都憋着一股劲,好好表现一番。

  官员们聚集到一起,迎接都察院来人。

  都察院的人在府衙简单巡视一圈后,便主动拜访武王府,这是从京城来的官员,必行的惯例。

  云长山的接待规格自然很高,把韩容生和云璃儿也拉出来,宴请都察院来人。

  都察院来人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威风凛凛,身后跟着许多随从,不过到了武王府,这些随从连门都不能进。

  云长山与男子寒暄一番后,才向韩容生、云璃儿引荐,不过当韩容生听到男子的姓名时,内心咯噔一下,突觉大事不妙。

  “来,璃儿,容生,这位是都察院右副都御史,何呈秀何大人。”

  何呈秀与何文鼎都姓何,不得不让人起疑心。

  “何大人,这是璃儿和璃儿的夫婿韩容生。”

  两人抱拳,齐唤道:“何大人。”

  何呈秀笑着说道:“哎,什么何大人,我与王爷年龄相仿,叫我一声叔叔便是。”

  众人坐下,云长山和何呈秀一左一右,何呈秀说道:“这次我来,皇上让我给王爷带了一封信。”说着,从怀中掏出了一封普普通通的信,递给云长山。

  云长山并未急着拆开,而是和何呈秀聊一些近况。

  何呈秀似乎真的只是来拜访的,全程未曾提过半句公事。

  接近饭时,何呈秀便要告辞,云长山再三挽留。

  何呈秀说道:“王爷,饭便不要吃了,下官还有公务在身,待处理完公务再与王爷叙旧。”说完,便要离开。

  云长山拗不过,只好妥协,带着韩容生和云璃儿,一起送何呈秀走出王府大门。

  何呈秀在迈过台阶后,突然转身说道:“王爷,下官与犯人何文鼎乃叔侄关系,不过请放心,下官绝不会徇私舞弊,定公正判决,给渔阳县百姓一个交代。”

  韩容生的预感应验,虽然何呈秀说出公正判决的话。不过,他绝不相信,亲叔侄会毫不徇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