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仙侠 > 大郡马全文阅读 > 第1卷 第三十四章 郁闷的何呈秀

第1卷 第三十四章 郁闷的何呈秀






  何呈秀心里那个恨啊,不由暗暗猜测韩容生是真傻还是真精明。

  要说傻,任何人都不想和京城来的正三品大员作对,韩容生却不在乎。要说精明,也是,别说三品,就算一品官在这,在没有合适缘由的情况下,想怪罪郡马爷,都要估摸估摸自己的分量,与武王府谁重谁轻。

  总之,何呈秀这个哑巴亏是吃定了。

  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何呈秀的脸色青红不定,可见心中挣扎。

  韩容生的一嗓子的确让他慌了,朦胧中以为有刺客,连滚带爬的下了床,十分丢人。

  何呈秀在昨夜吩咐两名衙差,一大早便去召唤韩容生,纯属想折磨他一下,谁成想,报应来的这么快。

  这时,尹相州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

  “何大人,怎么回事?”尹相州衣衫不整,显然刚从床上爬起。

  何呈秀面色一囧,摆了摆手道:“尹知府,无妨,本官做了个噩梦。”

  尹相州面带疑惑,同时在心里诽谤道:“噩梦?动静也太大了,还以为杀猪呢。”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尹相州嘴上说道。

  “尹知府快去歇息吧,天还早。”何呈秀可不敢提韩容生在府衙,万一尹相州多事,非要见韩容生,说不定韩容生怎么在大庭广众之下讥讽自己呢。

  “是,是。何大人喝点花茶,安安神。”说着便退出房间,转身离去。在转过身后,摇了摇头,嘟囔道:“京城的官,胆子真小。”

  尹相州一走,何呈秀面露痛苦之色,平日里喝茶都有人伺候,娇生惯养,何时受过这种苦。

  “你们两个,封口,莫要提及此事。”何呈秀对护卫下了封口令。

  护卫连连点头,表情却格外怪异,显然对方才所见,忍俊不禁。

  何呈秀想起身,可挣扎两下硬是没有站起来,腰部的疼痛让他难以忍受。当然,其实他未必受了多重的伤,只是娇生惯养的身体,格外脆弱而已。

  在护卫的搀扶下,何呈秀总算踉踉跄跄的走到衙堂,看到韩容生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打瞌睡,更是气的魂都上了天。

  张三李四正站在韩容生身后,一边一个给他扇风,好自在。

  “咳咳。”何呈秀干咳两声,示意自己的出现。

  可谁知,别说韩容生,就连张三李四都未抬起眼皮,看上一眼,格外尴尬。

  “年轻人精力旺盛,可郡马爷可有些人到中年的样子。”觉得没人理会,有些丢脸,何呈秀又开始不长记性。

  韩容生睁开双眼,一副惊喜的模样,说道:“哎呀,何大人来了,生怕您有个好歹。您说说,本郡马也是好心叫何大人起床,谁知何大人防备心太强,反应过大,您看看,这摔的,紫一块轻一块,罪过,罪过啊。”

  任谁看到韩容生的表情,都十分笃定,他是在幸灾乐祸。

  何呈秀的脸色瞬间变黑,咬着牙说道:“下官没那么脆弱,郡马爷,此来所为何事?”

  何呈秀实在不想与韩容生纠缠,他算是明白了,韩容生就是个嘴强王者,赶紧打发走,免得自讨苦吃。

  “何大人不要装糊涂,本郡马来当然是跟着何大人查案,王爷说了,您为主,本郡马为辅。”

  何呈秀从未将云长山的话当做一回事,本打算随意派两个衙差陪着韩容生游山玩水,自己带着精英去查何文鼎的案子,谁承想,韩容生不按常理出牌。

  “额,呵呵。郡马爷您看,方才一阵磕碰,导致旧伤复发,如今连走路都成难题,如何查案,不如搁置几天?”何呈秀语气恭敬,好言相劝,他怕啊,怕韩容生缠着自己不放。

  韩容生大义凛然的说道:“那怎么行,为死者申冤是我们的分内之事,万一耽搁几日,凶手逃之夭夭,还怎么查。”

  何呈秀一脸为难,说道:“可是,您看下官的身体,多有不便,万一恶化,岂不是耽搁更久。”

  韩容生看着何呈秀狼狈的模样,心里早已乐开了花,但嘴上却说:“哎呀,何大人身为都察院右副都御史,连带伤上阵都做不到,如何替皇上分忧。考虑到何大人的身体状况,不如让王爷奏明皇上,准许何大人罢官回乡养病吧。”

  何呈秀当即面露慌张之色,他知道皇上对云长山有疑心,但云长山的话在皇上那里依旧占有分量,当皇上得知此事,就算不让他罢官,恐怕这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的身份也要不保。

  “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呀。郡马爷,您要体谅下官,要不您说个方案?”何呈秀一步退,步步退,如今已经没了办法。

  韩容生沉默片刻,才试探性的问道:“要不,本郡马自己查?”

  让韩容生自己查,何呈秀打心底一百个不愿意,可不愿意能怎么办,若他不同意,韩容生必然像狗皮膏药一样,缠着他带伤上阵,他这娇生惯养的身子骨,怎么受得了。

  最终,何呈秀狠下决心,说道:“也好,也好。”

  谁知,韩容生得了便宜还卖乖,摇了摇头,带着遗憾说道:“不妥,不妥啊。何大人本就怀疑本郡马,本郡马若自己查,何大人定然一万个不放心,不妥。”

  何呈秀都快哭了,心里喊道:“小祖宗,您还想怎样。”

  “不会,定然不会,不管郡马爷查到什么,下官都会当作重要证据,以作参考。”

  “真的?昨日,何大人在王府时,可不是这么说的。”

  “昨日文鼎身亡,下官一时糊涂,感情用事,如今细细想来,必然非郡马爷所为。”何呈秀都快哭了,连昨日自己的话都推翻不认。

  “此话当真。”

  “当真。”

  韩容生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既然何大人如此诚恳,那本郡马便越俎代庖,亲自查案。何大人放心,只要一有线索,马上通知您。您呢,就好好养伤,多吃点补品。”

  “是,是,劳烦郡马爷。”何呈秀多少年没有受到过这种委屈。

  “那就请何大人将逃回的衙差交与本郡马。”

  何呈秀一脸为难之色,挣扎片刻后,无奈的吩咐护卫去带人。

  当护卫把那衙差带上来时,韩容生嘶的深呼一口气,被衙差的模样吓到。

  此时的衙差,显然遭过毒打,浑身伤痕,像一条死狗一样被护卫拉了过来。