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仙侠 > 大郡马全文阅读 > 第1卷 第二十七章 合作

第1卷 第二十七章 合作






  至于利润,韩容生不用明说,邹言早已在心底盘算。若平均一人五两,每天最少也有五千两进账,除去糕点、雇佣之类的支出,最少也能剩下三千两,一个月便是九万两,不可谓之暴利。但是,其中的风险不得不考虑。

  和韩容生的一番对话,让他确定,韩容生请他来,必定与所谓的说书馆有关。

  “韩老弟有信心?以说书为主业,需要大量类似于西游记的故事。”

  韩容生别的把握没有,对这个信心十足。

  “那是自然。”

  “老弟请我来,想必与说书馆有关,咱们也不要拐弯抹角,韩老弟说出所有的想法,若可行,钱不是问题。”

  韩容生废了诸多口舌,等的就是这句话。

  “好,我便直言。此次请邹兄前来,是想拉邹兄入伙,说书馆的投资,我与邹兄一人一半,邹兄负责大小事宜,我负责出故事。对外,说书馆的老板就是邹兄,与武王府,与我,毫无干系。”

  邹言面无表情,未下断言。

  韩容生继续说道:“至于说书馆的规模,其实简单,盖一座馆子,上下两层,中间镂空,二楼、一楼靠后的座位价格统一低廉,中间的座位稍高一些,重要的是前面几排。前面几排安设独立桌椅,提供茶水、糕点等,当然,价格肯定要翻上几番。雇佣服务人员,说书先生,由我将故事写给说书先生。”

  韩容生喝了一口酒,刺激刺激嗓子,接着说道:“另外,便是宣传,除了在门外架设通知,还要做到口口相传,最好能吸引到权贵之人,这点,想必邹兄比我更在行。当然,这只是前期规划,若邹兄有兴趣,再讨论细节不迟。”

  邹言不语,看得出在思考,韩容生也不打扰他,自顾自吃着饭菜。

  “韩老弟可有相中的地方。”片刻后,邹言问道。

  “上次说书的茶馆便是好地方,那条街格外繁华,又有福泽楼这种权贵之人的聚集地,小小茶馆着实浪费,若是出个好价钱,茶馆老板肯定会卖。”

  韩容生在望城没去过太多地方,只觉得茶馆最适合,门前街道人流密集,地方足够大,不二之选。

  邹言点点头,话锋一转,问道:“利润如何分配?”

  “当然是五五分。”

  邹言面露难色,说道:“如若咱们合作,韩老弟不愿露面,所有大小事宜,都要我一个人处理,消耗大量时间,这五五,不合适吧。”

  韩容生不是三岁小孩,不可能以时间为分配利润的凭据。

  “邹兄此言差矣,前期投入我们是一半一半,说书馆最重要的故事由我来出,可以说,我的贡献比邹兄还要有价值,怎能不合适。”

  邹言脸色不停地变换,说道:“哈哈,如今讨论这些言之尚早,不妨给我一些时间,考虑考虑。另外,我会大致估算前期投入,做生意嘛,最终为的都是挣银子。”

  “那是当然。”

  随后,两人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一边吃菜喝酒,一边聊着这几天发生的事。

  酒足饭饱之后,邹言急匆匆的离去,看得出来相当上心。

  邹言一走,韩容生再也装不出淡定,坐在凉亭内,显得忧心忡忡。

  云璃儿轻移莲步,走了过来,坐在韩容生的对面。

  “邹言如何回复?”

  韩容生轻叹道:“未给回复。”

  云璃儿宽慰道:“商人逐利,但眼光独到,若他认为有利可行,必然同意,公子莫要过于担心。”

  韩容生点了点头,说道:“之所以找邹言,便是因为他是商人,行商之事我不精通,又挂着郡马爷的身份,总要有人顶在前面,若邹言不参与,我还真不知该找谁。”

  “公子不像没有信心之人。”

  韩容生轻笑,他有十足的信心说书馆有利可图。但这种模式对这个世界的人太过新潮,难免瞻前顾后,心里没底。

  另一边,邹言离开武王府后,便开始核算,他能走到今天,眼光自然独到,对韩容生所说的说书馆兴趣十足。

  邹言回到邹府,直奔父亲邹均义房间而去。

  邹均义正打着瞌睡,平日里忙碌的他,好不容易得到一会歇息的时间。

  “父亲,父亲。”

  “小兔崽子,叫什么叫。”邹均义被吵醒,脸色颇为不悦。

  “父亲,今日我受邀前往武王府……”邹言对邹均义从不拐弯抹角,直接将韩容生所说大概,复述给邹均义。

  “你觉得呢?”

  “前景大好。”

  “你能确定郡马爷不是一时兴起?”

  “不会,虽然我与郡马爷相交甚少,郡马爷表面上不拘小节,大大咧咧,但内心却十分精明,筹划完备,绝不像一时起意。”

  “既然如此,还来问我作甚?”

  “毕竟没有先例,我担心……”

  “先例?值几个钱?以前没船的时候,便没有船商。先人第一个造船,便是开了先例,第一个以船行商,也是开了先例。就像你们开的那个什么馆子,如果成功,同样是先例。先例,是需要人去创造的。”

  “我明白了。”邹言说完,转身离开。

  临出门之前,邹均义说道:“去找你柳叔,让他帮衬帮衬你。”

  邹言没有回话,一溜小跑,去找邹均义口中的柳叔。

  柳叔名柳西,是邹均义的左右手,邹家的生意大部分交由他打理。

  邹言找到柳西,两人在房中一直说到傍晚。

  韩容生一直显得坐立不安,连觉都没有睡好,总是梦到邹言说不可行,不同意合作。

  第二天一早,邹言火急火燎的来到武王府。

  韩容生被下人唤醒,听说是邹言来了,内心更加忐忑,不敢肯定,他是来接受,还是来拒绝的。

  两人见面,邹言的第一句话,便让韩容生喜上眉梢。

  “韩老弟,咱们合作。”

  韩容生激动的一把拉住邹言的手,说道:“昨夜一晚未得安生,等的就是邹兄这一句话。”

  于是,两人定下接下来的行程,邹言去找茶馆老板,商量购地一事,只要买下茶馆,便拆掉重建。大小事宜不需韩容生操心,韩容生只要把心思放在找说书先生的上面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